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傳

左傳
全名 春秋左氏傳
原名 左氏春秋
撰者 春秋末期的魯國史官左丘明
文字 漢語
國家 中國
成書年代 春秋
卷數 三十五卷
分類 史書

左傳》是中國古代一部編年體史書,共三十五卷,十三經中篇幅最長,在四庫全書中為經部。《左傳》全稱《春秋左氏傳》,原名《左氏春秋》,漢朝時又名《春秋左氏》 , 《春秋內傳》,《左氏》。漢朝以後才多稱《左傳》,是為《春秋》做註解的一部史書,與《公羊傳》、《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

作者

《左傳》相傳是春秋末期的魯國史官左丘明所著。司馬遷首先認為《左傳》是左丘明所寫[1],自劉向裴駰[2]劉歆[3]桓譚班固[4]皆以《左傳》出於左丘明[5]唐朝劉知幾史通·六家》亦稱:「左傳家者,其先出於左丘明。」清朝紀昀在《四庫全書總目》中卻仍然認為是左丘明所著。

唐朝的趙匡首先懷疑《左傳》不是左丘明所作。此後,有許多學者也持懷疑態度。很多人都認為寫《左傳》的左氏並非左丘明。葉夢得認為作者為戰國時人[6]鄭樵《六經奧論》認為是戰國時的楚國[7]朱熹認為是楚左史倚相之後[8]項安世認為是魏國人所作;程端學認為是偽書。明朝的郝敬認為是晉國人。劉逢祿《左氏春秋考證》認為是劉歆所作,並說《左氏春秋》是與《晏子春秋》等類似的史書。康有為亦認為是劉歆所作[9]錢穆在《劉向歆父子年表》中指出不可能是劉歆的作品[10]。錢穆與章太炎認為《左傳》的成書與衛國左氏吳起有關,甚至就是吳起所著,今人童書業亦認為是吳起所作,郭沫若也主張《左傳》成書於吳起[11]。趙光賢認為是戰國時魯國人左氏所作。衛聚賢認為《左傳》作者是子夏[12]。現在一般認為《左傳》非一時一人所作[13],成書時間大約在前375年至前351年[14]戰國中期),是由戰國時的一些學者編撰而成[15]崔述主張「上距定、哀未遠,亦不得以為戰國後人也」[16]。其中主要部分的史料可能最初是左丘明所寫。浙江大學收藏的《左傳》公布後,並沒有解決《左傳》的成書年代,反而在浙江大學收藏的竹簡真偽問題上引發了多方筆戰。[17][18][19][20][21][22][23][24][25]

春秋與左傳的關係

《左傳》以《春秋》為本,並採用《周志》、《晉乘》、《鄭書》、《楚檮杌》等列國資料,通過記述春秋時期的具體史實來說明《春秋》的綱目。司馬遷《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說:「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桓譚《新論》進一步認為:「《左氏》經之與傳,猶衣之表裡,相持而成,經而無傳,使聖人閉門思之十年不能知也。」楊伯峻在《左傳》一文中歸結《左傳》傳《春秋》的方式共有四種:即「說明《春秋》書法、用事實補充《春秋》、訂正《春秋》的錯誤和增加無經的傳文。」

另有一種觀點認為《左傳》是一部獨立的史書,和《春秋》沒有直接的聯繫,西漢的今文經博士即「謂《左氏》為不傳《春秋》」[26]。晉人王接說:「接常謂《左氏》辭義贍富,自是一家書,不主為經發;《公羊》附經立傳,經所不書,傳不妄發,於文為儉,通經為長。」[27]陳商說:「孔聖修經,褒貶善惡,類例分明,法家流也;左丘明為魯史,載述時政……以日繫月……本非扶助聖言,緣飾經旨,蓋太史氏之流也。……夫子所以為經,當與《詩》、《書》、《周易》等列;丘明所以為史,當與司馬遷、班固等列。」

清人劉逢祿皮錫瑞均認為《左傳》是一部獨立的史書,皮錫瑞在《經學通論·春秋》充分肯定了王接之說,並且引用莊公二十六年《傳》:「秋,虢人侵晉。冬,虢人又侵晉。」杜預《集解》云:「此年《經》、《傳》各自言其事者,或《經》是直文,或策書雖存而簡牘散落,不究其本末,故《傳》不復申解,但言傳事而已。」。《左傳》有不少解經的內容,例如「君子曰」、「五十凡」[28]等,但很明顯是加工的痕跡,多數都沒有與傳文融為一體。宋人林栗說:「《左傳》凡言君子曰是劉歆之辭。」[29]《春秋》的一些經文沒有相應的《左傳》傳文,例如《春秋·隱公二年》:「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杜預註:「無傳。」《左傳》的傳文沒有相應的《春秋》經文,例如《左傳·襄公十五年》:「(冬)鄭公孫夏如晉奔喪,子蟜送葬。」此條無相應的《春秋》經文。亦有「《經》、《傳》不盡同」「《經》後之《傳》」者。

史學地位

晉人王接說:「《左氏》辭義贍富,自是一家書,不主為經發。」《左傳》代表了先秦史學的最高成就,賀循將其評價為「左氏之傳,史之極也,文采若雲月,高深若山海」[30],是研究先秦歷史和春秋時期歷史的重要文獻,對後世的史學產生了很大影響,特別是對確立編年體史書的地位起了很大作用。而且由於它具有強烈的儒家思想傾向,強調等級秩序與宗法倫理,重視長幼尊卑之別,同時也表現出「民本」思想,因此也是研究先秦儒家思想的重要史料。

《左傳》主要記錄了王室的衰微,諸侯爭霸的歷史,對各類禮儀規範、典章制度、社會風俗、民族關係、道德觀念、天文地理、曆法時令、古代文獻、神話傳說、歌謠言語均有記述和評論。《左傳》好講預測,一些預測的事情都很靈驗,例如莊公二十二年記載,陳國大夫懿氏占卜嫁女給陳國公子陳完很吉利,「八世之後,莫之與京」,陳完的子孫在齊國果然日益強大,直至田氏代齊。《左傳》又能斷言鄭國先亡[31]范甯評《春秋》三傳的特色說:「《左氏》艷而富,其失也巫(指多敘鬼神之事)。《穀梁》清而婉,其失也短。《公羊》辯而裁,其失也俗。」韓愈說:「《春秋》謹嚴,《左氏》浮誇」。

《左傳》在西漢時期已有流傳,王莽本人即好《左傳》,並立於學官[32],著名的學者有陳元鄭眾賈逵馬融延篤、彭仲博等人[33]。晉朝杜預自稱有「左傳癖」。[34]司馬光自幼愛《左傳》,「自幼至老,嗜之不厭」,常「手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司馬光撰寫《資治通鑑》,亦是承接《左傳》「因丘明編年之體,仿荀悅簡要之文」。[35]章炳麟說:「《通鑑》於可以發議論者,著以臣光之論斷,此蓋仿《左傳》君子曰之例」。

文學風格

《左傳》長於敘事,富於情節和故事性和戲劇性,善於描寫細節,如寫晉公子重耳出亡及返國經過,選材布局均屬恰當。《左傳》亦善於刻劃人物性格,如子產的善於辭令,敢作敢為;華元的庸懦無能,待人寬厚;子玉的驕橫;鄭莊公的凶殘偽善等,描敘生動逼真。

《左傳》特別善於描寫戰爭,如秦晉韓之戰、晉楚城濮之戰、秦晉殽之戰、晉楚邲之戰、齊晉鞍之戰、柏舉之戰等。梁啟超說:「其記事文對於極複雜之事項,一如五大戰役等,綱領提絜得極嚴謹而分明,情節敘述得委曲而簡潔,可謂極技術之事。」[36]

《左傳》文辭精煉,能用委婉曲折的文筆,表達當日巧妙的詞令,如呂相絕秦,燭之武退秦師,臧孫諫君納鼎,僖伯諫君觀魚,季札觀樂、王孫滿論鼎。梁啟超說:「其記言文淵懿美茂生氣勃勃,後此亦殆未有其比。」[37]

《左傳》也是一部優秀的文學著作,歷來研究者常把它和《史記》並稱,尊為歷史散文之祖,「文之有左、馬猶書之有羲、獻」[38],《荀子》一書對《左傳》的引用頗多[39]。《左傳》尤長於記述戰爭,故有人稱之為「相砍書」(相斫書)[40],又善於刻畫人物,重視記錄辭令。

注疏

評價

  • 東漢《公羊》學者李育以為《左氏》「雖有文采而不得聖人深意攻之,以為前世陳元、范升之徒更相非折,而多引圖讖,不據理體,於是作《難左氏義》四十一事」。[41]
  • 太平御覽》六百十引桓譚《新論》曰:「左氏經之與傳,猶衣之表裡,相待而成,有經而無傳,使聖人閉門思之,十年不能之也。」
  • 賀循:「左氏之傳,史之極也。文采若雲月,高深若山海。」
  • 劉熙載:「左氏敘事,紛者整之,孤者輔之,板者活之,直者婉之,俗者雅之,枯者腴之,剪裁運化之方,斯為大備。」[42]
  • 劉知幾:「尋左氏載諸大夫詞令,行人應答,其文典而美,其語博而奧;述遠古則委曲如存,徵近代則循環可覆。必料其功用厚薄,指意深淺。諒非經營草創,出自一時;琢磨潤色,獨成一手。斯蓋當時國史,已有成文,丘明但編而次之,配經稱傳而行也。」[43]
  • 劉知幾:「左氏之敘事也,述行師則簿領盈視,聒沸騰;論備火則區分在目,修飾峻整;言勝捷則收穫都盡,記奔敗則披靡橫前,申盟誓則慷慨有餘,稱譎詐則欺誣可見,談恩惠則煦如春日,紀嚴切則凜若秋霜,敘興邦則滋味無量,陳亡國則淒涼可憫。或腴辭潤簡牘,或美句入詠歌。跌宕而不群,縱橫而自得,若斯才者,殆將工侔造化,思涉鬼神,著述罕聞,古今卓絕。[44]
  • 朱熹認為《左傳》、《史記》只是二、三等著作。又說「左氏之病是以成敗論是非而不本於義理之正」[45]
  • 左繡》:「左氏敘事、述言、論斷,色色精絕,固不待言,乃其妙尤在無字句處。凡聲情意態,緩者緩之,急者急之,喜怒曲直莫不逼肖,筆有化工。若只向字句臨摹,便都不見得。」[46]
  • 梁啓超:「《左傳》文章優美,其記事文對於極複雜之事項──如五大戰役等,綱領提挈得極嚴謹而分明,情節敘述得極委曲而簡潔,可謂極技術之能事。其記言文淵懿美茂,而生氣勃勃,後此亦殆未有其比。又其文雖時代甚古,然無佶屈聱牙之病,頗易誦習。故專以學文為目的,《左傳》亦應在精讀之列也。」[47]

體例

按照魯國十二公的順序,從魯隱公元年到魯哀公二十七年,總計254年,記錄了當時各諸侯國的歷史。全書約18萬字。

  1. 魯隱公:11年(前722年-前712年)
  2. 魯桓公:18年(前711年-前694年)
  3. 魯莊公:32年(前693年-前662年)
  4. 魯閔公:2年(前661年-前660年)
  5. 魯僖公:33年(前659年-前627年)
  6. 魯文公:18年(前626年-前609年)
  7. 魯宣公:18年(前608年-前591年)
  8. 魯成公:18年(前590年-前573年)
  9. 魯襄公:31年(前572年-前542年)
  10. 魯昭公:32年(前541年-前510年)
  11. 魯定公:15年(前509年-前495年)
  12. 魯哀公:27年(前494年-前468年)
  13. 書末附魯悼公四年智伯滅亡一事

相關頁面

注釋

  1. ^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序》曰:「自孔子論史記次春秋,七十子之徒,口受其傳,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從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
  2. ^ 《史記·裴駰集解序》司馬貞《索隱》說:「仲尼作《春秋經》,魯史左丘明作傳,合三十篇,故曰《左氏傳》。」
  3. ^ 劉歆《移太常博士書》:「……及春秋左氏,丘明所修。」
  4. ^ 《漢書·藝文志》著錄有「《左氏傳》三十卷」。班固自注云:「左丘明,魯太史」。劉歆亦謂:「《春秋左氏》,邱明所修」。
  5. ^ 錢穆《諸子繫年吳起傳左氏春秋考》
  6. ^ 《春秋考》卷三:「殆戰國周秦之之間人無疑也。」
  7. ^ 鄭樵《六經奧論》卷四
  8. ^ 朱熹《朱子語錄卷八十三》
  9. ^ 新學偽經考·漢書藝文志辨偽》
  10. ^ 錢穆《劉向歆父子年表》:「劉向卒在成帝綏和元年,劉歆復領五經在二年,爭立古文經博士在哀帝建平元年,去向卒不逾二年,去歆領校五經才數月。謂歆遍偽群經,在向未死之前乎?將向既卒之後乎?向未死之前,歆已遍偽諸經,向何弗知?不可通一也。」
  11. ^ 《青銅時代·述吳起》中認為:「吳起去魏奔楚而任要職,必已早通其國史;既為儒者而曾仕於魯,當亦讀魯之《春秋》;為衛人而久仕於魏,則晉之《乘》亦當為所嫻習;然則所謂《左氏春秋》或《左氏國語》者,可能是吳起就各國史乘加以纂集而成。」
  12. ^ 衛聚賢在《<左傳>的研究》:「子夏居西河,為魏文侯師。時晉都在魏所轄,子夏得晉國史稿而著《左傳》,故《左傳》記晉事特多。」
  13. ^ 顧炎武在《日知錄﹣卷四》中說:「《左氏》之書,成之者非一人,錄之者非一世,可謂富矣。而夫子當時未必見也,史之所不書,則雖聖人所不知焉者。……《左氏傳》采列國之史而作者也。故所書晉事,自文公主夏盟,政交於中國,則以列國之史參之,而一從周正;自惠公以前,則間用夏正。其不出於一人,是矣。」姚鼐《左傳補註序》又說:「左氏之書非出一人所成。自左丘明作傳以授曾申,申傳吳起,起傳其子期,期傳楚人鐸椒,椒傳趙人虞卿,虞卿傳荀卿。蓋後人屢有附益。其為丘明說經之舊及為後人所益者,今不知孰為多寡矣。」錢穆《諸子繫年吳起傳左氏春秋考》:「姚鼐則以為左氏書非出一人,累有附益,而由吳起之徒為之者蓋多。……韓非書中『吳起,衛左氏中人也』。」
  14. ^ 徐中舒《左傳的作者及其成書年代》
  15. ^ 王應麟《困學記聞·六》曰:「王介甫疑左氏春秋為六國十人者十一事。」
  16. ^ 《洙泗考信錄·余錄》
  17. ^ 戰國楚簡在杭州公開亮相 證實《左傳》真實性. 鳳凰網. [2012年4月25日]. 
  18. ^ 邢文:浙大藏簡辨偽(上)
  19. ^ 邢文:浙大藏簡辨偽(下)
  20. ^ 「浙大簡」遭質疑 整理者稱不必回應
  21. ^ 浙大楚簡 毋庸置疑——從文本角度論浙大楚簡的真實性
  22. ^ 浙大藏簡再辨偽——文本復原的關聯性與浙大偽簡再批判
  23. ^ 從文字形體和書法看「浙大簡」
  24. ^ 楚簡書法的筆法與體勢——答劉紹剛先生
  25. ^ 再論浙大簡的真偽——答邢文先生
  26. ^ 《漢書·楚元王傳》
  27. ^ 晉書·王接傳》
  28. ^ 杜預《春秋釋例》統計《左傳》對《春秋》凡例的說明共有50條,即所謂「五十凡」。
  29. ^ 《朱子語類》:「林黃中謂《左傳》『君子曰』是劉歆之辭。」
  30. ^ 《北堂書鈔·卷第九十五·藝文部一·春秋五》:賀子云,左氏之傳,史之極也,文采若雲月,高深若山海。
  31. ^ 《左傳》襄公二十九年
  32. ^ 《漢書﹣儒林傳》:「漢興,北平侯張蒼及梁太傅、賈誼、京兆尹張敞、太中大夫劉公子皆修《春秋左氏傳》。誼為《左氏傳》訓故,授趙人貫公,為河間獻王博士,子長卿為盪陰令,授清河張禹長子。禹與蕭望之同時為御史,數為望之言《左氏》,望之善之,上書數以稱說。後望之為太子太傅,薦禹於宣帝,征禹待詔,未及問,會疾死。授尹更始,更始傳子咸及翟方進、胡常。常授黎陽賈護季君,哀帝時待詔為郎,授蒼梧陳欽子佚,以《左傳》授王莽,至將軍。」
  33. ^ 杜預《春秋左氏傳﹣序》孔穎達疏
  34. ^ 《晉書·杜預傳》所言:「(杜)預嘗稱(王)濟有馬癖,(和)嶠有錢癖。武帝聞之,謂預曰:『卿有何癖?』對曰:『臣有《左傳》癖。』」
  35. ^ 《通鑑外記》卷十
  36. ^ 梁啟超《要籍解讀及其讀法》。
  37. ^ 梁啟超《要籍解讀及其讀法》
  38. ^ 劉熙載《藝概·文概》
  39. ^ 劉師培:《群經大義相通論》
  40. ^ 「《三國志·魏書》卷十三注引魚豢魏略》:「豢又常從(隗禧)問《左氏傳》,禧答曰:『……《左氏》直相斫書耳,不足精意也。』」
  41. ^ 《後漢書》卷六十九
  42. ^ 《藝概·文概》
  43. ^ 《史通·申左篇》
  44. ^ 劉知幾《史通·雜說上》
  45. ^ 朱子語類》卷38
  46. ^ 《讀〈左〉卮言》
  47. ^ 《中國歷史要籍解題及其讀法·讀左傳法之二》

第14條引文 ^ 王應麟《困學記聞·六》曰:「王介甫疑左氏春秋為六國(十)【時】人者十一事。」 四部叢刊景元本以及明萬曆刻本中俱為「六國時人」,而非「十人」此處有誤。

研究參考書目

下列為歷代研究《左傳》的書目:

  • 晉朝杜預《春秋經傳集解》,現存最早的《左傳》註解。
    • 《四部叢刊》30卷本(附《年表》1卷)
    • 《四部備要》稱《春秋左氏傳杜氏集解》30卷(附《年號歸一圖》和《年表》)
    • 上海人民出版社《四部叢刊》宋刻本影印本,名《春秋左傳集解》1977年
    • 上海古籍出版社修訂再版上海人民出版社《春秋左傳集解》,名《春秋經傳集解》,1989年ISBN 7-80569-058-8
  • 唐朝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註疏本,60卷。ISBN 7-301-04724 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
  • 唐朝陸德明《經典釋文》左傳卷
  • 宋朝王安石《春秋解》1卷,已佚。
  • 清朝洪亮吉《春秋左傳詁》ISBN 7-5325-1733-0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 清朝王引之著《經義述聞》左傳卷,ISBN:780643173X,江蘇古籍出版社,2000
  • 清朝劉文淇等《春秋左氏傳舊註疏證》
  • 清朝劉文淇《左傳舊疏考證》8卷
  • 童書業《春秋左傳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
  • 趙光賢《春秋與左傳》
  • 徐仁甫《左傳疏證》,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
  • 何樂士《左傳虛詞研究》,商務印書館,1989年 ISBN 7-100-00057-2
  • 沈玉成、劉寧《春秋左傳學史稿》,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 ISBN 7-80519-380-0
  • 孫綠怡《左傳與中國古典小說》,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年 ISBN 7-301-01739-1
  • 伍媽喜《春秋左氏傳古注輯考》,學海出版社,1982年
  • 程南洲《春秋左傳賈奎注與杜預注之比較研究》,台灣文津出版社,1982年
  • 張端穗《左傳思想探微》,學海出版社,1987年
  • 曾勤良《左傳引詩賦詩之詩教研究》,文津出版社,1993年 ISBN 957-668-079-4
  • 傅隸朴《春秋三傳比義》,中國友誼出版公司,1984年
  • 顧頡剛《春秋三傳及國語之綜合研究》,巴蜀書社,1988年 ISBN 7-80523-146-X
  • 謝秀文《春秋三傳考異》,文史哲出版社,1984年
  • 浦衛忠《春秋三傳綜合研究》,文津出版社,1995年 ISBN 957-668-283-5
  •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中華書局,1981年,ISBN 7101002625(2000)
  •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中華書局,1990年,ISBN:9787101002621(1990)(該版對80年代版有重大修正,堪稱左傳註疏的第二次里程碑式的著作——第一次是杜預的《春秋經傳集解》)
  • 王伯祥《左傳讀本》,開明書店,1940年
  • 朱東潤《左傳選》,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1956年
  • 徐中舒《左傳選》
  • 沈玉成《左傳譯文》,中華書局,1981年
  • 瞿蛻園《左傳選譯》,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 林新樵《左傳選》,福建教育出版社,1985年
  • 李宗侗《春秋左傳今注今譯》,台灣商務印書館,1984年
  • 王守謙《左傳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1990年 ISBN 7-221-01571-6
  • 王靖宇:《左傳與傳統小說論集》(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9)。
  • 瑞典高本漢《左傳真偽考》、《左傳注釋》
  • 日本安井衡《左傳輯釋》
  • 日本竹添光鴻《左傳會箋》

外部連結

請參見:中文古典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