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體思想

主體思想(韓語:주체사상英語:Juche Idea)是朝鮮勞動黨思想體系和理論基礎,由金日成創立,並由黃長燁加以體系化。英文中也稱之為Kimilsungism金日成主義)。

內容

主體思想的含義

主體思想是闡明人民群眾是革命和建設的主人,也是推動革命和建設的力量。即人就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也是開拓自己命運的力量。

主體思想的主要觀點

自身命運的主人是自己,開拓自身命運的力量也在自己身上,故而革命與建設的主人翁是人民大眾。更具體的內容包括政治的自主、經濟的自立、國防的自衛。

「革命的首領觀」

「作為主人翁的人民應當接受首腦的指導。首腦是,黨是軀體,人民是細胞,軀體和細胞應當聽從頭腦的指揮。如果沒有首腦,就失去了生命。」

「社會政治的生命體論」

父親給人肉體生命,領袖賜予人政治生命。領袖是父親一樣的恩人。如同在家庭中應當聽從父親的絕對領導一樣,人民應當無條件地忠誠團結在領袖周圍,應當以來愛戴領袖。領袖是賜予人民生命的恩人和慈父。

產生

主體思想的產生始於1956年蘇共二十大上赫魯雪夫的秘密報告。由於蘇聯出現反對個人崇拜的思潮,朝鮮勞動黨內也出現反對金日成個人崇拜的力量,以「蘇聯派」和「延安派」為代表。金日成在鎮壓並肅清這兩派反對勢力後,提出「朝鮮革命應該以朝鮮黨的思想為主體,因為朝鮮黨熟悉朝鮮歷史、朝鮮地理、朝鮮人民風俗習慣;蘇聯派和中國派採取的是蘇聯式或者中國式的革命方法,不適合朝鮮的國情」,反對親華派的「事大主義」和親蘇派的「教條主義」。以此為契機,「主體」這一用語開始出現在朝鮮的政治生活中。

1967年,金日成綜合大學總長黃長燁將金日成有關朝鮮革命的想法綜合成思想體系,提出主體思想是朝鮮在從反封建主義時期到共產主義時期應當遵循的指導思想。

1972年12月,《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創造性地運用於我國現實的朝鮮勞動黨的主體思想作為自己活動的指針」。主體思想在1977年之後取代了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成為朝鮮勞動黨和朝鮮式社會主義建設的指導思想。1980年10月,朝鮮勞動黨第六次代表大會通過的新黨章把「金日成同志的革命思想、主體思想作為唯一的指導方針」。

蘇聯解體後主體思想在朝鮮統治地位的鞏固

1988年南韓以舉國之力舉辦了1988年漢城奧運會。蘇聯東歐國家在抵制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後卻集體出席了漢城奧運會。雖然朝鮮堅決反對,但是漢城奧運會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1989年蘇聯允許匈牙利波蘭東歐國家陸續與南韓建交,同年2月1日,匈牙利與南韓建交,匈牙利東歐社會主義陣營中第一個與南韓建交的國家。1990年9月30日,朝鮮最大的支持者,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和南韓總統盧泰愚美國舊金山舉行會談,蘇韓建交。1992年8月24日,繼蘇聯之後的朝鮮第二大支持者、在中蘇交惡期間與蘇聯爭著給在中蘇之間左右逢源的朝鮮援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終於和南韓建交,並在鄧小平南巡後開始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下,朝鮮在國際社會更加孤立,只能發出一通通強烈譴責「階級兄弟國家的背叛」的聲明。

1991年8月24日蘇聯共產黨解散,同年底超級大國蘇聯解體。加上之前東歐的共產黨政權紛紛垮台(東歐劇變),和金日成私交甚密的東德統一社會黨領袖昂奈克被迫下台,羅馬尼亞共產黨領袖齊奧塞斯庫被逮捕然後公開槍決,朝鮮領導層開始擔憂這股潮流蔓延到朝鮮國內。

此時已經在國內夯實了權力基礎並在事實上和金日成共同統治朝鮮的金正日,於1992年1月發表了題為《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教訓和我黨的總路線》的署名文章。文章把蘇東劇變的原因總結為「沒有把強化社會主義建設的主體地位和提高主體作用當作主要問題來抓」。同年4月朝鮮又召集了全世界70多個共產主義政黨的代表團,發表了「擁護和發展社會主義偉業」的平壤宣言。

從此之前的1991年5月,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的幹部也被集中起來學習題為《以人民大眾為中心的我國式社會主義不可戰勝》講話。講話強調朝鮮的社會主義是以人民大眾為中心的獨特的「我國式樣的」社會主義,其他社會主義可能失敗,但朝鮮的社會主義不會失敗。也就是說,朝鮮把蘇聯和東歐的社會主義的失敗歸結為運用的錯誤,同時向國內外強調朝鮮的社會主義體制不可動搖。朝鮮進一步加強了「以貫徹金日成主席的主體思想和推進我國式社會主義為綱領」的思想教育活動,全力防止可能的國內動盪。

評價

 
蘇聯郵票上朝鮮背景的主體紀念碑
 
朝鮮勞動黨紀念碑

從本質上講,主體思想是以君主專制時代忠君思想鞏固金正日自身的統治席位,而非消滅剝削,實現人民大眾的絕對自主。

該思想號召人民忠誠於君主,但頗為諷刺的是,該思想的提出人之一黃長燁,反而後來叛逃南韓,並在2010年被發現在浴缸中溺斃(警方判定為心臟麻痺原因之自然死亡)。[1]

相關

1997年金正日成為朝鮮勞動黨總書記後,朝鮮的紀年方式由公元紀年改為主體紀年,即以金日成誕生的1912年為主體元年。

為祝賀金日成七十壽辰,平壤市中心大同江畔於1982年建起了「主體思想塔」,作為「主體思想」的象徵。

檀君神話與主體史學

自1950年代提出主體史學這一命題以來,朝鮮史學家們開始以新的觀點分析和解釋歷史文獻,在許多問題上得出與傳統觀點完全不同的結論。為了使這些成果固定下來,自1975年12月始著手編寫主體史學著作《朝鮮全史》。

1980年代初以後半島內外環境發生重大變化,1986年朝鮮提出「朝鮮民族第一主義」。1989年蘇東劇變後進一步強調「高度發揚民族第一精神」。據此反觀1982年出齊的33卷本《朝鮮全史》,認為有些地方已落後於形勢。如:

  • 在內外複雜形勢下對民眾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時,宣傳5000年悠久歷史,燦爛古代文化乃重要內容。但《全史》在否定箕子朝鮮以後,衛滿朝鮮以降迄今只有2000年。只有肯定檀君為史實才副其悠久。此外,傳統史學承認箕子「設禁八條」教化民眾,主體史學否定箕子東來以後,只有肯定傳說中桓雄下凡時帝釋之 「弘益人間」的教導,方能在本土找到政治理念的最初源頭。
  • 傳統的朝鮮歷史承續表為朝鮮(包括檀君朝鮮箕子朝鮮衛滿朝鮮)——三國時代——統一新羅——高麗——朝鮮。)以主體史學觀之,此表重大缺陷一為有背主體,二是偏重南方。因此,1993年12月提出史學新體系,即古朝鮮(檀君朝鮮、衛滿朝鮮)——高句麗——渤海——高麗——朝鮮。在新的史學體系中,箕子朝鮮被否定其存在,三國時代唯以高句麗為正統(他的領土在北方,首都設在平壤),新羅百濟降為割據,統一新羅因有背主體(事唐)失去其歷史地位,渤海國雖不在半島,但被認為是高句麗遺民所建國家,故可承續正統。

在這個新體系中,檀君占有龍頭地位。據此史學新譜系,1993年5月和1994年1月先後修復高句麗東明王陵(位於平壤力浦區)和高麗太祖王陵(位於開城松岳山)。漢城是朝鮮最後一個封建王朝的都城,傳統上被視為國家政治、文化中心。檀君陵挖掘後《勞動新聞》於這年10月4日發表社論稱:「檀君陵在平壤發現,說明平壤是朝鮮民族發祥地,是朝鮮民族國家形成和發展的中心。」

南韓學界對新近興起的「檀君熱」反應不一。有人認為此非學術,但也有人認為:「在開放時代,外國文物思潮洶湧而至,我民族文化及其正統性受到衝擊。在這種情況下,最重要的是要把民族正統性和基礎定位於檀君……檀君有無其人倒在其次,首要的是樹立主體。」

參考文獻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