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階

徐階

大明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建極殿大學士
籍貫 直隸松江府華亭縣
(今上海市奉賢區金匯鎮齊賢村人)
族裔 漢族
字號 子昇,號少湖,一號存齋
諡號 文貞
出生 弘治十六年(1503年)
直隸松江府華亭縣
逝世 萬曆十一年(1583年)
直隸松江府華亭縣
親屬 (子)徐璠、徐琨
(弟)徐陟
出身
  • 嘉靖二年癸未科進士及第
經歷
  • 翰林院編修
  • 黃州同知
  • 浙江按察僉事
  • 進江西按察副使,並主浙、閩二省學政
  • 國子監祭酒
  • 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
  • 吏部尚書
  • 內閣首輔
著作
  • 《世經堂集》二十六卷
  • 《南宮奏議》三十卷
  • 《浙江通志》七十二卷
  • 《萬曆上海縣志》十卷
  • 《明漕運新渠記》等

徐階(1503年-1583年),子昇少湖,一號存齋直隸華亭(今上海市奉賢區)人,明朝政治人物、探花,內閣首輔。

生平

其父徐黼補掾史,是陸樹聲的同鄉。徐階一歲時墮入井中不死,五歲時由山上摔落亦不死,眾人都認為他很奇特。長大後膚色白皙,面貌俊秀,身材不高,讀書甚多。嘉靖二年(1523年)癸未科殿試中一甲第三名進士探花),授翰林院編修,與陽明學的士大夫互相往來,頗有聲譽,而後逐漸升官,張孚敬建議皇帝廢除孔子文宣王的王爵爵位,改稱「至聖先師」,徐階反對,張孚敬怒斥,徐階依舊不理會,於是徐被貶為延平府推官,政績突出,接連升官,歷任黃州府同知、浙江按察司僉事、江西按察司副使,兼理學政。後拜為司經洗馬翰林院侍講,卻因母喪丁憂回家,復官後,升國子監祭酒,調禮部侍郎,不久調吏部,任內政績良好,禮賢下士,晉升禮部尚書

徐階晉升後,開始與嚴嵩爭權,竭盡全力博取明世宗的寵信,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六月,徐階在政壇上擊敗嚴嵩,嚴嵩被籍沒家產。嚴嵩知敗局已定,全家人跪拜徐階,並對徐階說「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之。」後刑部尚書黃光升、大理寺卿張守直等大臣們,本要彈劾嚴世藩害死楊繼盛沈鍊,與徐階商議。徐階說「想不到諸君想救嚴東樓一命?」大臣們紛紛駁斥說「恨不得即刻把他殺了,怎麼會想救他?」徐階才說將「害死楊繼盛、沈鍊」此條刪去,因為嘉靖帝多疑,楊繼盛、沈鍊的案子是皇帝親自批的,皇帝雖然受到嚴氏父子蒙蔽,但還是會認為大臣們在責怪皇帝,所以反而不願殺嚴世蕃,所以徐階要求大臣,彈劾嚴世蕃南通倭寇頭目汪直,北通蒙古,意圖由南北二路,水陸並進叛變。嚴世蕃一得知此罪名,哭喊「必死矣」。嚴嵩得勢時,徐階為了討好嚴嵩,將孫女嫁給嚴嵩孫子,即是將長子徐璠之女許配嚴嵩子嚴世蕃之子。嚴世蕃被判死刑時,徐璠將女兒毒死,徐階知孫女已死,微笑點頭(囅然頷之)。[1]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任首輔,先後引用高拱張居正等入閣,高拱卻不滿徐階大權獨攬。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又曾力救戶部主事海瑞,免其一死。

明代紡織業發達,「士大夫家多以紡織求利」,徐階本人亦「多蓄織婦,歲計所積與市爲賈」[2],並在蘇州、北京等地設立官肆,經營匯兌業務[3],可以異地存取、兌換白銀[4]

朱厚熜去世後,徐階起草遺詔,強調人臣以「將順、匡救兩盡為忠」,力除弊政,停止一切齋醮、土木、珠寶、織作,因言事獲罪的大臣全部平反。徐階執政時期,為民辦了許多事,減輕百姓負擔,並著力糾正嚴嵩擔任首輔期間的亂政、怠政現象,朝野稱之為「名相」。明人支大綸卻批評徐階「玄文入直,傴僂獻諛,政績碌碌無奇,至隆慶朝,才稍愜公論」[5]大學士郭朴指出「徐公謗先帝,可斬也。」抗名將張經被斬[6],以及胡宗憲瘐死獄中,[7]都是徐階一手造成的,《明史》卻將張經之死歸罪於嚴嵩。王世貞則指出「吾心知績溪(胡宗憲)之功,為華亭所壓,而不能白其枉,……此生平兩違心事也。」[8]

徐階罷官致仕後,其子弟橫暴鄉里,佔奪土地達二十四萬畝[9]。一向富有貪名的嚴嵩,其田產只有二萬七千餘畝,僅是徐階的十五分之一。隆慶元年(1567年)廣東道監察御史齊康彈劾徐家人橫行鄉里,徐家認為齊康是受徐階的政敵高拱指使。其他言官及時任大理寺丞的海瑞也跟著上疏指責齊康,高拱因此下台,時人謂之「權奸」。後來海瑞當上江南巡撫時,要求徐階退田,徐階退了一些,海瑞還是不滿意[10],使其難堪,徐階便賄賂給當時的給事中戴鳳翔,以「魚肉縉紳」之名,將海瑞彈劾罷免[11]高拱執政時期,徐家又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軍。[12]

家庭及關聯

徐陟子明望湖,官至南京刑部右侍郎

參考文獻

  1. ^ 沈德符《萬曆野獲篇》
  2. ^ 於愼行:《谷山筆麈》卷四
  3. ^ 范濂《雲間據目抄》
  4. ^ 《皇朝經世文編》
  5. ^ 支大綸:《皇明永陵編年信史》卷4
  6. ^ 《獻征錄》卷16《大學士徐公階傳》載張經被殺之因由,王世貞寫說「江南督臣張經素貴而汰,然老將能持重,守便宜,不輕與賊斗。而惡之者謂(張)經家在閩,故近賊,不欲擊以市恩。而(徐)階信之,數齕於上。其後(張)經破賊,卒不免於死。前後督臣楊宜、周珫斥,撫臣彭黯、屠大山、李天寵逮,(徐)階有力焉。」
  7. ^ 茅坤認為胡宗憲是被徐階所陷害:「及分宜去,而華亭當國,遂陰唆南北諫台,論列其事。曾參,孝子也;參之母,賢母也,已而人告之以其子殺人者三,不能不透杼而起。先帝且憐放之而歸矣,然華亭且以不殺公,公或當復從丘壑起家,異日欄虎而逸之,禍不測也,於是又摭述其事。公逮系者再,遂死獄中。」(茅坤《玉芝山房稿》卷七,《與吳鳳麓績溪書》)
  8. ^ 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丁集上,《王侍郎道昆》。
  9. ^ 朱國禎《皇明史概》〈大事記〉卷 38 :「徐在事久家富,傳言有田十八萬畝,諸子嗜利,奴僕多藉勢縱橫。」伍袁萃《林居漫錄》卷 1:「華亭在政府久,富於分宜,有田二十四萬,子弟家奴暴橫閭里,一方病之如坐水火。」徐階曾辯解:「至於家下田宅雖不敢言無,然亦原無十萬。」(《世經堂續集》卷 11〈復曹貞菴司空〉);徐階還寫信給潘恩闢謠。(《世經堂續集》卷 11〈復潘笠江〉)
  10. ^ 海瑞在《復李石麓閣老》的另一封信說:「存翁近為群小所苦,產業之多,令人駭異,亦自取也。若不還之過半,民風刁險,可得而止耶。」
  11. ^ 海瑞在《被論自陳不職疏》指出:「鳳翔不考其初,據今日論,謂民為虎,鄉官為肉,不知鄉官二十餘年為虎,小民二十餘年為肉,今日鄉官之肉,乃小民原有之肉,先奪之,令還之,原非鄉官之肉,況先奪其十百,今償其一,所償無幾。臣竊恐鳳翔居鄉,亦是此景鄉官也。」
  12. ^ 《明史》卷213《高拱傳》

外部連結

前任:
嚴嵩
明朝內閣首輔
1562年—1568年
繼任:
李春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