七萬言書

七萬言書》是第十世班禪喇嘛進行了詳細全方位的研究考察後,撰寫並於1962年5月18日遞交給中國共產黨藏區調查報告,全名為《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為主的藏族地區的甘苦和今後希望要求的報告》,呈現在中國統治下西藏發生的災難和藏人遭受的損失,全文共7萬多字,人稱《七萬言書》。七萬言書中談到:中國政府不管怎樣使用「改革」、「解放」、「民主」和「社會主義」等名詞,都無法遮蓋藏民族文化被毀滅的事實。十世班禪因此而被批判,險些死於獄中。[1][2]

主要內容

這份關於中共入藏後混亂狀況的報告一直被中國視為「反動文件」而不准公開,其主要內容包括[3]

(1)對許多人進行激烈的鬥爭、逮捕、關押等。
(2)錯誤沒收農奴主的土地資產、幹部或積極份子對一些人毫無原因的隨意捏造叛亂份子和反革命份子的罪名,造成許多人被冤屈逮捕關獄,財物被沒收
(3)劃分階級時追求轟轟烈烈和恐怖尖銳,不看打擊是否準確,把規模和數量作為主要目標。
(4)在民改中颳起兩股狂風:毫無根據捏造罪行、冤枉許多好人,還進行毒打的面對面鬥爭,致使被鬥者當場喪命、逃亡、自殺。
(5)幹部於工作中的作風與錯誤造成史無前例的餓死人。
(6)對上層的統戰工作違背承諾進行面對面鬥爭。
(7)實行專政的關押犯人數過多、達到了總人數的百分之幾,造成前所未見的大量非正常死亡。
(8)原西藏政府官吏被籠統算作叛亂份子而關押。
(9)寺廟改革未分清壞人和善僧,「三反三算」運動主要成了反對宗教
(10)「三反三算」變成殺無罪的羊比殺有罪的狼更威風,在所謂「破除迷信」下消滅佛像、佛經和佛塔、迫使僧尼還俗
(11)強迫喇嘛與尼姑俗女互選成親,恣意破壞、盜走神塔飾品與寶物,將《大藏經》用於施肥原料、佛像畫和經書用於製鞋原料。
(12)毀棄寺廟數達九成七、僧尼人數減少九成三。
(13)號召並強迫僧尼恣意違背教律、動員參加姘嫖酗酒等失戒造孽壞事、公然在寺內結戀婦女等極為不軌行為,將「政治學習」列為寺廟一切事務之首。
(14)佛教遭到巨大衰敗而瀕臨滅亡,正常的宗教活動沒有了,有宗教學問的人將逐漸死去,學問失傳。要把房頂的經旗拔掉;身上不佩戴護身符和「金剛結」;家裡供奉的佛像、佛經、佛塔都要藏起來;不敢公開唸經積善;不敢燒柏香敬菩薩;不敢對聖地有名的佛像、佛塔等的朝拜供養,不敢轉經和供養「善僧」,布施窮人等都不便或無法進行,形成病不唸經,亡不超渡等。
(15)沒有信教的自由,所有藏人各階層人民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非常詫異、失神。
(16)惡意歧視仇恨藏族,侵犯民族特點,稱「藏族是一個被宗教信仰和民族自尊心陶醉的頑固民族」。
(17)漢民族主義思想者嘲笑藏族服飾裝扮,使藏裝無法繼續穿戴和留下去;藏族幹部如果不穿漢裝,就難入人之列,看不順眼,都予嘲弄歧視。西藏一切公文只用漢文不用藏文,藏文逐漸成了民間的文字。有的幹部自以為了不起,忽視藏族特點,侵犯藏族權利,甚至給提到藏族權利和利益的人強行扣上地方民族主義者的帽子。
(18)各地人口減少,民族特色消失,民族也因此而消失:較嚴重的地區一看居民就能清楚理解到只剩下許多婦女和老幼,青壯年和知事通理之人減少了。以藏文新詞匯不夠為藉口,歪曲地說藏文低級,傳意表達能力差,對藏文的榮譽進行侮辱。
(19)青海、甘肅、四川、與雲南藏族之悲慘比西藏的時間更長、更嚴重、更左傾。每個地區關押犯人的數字都達到萬把人或萬人以上,看管有意把人弄到水土不服的地方,千萬人遭到非正常死亡,造成犯人的屍體埋葬不完。公共食堂建立後,口糧食物分配極少,有些地方有不少人因斷糧而直接悲慘地餓死,群眾的體質日益衰弱,所以一些地方感冒等小傳染病就達到百分之數的人輕易成批死亡,也有些全家人死光的現象。這些在藏族歷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寺廟和喇嘛數目減少了百分之九十八到九十九。

班禪因而引述來朝拜他的藏人流淚哀呼:「勿使眾生飢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禱!」[3]班禪在《七萬言書》的最後寫到:「絕不讓有辱一個作為勤勞勇敢的藏族子孫名譽的任何痕跡遺留在我的歷史上。」[1]

外部連結

參考文獻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