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君朝鮮


朝鮮歷史
韓國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櫛文土器時代
青銅器時代
無文土器時代
神話時代
桓國倍達國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國 箕子朝鮮
衛滿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韓




耽羅



三國
時代
伽倻
*
百濟

新羅

  林


統一新羅時代
(南北國)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羅


東丹國
後渤海
定安國
兀惹國
興遼國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權崔氏政權
   征東行省 雙城 東寧
   
朝鮮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鮮總督府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鮮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鮮
人民委員會
大韓民國
(南韓)
朝鮮
民主主義
人民共和國

(北韓)

君主 · 首都 · 文化
南韓國寶 · 北韓國寶

Korea Map.svg 

檀君朝鮮(단군조선)是一個關於朝鮮族起源的神話傳說,是後世朝鮮半島對傳說中檀君所建立的國家的一種稱呼。

傳說源起

這一傳說首次出現於1280年代,高麗僧侶一然完成描述朝鮮三國時代高句麗新羅百濟)歷史的《三國遺事》,書中引用中國歷史著作「《魏書》」時提及檀君。但是,現存陳壽所著《三國志》中記錄曹魏的《魏志》以及記錄元魏的《魏書》兩書中都沒有相關的內容。

除了將檀君神話當做本國的民族主義史觀基礎的韓國北朝鮮以外,沒有學者承認目前有產生年代在《三國遺事》以前且有關檀君的古書或古代記録存在。再者,晚近出現的《桓檀古記》、《揆園史話》等書與《三國遺事》的敘述也有差異。

傳說內容

《三國遺事》

據《三國遺事》引用《魏書》敘述:因為桓因(桓因是佛教中帝釋天的別名)的庶子桓雄對人界產生了興趣,因而授予桓雄三個天符印,作為天上神仙的標誌。桓雄與部下三千人一起在太伯山的神檀樹下降臨人間,在那裡創立名為神市的國家,並設置了風伯、雨師、雲師主管農事、疾病、刑罰、善惡等三百六十事。

根據傳說,當時有同住在一個山洞中的一頭虎和一頭熊,求桓雄把他們變成為人,桓雄給了他們一根艾和20個蒜,並告訴它們吃完之後躲起來,百日之內不能見陽光。

虎沒能照辦,因此沒有變成人。熊在第21日時變成了女人的樣子「熊女」。可是因為沒找到可作為配偶的丈夫,再次請求桓雄,桓雄變成人的身姿,二人結婚生了孩子,這孩子就是檀君王儉(或記為壇君)。

檀君在即位五十年後即位,以平壤為首都,以朝鮮為號。據說檀君以後統治了1,500年,因為周武王封商朝遺民箕子於朝鮮,檀君隱居阿斯達山中成為山神,在1,908歲時去世。

《三國遺事》原文及相關情況

(以該書現存世最早版本「正德本」為據)如下:

《魏書》云:往二千載有壇君王儉。立都阿斯達(經云無葉山。亦云白岳。在白州地。或云在開城東。今白岳宮是)開國號朝鮮。與高同時。古記雲。昔有桓因(謂帝釋也)庶子桓雄。數意天下。貪求人世。父知子意。下視三危太伯可以弘益人間。乃授天符印三個。遣往理之。雄率徒三千。降於太伯山頂(即太伯今妙香山)神壇樹下。謂之神市。是謂桓雄天王也。將風伯雨師雲師。而主谷主命主病主刑主善惡。凡主人間三百六十餘事。在世理化。時有一熊一虎。同穴而居。常祈於神雄。願化為人。時神遺靈艾一炷。蒜二十枚曰。爾輩食之。不見日光百日。便得人形。熊虎得而食之。忌三七日。熊得女身。虎不能忌。而不得人身。熊女者無與為婚。故每於壇樹下咒願有孕。雄乃假化而婚之。孕生子。號曰壇君王儉。以唐高即位五十年庚寅(唐堯即位元年戊辰。則五十年丁巳。非庚寅也。疑其未實)都平壤城(今西京)始稱朝鮮。又移都於白岳山阿斯達。又名 弓(一作方)忽山。又今彌達。御國一千五百年。周虎王即位己卯封箕子於朝鮮。壇君乃移於藏唐京。後還隱於阿斯達為山神。壽一千九百八歲。

《三國遺事》是記述新羅百濟高句麗三國遺聞逸事的書。作者一然高麗中期僧人,生於1206年,卒於1289年。該書卷五卷首記有「國尊曹溪宗迦智山麟角寺住持圓鏡沖熙大禪師一然撰」。據一然年表,其在1259年(55歲)被尊為大禪師,1283年(78歲)晉為國尊,1284年至1289年任麟角寺住持,故這部書當是他在79歲至84歲間撰寫的。

本書有一令人注意的特點是其中主人公號壇君而非檀君

《帝王韻記》

高麗末期的李承休所著《帝王韻記》則略有不同:桓雄的孫女飲藥後變成人類,與檀樹神結婚姻而生下了檀君。檀君即位1038年後隠退成為山神。

《帝王韻記》原文及相關情況

該書存世最古版本是公元1360年慶州刻本(此前有1295—1296年晉州初刻本,失傳),關於檀君記事原文如下:

初誰開國啓風雲,釋帝之孫名檀君。

(本紀曰上帝桓因有庶子曰雄云云,謂曰下至三危太白,弘益人間歟,故雄受天符印三個,率鬼三千而降太白山頂神檀樹下,是謂檀雄天王也云云。令孫女飲藥成人身,與檀樹神婚而生男,名檀君,據朝鮮之域為王。故屍羅、高禮、南北沃沮、東北扶餘、與皆檀君之壽也。理一千三十八年入阿斯達山為神,不死故也。)

並與帝高興戍辰,經虞歷夏居中宸。

帝丁八乙未,入阿斯達山為神。

(今九月山也。一名弓忽,又名三危,祠堂猶在。)

享國一千三十八,無奈變化傳桓因。

卻後一百六十四,仁人聊復開君臣。

(一作:爾後一百六十四,雖有父子無君臣)。

《帝王韻記》是用白話詩形式寫成的一本簡明通史,上卷寫中國史,下卷寫朝鮮史。作者李承休,高麗文臣,生於1234年,逝於1300年。該書前附有「進呈引表」,記載繕進日期為「至元二十四年三月」,即公元1287年,因而成書幾與《三國遺事》同時。

《檀君古記》

據文獻記載,朝鮮歷史曾有《檀君古記》一書(《李朝實錄·世宗實錄·地理志》錄有其名),疑即為上二書提及的「古記」、「本記」,但此書早已亡佚,內容和成書年代不得而知。

晚近的相關文獻內容

《揆園史話》

揆園史話》是一部有關古代朝鮮的書籍,成書時間有爭議,在1925年出版的《檀典要義》中首次提及並引用。一般認為《桓檀古記》即據其寫成。[原創研究?]

《桓檀古記》

桓檀古記》是內容有很大差異的幾卷文書的合集,成書於20世紀日韓合併之後。其中關於檀君朝鮮的內容主要有:

  • 《三聖記》上編:到桓雄為止的故事與《三國遺事》同。神人王儉(非桓雄之子)於檀木之岡降臨人間,以阿斯達為都,以朝鮮為號。檀君即王險,娶河伯之女為妻。朝鮮之後以大扶餘為號。傳47代,共計2096年。
  • 《三聖記》下編:桓雄為安巴堅之庶子。桓雄即檀君王王險。後自子居佛理傳18代至居弗檀止。
  • 《檀君世紀》:記錄自桓因之子檀君王險至第47代古列加的史書。
  • 《太白逸史·三韓管境本紀》:神人王險(非桓雄之子)所治國國為三韓之一的辰韓。桓雄於阿斯達立國,以朝鮮為號。神人王險以熊伯多治馬韓、以蚩尤男(蚩尤之後)治番韓。

檀君朝鮮君主列表即根據《桓檀古記》中記載。

王險相關

「王險城」為平壤古名(首見於《史記·朝鮮列傳》,本為地名。12世紀成書的高麗正史《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五·東川王》中王險作為人名首次出現,書中王險是指以前住在平壤的仙人的名字,沒有提及與檀君的聯繫。

對檀君朝鮮神話真偽的看法

高麗以降,史家對檀君故事向來有信疑兩派。疑者認為檀君故事純系神話傳說,不可視為信史,更不可寫入正史。其理由是:

  • 故事本身荒誕不經,毫無事實根據。
  • 故事中「桓因帝釋」(漢傳佛教用語中桓因是「釋提桓因之略,帝釋天也」,而且釋提桓因可 「略稱釋帝與帝釋」,可以肯定,桓因即帝釋這種觀念出自佛教思想)源自佛典《法華經》,故事來自《觀佛三昧海經》、《華嚴經》等佛經中屢屢出現的「牛頭旃檀」,還出現「天王」、「符印」等宗教用語。可見它是僧人創作,由一然形諸於筆。據《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小獸林王本紀》:372年、「前秦苻堅遣使及浮屠順道送佛像、經文」,374年、「僧阿道來」,375年、小獸林王「始創肖門寺,以置順道。又創伊佛蘭寺,以置阿道。此海東佛法之始」。因而一般認為朝鮮半島有佛教始於372年,因而這則神話不可能出現於公元4世紀以前。
  • 故事中相關民俗產生於相當晚時期,與所稱年代不合,如:桓雄為桓因的「庶子」,則這則神話的形成當在朝鮮半島的居民已經習慣於嫡庶之別、也即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制盛行以後。而高句麗早期的婚俗還是「其俗作婚姻,言語已定,女家作小屋於大屋後,名婿屋,婿暮至女家戶外,自名跪拜,乞得就女宿,如是者再三,女父母乃聽使就小屋中宿,傍頓錢帛,至生子已長大,乃將婦歸家。」(《三國志·卷三十·魏書·東夷傳》)。尚未出現聘娶婚,顯然不能盛行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姻制度。因此,此則神話的形成不會早於高句麗的建國。其次,按此則神話的記載,檀君王儉是天神庶子桓雄的兒子,也就是天孫。把統治者稱為天孫,這種觀念在朝鮮半島的起源也相當晚,據現有的記載,也僅在高句麗與渤海兩族中可以發現。從這個角度說,這則神話的形成也不會早於高句麗建國。
  • 三國遺事》屬私家著述,記載傳聞稗說,無史料依據。比它早成書150年的官修正史《三國史記》不記檀君,人徐競使高麗後於1224年著《高麗圖經》,雖設「建國」專條但不記檀君。查一然所稱《魏書》,無檀君記載。
  • 朝鮮王朝安鼎福之《東史綱目》,還認為檀君之說是「誕妄不足辯」[1]

信者認為:

  • 一然書有所本,為述而不作。有資料說他「言無戲謔,性無緣飾,以真性遇物」,又說他「年及耄期,聰明不少衰」。因此他的寫作態度是嚴肅的,壇君故事不似杜撰。查今《魏書》不記檀君,說明一然所據者非《魏書》、《魏志》,可能是另一著作。
  • 某些情節荒誕不經,正好說明它傳自古代,保存有原始社會的生活痕跡,反映了古代人的思維,有一定真實性,具有社會、歷史和文化意義。

檀君神話之演變

古代

高麗建國於918年,金富軾修成《三國史記》是1145年,一然撰《三國遺事》在1284—1289年間。在金富軾和一然之間,高麗史上最重大的事情莫過於高麗淪為蒙古和元朝的附庸:

蒙古鐵木真1206年建國稱汗,1218年以圍殲契丹為由攻入高麗,高麗對蒙古稱臣奉貢。自1231至1259年間,蒙古大軍先後6次侵襲高麗,徹底征服之,高麗遂成蒙古附庸。當時,蒙古派員入高麗監國,高麗王室被迫與蒙古聯姻,世子入質大都。一然和尚作《三國遺事》時在位的忠烈王就有蒙古血統,他先後14次入元大都朝拜。高麗每年均須向元(蒙古於1271年改國號為元)進貢大批金銀童女。1274和1281年元軍兩次征討日本,高麗被迫充當前沿陣地並提供大批船艦物資。高麗人民不克重負,紛紛逃亡。高麗所受外族壓迫之酷前所未有,遂產生空前反抗精神和民族意識。在此背景下利用撰述稗史演繹檀君,借宣揚民族始祖激揚民族精神,表示對蒙元壓迫之反抗。這有可能是爲什麽早150年的金富軾作 《三國史記》不記檀君,而後出一然《三國遺事》有之。此為檀君神話的初興。

高麗末朝鮮初,中國處於元明相交之季。高麗統治集團內有事元還是事明之爭。高麗王室與蒙元有傳統姻親關係,其地位之維持有賴於元朝支持。而以李成桂為首的權臣集團主張反元事明。政爭引起政變,李成桂在率軍征明時發動「威化島回軍」,奪國建立李朝。因李朝以「朝鮮」為國號,為了證明自己的合法性和正統性,極力推崇檀君,稱之為「東方始受命之主」。李朝世宗時在平壤建檀君祠崇靈殿,宣稱李氏王族在血緣上是檀君子孫,在事業上是檀君王權繼承人。將朝鮮政權說成是得之於國父族祖,將政變上台的真象用受命於天的光環掩飾起來。

200年後歷史重演,中國明清王朝更迭,朝鮮又有事明事清的政爭。在此場權力鬥爭中,對清政權懷有好感的昭顯世子被其父仁祖毒殺,數大臣被戮。當明朝崩潰,清朝定鼎中原以後,朝鮮王室權臣戀明情結依然如故,這便造成了政治上和情感上的極大困惑。在這種背景下,有《揆園史話》一書問世。該書主張拋棄事大主義、恢復桓仁、桓熊、檀君以來東夷傳統文化。這種主張正好為陷入困境的朝鮮政界和思想界提供解脫之途,於是興起檀君崇拜潮。

但是這次檀君熱未能維持長久,因為清朝統治者在北京站穩腳跟以後對朝鮮的要求除明確傳統的宗藩關係外並無苛求。相反,因為朝鮮臣服於清(1636年)是在清入關(1644年)以前,可稱為是「從龍入關」者,因此較之漢人更得信任。清初數代君主們治下中國社會很快得到恢復和發展,這使朝鮮君臣迅速改變對清態度,事大慕華很快成為士大夫階級主流思想。因此,自李朝仁宗以後檀君崇拜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箕子崇拜。傳說中箕子是殷商貴族,周武王克殷,他率眾流亡朝鮮,武王以朝鮮封之,箕子教化其民以禮儀和田蠶織作。朝鮮時代事大主義和儒學盛行,因而人們當時並不認為崇拜來自中國並且被視為「仁人」的箕子有什麼不好,相反,卻以得箕子教化為榮。這樣,作為民族和國家象徵的檀君地位為箕子所取代,人們不再提及「東方始受命之主」。

近代

近代史開始,西勢東漸,朝鮮屢遭侵擾。日本維新崛起,對外侵略,朝鮮首被其難。中國在鴉片戰爭後衰敗不能自保,與日本在朝鮮對抗20年,終於在甲午戰爭中失敗,被迫退出朝鮮。中朝宗藩關係結束,朝鮮為日本控制。爾後日俄角逐10年,最後火併,日本獲勝後獨霸朝鮮,朝鮮逐漸走向亡國。在這一歷史劇變中,朝鮮事大慕華思想因中國的衰敗而式微(箕子崇拜也隨之衰敗),民族生存危機的加深促使朝鮮圖強自保。於是,上世紀末本世紀初朝鮮興起愛國啟蒙運動,檀君作為民族自立自強的旗幟,再次被尊為建國族祖,成為民族精神象徵。在接踵而至的國難中,「檀君子孫」成為動員民眾展開救國鬥爭的有力口號,研究、宣傳和崇拜檀君成為愛族愛國的具體行動。這樣,檀君開始走出政堂和書齋,步入社會基層,接近普通民眾。1906年,大韓帝國決定以檀君紀年取代帝王年號(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中國被迫放棄對朝宗主權,朝鮮高宗國王於1897年自上尊號稱帝,改國號為「大韓帝國」以示獨立,但實際已為日本控制。1905年日本迫使朝鮮與之簽訂 《乙巳條約》,朝鮮降為日本附屬。更改紀年實為一種抗爭行動),爾後各種獨立運動文件多署以「檀紀某年」,如1919年「三一運動」的許多文告便記為「檀紀四二五二年(傳說檀君立國在中國堯帝即位50年戊辰,按中國舊時說法這一年相當於公元前2333年。以該年為紀元,1919年則為檀紀4252年)。農曆十月初三是傳說中檀君降世和建國日,古有「開天節」之說。日治時期,為表示民族不死、民族精神不死,每年這一天朝鮮民眾都舉行紀念活動。大韓民國上海臨時政府成立以後,正式將這一天定為國慶日,檀君紀年再次被定為公式紀年。在檀君旗幟下,人們宣傳朝鮮5000年歷史,宣傳單一民族和單一血統,用以團結全民族進行反日復國鬥爭。隨著檀君民族主義興起,檀君走上宗教祭壇。1909年,以檀君為至尊的大倧教形成,該教尊檀君祖桓因為造化神,尊檀君父桓雄為教化神,尊檀君桓儉為治化神,三神一體,共稱天帝。至今,大倧教在韓國仍頗流行,信徒總數約有20萬。現任教主是歷史學家、前文部長官、金泳三總統恩師安浩湘。

現代(二戰之後)

韓國

在南方,檀君秉著反日復國鬥爭之餘烈,一度受到高度尊崇。檀君民族主義者李始、李范、安浩湘、鄭仁甫等人先後在李承晚政權中出任要職。在他們主持下,檀君紀年重新確立為正式紀年,「開天節」定為國慶日。在安浩湘任文部長官時,檀君主義的「弘人間」、「一民主義」被確立為國家教育指導原則。但是,不久後檀君民族主義遭到強有的反對。因為,第一,「一民主義」引伸出民主和均富,這對熱心獨裁和謀私的李承晚集團是個威脅。第二,檀君民族主義強調民族至上,這使留在李政權中的大批有附日經歷的政客如刺在身。第三,對於接受西方教育、具有西方價值觀的知識界、軍界新銳來說檀君不受歡迎,他們視西方為樣板,認為「民族的」就是「落後的」,均應送進歷史博物。這樣,在反檀君勢力的聯合進攻下,檀君主義者紛紛被排擠出局,檀君的地位經歷了個弧形後冷落了。1961年朴正熙少壯軍人集團政變上台後,檀君紀年自1962年1月1日起被廢除,把檀君說成是民族始祖的中小學教材被冠以「不科學」廢止改寫。直到1979年檀君在韓國的冷落處境才得以改觀,因為這年韓國史學界爆發了一場空前規模的「國史論爭」。這場大論戰的背景是,韓國令世界矚目的經濟成就使韓國人獲得近代史開始以來從未有過的揚眉吐氣,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空前高漲。推崇西方價值觀的少壯集團和堅守信史原則的傳統文人結成的檀君否定陣線開始受到新興民族主義挑戰。後者以批判「日本殖民史觀」為名對「檀君否定說」大加討伐(日本統治朝鮮時期日本總督府曾組織編寫一部長達35卷的《朝鮮歷史》,該書稱檀君故事為神話而非史實,否定實有檀君其人),主張檀君為史實,應寫入正史和教科書,矛頭直指官方國史編纂委員會。國史編纂委員會的史學泰斗們雖然進行了學術性爭辯和反駁,但他們的信史原則在政治面前顯得蒼白無力。鬥爭結果是挑戰者占了上風,此後教科書和官修正史開始以檀君為開篇之談,明確斷定「古朝鮮為檀君王儉建立」,並詳註依據。

北京大學東北亞研究所所長、世界史研究所所長、原北大歷史系副系主任,歷史學家宋成有教授曾介紹,「韓國歷史學家強調國史,認為韓國的歷史有5000多年,可以追溯到古朝鮮的建國神話。」神話中,天神桓雄從天上下凡到太白山山頂的神壇樹下,創立了一個神祇世界。而他與熊女所生的兒子檀君,則在人間創建了古朝鮮,成了朝鮮的始祖王。1910年日本入侵朝鮮半島後,韓國一些歷史學家流亡來到中國,為反抗侵略,喚起民族主義,這些歷史學家從歷史中汲取力量,強調韓國的獨立性,後來演變為韓國史學界中的民族史學流派。 1948年大韓民國成立後,民族史學成為韓國講壇史學的三大流派之一。而被稱為在野史學的非學者民間人士,喜歡將神話故事、民間傳說和評書演義與真實的歷史混為一談,在社會上也有較大的鼓動力量。 [2]

北朝鮮

南北分裂之初,在北方,由於檀君民族主義強調全民族「一個血統、一命運」的「一民主義」,視民族重於階級,與北方主流意識形態不合,因此被批判。一度被視為統戰對象的檀君民族主義者安在鴻、趙素昂、趙琬九等先後在政壇消失。而韓國發生「國史論爭」時,朝鮮對此持否定態度。1979年至1982年間朝鮮出版33卷本《朝鮮全史》,其第二卷談及檀君時仍稱之為「幻想中的神人」。針對韓國 「國史論爭」,它說:「檀君和檀君朝鮮正在被封建史學家和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史學者誇張為實存人物和古代國家」,「他們編造檀君是古代朝鮮統治者的說法,目的是使其階級壓迫合法化」。1987年3月,朝鮮歷史學家姜仁淑在《歷史研究》上發表題為《檀君神話的形成》文章,此後又在該雜誌1987年4期、1988年3期和4期、1990 年1期先後發表數篇論文,對檀君及其父祖神話進行新的解釋,但總體來說尚未突破「神話說」。但1993年9月7日姜女士在朝鮮政府機關報《民主朝鮮》發表長文,開始放棄「神話說」,主張「檀君實有其人,其墓在平壤」。據後來公布的消息得知此時期朝鮮正在挖掘傳說中的檀君墓。1993年9月28日,朝鮮媒體報導說已發現檀君遺骨。10月2日正式發表《檀君陵挖掘報告》,宣布「古朝鮮始祖檀君遺骨在平壤近郊墓穴中出土」,「傳統認為神話人物的檀君實有其人」。報告稱,檀君墓位於平壤市江東郡西北大傅山東南坡,成書於 1530年的《新增東國輿地勝覽》記載檀君葬於此。經挖掘,發現墓中有男女遺骨86塊,經組合,得知男子為身高170厘米的偉丈夫。用「常磁性共鳴法」數十次測定後認定是5011年前之遺物,遂斷定為檀君骨骸。這一考古發現被認為對主體民族史研究具有非常意義。於是,開始組建超常規格的「檀君陵重建委員會」,著手建新陵。同時舉行大規模「檀君與古朝鮮」學術會議,考古工作者和各界學者一致肯定「檀君實在說」,並宣布平壤為人類發祥地之一。1994年10月新建檀君陵竣工。從此朝鮮史學界皆稱檀君已是歷史實存人物,其被證實是主體史學令人驕傲的新成果,表示將重構朝鮮史學新體系。

檀君神話與主體史學

自50年代提出主體史學這一命題以來,朝鮮史學家們開始以新的觀點分析和解釋歷史文獻,在許多問題上得出與傳統觀點完全不同的結論。為了使這些成果固定下來,自1975年12月始著手編寫主體史學著作《朝鮮全史》。80年代初以後半島內外環境發生重大變化,1986年朝鮮提出「朝鮮民族第一主義」。1989年蘇東劇變後進一步強調「高度發揚民族第一精神」。據此反觀1982年出齊的33 卷本《朝鮮全史》,認為有些地方已落後於形勢。如:

  • 在內外複雜形勢下對民眾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時,宣傳5000年悠久歷史,燦爛古代文化乃重要內容。但《全史》在否定箕子朝鮮以後,衛滿朝鮮以降迄今只有2000年。只有肯定檀君為史實才副其悠久。此外,傳統史學承認箕子「設禁八條」教化民眾,主體史學否定箕子東來以後,只有肯定傳說中桓雄下凡時帝釋之 「弘益人間」的教導,方能在本土找到政治理念的最初源頭。
  • 傳統的朝鮮歷史承續表為古朝鮮(包括檀君朝鮮、箕子朝鮮、衛滿朝鮮)——三國時代——統一新羅——高麗——朝鮮。以主體史學觀之,此表重大缺陷一為有背主體,二是偏重南方。因此,1993年12月提出史學新體系,即古朝鮮(檀君朝鮮、衛滿朝鮮)——高句麗——渤海——高麗——朝鮮。在新的史學體系中,箕子朝鮮被否定其存在,三國時代唯以高句麗為正統(其故土在北方,都平壤),新羅、百濟降為割據,統一新羅因有背主體(事唐)失去其歷史地位,渤海國雖不在半島,但被認為是高句麗遺民所建國家,故可承續正統。

在這個新體系中,檀君占有龍頭地位。據此史學新譜系,1993年5月和1994年1月先後修復高句麗東明王陵(位於平壤力浦區)和高麗太祖王陵(位於開城松岳山)。漢城是朝鮮最後一個封建王朝的都城,傳統上被視為國家政治、文化中心。檀君陵挖掘後《勞動新聞》於這年10月4日發表社論稱:「檀君陵在平壤發現,說明平壤是朝鮮民族發祥地,是朝鮮民族國家形成和發展的中心。」韓國學界對新近興起的「檀君熱」反應不一。有人認為此非學術,有人認為檀君墓為北韓偽造,目的是為了強調北方的正統性。但也有人認為:「在開放時代,外國文物思潮洶湧而至,我民族文化及其正統性受到衝擊。在這種情況下,最重要的是要把民族正統性和基礎定位於檀君……檀君有無其人倒在其次,首要的是樹立主體。」

參考文獻

外部連結

參見

朝鮮半島朝代
傳疑/神話時代:桓國 | 倍達國(神市國) | 檀君朝鮮 | 辰國
信史時代:箕子朝鮮 | 衛滿朝鮮 | 馬韓 | 辰韓 | 弁韓 | 漢四郡 | 高句麗 | 新羅 | 百濟
中世至近代:後百濟 | 泰封 | 高麗 | 李氏朝鮮 – 大韓帝國) | 朝鮮日佔時期 /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二戰後至今:朝鮮人民共和國 | 蘇聯民政廳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 美軍政廳 大韓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