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氏春秋

呂氏春秋
全名 呂氏春秋
別名 呂覽
編集者 秦國相國呂不韋及其門人集體編纂
文字 漢語
國家 中國
成書年代 秦王政六年(公元前241年)
原書篇數 160篇
卷數 26卷
分類 雜家

呂氏春秋》又稱《呂覽》,是中國先秦戰國末期的一部政治理論散文的彙編,共26卷,160篇,完成於秦王政六年(公元前241年),為秦國相國呂不韋及其門人集體編纂而成。[1]其內容涉及甚廣,以道家黃老思想為主,兼收陰陽先秦諸子百家言論,是雜家的代表作。[2]也是中國古代類書的起源。[3]

內容

全書共分十二紀、八覽、六論三大部分。每篇又有一些子篇。十二紀按四季、十二月份排列,每一紀有紀首一篇和論文四篇共五篇,十二紀共計六十子篇。八覽各覽有論文八篇,《有始覽》缺一篇,共計六十三子篇。六論每論有六篇,共計三十六子篇。加上十二紀末的《序意》一篇,全書計有子篇一百六十篇。二十餘萬言。[4]

此書完稿後,呂不韋將其公布在秦首都咸陽的城門上,公告天下,只要有人能在書中增刪一字,就賞賜千金。這是「一字千金」的典故。其編纂目的在於為秦帝統一天下、治理國家提供參考。《呂氏春秋》不可能沒錯誤,但當時無人能改一字。漢代高誘指出這是因為「時人非不能也,蓋憚相國,畏其勢耳。」高誘當時所見《呂氏春秋》已是「既有脫誤」。[5]

《呂氏春秋》除了對既有的儒、墨、道、法、刑、名、兵各家進行闡發之外,本身並沒有任何新的思想和創見。最大貢獻還在於「殷周佚說,賴以謹存,尤可寶貴。」[6]

評價

  • 《四庫全書總目》說:「不韋固小人,而是書較諸子之言獨為醇正。大抵以儒為主,而參以道家、墨家。故多引六籍之文典與孔子、曾子之言;其他如論音則引《樂記》,論鑄劍則引《考工記》,雖不著篇名,而其文可案。所引之言,皆不取放誕恣肆者;墨翟之言,不取其《非儒》、《明鬼》者;而縱橫之術、刑名之說,一無及焉;其持論頗為不苟。」

校注釋作

東漢高誘著《呂氏春秋注》。清代畢沅有《呂氏春秋新校正》,另外還有劉咸炘《〈呂氏春秋〉發微》、《〈呂氏春秋〉疏》、宋慈袌《〈呂氏春秋〉補正》、劉文典《〈呂氏春秋〉斠補》、孫人和《〈呂氏春秋〉舉正》、譚戒甫《呂子輯校補正》等。近人許維遹有《呂氏春秋集釋》,是繼東漢高誘《〈呂氏春秋〉注》、清代畢沅《〈呂氏春秋〉新校正》之後的一次總整理。

注釋

  1. ^ 呂不韋《序意》篇云:「維秦八年,歲在裙灘,秋甲子朔,朔之日,良人請問十二紀。」高誘注曰:「八年,秦始皇即位之八年也。」清孫星衍《問字堂集·太陰考》中認為成書於秦王嬴政六年,「考莊襄王滅國後二年癸丑歲至始皇六年,共八年,適得庚申歲,申為『涒灘』,呂不韋指謂是年。高誘注誤以秦始皇即位八年,則當雲『大淵獻』也。」
  2. ^ 汪中《述學呂氏春秋附考》指出:「《呂氏春秋》出,則諸子之說兼有之。故《勸學》、《尊師》、《誣徒》、《善學》四篇,皆教學之方,與《學記》表里;《大樂》、《侈樂》、《適音》、《古樂》、《音律》、《制樂》,皆論樂,凡此諸篇,則六藝之遺文也;《十二紀》發明明堂禮,則明堂陰陽之學也;《貴生》、《情慾》、《盡數》、《審分》、《君守》五篇,尚清靜養生之術,則道家流也;《盪兵》、《振亂》、《禁塞》、《懷寵》、《論威》、《簡述》、《決勝》、《愛士》八篇。皆論兵,則兵權謀,形勢二家也;《上農》、《任地》、《辨土》三篇,皆農桑樹藝之事,則農家者流也;其有牴牾者:《振亂》、《禁塞》、《大樂》各三篇,以墨子《非攻》、《救守》及《非樂》為過。而《當染篇》全取墨子,《應言篇》司馬喜事,則深重墨氏之學。」
  3. ^ 金常政. 百科全書的故事. 北京: 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2005-03: 5. ISBN 7501326231. 
  4. ^ 《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秦王年少……當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有平原君,齊有孟嘗君,皆下士喜賓客以相傾。呂不韋以秦之強,羞不如……乃使其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布咸陽市門,懸千金其上,延諸侯游士賓客有能增損一字者予千金。」
  5. ^ 高誘,〈《呂氏春秋》序〉,高誘注,清畢沅校刻,《呂氏春秋》,第 1 冊,序,頁 2
  6. ^ 李慈銘:《越縵堂日記》第十冊

參考書目

  • 許維遹撰:《呂氏春秋集釋》[1]
  • 諸子集成》第六卷 《呂氏春秋》 中華書局 1954年版
  • 許富宏·《呂氏春秋-四季的演講》,2009年

參見

外部連結

  • ^ 何晉編著:《新編中國歷史文選》,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年,第5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