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羅巴

關於與「歐羅巴」名稱相近或相同的條目,請見「歐羅巴 (消歧義)」。
《歐羅巴的掠奪》(The Rape of Europa),提香,1559-62年。

歷史希臘神話歐羅巴是美麗的腓尼基公主,主要有兩種關於她的故事,一說她被主宙斯誘姦,然後宙斯將她帶至克里特島,生下拉達曼迪斯米諾斯薩爾珀冬,其中拉達曼迪斯米諾斯死後與艾亞哥斯一起成為冥界的判官。一說她是被克里特人綁架到克里特島。歐洲大陸以她的名字命名。

家族

希羅多德

古希臘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約公元前485—約公元前425年)認為歐羅巴是克里特人綁架到克里特島的。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報復對阿耳戈斯的公主伊俄的綁架。

宙斯

英文名Europa,腓尼基公主,國王阿革諾耳(Agenor)的女兒。

腓尼基王國的首府泰樂和西頓是塊富饒的地方。

歐羅巴一直深居在父親的宮殿里。一天,在半夜時,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她夢見世界的兩大部分亞細亞和對面的大陸變成兩個女人的模樣,在激烈地爭鬥,想要占有她。其中一位婦女非常陌生,而另一位,她就是亞細亞,長得完全跟當地人一樣。亞細亞十分激動,她溫柔而又熱情地要求得到她,說自己是把她從小餵養大的母親;而陌生的女人卻像搶劫一樣強行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拉走。「跟我走吧,親愛的,」陌生女人對她說,「我帶你去見宙斯!因為命運女神指定你作為他的情人。」 歐羅巴醒來,心慌亂地跳個不停。她從床上坐起,剛才的夢還清晰地浮現在眼前,跟白天的真事一樣分明。她呆呆地坐了很久,一動也不動。「天上哪一位神,」她尋思著,「給我這樣一個夢呢?夢中的那位陌生女人是誰呢?我是多麼渴望能夠遇上她啊!她待我是多麼慈愛,即使動手搶我時,還溫柔地向我微笑著!但願神祇讓我重新返回到夢境中去!」 清晨,明亮的陽光抹去了姑娘夜間的夢景。一會兒,和她年歲相仿的許多姑娘都聚擾過來,同她遊戲玩耍。顯然她們都是顯赫家庭的女兒。她們陪她散步,並把她引到海邊的草地上,這是姑娘們樂意聚會的地方。海邊,鮮花遍地,美不勝收。姑娘們穿著鮮艷的衣服,上面繡著美麗的花卉。歐羅巴穿了一件長襟裙衣,光彩照人。衣服上用金絲銀線織出了許多神祇生活的景致,這件價值無比的衣服還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傑作。善於呼風喚雨、常常引起地震的海神波塞冬曾把這件衣服送給利彼亞,那時他們正在熱戀之中。後來,這件衣服成了傳家寶,傳到兒子阿革諾耳手上。歐羅巴穿上漂亮的衣服,楚楚動人。她跑在同伴的前頭,奔到海邊的草地上。草地上鮮花怒放,格外芬香。姑娘們歡笑著散了開來,採摘自己喜歡的花朵,有的摘水仙,有的摘風信子,有的尋紫羅蘭,有的找百里香,還有的喜歡黃顏色的藏紅花。歐羅巴也很快發現了她要找的花。她站在幾位姑娘中間,雙手高高地舉著一束火焰般的花,看上去真像一尊愛情女神。 姑娘們採集了各種鮮花,然後圍在一起,坐在草地上,大家動手,編織花環。為了感謝草地仙子,她們把花環掛在翠綠的樹枝上獻給她。

宙斯為年輕的歐羅巴的美貌深深地打動了。可是,他害怕妒嫉成性的妻子赫拉發怒,同時又怕以自己的形象出現難以誘惑這純潔的姑娘,於是他想出了一個詭計,變成了一頭公牛。那是怎樣的一頭公牛啊!它不是普普通通、背著軛具、拉著沉重大車的公牛,而是一頭膘肥體壯、高貴而華麗的牛。牛角小巧玲瓏,猶如精雕細刻的工藝品,晶瑩閃亮,像珍貴的鑽石。額前閃爍著一塊新月型的銀色胎記。它的毛皮是金黃色的,一雙藍色明亮的眼睛燃燒著情慾,流露出深深的情意。當然,宙斯在變形前,已經把赫耳墨斯叫到跟前,吩咐他做一件事。「快過來,我的孩子,我的命令的忠實執行者,」他說,「你看到腓尼基王國了嗎?你快下去,把在山坡上吃草的國王的牲口統統趕到海邊去。」赫耳墨斯立即鼓動翅膀,飛到西頓的牧常他把國王的牲口從山上一直趕到草地,趕到阿革諾耳的女兒歐羅巴快樂地採集鮮花、編織花環的地方。可是赫耳墨斯不知道,他的父親宙斯已經變成公牛,混在國王的牛群中。

牛群在草地上慢慢散開,只有神只化身的大公牛來到山坡的草地上,歐羅巴和一群姑娘正坐在這裡嬉戲。公牛驕傲地穿過肥沃的草地,可是它並不咄咄逼人,也不叫人感到可怕,它好像很溫順,很可愛。歐羅巴和姑娘們都誇讚公牛那高貴的氣概和安靜的姿態,她們興致勃勃地走近公牛,看著它,還伸出手撫摸它油光閃閃的牛背。公牛似乎很通人性,它越來越靠近姑娘,最後,它依偎在歐羅巴的身旁。歐羅巴嚇了一跳,不禁往後倒退幾步。當她看到公牛隻是馴服地站在那裡,又壯著膽子走上前來。把手裡的花束送到公牛的嘴邊。公牛撒嬌地舐著鮮花和姑娘的手。姑娘用手拭去公牛嘴上的白沫,溫柔地撫摸著牛身,她越來越喜歡這頭漂亮的公牛,最後壯著膽子在牛的前額上輕輕地吻了一下。公牛發出一聲歡叫,這叫聲不像普通的牛叫,聽起來如同是呂狄亞人的牧笛聲,在山谷迴蕩。公牛溫順地躺倒在姑娘的腳旁,無限愛戀地瞅著她,擺著頭,向她示意,爬上自己寬闊的牛背。

歐羅巴著實高興,呼喚她的女伴們。「你們快過來,我們可以坐在這美麗公牛的背上。我想牛背上坐得下四個人。這頭公牛又溫順又友好,一點也不像別的公牛。我想它大概有靈性,像人一樣,只不過不會說話!」她一邊說,一邊從女伴們的手上接過花環,掛在牛角上,然後壯著膽子騎上牛背,她的女伴們仍然猶豫著不敢騎。

公牛達到目的,便從地上躍起,輕鬆緩慢地走著,但仍使歐羅巴的女伴們趕不上。當它走出草地,一片光禿禿的沙灘展現在面前時,公牛加快了速度,像奔馬一樣前進。歐羅巴還沒有來得及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公牛已經縱身跳進了大海,高興地背著他的獵物遊走了。姑娘用右手緊緊地抓著牛角,左手抱著牛背,海風吹動著她的衣服,好像張開的船帆。她非常害怕,回過頭張望著在遠方的故鄉,大聲呼喊女伴們,可是風又把她的聲音送了回來。海水在公牛身旁緩緩地流過,姑娘生怕弄濕衣衫,竭力提起雙腳。公牛卻像一艘海船一樣,平穩地向大海的遠處游去。不久海岸消失了,太陽沉入了水面。在夜色朦朧中,驚恐不安的歐羅巴除了看到波浪和星星外,什麼也看不到,她感到十分孤寂。

公牛馱著姑娘一直往前,在游泳中迎來了黎明,又在水中遊了整整一天。周圍永遠是無邊無際的海水,可是公牛卻十分靈巧地分開波浪,竟沒有一點水珠沾在他那可愛的獵物身上。傍晚時分,它們終於來到了遠方的海岸,公牛爬上陸地,來到一棵大樹旁,讓姑娘從背上輕輕滑下來,自己卻突然消失了。姑娘正在驚異,卻看到面前站著一個俊逸如天神的男子。他告訴她,他是克里特島的主人,如果姑娘願意嫁給他,他可以保護姑娘。歐羅巴絕望之餘便朝他伸出一隻手去,表示答應他的要求。宙斯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後來,他又像來時一樣地消失了。

歐洲

 
歐羅巴和宙斯,在希臘歐元€2硬幣

一輪紅日冉冉升起,歐羅巴從昏迷中漸漸醒了過來。她驚慌失措地望著四周,呼喊著父親的名字。這時候,她想起了發生的事情,於是十分哀傷地怨訴著:「我是個卑劣的女兒,怎麼可以呼喊父親的名字?我不慎失身,必須忘掉一切!」她仔細地審視周圍,心裡反覆地問著:「我從哪兒來,往哪兒去?難道我真的醒著,這件醜事難道是真的嗎?不,我肯定是無辜的,她許只是一場夢幻在困擾我。」

姑娘說著,用手揉了揉雙眼,她好像想驅除醜惡的夢魘似的。可是那些陌生的景物還在,不知名的山巒和樹林包圍著她,大海的波濤洶湧澎湃,衝擊著懸崖峭壁,發出驚天動地的轟隆聲。絕望之中,姑娘忿恨不已,她高聲地呼喊起來。「天哪,要是該死的公牛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折斷它的牛角,可是這只能是一種願望而已!家鄉遠在天邊,我除了死還有什麼出路呢?天上的神只,給我送上一頭雄獅或者猛虎吧!」可是猛獸沒有出現,她看到的只是一片陌生的景物。太陽從蔚藍的天空里露出了容光煥發的笑臉。就好像被復仇女神所驅使,歐羅巴突然跳起來。「可憐的歐羅巴!」她大聲地呼號著,「如果你不想結束這種不名譽的生活,難道你不會感到父親會咒罵你嗎?你難道願意給一位野獸的君王當侍妾,辛辛苦苦地為他當女傭嗎?你怎麼可以忘掉自己是一位高貴國王的公主?」

慘遭命運遺棄的姑娘痛恨萬分,她想到了死,可是又拿不出死的勇氣。突然,她聽到背後傳來一陣低低的嘲笑聲。姑娘驚訝地回過頭去,她看到女神阿佛洛狄忒站在面前,渾身閃著天神的光彩。女神旁邊是她的小兒子愛情天使,他彎弓搭箭,躍躍欲試。女神嘴角露著微笑,說:「美麗的姑娘,趕快息怒吧!你所詛咒的公牛馬上就來,它會把牛角送來給你讓你折斷。我就是給你託夢的那位女子。歐羅巴,你可以聊以自慰了吧!把你帶走的是宙斯本人。你現在成了地面上的女神,你的名字將與世長存,從此,收容你的這塊大陸就按你的名字稱作歐羅巴!」

歐羅巴恍然大悟,她默認了自己的命運,跟宙斯生了三個強大而睿智的兒子,他們是彌諾斯、拉達曼迪斯薩爾珀冬。彌諾斯和拉達曼迪斯後來成為冥界判官。薩爾珀冬是一位大英雄,當了小亞細亞呂喀亞王國的國王。

衛星

英文Europa指木衛二,它是木星最亮的四顆衛星之一,與木星的距離排在其衛星的第七位,最早為伽俐略觀測到,屬於伽利略衛星之一。

參考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