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本土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中國大陸中國內地
一個1944年的地圖,將中華民國分為中國本部、滿洲蒙古、新疆和西藏,來自美軍戰時宣傳片《我們為何而戰中國戰事
明朝1580年中國本土的人口分布圖

中國本土(又稱中國本部英語:China properInner China)是西方世界對歷史上由漢族人口大量聚居、漢文化佔統治地位的中國核心地帶的稱呼。由於漢族強勢地帶隨朝代不同而擴張或縮小,中國本部的範圍也隨之變動。近代所用的「中國本部」,與中國最近的漢人朝代明朝的疆域的漢族聚居區,即兩京十三省(亦稱關內十八省內地十八省等)大體一致。此區域多指長城以南,並不包括由滿洲族統治之清朝所在的滿洲,以及蒙古、西藏、新疆等地域。民國初年的「中國本部」,也時常包括內滿洲。近現代以來,由於「中華民族」概念範圍的擴大,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發展,「中國本部」一詞受到抵制。在現代英語中這一用法有所減少;而中文已少使用。

中國學者錢穆認為中國歷史上根本不存在所謂本部非本部之別,這樣的區分是「外族」有意混淆是非造出來做侵略的口實[1]美國東亞史學家歐立德(Mark C. Elliott)以及中國史學家賈寧指出,清朝在意識型態方面主張內外一家,認為在「外部的」蒙古人、藏人、維吾爾人等以及在「內部的」漢人都是屬於「一家」[2]。歷史學教授彼得·珀杜英語Peter C. Perdue(Peter C. Perdue)亦指出,清朝官員會見了土爾扈特蒙古領袖阿玉奇後記載土爾扈特蒙古人都「不像俄國人」,認為他們像「中國(dulimba-i gurun)之人」,這裡的中國之人亦包括清朝疆域內所有民族[3]

與之相對的概念,是「Outer China」(中國外圍、中國疆部、外部中國)[4]。近代隨著中國及華人地區在現代地緣政治及經濟等的變化發展,「Greater China」(大中華)一詞在商業領域開始興起。

概念起源及英文涵義

「中國本部」與英文「China Proper」是對等辭彙,但兩者的關係,尤其是「中國本部」是否是由「China Proper」翻譯而來,仍待進一步考證。但英文概念及名詞「China Proper」最初使用的時間,難予考證。根據美國的中國專家何漢理(Harry Harding, 1946-)的研究,該詞早於1827年即有使用。但英國人威廉·溫特博特姆(William Winterbotham, 1763-1829)在1795年介紹清帝國統治下之中國(the Chinese Empire,中華帝國)的書中,已經提出了「China Proper」(現代才由某些人翻譯為「中國本部」)的概念。在第二章「中華帝國概述」(General Description of the Chinese Empire)的起始,他說:

In attempting a general description of this vast empire, we shall pursue the following arrangement. 1. China Proper—2. Chinese Tartary—3. The States tributary to China.
(為試圖對這個龐大帝國做一概括描述,應進行下列解構:一、「中國本部」;二、「中屬韃靼」;三、「中國的冊封屬國」。)

溫特博特姆將明朝之十五行省的疆域歸入中國本部概念(China Proper)作介紹;而西伯利亞滿洲(東北)、蒙古、東韃靼(含今日之新疆、阿富汗、北巴基斯坦等)等地歸入中屬韃靼(Chinese Tartary)作介紹。中國的冊封屬國(States Tributary to China)則包括西藏、朝鮮、琉球、安南(越南)、暹羅(泰國)、呂宋菲律賓)等。

英文「China Proper」的字面意思,是「嚴格、純粹、本質、自身意義上的中國」。

有人認為,「中國本部」的概念,並不一定來自英文的「China Proper」,而是直接來自「一十八行省」;另一些人認為,固然有「一十八行省」的先行事實作為西方人創製「China Proper」名詞的概念基礎,但中國人自己對「中國本部」的名詞與意指十分生疏與模糊,這一詞彙應該是隨著近代中西交流、西學東漸、及後來大規模西化的過程中傳入並在中國使用。但這些論述目前都缺乏確鑿的證據。

也有人將「China Proper」翻譯為「中國本土」。這種稱呼容易跟殖民時代的英國法國的「本國」或「本土」概念類同;然而清朝的領土擴張與英法的殖民領地擴張有諸多不同之處,中國的新領土也未被簡單視作中國本部在外族地方的殖民地。同時,也有人將「中國本土」一詞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為中國本身的領土,即「中國疆域」,而與「China Proper」的本來意指形成較大偏差。

在中國的使用

就目前已知的文獻,清代中西交流大幅擴展之前,「中國本部」這一詞彙未在中國通用。不過,清朝「一十八行省」作為滿洲中央集權統治漢族地方的政治架構,是已經存在的。(「行省」來自於「行中書省」,即行動或外駐的中央機要官署,是承襲女真族金朝蒙古族元朝的體制,為漢族明朝與滿洲族清朝所沿用。)

末與初,革命黨人與共產黨人都接受並使用「中國本部」這個概念,見諸鄒容的《革命軍》第四章「革命必剖清人種」,孫文(孫中山)的《實業計畫》,中共二大達成的大會宣言[5]與「關於『國際帝國主義與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決議案」[6]柏楊的《中國人史綱》第一章「歷史舞臺」,以及許倬雲等人的文章。

後來,由於「中華民族」概念範圍的擴大,中華民國及後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發展,「中國本部」一詞受到抵制。1950年代,錢穆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第四講「明代」中,指責「中國本部」是「外族有意混淆是非造出來做侵略的口實」。現代,英文的用法已相當有限,主要用於歷史或地理研究;而中文已絕少使用,不為多數當代中國人所熟悉。

「中國本土」的範圍

新疆、西藏、內蒙古、外蒙古等地區通常被視為在「中國本部」概念以外,而台灣則存在不同理解。

清朝把統治區域分為內地十八行省和滿洲、蒙古、新疆、西藏。因這一地區共有十八行省,而被命名為內地十八省。這十八個省分別為:直隸首都所在行省,現為河北)、河南、山東、山西、陝西、甘肅、湖北、湖南、廣東、廣西、四川、雲南、貴州、江蘇、江西、浙江、福建、安徽。17世紀以來,西方著作中常將清朝建省地區稱為「China Proper」,用來表示漢族的法定居住區,對此,有人將中文翻譯為「中國本部」或「中國本土」,該概念在中國由來已久,但該譯名則從未曾被廣泛使用過,該中文譯名何時出現也有待考證。

自19世紀中葉以來,內地十八行省已不再構成漢族的法定居住區域,但「中國心臟地區」的概念繼續流傳了下來,其意義也就有了很多爭議,難以界定 China Proper的概念也更加被人遺忘,因為隨著時代變遷,這個概念實際已經沒有現實討論意義,屬於歷史概念,而卻常常被革命人士提出,用來支持他們的政治觀點。

「China Proper」的一種可能被接受的範圍是中國人觀念中的傳統疆域,或者說是漢族人所建立的朝代所統治的範圍。但這是個模糊不清的定義,因為各朝各代都有不同的疆界,等朝甚至延伸至不被視為「China Proper」的地域,或甚至現代中國版圖之外。而東晉南宋則偏安一隅,當時的「中原」(即華北全境)由非漢族國家統治。清朝時期,全國粗分為各以不同的方式管制的五大區域:滿洲內地十八省蒙古、新疆與西藏,而內地十八省則成為一個對「China Proper」疆界的傳統定義。可見,該概念屬於明被清所滅後,反清的漢人爲了號召其他漢人抗清而設計,刻意提倡明時漢域,並不能說明該概念的地區範圍是中國的固有疆域範圍。但是,這個定義極為粗略,因為中國的文化、人種、與政體複雜度遠非界線分明的五大區域足以解釋與描繪。另一個曖昧情況由該18省自身導致:許多後人所排除於「China Proper」之外的地區,如台灣、西康、內蒙古中央與鄰近緬甸邊界的地區等,在清朝的部分時期的確屬於18省的範圍內。

「中國本部」概念下的十八省範圍大致如下:北面以長城與內蒙古為界(有時將遼東邊牆內土地計入),西與西藏與新疆相鄰,西南至緬甸,南達越南北部灣,東南至南中國海,東抵東海黃海渤海。其面積約400萬平方千米。

中國外圍為眾多中國非漢族部落所在,如匈奴、突厥與其它存在於歷史上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其他非漢族。其中有些曾試圖入侵「China Proper」,但有時會會受到中原文化的影響而改變。

另外也應當提到目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在2002年之前一直認為外蒙古(主要包括現在的蒙古國)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

另外一種被認同的中國本部的範圍較內地十八省為小,而接近秦朝的疆域範圍。其不包括河西走廊和西南雲貴地區,但包含河套地區。

漢文中的「中國本土」與「中國本部」

 
1875年時的中國本部十八省。20年後,即1895年,台灣因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注意圖中雲南省的西北部,現為緬甸之一部。

中國本部又稱為「中國本土」,英文的對應詞同為「China Proper」,但中英文概念的來歷都有待考證。有人說舊指清朝的內地十八行省,清朝將領土分為中國內地的十八行省和外圍的滿洲蒙古、新疆、西藏等,共五部分。內地十八行省,作為漢族的法定居住地區,其範圍和歷史上的中國正統王朝的主要統治區大體一致。在清朝末年,十八行省被一些中國人稱為「中國本部」,意指歷史上中國的心臟地帶,或相對於不斷變動的中國外圍之邊疆地區(包含亞洲內陸地帶與其它地方)。該名稱的出現,具有政治意味,辛亥革命之前的革命黨民族主義,亦以中國本部的十八省作為其「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範圍。但隨著時代的發展,漢族居住地域也在發生變化,由於清朝末年漢族人口大量移民滿洲,有些人把滿洲看作也看作中國本部的一部分。而隨著中華民國的建立和全國的統一,對漢族的居住範圍的限制逐漸取消,漢族的居住地域擴大,以及政治家的同化民族統一全國的需要,中國本土的概念被較少提及。

現在對知道「中國本部」這個詞語的少數中國人來說,中國本部一詞具有冒犯性,因其暗指中國的部分領土並非「本部」、「本土」,「中國本部」一詞由此可作為分離主義者的論據。另一方面,支持西藏、新疆、蒙古獨立甚至臺獨者則傾向於作出這樣的區別,且更習慣於以「中國」直稱。

中國心臟區域十八省的範圍在清朝時期,和民族分布有一定關係;辛亥革命之前的革命黨人亦以十八省為其「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之範圍。但近一個世紀以來,中國的民族分布、行政區劃頗有變遷,「中國心臟區域」已不再對應於人種、人口統計、或中國內部的行政區界。中國人覺得「中國本部」的觀念可能暗示中國的心臟區域與滿洲、內蒙古、新疆和西藏等地原本是分離的。

有一個解釋是認為「China Proper」或「中國本部」、「中國本土」等詞句是用以將像英國法國這樣的國家區別自其殖民帝國的同樣架構,然而「China Proper」以外的地區不同於英法的殖民地,這種說法通常會使中國人解釋為冒犯,甚至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侮辱;但其實使用者不見得有如此的意圖。第二種方式是參考使用「漢族聚居地」或「漢族區」,但由於漢族已經成為內滿洲、內蒙古大部的主體民族,於新疆與西藏也多有定居,但中國西南部卻有許多地區為少數非漢民族聚居的地方,因此這一説法亦不確切。另一個可用的說法是「中原」,在古籍中提及蒙古滿洲入主「中原」時,代表他們佔有「China Proper」,但現代「中原」主要指的是華北平原,或者單指河南地區,因此此詞過於狹隘。最後一個可能的稱呼方法是「一十八行省」或「十八省」,其為清朝治下,約略等於中國心臟區域的十八個行省。但「十八省」的說法對現代中國人來說相對陌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轄有包含22個行省在內的33個省級行政單位。

近代中國一詞的定義

清朝征服明朝後,便以中國自居,將清朝的領土包括「中國本土」、滿洲、新疆、內蒙古、西藏等地區都稱之為「中國」,將中國定義為一個多民族國家,否定「中國」僅為十八省的概念並且宣稱無論是漢人還是非漢人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官方文件、國際條約和外交事務上亦將漢語滿語蒙古語稱之為「中文」(Dulimbai gurun i bithe),在國籍條例中亦將在清朝統治下的漢、滿、蒙等民族列為「中國之人」 (Dulimbai gurun i niyalma) [7][8]

參考文獻

  1. ^ 錢穆:《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中國歷史上根本就沒有所謂本部非本部之別。秦代萬里長城早已東達大同江,遼河流域永遠在中國歷史圈之內,如何說它不是中國之本部?這原是外族有意混淆是非造出來做侵略的口實。此刻又有所謂華南、華中、華北等稱呼,試問中國政治區域上,有沒有這些分法呢?中國人不注意,大家跟著這樣叫,現在還沒有事,不要緊,十年二十年以後,說不定政治上,外交上又發生問題。連我們的腦筋里,觀念上,也會發生問題的。如想我們是華南,你們是華北,這些觀念,都會發生很大作用。這因講元代的行省,而牽連涉及。這都該值得我們警惕的。省區的省字,根本是一個不祥的名稱,最好以後能在新的地方政治區域之劃分下把這字革除,再不沿襲。」第118—119頁
  2. ^ Dunnell, Ruth W.; Elliott, Mark C.; Foret, Philippe; Millward, James A. New Qing Imperial History: The Making of Inner Asian Empire at Qing Chengde. Routledge. 2004 [10 March 2014]. ISBN 1134362226. 
  3. ^ *Perdue, Peter C. China Marches West: The Qing Conquest of Central Eurasia reprin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10 March 2014]. ISBN 0674042026. 
  4. ^ Robert E. Murowchick, "China: Ancient Culture, Modern Land",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95, p14
  5. ^ http://past.people.com.cn/BIG5/shizheng/252/5089/5091/20010425/451211.html
  6. ^ http://past.people.com.cn/BIG5/shizheng/252/5089/5091/20010425/451094.html
  7. ^ *Zhao, Gang. Reinventing China: Imperial Qing Ideology and the Rise of Modern Chinese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32 (Number 1). Sage Publications. January 2006 [23 May 2014]. doi:10.1177/0097700405282349. JSTOR 20062627.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5 March 2014). 
  8. ^ 繆昌武《大清國籍條例》與近代「中國」觀念的重塑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外部連結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