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順洋行

寶順洋行,約1869年

寶順洋行,又名顛地洋行(Dent & Co.),是十九世紀中葉在華最主要的英資洋行之一,是英資怡和洋行和美資旗昌洋行的主要競爭對手,主營業務是鴉片、生絲和茶葉。顛地洋行在中國通行的中文名稱「寶順洋行」,主要取其「寶貴和順」的意思,以期望在中國本地的發展有所順利。十九世紀時,它在香港、上海、天津、台灣等也設有商行。

1823年,英國人托馬斯·顛地(Thomas Dent)以撒丁(Sardinian)領事的身分來到廣州,並以合伙人的身分加入大衛蓀洋行(Davidson & Co.)。1824年,大衛蓀離開中國,該洋行改名為顛地洋行(Dent & Co.)。1826年,英國人蘭斯祿·顛地(Lancelot Dent)來到廣州,加入寶順洋行。1831年,托馬斯·顛地(Thomas Dent)離開寶順洋行,蘭斯祿·顛地成為寶順洋行的主要負責人。蘭斯洛特·顛地與當時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 Co.)的老闆渣甸(William Jardine),同樣是廣東著名的鴉片商。1839年,欽差大臣林則徐在廣州查禁鴉片時,二月初八日,下令捉拿顛地,希望以此殺雞儆猴,勸外國鴉片商交出鴉片。

鴉片戰爭後,顛地獲得很大的利益,上海港及周圍100里範圍內的土地幾乎完全歸他所有。1840年代,比爾(T. C. Beale)加入顛地洋行成為合伙人,顛地洋行稱為顛地比爾洋行(Dent, Beale & Co.)。1857年比爾過世後,又恢復成為顛地洋行(Dent & Co.)。

鴉片戰爭以後,寶順洋行的總部設在香港。1843年,上海開埠,寶順洋行發現上海鄰近杭州、嘉興、湖州地區的生絲和漸江、安徽的茶葉,是最早到上海設行的洋行之一。在外灘14號建造樓房,該樓後來賣給了德華銀行

寶順洋行在十九世紀四五十年代,曾經是香港首屈一指的洋行,主要從事鴉片輸入和轉口交易,也有輸出茶葉和生絲至外洋的業務。其時在香港,寶順洋行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渣甸洋行(即今日怡和洋行)。兩者的鴉片進口量和貨船數目都不相伯仲。據稱,寶順洋行擁有當時最大的快艇「水妖」號。

香港的寶順洋行位於畢打街東與德輔道中交界,約今置地廣場位置,於1867年香港第一次金融風暴後結業,寶順隨即把總行遷至上海。香港總行結業後,大樓於1867年改建成香港大酒店(Hong Kong Hotel)。其後,香港置地公司購入這幅地,並建成告羅士打行(Gloucester Building)。後經合併,成為現在的置地廣場

寶順洋行最著名的買辦是徐潤。  

參考

  • 馬士(H. B. Morse)著,《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The chronicle of the East India Company Trading to China, 1635-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