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襄公

宋襄公
概要
廟號
諡號
政權 宋國
在世 ?-前637年
在位 前650年-前637年
年號

宋襄公,宋桓公次子,姓,名茲甫(?-前637年),在部分史料中被認定為春秋五霸之一,為宋國君主,在位於前650年至前637年。

生平

周襄王二年,宋襄公即位,以其庶兄公子目夷為相,行「東宮圖治」。

周襄王九年(前643年),齊桓公重病,齊國五公子(公子無虧、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各率黨羽爭位。冬十月七日,齊桓公餓死。五公子互相攻打,齊國一片混亂。桓公屍體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屍蟲都從屍體上爬了出來,「身死不葬,蟲流出戶」。翌年初,新立的齊君無虧才把桓公收殮。

前642年,宋襄公率領衞國、曹國邾國等四國人馬打到齊國,齊人裡應外合,把逃到宋國求援的公子昭擁立為齊孝公,襄公因此小有名氣。

宋襄公開始雄心勃勃,想繼承齊桓公的霸業。

前638年宋與楚戰於泓水之戰(今河南柘城西北),當時楚兵強大,大司馬子魚勸襄公趁楚人渡水之時截殺之,此時襄公卻大講「仁義」,要待楚兵渡河列陣才攻擊之;當楚軍上岸時,子魚又勸宋襄公趁楚軍此時陣列尚未成形時襲殺之,襄公再拒絕。結果宋師大敗,襄公被射中了大腿,次年因重傷而薨,其子宋成公王臣繼位。[1]

家庭

  • 宋襄公夫人

子女

  • 宋成公王臣
  • 公弟禦,把宋成公的太子殺掉,自立。一年後,諸公子殺國君禦,立公子杵臼為君,是為宋昭公。

後世評價

  •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曾評價宋襄公在泓水之戰中的表現:「我們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種蠢豬式的仁義道德」。
  • 張宏傑作書《宋襄公的愚蠢詮釋了貴族精神》為宋襄公平反:「春秋時期的軍隊都是以貴族為主體,戰士人數不多,幾百輛戰國(戰車)而已,每次戰爭一般不超過一天。因此那個時候的戰爭更像是一次大規模的紳士間的決鬥。貴族們在戰爭中比的是勇氣和實力,偷襲、欺詐、乘人之危都是不道德的。正如徐傑令所說:「春秋戰爭里最大的特點,在於講究承諾,遵守信義,不以陰謀狡詐取勝。」宋襄公所說的「不重傷(不讓人二次受傷,就是不攻擊傷員),不禽二毛(不俘虜老年人),不鼓不成列(對方沒有排好隊列時,本方不能進攻)」,和《淮南子》所說「古之伐國,不殺黃口,不獲二毛」,正是那個時代普遍的戰爭規範。作為殷朝貴族後代、從小受到嚴格貴族教育的宋襄公,講究貴族風度是他根深蒂固、深入骨髓的觀念。在戰爭中,他既要取勝,也要贏的「漂亮」、贏得「合理」、贏得「高貴」。甚至在一定意義上,風度大於勝敗。那些今天看起來迂腐的禮儀其實不僅僅是儀式和禮節,更是一個階級不可更改的文化信念。宋襄公的「愚蠢」,其實是那個時代貴族風度的光彩流露。」[2]

引用

  1. ^ 《史記·宋微子世家》:冬,十一月,襄公與楚成王戰於泓。楚人未濟,目夷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濟擊之。」公不聽。已濟未陳,又曰:「可擊。」公曰:「待其已陳。」陳成,宋人擊之。宋師大敗,襄公傷股。國人皆怨公。公曰:「君子不困人於阸,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兵以勝為功,何常言與!必如公言,即奴事之耳,又何戰為?」
  2. ^ 張宏傑:宋襄公的愚蠢詮釋了貴族精神
前任:
宋桓公
宋國君主
前650年—前637年
繼任:
宋成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