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班陀戰役

勒班陀戰役
第四次鄂圖曼-威尼斯戰爭英語Ottoman–Venetian War (1570–1573)鄂圖曼-哈布斯堡戰爭英語Ottoman-Habsburg wars的一部分
Battle of Lepanto 1571.jpg
《勒班陀戰役》,H·萊特,倫敦格林尼治國家航海博物館
日期: 1571年10月7日
地點: 愛奧尼亞海帕特拉斯灣英語Gulf of Patras
結果: 神聖同盟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Banner of the Holy League 1571.png 神聖同盟:英語Holy League (1571)
 鄂圖曼帝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Banner of the Holy League 1571.png 神聖同盟海軍:[1][2]
中央:
鄂圖曼帝國 鄂圖曼帝國海軍:[3][4]
中央:
鄂圖曼帝國 穆阿津札德·阿里·帕夏 
右翼:
鄂圖曼帝國 穆罕默德·西洛可英語Mehmed Siroco 
左翼:
鄂圖曼帝國 烏盧克·阿里·雷斯英語Uluç Ali Reis
兵力
212艘戰船[2]
  • 6艘加萊賽戰船
  • 206艘槳帆船

28,500名士兵[5]
40,000名水手和槳手[2]
1,815門炮

251艘戰船
  • 206艘槳帆船
  • 45艘半槳帆船

31,490名士兵
50,000名水手和槳手
741門炮(估計)[6]

傷亡與損失
7,500人陣亡
20,000人負傷
17艘戰船被擊沉[7]
20,000人陣亡負傷或被俘[7][8]
137艘戰船被俘獲
50艘戰船被擊沉
10,000名基督徒被解放

勒班陀戰役(1571年10月7日),或譯勒潘陀海戰,是歐洲基督教國家聯合海軍與鄂圖曼帝國海軍在希臘勒班陀(Ναύπακτος)近海展開的一場海戰。由西班牙帝國威尼斯共和國、教皇國、薩伏依公國熱那亞共和國及聖約翰騎士團組成的神聖同盟(Holy League)艦隊在整天的戰鬥中擊潰了鄂圖曼海軍,令鄂圖曼帝國從此失去在地中海的海上霸權。這場戰役也是歷史上最後一場以划槳戰艦為主的大型海戰

兵力

神聖同盟艦隊由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同父異母的弟弟,西班牙指揮官唐胡安統領。在這場戰役中,威尼斯派出了109艘划槳船及6架加萊賽戰船,西班牙共派出80艘划槳船,教皇國則借出了12架划槳船。此外,熱那亞薩伏依及馬耳他都派出三隻划槳船作戰,艦隊更得到幾十艘私人戰船的援助。神聖同盟的國家視土耳其為他們海上貿易的威脅,因此早在1571年7月至8月間已經調集艦隊。7月,威尼斯艦隊到達西西里島墨西拿一帶,而唐胡安率領的西班牙艦隊至8月23日抵達當地。

神聖同盟在這次戰役中派出近13,000名水手駕駛船隻。此外,西班牙在這場戰鬥中更派出10,000名訓練有素的步兵,並在其哈布斯堡領地中調集7,000名來自德意志的士兵及6,000員義大利的軍隊,而威尼斯則調集5,000戰士作戰。

而面對神聖同盟艦隊的鄂圖曼帝國則調動13,000名水手及34,000名士兵參加戰鬥,而指揮官阿里·巴夏Ali Paşa)更得到兩位海盜的支援。在這次戰役中,阿里·巴夏掌握222條划槳船、56架快速划槳船(Galliot)及一部分小型船隻迎擊。此外,他亦調動了部分精銳的土耳其禁衛軍參與作戰。

部署

在這次作戰中,神聖同盟艦隊分為四支分艦隊進行作戰,並由南至北伸展成縱向的陣線。在北端(左翼)部署了53架威尼斯的划槳船,中央主力為唐胡安率領的62艘划槳船,而南端(右翼)為熱那亞的53架划槳船。此外,還有一支由38架划槳船組成的預備艦隊,而每支分艦隊也配備兩艘加萊賽戰船。此外,神聖同盟艦隊亦部署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偵察隊及補給隊等。

而土耳其主力艦隊的右翼則由52架划槳船、6架快速划槳船組成,艦隊的左翼則部署了63架划槳船及30架快速划槳船。而中央主力則為61架划槳船及32架快速划槳船,由穆阿津札德·阿里·帕夏親自統領。此外,在中部主力艦隊的後方,部署了一支由8架划槳船、22架快速划槳船及64架弗斯特船(Fusta)組成的預備隊。在這場戰役中,土耳其海軍找來很多基督徒作為搖槳奴隸,指揮官阿里·帕夏更因此對他們說:「如果我軍勝利,自由將屬於你們;倘若你們的日子來臨了,那就算上帝給予你們的。」

戰役

 
描述戰爭過程的畫作

1571年10月7日早上,神聖同盟海軍總司令唐胡安向艦隊全員作出激勵,並展開了作戰。開戰後,配置在神聖同盟軍左翼及中央的加萊賽戰船率先炮擊土耳其軍的划槳船,並成功擊沉擊傷其中幾艘,先發制人的神聖同盟軍成功打亂土耳其艦隊的部署。然而,土耳其左翼艦隊指揮官卻調開南翼艦隊,以防側翼受到包圍。另一方面,兩軍在北部戰線亦開展了激烈的戰鬥,同盟軍左翼艦隊與土耳軍右翼艦隊在沿岸一帶開始進行戰鬥。熟悉地形的土耳其軍成功迂迴到同盟軍的後方,並以弓箭射殺對方的司令,沒有指揮官協調的同盟軍左翼頓時潰敗。可是,同盟軍左翼艦隊的指揮權不久就由他人繼承,新指揮官重整艦隊陣勢,保留了艦隊的力量。此外,土耳其右翼艦隊司令也被同盟軍槍殺,土耳其軍北翼開始出現混亂,各艦開始潰逃。然而,在南方戰線中,同盟軍右翼艦隊卻和土耳其軍左翼艦隊隔海對峙,互相進行包圍及突破,形成膠著狀態。

同日下午,兩軍的中央部隊出現激烈的戰鬥,土耳其軍旗艦與同盟軍的旗艦接舷。唐胡安在此時命士兵用火繩槍射擊土耳其軍士兵,不少土耳其軍士兵被射殺。土耳其軍總司令阿里·巴夏亦中彈身亡,土耳其軍開始出現大混亂。在土耳其軍艦中負責搖槳的基督徒紛紛向唐胡安投降,使得同盟軍戰力增加不少。另一面,南方戰線中,土耳其左翼艦隊孤軍面對同盟軍三支艦隊的包圍,心知不妙的土耳其左翼艦隊司令官於是開始撤退。直至下午四時後,土耳其軍總司令阿里·巴夏的首級被掛在同盟軍旗艦的桅杆上,戰事才告結束。

影響

在這場戰役後,鄂圖曼帝國海軍遭到毀滅性打擊,本來擁有約三百架戰船的鄂圖曼艦隊只剩下約百多架戰船,其中很多受到重創,奧斯曼軍在這場戰爭中也失去二萬多名士兵。鄂圖曼帝國暫時失去了在地中海的海上霸權。歐洲基督教國家經歷此次勝利後,便積極地抗衡鄂圖曼帝國海軍,使得地中海軍事格局出現逆轉。但是與一般想法相反,鄂圖曼帝國只是用了一冬季便重建艦隊,船隻數字也有增加沒受到一般人認為的大打擊。鄂圖曼帝國快速地恢復對東地中海的制海權,迫使威尼斯於1573年承認土耳其對賽普勒斯的主權。丞相索庫魯對威尼斯大使說,損失艦隊只是被颳去鬍子,但對方的失敗(失去賽普勒斯)是砍掉右手。

而這場戰役也是劃槳船的最後一次戰鬥。在這次戰役後,人們發現以風帆作動力的戰船更具機動力,更適合用於作戰;此外,他們也發現火器的使用在海上戰爭中愈來愈重要。這使得歐洲的帆船艦隊開始出現改變及發展,更逐漸開發出以火炮為主力武器的戰術,影響日後海上戰爭的發展。

此外,西班牙著名文學作品《唐吉訶德》的作者米格爾·德·賽凡提斯也參與了這場戰鬥,他更因此失去了左手。

相關條目

參考資料

  • The New Cambridge Modern History Volume I - The Renaissance 1493-1520,Edited by G. R. Potter,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Atlas of World History,Edited by Barry Cunliffe,Sandcastle Books Press,ISBN 978-0-9552478-7-3
  • Naval Wars in the Levant 1559-1853,Edited by R. C. Anderson,Princeton Uni- versity Press,ISBN 978-1-57898-538-8

注釋

  1. ^ Drane, Augusta Theodosia. The Knights of st. John: with The battle of Lepanto and Siege of Vienna. London. 1858. 
  2. ^ 2.0 2.1 2.2 Konstam, Angus. Lepanto 1571: The Greatest Naval Battle Of The Renaissance. 英國: Osprey Publishing. 2003: 20–23 [August 29, 2012]. ISBN 1-84176-409-4. 
  3. ^ George Ripley and Charles A. Dana. The new American cyclopaedia: Volume 10. New York. 1867. 
  4. ^ Setton, Kenneth Meyer. The Papacy and the Levant, 1204-1571, Volume 161. Philadelphia. 1984. 
  5. ^ Rodgers, William Ledyard. Naval Warfare Under Oars, 4th to 16th Centuries: A Study of Strategy, Tactics and Ship Design. 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39: 175. ISBN 9780870214875. 
  6.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TurkGunNote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7. ^ 7.0 7.1 Confrontation at Lepanto by T.C.F. Hopkins, intro
  8. ^ Geoffrey Parker, The Military Revolution, p. 88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