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定太后

孝定太后(1544-1614年)李氏,名不詳,通州漷縣人,明穆宗貴妃明神宗母親。明朝最後一位皇太后

孝定太后李氏
明朝皇太后
孝定太后
姓名 李氏
封號 孝定太后
位號 宮人→貴妃→皇太后
出生 ?年
逝世 1614年
墳墓 明昭陵
親屬
父親 武清侯 李偉
兄弟 ①哥哥: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李文全
②哥哥:榮祿大夫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李文貴
其他親屬 姪子李銘誠

生平

武清侯李偉之女。李氏生年沒有記載,她隨家人遷居北京,後入裕王府[1]。李氏初為王府[2]宮人[3]十五歲入宮,原為宮女,被送進裕王府,當時穆宗朱載垕為裕王,李氏後來因美貌嫵媚,風姿綽約,頗有心計,被納為妾室。1563年,李氏生裕王第三子朱翊鈞,即明神宗。1565年,生裕王第三女朱堯娥。1566年,丈夫裕王朱載垕即位,是為明穆宗。第二年(1567年3月),李氏生穆宗第四女朱堯媖。同年三月,封為貴妃。隆慶二年(1568年),生次子朱翊鏐,同年,其子朱翊鈞被立為皇太子。1573年,生么女朱堯媛。李氏生下二子三女,為穆宗妻妾之中生育最多之人,但地位在李貴妃之上的陳皇后,只生有太和公主,卻早殤,陳皇后因無子多病,長期失寵,僅僅沒有正式被廢而已,與年輕美貌又兒女雙全的李貴妃是無法相比的。僅管如此,李貴妃並沒有恃寵而驕,反而對陳皇后恭讓有禮,相處融洽。

1572年,穆宗逝世,其子朱翊鈞即位,上尊號曰慈聖皇太后。本來舊時的制度,天子立,尊皇后為皇太后,如果先皇后不是新任皇帝的生母,則同時尊生母為太后,而給先皇后加上徽號以示區別。而在這時,太監馮保欲討李貴妃歡心,跟大學士張居正說起並尊,張居正上議,尊陳皇后為仁聖皇太后,李貴妃為慈聖皇太后,從此嫡庶無區別矣,這時李太后才二十八歲。陳太后住在慈慶宮,李太后則住在慈寧宮。張居正又請李太后視皇帝起居,因而太后徙居乾清宮

由於神宗即位時年紀尚幼,由母親李太后代為處理朝政,而李太后精明強幹,有識人之明,萬曆初期,重用張居正馮保,綜核名實,幾於富強,太后之力居多。太后父李偉封武清伯。李太后也從不會縱容自己親屬胡作非為,家人嘗有過,命中使出數之,而抵其家人於法。

李太后出身小商之家,有貪財好利的習性,萬曆日後怠於朝政而勇於斂財,可能是受其母的影響。萬曆帝對李太后表示:「年來無恥臣僚,盡貨以獻張、馮二家。」李太后不置可否,也讓皇帝有十足的把握去抄張居正的家。

李太后是個端正嚴謹的女人,教導神宗頗為嚴格。小皇帝犯錯,太后召他長跪,歷數其過,有一次甚至幾乎要將神宗廢位,萬曆六年(1578年),神宗大婚,太后逐返回慈寧宮。六年三月,加尊號曰慈聖宣文皇太后。萬曆十年,加尊號曰慈聖宣文明肅皇太后。萬曆十二年,與陳太后一同謁山陵。同年患眼疾而不愈,陝西漢中府洋縣智果寺僧人智果治療有功,神宗朱翊鈞為表謝意,於十四年頒施藏經678函(6780卷),並賜金命太監會同漢中府知府田禮門,修建藏經樓一座,御書「敕賜智果寺」匾額一面。[4]

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加尊號曰慈聖宣文明肅貞壽端獻皇太后。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加尊號曰慈聖宣文明肅貞壽端獻恭熹皇太后。萬曆四十二年二月崩(1614年),上尊諡曰孝定貞純欽仁端肅弼天祚聖皇太后,合葬昭陵,別祀崇先殿。

奇聞

有一次李太后患了目疾,醫婦劉氏進宮為李太后治病,同來的還有彭氏,在宮中封彭氏為夫人,並化名彭金花。當時,彭氏已經懷孕,宮中規定孕婦絕對不可入宮,避免謊稱為皇子。彭氏貪念富貴,不肯說實話。到了臨產的時候,彭金花產下男嬰,但心虛,當晚就將男嬰扔進溺器中淹死。宮人們將此事奏告於神宗,準備重罰彭氏,但孝定太后憐其勞,只是將彭氏發配於禮儀房,並鞭刑三十逐出皇宮,將死嬰遺棄於北安門外。以後凡是接生婆和收生婆入宮都要再三檢驗。此事發生後沒多久李太后就去世了。

根據《明史》記載,崇禎帝曾經將李太后的姪孫李國瑞(其兄李文全之孫)收獄斃死。不久,崇禎帝第五子朱慈煥五歲病死,臨終前,說:「九蓮菩薩說,皇帝待外戚不好,將要使每個皇子都年少而亡。」這位九蓮菩薩就是已經去世的李太后。因為李太后篤信佛教,在宮中的畫像,都端坐九蓮寶座之上,人稱「九蓮菩薩」。[5]

注釋

  1. ^ 明史·列傳第一百八十八·外戚》李偉,字世奇,漷縣人,神宗生母李太后父也。兒時嬉里中,有羽士過之,驚語人曰:「此兒骨相,當位極人臣。」嘉靖中,偉夢空中五色彩輦,旌幢鼓吹導之下寢所,已而生太后。避警,攜家入京師。居久之,太后入裕邸,生神宗。隆慶改元,立皇太子,授偉都督同知。神宗立,封武清伯,再進武清侯。太后能約束其家,偉嘗有過,太后召入宮切責之,不以父故骫祖宗法。以是,偉益小心畏慎,有賢聲。萬曆十一年卒,贈安國公,諡莊簡。子文全嗣侯,卒......
  2. ^ 明代王府亦置宮人
  3. ^ 明史·卷一百十四·列傳第二》孝定李太后,神宗生母也,漷縣人。侍穆宗於裕邸。隆慶元年三月封貴妃。生神宗。即位,上尊號曰慈聖皇太后。舊制:天子立,尊皇后為皇太后,若有生母稱太后者,則加徽號以別之。是時,太監馮保欲媚貴妃,因以並尊風大學士張居正下廷臣議,尊皇后曰仁聖皇太后,貴妃曰慈聖皇太后,始無別矣。仁聖居慈慶宮,慈聖居慈寧宮。居正請太后視帝起居,乃徙居乾清宮。 太后教帝頗嚴。帝或不讀書,即召使長跪。每御講筵入,嘗令效講臣進講於前。遇朝期,五更至帝寢所,呼曰「帝起」,敕左右掖帝坐,取水為盥面,挈之登輦以出。帝事太后惟謹,而諸內臣奉太后旨者,往往挾持太過。帝嘗在西城曲宴被酒,令內侍歌新聲,辭不能,取劍擊之。左右勸解,乃戲割其發。翼日,太后聞,傳語居正具疏切諫,令為帝草罪己御札。又召帝長跪,數其過。帝涕泣請改乃已。六年,帝大婚,太后將返慈寧宮,敕居正曰:「吾不能視皇帝朝夕,先生親受先帝付託,其朝夕納誨,終先帝憑几之誼。」三月加尊號曰宣文。十年加明肅。十二年同仁聖太后謁山陵。二十九年加貞壽端獻。三十四年加恭熹。四十二年二月崩,上尊諡曰孝定貞純欽仁端肅弼天祚聖皇太后,合葬昭陵,別祀崇先殿。 後性嚴明。萬曆初政,委任張居正,綜核名實,幾於富強,後之力居多。光宗之未冊立也,給事中姜應麟等疏請被謫,太后聞之弗善。一日,帝入侍,太后問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太后大怒曰:「爾亦都人子!」帝惶恐,伏地不敢起。蓋內廷呼宮人曰「都人」,太后亦由宮人進,故云。光宗由是得立。群臣請福王之藩,行有日矣,鄭貴妃欲遲之明年,以祝太后誕為解。太后曰:「吾潞王亦可來上壽乎!」貴妃乃不敢留福王。御史曹學程以建言論死。太后憐其母老,言於帝,釋之。後父偉封武清伯。家人嘗有過,命中使出數之,而抵其家人於法。顧好佛,京師內外多置梵剎,動費鉅萬,帝亦助施無算。居正在日,嘗以為言,未能用也。
  4. ^ 智果洋縣地情網
  5. ^ 《明史·卷一百二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