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都護府

唐朝行政區劃與疆域圖

安北都護府唐朝管理鐵勒諸族的都護府

唐太宗貞觀二十年(646年),唐朝聯合回紇等鐵勒部落,擊滅薛延陀。次年(647年)正月九日,鐵勒、回紇等十三個部落內附唐朝,唐太宗以其部落酋帥為都督刺史,設六都督府七羈縻州:翰海府、金微府、燕然府、幽陵府、龜林府、盧山府。七州:皐蘭州、高闕州、雞鹿州、雞田州、榆溪州、蹛林州、竇顏州,並從京師長安到北荒設置六十六個驛站,號為「參天可汗道」,作為各部落朝貢道路。四月十日,在陰山之麓的單于台(在今內蒙古杭錦後旗北烏加河(古黃河)北岸)設置燕然都護府,以揚州司馬李素立為都護,管理這十三個部落,轄境東到大興安嶺、西到阿爾泰山、南到戈壁、北到貝加爾湖的整個蒙古高原

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燕然都護府改為領瀚海、金微、新黎、幽陵、龜林、堅昆六都督府;仙萼、浚稽、余吾、稽落、居延、窴顏、榆溪、渾河、燭龍九州。同年又在雲州設立了單于都護府(雲州雲中縣西北也有一個單于台,以此得名),兩都護府以沙漠為界,南北分治鐵勒(漠北)與突厥(漠南)。

龍朔三年(663年)二月十五日,燕然都護府改稱瀚海都護府,治所遷移到回紇本部(今蒙古國哈爾和林)。單于都護府改名雲中都護府,移置雲中故城(今內蒙古托克托縣古城鄉[1]),仍以磧為界,磧北諸蕃州悉隸瀚海,磧南並隸雲中。

總章二年(669年)八月,瀚海都護府又改稱安北都護府。不久治所移到漠南隋朝時的大同城鎮舊地(今甘肅額濟納旗)。

唐高宗末年後突厥興起,並很快興師南下,與唐爭奪漠南之地。突厥除南下犯唐外,還乘機利用此時期旱災對漠北鐵勒民族的嚴重影響與其內亂及時向漠北發展,不久鐵勒故地皆為所並。在後突厥的攻擊下,武后垂拱元年(685年),置大同城鎮,安北都護府暫時移到刪丹縣(屬甘州,今甘肅山丹縣)西南九十九里處的西安城(今甘肅民樂縣[2]

中宗景龍二年(708年),為了跨過黃河、處於有效防衛和主動進攻的戰略位置,朔方軍總管張仁願利用當時突厥全軍西擊突騎施的機會,奪取漠南地區,並在黃河以北修築東、中、西三受降城,形成一道聯防橫線,以便斷絕突厥的南侵道路。同年安北都護府從安西城遷到西受降城(今內蒙古烏拉特後旗)。

睿宗景雲二年(711年),於安北都護府重新設立單于都護府,治所同在西受降城。

玄宗開元二年(714年)閏二月,鴻臚少卿、朔方軍副大總管王晙兼安北大都護、朔方道行軍大總管,管轄豐安、定遠、三受降城等軍城兵馬。單于、安北二都護府分離,二者皆從西受降城遷出,單于都護府返回故址——雲中故城安置,安北都護府移到中受降城(今內蒙古烏拉特中旗[3]

開元九年(721年),隨著朔方節度使的建立,單于、安北二都護府變成了朔方節度使所轄的兩個軍鎮,其原來的都護一職往往成了朔方節度使及其副使的加官或兼職。

天寶八載(749年),張齊丘於中受降城西北五百餘里磧口木臘山故可敦城(位於今內蒙古烏拉特中後聯合旗西北)置橫塞軍,以郭子儀為橫塞軍使,並移安北都護府治所到此。

天寶十三載(754年),因橫塞軍城其地不利於軍隊屯田,郭子儀在永清柵北(今烏拉特前旗烏梁素海東岸)修築新城,移橫塞軍和安北都護府到新城。

緊接著安史之亂爆發,唐在北疆原來的羈縻府州喪失殆盡,安北、單于二都護府原有的「掌撫慰諸蕃,輯寧外寇,覘候奸譎,征討攜離」職能隨之徹底喪失,都護府形同虛設。肅宗至德二年(757年)因安祿山姓安,改安北都護府為鎮北都護府

乾元元年(758年),橫塞軍改名天德軍,鎮北府事仍由天德軍使郭子儀兼理,軍馬權置於永清柵,理所又移西受降城。

德宗興元元年(784年),鎮北都護府被廢除。武宗會昌三年(843年),單于都護府改稱安北都護府。回紇的可汗吐迷度曾經是刺史。

安北都護

此後安北都護由單于都護振武節度使兼任。

  • 李忠順(843年—845年?)
  • 契苾通(852年—854年)
  • 高承恭(861年—863年)
  • 石善友(893年—903年)

區劃

647—663年,燕然都護府下屬都督府

  • 瀚海都督府(回紇)647年設
  • 金微都督府(僕骨)647年設
  • 燕然都督府(多濫葛)647年設
  • 盧山都督府(思結)647年設
  • 龜林都督府(同羅)647年設
  • 幽陵都督府(拔野古)647年設
  • 新黎都督府(拔悉密)649年設,後改為州。
  • 堅昆都督府(黠戛斯)649年設
  • 皋蘭都督府(渾)後改為州。
  • 賀蘭都督府(契苾)653年設,後改為州。

參考文獻

  1. ^ 秦漢雲中故城的位置有在今內蒙古托克托縣之說和在今和林格爾縣之說,分別見林干:《突厥與回紇史》(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79頁)與《中國歷史地圖集》(隋唐五代史分冊)的標繪。
  2. ^ 譚其驤嚴耕望、李大龍等先生結合《資治通鑑》的相關記事與陳子昂《燕然軍人畫像銘序》、《上西蕃邊州安危事》、《為喬補闕論突厥表》等文皆有詳細的考證,譚先生考為:「垂拱三年或四年,僑置安北都護府於同城」;嚴先生進一步考得:「……則置安北府於同城乃垂拱三年五月事。蓋二年五月北伐,明年五月始置安北府以招納亡叛也。《通鑑》亦綜合書之耳。至於安北都護府再移理刪丹縣南之西安城,自當更後……」 而據李大龍先生考應該就是在垂拱元年。
  3. ^ 《資治通鑑》玄宗開元二年載:「(二月)閏月,以鴻臚少卿、朔方軍副大總管王晙兼安北大都護、朔方道行軍大總管,令豐安、定遠、三受降城及旁側諸軍皆受晙節度。徙安北大都護府於中受降城,置兵屯田。」

參見


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