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秉鑒

伍秉鑑
Wu Bingjian
Howqua.png
出生 1769年
大清福建省泉州
逝世 1843年9月5日(74歲)
大清廣東省廣州
知名於 世界首富,怡和行行主
淨資產 超過八十億美元(中國清朝收入的五成)

伍秉鑑Wu Bingjian,1769年-1843年9月4日),名敦元(deon1 jyun4),字成之(sing4 zi1),號平湖(ping4 wu4),商名浩官(Howqua),中國清朝中葉著名行商,當時的世界首富,清朝三品頂戴花翎,是廣州十三行之一怡和行的行主。祖籍泉州晉江安海[1]生前他所經營的怡和行壟斷了中國的對外海上貿易,又通過旗昌洋行涉足美國鐵路工業。

生平

 
1830年伍秉鑒畫像,英國畫家喬治·錢納利

家族背景

伍秉鑑的家族世居福建泉州,在福建是從事茶葉種植生意,康熙初年伍秉鑒的祖先移居廣東後開始經商,有關家族從事的業務並沒有可考證的記錄,估計是從事來往廣東與福建的茶葉買賣。到了第五代,伍秉鑒父伍國瑩時,這個家族才被外界所知曉。其父伍國瑩有兄弟兩人,兩個兄長終身未娶,很年輕就死了。伍國瑩繼承了家族微薄的財產。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廣州巡撫宣布凡資金實力雄厚的行商繳納一定白銀,便可註冊為「官商」,代官府包攬對外貿易,並代征關稅。最初有十三家行商註冊,就被稱為「廣州十三行」,後來發展得有多有少,並不只是十三家。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乾隆皇帝下令洋人來華貿易只准通過廣州一口,這一政策讓廣州十三行壟斷全國的對外貿易,也成就了它的繁榮。當時潘振承的同文行是十三行的總商。伍國瑩曾在同文行擔任帳房,不僅充當會計,而且參與資產管理和投資貿易,與英國東印度公司多有來往,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和財產[2]。伍國瑩的家族商名叫伍浩官。他的第三個兒子伍秉鑒生下來以後起了個乳名叫阿浩,他就用了這個浩字,把家族的商名定為伍浩官。

元順行

1777年的時候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已經有了浩官跟公司做茶葉交易的記錄,他慢慢積累了人脈、經驗及資金,後來伍國瑩就開始重出行商,在乾隆四十八年間(1783年),開始經營元順行,後來元順行擠身十三行,伍國瑩被外商稱為「浩官」。經營元順行以後,他遭遇跟粵海關及英商的經濟糾紛,伍國瑩後來在1792年把業務交給了他的第二個兒子伍秉鈞,伍秉鈞接過這個行務以後就正式的創辦了怡和行,「怡」字取自第四代的伍章茂(字怡偉)的字。英國東印度公司希望在華扶植一個走私鴉片的中介貿易商,與怡和行素有來往,亦有協助其成立。1801年,伍秉鈞在35歲的時候病逝,弟弟伍秉鑒接手了怡和行。

出身與成長

怡和行與英屬東印度公司

1801年,伍秉鑒從伍秉鈞的手中接管了怡和行,僅用了五年時間,就和當時獨領風騷的同文行並駕齊驅。據說伍秉鑒能夠在任何時候算出自己存放在英商行號中的期票利息是多少,兌付時分毫不差。1811年,伍秉鑑擔任英國公司羽紗銷售代理人,他將利潤按比例分給全體行商,長期擔任十三行公行的總商。

當時在廣州口岸貿易最占壓倒優勢的是英國東印度公司,伍秉鑒的怡和行在東印度公司的交易裡面一直佔了很大的份額,伍秉鑒當了總商以後,他們在東印度公司裡面的份額是占最高的。舉1830年為例,這一年怡和行賣出的茶葉是50800箱,占的份額是整個東印度公司在中國買的茶葉裡面18.6%,價值1274000兩。伍秉鑒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最大的債權人。道光初年,印度商人默萬吉·馬尼克吉·塔巴克跟伍秉鑒有生意來往,知悉默萬吉的遠親詹姆塞特吉·吉吉博伊在廣州銷售印度棉花,詹姆塞特吉·吉吉博伊後來成為怡和行的印度代理商。現在孟買檔案館還保存著一批伍秉鑒給詹姆塞特吉·吉吉博伊的信件。

旗昌洋行與美國鐵路

美國人在廣州最大的商號鉑金斯洋行,因為與伍秉鑒的合作,佔到了美國對華貿易的一半,成為當時對華貿易的四大洋行之一。美國福布斯家族與伍秉鑑甚有淵源,鐵路大王約翰・穆瑞・福布斯(John Murray Forbes),在1829年來到中國時,僅僅是個小學徒,以販賣中國茶葉為生。後來,他認伍秉鑒為義父,這改變了約翰的命運。伍秉鑒不僅幫助約翰創立了旗昌洋行,還在他回美國的時候,給了他五十萬元墨西哥銀元。約翰用這筆錢在美國開始了鐵路生意,成為橫跨北美大陸和泛美大鐵路的最大承建商。通過旗昌洋行,伍秉鑒參與投資密西根中央鐵路和柏林敦和密蘇里河鐵路[3]。伍秉鑒一直為旗昌洋行做擔保,因此被美國人尊稱為「教父」。

茶葉種植

伍秉鑒在福建武夷山擁有大片的茶山,這裡生產的茶葉,通過旗昌洋行運往世界各地,以伍家怡和行為商標的箱裝茶葉在英國倫敦、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美國的紐約費城等城市,均十分暢銷。凡是帶有伍怡和圖示的茶葉,就能夠賣出高價。因為怡和行的成功,為伍秉鑒積聚了豐厚的財富,財產有二千六百萬墨西哥銀元。當代美國歷史學者特拉維斯·黑尼斯三世、以及歷史學者弗蘭克·薩奈羅曾經說過:「到1834年,伍浩官不僅是行商最重要的成員,而且可能是那個時候世界上的首富。」。

伍秉鑒建在珠江南岸溪峽街的園林建築伍氏花園可與《紅樓夢》中的大觀園媲美,中庭可擺筵席數十桌,能容納上千個和尚誦經禮佛,後花園還有水路直通珠江河[4]。曾在廣州十三行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美國商人亨特,在他的《廣州番鬼錄》一書中說:「伍浩官(伍秉鑒)究竟有多少錢,是大家常常辯論的題目。」。「1834年,有一次,浩官對他的各種田產、房屋、店鋪、銀號及運往英美的貨物等財產估計了一下,共約二千六百萬墨西哥銀元。」。而在這個時期的美國,最富有的人資產也不過七百萬墨西哥銀元。美國學者馬士說,「在當時,伍家的資產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業財富。」。

鴉片走私

西北太平洋沿岸的毛皮和夏威夷群島的檀香木等貨物日益減少,同時白銀作為一種資源性商品和貨幣,在世界的市場上也逐漸減少,所以在中國貿易的外商迫切尋找替代品以換取中國的絲綢、瓷器和茶葉,最後他們選擇了鴉片。美國政治家凱萊布·顧盛就曾興奮地說鴉片能夠帶來 「漂亮的利潤」,1821年凱萊布·顧盛宣稱鴉片是唯一能夠獲利的商品,以至於他後來主導了廣州的鴉片貿易。儘管中國政府一直禁止鴉片入口,又在1799年重申禁止鴉片煙,但東印度公司仍從孟加拉透過怡和行走私鴉片到中國廣州等地,平均每年更高達九百噸。鴉片源源不絕的輸入中國,使中英貿易形成了龐大的逆差,儘管中國輸出茶葉、絲綢和瓷器,仍未能阻止白銀大量流出的問題。

在1838年,當時鴉片輸入中國的數量高達1400噸,中國不得不對走私者處以死刑,並派出欽差大臣林則徐監督禁菸。嘉慶末年至道光初年,伍秉鑑包庇外商走私鴉片[5],曾遭到林則徐多次訓斥,1817年,一艘由怡和行擔保的美國商船被官府查獲走私鴉片,伍秉鑑被迫交出罰銀十六萬兩。林則徐封鎖商館,斷絕糧、水等供應,伍秉鑑暗中供應給外國人食品和食水。禁菸與日後的銷煙引發了1840年鴉片戰爭。

逝世

1840年6月,鴉片戰爭爆發時,伍秉鑑和其他行商積極募捐,出資修建堡壘、建造戰船。1842年8月29日,鴉片戰爭以《南京條約》的簽訂為止。戰後,伍秉鑒曾獨自承擔《南京條約》中外債三百萬中的一百萬,朝廷恩賜三品頂戴。伍秉鑒在鴉片戰爭的舉動觸怒了英廷,而伍秉鑒又一直與東印度公司有債務上的糾紛,英國後來簽訂《南京條約》,提出將一口通商改成了五口通商,並容許英資與華商自由貿易,變相結束了廣州十三行商人對外貿易的壟斷權。《南京條約》的簽訂使廣州十三行遭遇前所未有的衝擊,首當其衝的是居十三行之首的怡和行。伍秉鑒在一八四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南京條約》簽訂後數月,給他在美國的朋友羅伯特·福布斯寫信道﹕「如果我現在是青年,我會認真地考慮乘船前往美國,在你附近的某處定居。」[6]。半年後伍秉鑒便於廣州伍氏花園病逝,譚瑩撰墓碑文說:「庭榜玉詔,帝稱忠義之家;臣本布衣,身系興亡之局。」他的五兒子伍紹榮接手事業。

鴉片戰爭後,中國的對外貿易中心轉到上海及剛開埠的香港。怡和行後來轉成茶行經營,後人伍崇曜仍然是美國旗昌洋行的大股東。美國歷史學家埃里克·傑·多林在他的書裡面說:「1843年9月4日,伍秉鑒去世,享年七十五歲,為舊中國貿易畫上具有象徵性的句號。他幾乎是廣州體制的化身。」。這裡的舊中國貿易指的是由十三行壟斷的一口通商的廣州外貿體制。

參考文獻

  1. ^ 雪花. 伍秉鑒:安海歷史上的世界首富. 商虎中國. 2011-01-24 [2016-11-29]. 
  2. ^ 曾被美國人尊稱為教父 商業首富也是他!
  3. ^ 廣州十三行啟示錄
  4. ^ 珠江南岸溪峽街:失落的奢華庭院
  5. ^ 《粵海關志》卷18《禁令》
  6. ^ 陳國棟《東亞海域一千年》

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