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

海瑞
海瑞

大明南京右都御史
籍貫 廣東省瓊州府瓊山縣(今海南省海口市
族裔 有爭議
字號 汝賢,號剛峰
諡號 忠介
出生 正德九年(1514-01-12)1514年1月12日
廣東省瓊州府瓊山縣(今海南省海口市
逝世 萬曆十五年1587年11月13日(1587-11-13)(73歲)
南京
出身
  • 嘉靖二十八年己酉科舉人
著作

海瑞(1514年1月23日-1587年11月13日),汝賢剛峰,諡忠介祖籍福建泉州泉安,生於瓊州府瓊山縣(今海南海口),明朝政治人物,曾任廣東承宣布政使司,晚年升南京右都御史,卒贈太子太保。

生平

海瑞的先祖由福建泉州遷徙至廣東廣州又到海南島明世宗嘉靖二十八(1549)年,海瑞考中舉人,並於參加會試時上書《平黎策》,建議開道置縣以安定鄉土。後授南平教諭(無品級官階),再升淳安知縣(官階正七品)。常穿布袍,並命老僕栽種蔬菜作佐飯之用。當都御史鄢懋卿巡視諸縣時,海瑞以與他地相差甚多之規格接待,且說「邑小不足容車馬」;鄢懋卿大怒,但並未當場發作,後指使巡鹽御史袁淳彈劾。海瑞本已升為嘉興通判(正六品),因此貶為興國州判官(從七品)。

嘉靖四十五(1566)年,海瑞時任戶部主事(正六品),上《治安疏》嚴厲批評明世宗妄想長生,無父子、君臣、夫婦之情,稱「天下人不直陛下久矣」,又稱若皇帝「一旦翻然悔悟,日御正朝,與宰相、侍從、言官講求天下利害,洗數十年之積誤,置身於堯、舜、禹、湯、文、武之間」,「天下何憂不治,萬事何憂不理,此在陛下一振作間而已」。明世宗大怒,命左右「趣執之,無使得遁」,司禮監掌印太監黃錦在旁說:「此人素有痴名。聞其上疏時,自知觸忤當死,市一棺,訣妻子,待罪於朝,僮僕亦奔散無留者,是不遁也。」明世宗默然,留中不發數月,言「此人可方比干,第朕非紂耳。」 會明世宗有疾,煩懣不樂,召內閣首輔徐階商議傳位裕王,因此說:「海瑞言俱是。朕今病久,安能視事。」又說:「朕不自謹惜,場問斬,就大吃一頓,也不與其說話。主事悄悄耳語告訴他:「宮車適晏駕,先生今即出大用矣。」海瑞說:「信然乎?」然後大哭不止,所吃飲食全部嘔出,昏倒於地,終夜哭不絕聲。既釋,復故官。俄改兵部。擢尚寶丞,調大理。

明穆宗隆慶三年(1569年)夏天海瑞受到首輔徐階提拔,官至右僉都御史巡撫應天十府,時江南土地兼併嚴重,於是海瑞懲貪抑霸,整頓吏治,修浚吳淞江與白茆河,清濬大量良田可安置13萬災民。海瑞當上江南巡撫時,首輔徐階家族世代共佔田二十四萬畝[1],百姓向海瑞投牒訟冤者日以千計,海瑞要求徐階退田,徐階退了一些,海瑞並不滿意,弄得徐階很難堪[2],最後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軍,徐階之弟侍郎徐陟被逮治罪。此時海瑞被譽為「海青天」,亦稱「包公再世」。隆慶四年吏科給事中戴鳳翔劾瑞「庇護刁民,魚肉鄉紳,沽名亂政」,被迫離職,「民聞訊,號泣載道,家繪像祀之。」[3]張居正給海瑞寫信,稱「存老(徐階)之體面,玄翁(高拱)之美意」,但沒有提拔他的意思,閑居家鄉十餘年。一生節儉勤勞,為母親謝氏祝壽,只買了兩斤肉,震驚全國。[4]

萬曆十三年(1585年)以薦被任為南京右僉都御史、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都御史,但都只是虛銜。

萬曆十五年十月十三日,卒於任上。去世的前幾天,海瑞退掉了兵部送來的六錢銀子。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王用汲到海瑞家收集遺物,僅餘葛幃舊衣,無以為殮,不禁潸然淚下,幸賴同僚捐治葬具。贈太子太保,諡號忠介。發喪之日,「市民送者夾岸,酹酒而哭者百里不絕。」

在海口市的海瑞墓,於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壞,現為重建者。

 
海瑞墓之 海瑞陳列館
 
在海口市的海瑞墓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壞,現為重建之。

家庭

海瑞的家庭生活存在著矛盾和衝突,他由寡母謝氏帶大,34歲之年尚同母睡一房,婆媳之間經常不合,關於海瑞的家庭其在世時記載甚少,然在其死後野史中卻提到頗多,且甚為詳細,但多荒誕怪異,無從查證,亦是不足為信,如:「明代沈德符寫《萬曆野獲編·補遺》記載,房寰曾經疏攻海瑞「居家九娶而易其妻」「已耋而妻方艾」,甚至在花甲之年,還納了兩位美妾,以至引起妻妾相爭,有二人同日自縊[5]。又先後將長房潘氏、二房許氏休棄,逐出家門。兒子海中行死得不明不白,女兒因為吃小童送的餅,受海瑞嚴責,絕食七日後竟活活餓死。」即無史實依據,又無其他史料相佐證,以至於後世編寫《明史》也認為其甚為不可信,而未引用。[原創研究?]

作品

他曾平反一些冤獄,民間流傳因有《海忠介公居官公案》、《大紅袍》等秉公斷案的傳說。有《海剛峰集》和多種版本的《海瑞集》流傳於世。後來,他的部分事蹟被寫成《海瑞罷官》和《十奏嚴嵩》兩個劇目。

注釋

  1. ^ 朱國禎《皇明史概》〈大事記〉卷 38 :「徐在事久家富,傳言有田十八萬畝,諸子嗜利,奴僕多藉勢縱橫。」伍袁萃《林居漫錄》卷 1:「華亭在政府久,富於分宜,有田二十四萬,子弟家奴暴橫閭里,一方病之如坐水火。」徐階曾辯解:「至於家下田宅雖不敢言無,然亦原無十萬。」(《世經堂續集》卷 11〈復曹貞菴司空〉);徐階還寫信給潘恩闢謠。(《世經堂續集》卷 11〈復潘笠江〉)
  2. ^ 海瑞復書云:「近閱退田冊,益知盛德出人意表,但所退數不多,再加清理行之可也。昔人改父之政,七屋之金須臾而散,公(徐階)以父改子無所不可。」(海瑞《海中介公全集》卷 5〈復徐存齋閣老〉)
  3. ^ 徐階致書友人興嘆云:「敝鄉近來誠為新政所困,然剛峰(海瑞)初意亦出為民,只緣稍涉偏頗,刁徒遂乘之妄作,偽播文檄,謬張聲威,煽惑愚頑,凌蔑郡縣,始猶誣訐,繼乃扛抬,白占田廬,公行搶奪,紀綱倫理蕩然無存,不獨百姓莫能存生,而剛峰亦因之損譽,良可慨也!」(徐階《世經堂續集》卷 11〈復翁見海中丞〉。)
  4. ^ 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第五章談到海瑞的節儉:「據說有一次總督胡宗憲竟然以傳播特別消息的口吻告訴別人,說海瑞替母親做壽,大開宴席,竟然買了兩斤豬肉。」
  5. ^ 黃仁宇,《萬歷十五年·第五章海瑞——古怪的模範官僚》:「戴鳳翔竟說,7個月之前,海瑞的一妻一妾在一個晚上一起死去,很可能出於謀殺。儘管海瑞答辯說他的妻妾在陽歷8月14日自縊,而妻子則在8月25日病死,但是給事中的參劾已經起到了預期的效果,不論真相如何,許多人已經懷疑海瑞確係怪僻而不近人情,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家庭悲劇。」

參考

  • 《明史·海瑞傳》(卷226,列傳114)
  • 《中國清官的歸宿》,齊魯書社,1999年
  • 《品人錄》,易中天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