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之洞

張之洞
張之洞

大清誥授光祿大夫太子太保體仁閣大學士兼管學部贈太保
籍貫 直隸省天津府南皮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孝達,號香濤、香巖
諡號 文襄
出生 道光十七年八月三日午時
(1837-09-02)1837年9月2日
大清貴州省興義府
逝世 宣統元年八月二十一日亥時
1909年10月4日(1909-10-04)(72歲)
 大清京師
墓葬 南皮縣雙廟北,原墓已毀於文革
親屬 (從兄)張之萬
(長子)張權
(幼子)張仁蠡
(孫)張厚珹、張厚珕、張厚玫
(孫女)張遵顏、張遵領、張厚粲
(曾孫)張法鶴
出身
  • 咸豐二年壬子科舉人(解元)
  • 同治二年癸亥恩科進士及第(探花)

張之洞(1837年9月2日-1909年10月4日),晚清重臣。孝達,一字香濤香岩,又號壺公無競居士,晚年自號抱冰直隸天津南皮(今河北南皮)人。道光十七年八月初三生於貴州。咸豐二年(1852年)中順天鄉試解元同治二年(1863年)中進士第三名探花,授翰林院編修,歷任教習、侍讀、侍講、內閣學士、山西巡撫兩廣總督湖廣總督兩江總督(多次署理,從未實授)、軍機大臣等職,官至體仁閣大學士

張之洞早年一度是清流派健將,後成為洋務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大力倡導「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他注重教育和治安,主導了中國近代的警察制度,對清末教育和社會發展有很大的影響。還曾創辦漢陽鐵廠、大冶鐵礦、湖北槍砲廠等。八國聯軍入侵時,大沽砲台失守,張之洞會同兩江總督劉坤一與駐上海各國領事議訂「東南互保」,並鎮壓維新派的唐才常、林圭、秦力山等自立軍起義,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11月,以顧命重臣晉太子太保,次年病卒,諡文襄。有《廣雅堂集》。張之洞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並稱「晚清四大名臣」。

大事記

  • 1884年中法戰爭時,由山西巡撫升任兩廣總督,起用退休老將馮子才,在廣西邊境擊敗法軍。又設廣東水陸師學堂,立廣雅書院,武備文事並舉。
  • 1889年至1907年任湖廣總督。在英國德國支持下,成為後起的洋務派首領。督鄂期間,著力扶持民族工業,先後開辦漢陽鐵廠湖北兵工廠馬鞍山煤礦、湖北織布局、湖北繅絲局等重輕工業企業,並籌辦蘆漢鐵路。他主持修築的武昌南北長堤和漢口後湖長堤排除水患,劃定了20世紀初的武漢三鎮與今天的武漢市相近的城市規模,同時支持民族企業家操辦水電等現代化市政建設,為武漢自近代以來的繁榮奠定了基礎。
  • 1890年創建兩湖書院
  • 1893年奏請清政府創辦自強學堂武漢大學前身)。
  • 1894年署理兩江總督。曾上疏阻和議,要求變通陳法,力除積弊。邀請外國教官訓練江南自強軍
  • 1896年回武昌,任湖廣總督,按照德國制式改造湖北舊軍為新式陸軍。創辦湖北武備學堂。德國教官法金漢後來是一次大戰時期德意志帝國總參謀長。
  • 1896年請奏創辦江南陸師學堂
  • 1898年發表《勸學篇》,提出「舊學為體,新學為用」,以維護中國傳統倫理綱常,與戊戌變法的激進主張保持距離[a]。戊戌政變後,張之洞以先著《勸學篇》得免議。
  • 1889年張之洞上奏提出鑄造銀圓「龍洋」,抵抗外國貿易銀。
  • 1900年力主鎮壓義和團運動,與劉坤一李鴻章等東南督撫實行東南自保,不理會慈禧太后聯軍開戰的命令。鎮壓唐才常自立軍起義。
  • 1901年與劉坤一聯銜上奏提出「興學育才」辦法四條,仿日本學制擬定「癸卯學制」(即1903年經修改重頒的《奏定學堂章程》),為全國最早採用的近代教育體制。邀請日本教官訓練湖北新軍
  • 1902年繼劉坤一,再度署理兩江總督,1903年2月上奏《創辦三江師範學堂折》,強調辦學首重師範,擬「先辦一大師範學堂,以為學務全局之綱領」,並委任劉世珩繆荃孫等負責籌建,為近代南京大學之開端[1]
  • 1903年回武昌,任湖廣總督。
  • 1906年,湖北新軍經清政府中央練兵處統一編為陸軍第八鎮和第二十一混成協。
  • 1907年授大學士,9月4日與袁世凱同日授軍機大臣,兼管學部
  • 1908年督辦粵漢鐵路,晉太子太保。慈禧臨終時受顧命,後力勸攝政王載灃不殺袁世凱
  • 1909年10月4日在北京白米斜街寓所去世,諡文襄

評價

 
張之洞的《創建廣雅書院奏摺》石刻碑,現存於廣東廣雅中學山長樓。

張之洞是慈禧扶植起來以抗衡湘軍淮軍勢力的重要人物,又是清流派重要成員,一生在清廷權力的中心周旋,試圖改革中國而又不動政制。他對西方政治、經濟、科學技術瞭解甚深,但與以康有為、梁啓超為代表的激進改良派持有不同的主張;鎮壓革命黨

而另一方面,他又是繼曾國藩李鴻章後,洋務運動的領袖人物,推動清朝軍工改革,因此在清亡後被遺老們視為清朝滅亡的「禍首」。張之洞為官清廉,家族只有薄田若干,即使死後亦不增一畝,但為支撐工厰龐大開支而濫權募資(如抽籤捐款),得罪了當地富商。因此,張之洞雖為晚清政治界、思想界、經濟界和文學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樹敵頗多,死後毀譽不一,甚至毀多譽少。

去世之際,《天津大公報》評論說:觀其一生,「張相國毫無宗旨,毫無政見,隨波逐流,媚主以求榮之人也。」梁啓超則稱「張之洞,浮華之人也」。但他主政湖廣多年,百姓口碑頗佳。[2] 而且,他在湖北的建樹是為日後辛亥革命的基礎。孫中山曾稱「張之洞是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3]袁世凱曾盛讚張之洞學問。但卻又消遣其不夠務實:「張中堂是講學問的;我是不講學問的,我是講辦事的。」張之洞幕僚辜鴻銘聽聞,憤而斥之。[4]鄭孝胥曾說「南皮(張之洞)有學無術,項城(袁世凱)不學有術,西林(岑春煊)無學無術,惟端公(端方)有學有術。」張之洞聽說之後,笑著表示:「我是無術,也無學。不過比項城跟西林多認識了幾個字。袁項城何止有術,根本是多術!至於端方,只是整天蒐集假字畫跟假碑文,這樣也叫做有學?根本是鄭孝胥在巴結。」消遣了鄭、端、袁三人。[5]

身後

張之洞墳於1966年農曆九月廿六被刨開[3],之後遺體處置方法有二說:

  • 紅衛兵將張氏夫婦尚未腐爛的屍體吊在樹上,後人不敢收屍,任屍體吊在樹上月餘,至被狗啃食。
  • 張氏夫婦的遺體被紅衛兵抬出後,放在墳坑東面暴曬了數十天後,遺骨不知去向。後來,墓地附近的南關村村民張執信應村里膽小婦女提出的要求,和一位王姓老人把曝曬得異味撲鼻的兩具屍骨拽到墳地的大坑裡,偷偷將張之洞屍體和西側一位夫人屍體用土掩埋起來。

至2007年6月,其屍骨被重新發現,目前張之洞和夫人遺骨被安置在南皮縣烈士陵園,等進一步科學鑑定後,祭奠重葬[6]

逸事

  • 張之洞的作息與常人不同,每天下午二時睡覺,晚上十時起床辦公。大理寺徐致祥參劾張之洞辜恩負職,「興居不節,號令無時」。後來兩廣總督李瀚章李鴻章之兄)奏稱:「譽之則曰夙夜在公,勤勞罔懈。毀之者則曰興居不節,號令無時。既未誤事,此等小節無足深論」。
  • 張之萬在寫信給張之京時說:「香濤(張之洞)飲食起居,無往不謬。性又喜畜,臥室中常有數十頭,每親自飼之食。貓有時遺矢(通屎)於書上,輒自取手帕拭凈,不以為穢。且向左右侍者說:『貓本無知,不可責怪,若人如此,則不可恕。』」
  • 張之洞對於新翻譯名詞的憎厭,在當時流傳很廣。1908年2月1日,《盛京時報》刊出《張中堂禁用新名詞》短訊一條:「聞張中堂以學部往來公文稟牘,其中參用新名詞者居多,積久成習,殊失體制,已通飭各司,嗣後無論何項文牘,均宜通用純粹中文,毋得抄襲沿用外人名詞,以存國粹。」留日歸國的汪榮寶曾和葉瀾在1903年編纂出版過新名詞詞典《新爾雅》,風行一時。學部司員作出推薦,張之洞指著汪的名字說「是輕薄子,不可用」。還有翰林奉派出國辭行,說:「到國外見到的情形,隨時向中堂『作報告』。」連說兩句,張都不理。來人以為他沒有聽見,又說了一句。張說:「我不願聽這亡國之音。」有一考生名叫冒征君,字鶴亭,經濟特科考試時在答卷文章中用「盧梭」二字,閱卷考官是張之洞,因而被貶斥不中。當時都中有人寫詩調侃:「贏得南皮喚奈何,不該試卷用盧梭。從今捲起書包去,且應明年進士科」。張之洞有次請幕僚路孝植擬辦學大綱,見擬文有「健康」一詞,便勃然大怒,提筆批道:「健康乃日本名詞,用之殊覺可恨。」擲還。路孝植回曰:「名詞亦日本名詞,用之尤覺可恨。」[7]於是張之洞無奈之下,只好將「日本名詞」改稱「日本土話」。[8]

後代

張之洞有13個兒子。

  • 長子:張權。
    • 孫女:張遵顏、張遵領。
  • 張頲
  • 張仁侃
  • 張仁樂
  • 張仁涑
  • 張仁實
  • 十子:張燕卿
  • 幼子:張仁蠡(排行十三)。
    • 孫女:張厚粲,北京師範大學心理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 孫子:張厚珹;
    • 孫子:張厚珕,北京自來水集團工程師;
    • 孫子:張厚玫,計算機工程師,在美國多年。
  • 曾孫:張法鶴,目前在台灣。

參見

注釋

  1. ^ 張之洞曾多次為強學會捐款,但婉拒入會。慈禧太后發動政變前,張之洞也從未公開反對變法。他與康、梁屬於不同的政治與學術派別,但遠非互為仇敵、勢不兩立。但應當注意的是,作為戊戌六君子之一喋血於菜市口楊銳是張之洞的得意弟子。從張的門生中,走出了許多後來的改良派甚至革命黨人。

參考文獻

引用

  1. ^ 蘇雲峰:《三(兩)江師範學堂:南京大學的前身》,台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專刊,1998。
  2. ^ 張之洞:一個認真的悲劇演員. 網易. 2009-07-05. 
  3. ^ 3.0 3.1 文革中張之洞墓被掘 出土時面如活人(圖). 鳳凰網. 2008年11月2日. 
  4. ^ 駡人高手辜鴻銘
  5. ^ 《白話點評世載堂雜憶》
  6. ^ 張之洞屍骸文革被暴屍荒野41年後再現身. 大洋網. 2007-06-22. 
  7. ^ 張之洞拒用新名詞:憂慮語言文字變換會撼倒「中體」. 人民網. 2011-07-11 [2013-10-06] (中文(中國大陸)‎). 
  8. ^ 許映鈞. 【文化百科】日文對中文提供的現代語詞. 人間福報 (中文(台灣)‎). 

書目

外部連結

官銜
前任:
'
湖北學政
同治六年八月辛巳-同治十二年八月丁丑
(1867年8月29日-1873年9月22日)
繼任:
'
前任:
'
四川學政
同治十二年八月丁丑-光緒五年二月甲辰
(1873年9月22日-1879年3月22日)
繼任:
'
前任:
'
國子監司業
光緒五年二月甲辰-光緒五年八月戊申
(1879年3月22日-1879年9月22日)
繼任:
'
前任:
'
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
光緒五年八月戊申-光緒五年九月庚辰
(1879年9月22日-1879年10月24日)
繼任:
'
前任:
'
司經局洗馬
光緒五年九月庚辰-光緒六年二月丙午
(1879年10月24日-1880年3月18日)
繼任:
'
前任:
'
詹事府右春坊右庶子
光緒六年六月壬寅-光緒七年二月癸卯
(1880年7月12日-1881年3月10日)
繼任:
'
前任:
衞榮光(署)
山西巡撫
光緒七年十一月壬寅-光緒十年三月壬辰
(1882年1月3日-1884年4月12日)
繼任:
奎斌(護)
前任:
張樹聲
兩廣總督(署)
光緒十年四月壬申-光緒十年七月乙巳
(1884年5月22日-1884年8月23日)
繼任:
改為實授
前任:
前為署理
兩廣總督
光緒十年七月乙巳-光緒十五年七月丙辰
(1884年8月23日-1889年8月8日)
繼任:
李瀚章(署)
前任:
倪文蔚
廣東巡撫(兼署)
光緒十二年四月己丑-光緒十二年五月癸巳
(1886年5月29日-1886年6月2日)
繼任:
譚鈞培
前任:
吳大澂
廣東巡撫(兼署)
光緒十四年七月庚申-光緒十五年正月庚戌
(1888年8月17日-1889年2月3日)
繼任:
劉瑞芬
(游智開署)
前任:
裕祿(署)
湖廣總督
光緒十五年七月丙辰-光緒二十年九月丙辰
(1889年8月8日-1894年11月2日)
繼任:
譚繼洵(兼署)
前任:
譚繼洵
湖北巡撫(兼署)
光緒十九年十一月癸巳-光緒二十年二月乙亥
(1893年12月22日-1894年4月3日)
繼任:
譚繼洵
前任:
劉坤一
兩江總督(署)
光緒二十年十月戊申-光緒二十一年十一月甲寅
(1894年11月2日-1896年1月2日)
繼任:
劉坤一
前任:
譚繼洵(兼署)
湖廣總督
光緒二十一年十一月甲寅-光緒二十四年閏三月庚午
(1896年12月27日-1898年5月7日)
繼任:
譚繼洵(兼署)
前任:
譚繼洵
湖北巡撫(兼署)
光緒二十三年三月壬子-光緒二十三年四月乙酉
(1897年4月24日-1897年5月27日)
繼任:
譚繼洵
前任:
譚繼洵(兼署)
湖廣總督
光緒二十四年四月甲午-光緒二十八年九月癸巳
(1898年5月31日-1902年10月7日)
繼任:
端方(暫署)
前任:
于蔭霖
湖北巡撫(兼署)
光緒二十六年閏八月丙辰-光緒二十六年九月甲午
(1900年10月10日-1900年11月17日)
繼任:
裕長
前任:
劉坤一
兩江總督(署)
光緒二十八年九月癸巳-光緒二十九年二月丁未
(1902年10月7日-1903年3月20日)
(李有棻護)
繼任:
魏光燾
前任:
端方(暫署)
湖廣總督
光緒三十年三月己亥-光緒三十三年七月丁巳
(1904年5月5日-1907年9月5日)
繼任:
趙爾巽
(李岷琛護)
前任:
端方
湖北巡撫(兼署)
光緒三十年四月己未-光緒三十年十一月庚子
(1904年5月25日-1905年1月1日)
繼任:

原因:以湖廣總督兼管湖北巡撫
前任:

上一相同頭銜:瞿鴻禨
漢缺協辦大學士
光緒三十三年五月辛丑-光緒三十三年六月癸酉
(1907年6月21日-1907年7月23日)
繼任:
鹿傳霖
前任:
那桐
體仁閣大學士
光緒三十三年六月丁丑-宣統元年八月己亥
(1907年7月27日-1909年10月6日)
繼任:
鹿傳霖
前任:
體仁閣大學士兼管學部
光緒三十三年八月乙亥-宣統元年八月己亥
(1907年9月30日-1909年10月6日)
繼任:
前任:
督辦粵漢鐵路大臣
光緒三十四年六月甲戌-宣統元年八月己亥
(1908年7月18日-1909年10月6日)
繼任:
盛宣懷
前任:
督辦川漢鐵路大臣
光緒三十四年十二月丁巳-宣統元年八月己亥
(1908年12月28日-1909年10月6日)
繼任:
盛宣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