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國


渤海國
渤海

 

698年-926年
 

 

首都 東牟山(698-742)
中京(742-756)
上京(756-785)
東京(785-793)
上京(793-926)
常用語言 高句麗語
靺鞨語
主要宗教 佛教儒教道教薩滿教
政體 君主制
國王
- 698 - 719 大祚榮
- 719 - 737 大武藝
- 737 - 793 大欽茂
- 818 - 830 大仁秀
- 906 - 926 大諲譔
歷史時期 古代
 - 建立 698年
 - 上京陷落 926年1月14日
今屬於  中國
 北韓
 俄羅斯
渤海國
中文名稱
正體 渤海
簡體 渤海
韓文名稱
諺文 발해
韓文漢字 渤海
文觀部式 Jin Balhae
馬賴式 Chin Parhae
其他
俄語名稱 Бохай (Bokhai) / Пархэ (Parche)
中古漢語 buət həi

渤海國(698年—926年)是於公元698年到926年,以靺鞨族人的粟末部人為主體民族,沿襲「古肅慎國」的民族基礎而建立的君主制、多民族政權,建國者大祚榮[1]渤海國的前身為各時期的「肅慎」、「挹婁」、「勿吉」等地方民族政權。[1]

渤海國建國後受唐冊封,唐王朝在黑水靺鞨居住地牡丹江流域置忽汗州,設忽汗都護府,亦稱「渤海都護府」,冊其首領為都督,封「渤海郡王」,史稱「渤海王國」;[1]中國史籍《新唐書》稱之為「海東盛國」[2]

渤海國所統治的領土在極盛期時,曾包括今嫩江松花江河道一線以南的黑龍江省部分地區、吉林省大部、遼寧省濱海邊疆區的南半部以及朝鮮半島北部。

民族

傳統觀點認為包括粟末靺鞨在內的諸靺鞨部落構成了靺鞨族人民的主體,建國者大祚榮出自仍然留守故地的粟末靺鞨,聯合原伯咄、安車骨、拂涅、白山等四部靺鞨人建立渤海國,而粟末靺鞨與高句麗人所占比例皆不大。[3]

東亞諸多史籍中,關於渤海國民族成份,多記載渤海國的主要民族為靺鞨族人。

中國《舊唐書卷一九九下《渤海靺鞨傳》記載:「渤海靺鞨大祚榮者,本高麗別種也。」[4][註 1]

中國《新唐書卷二一九《渤海傳》記載:「渤海,本粟末靺鞨高麗者,姓大氏。」[5]

日本《類聚國史》卷一九三記載:「又傳奉在唐學問僧永忠所附書:『渤海國者高麗之故地也,天命開別天皇七年高麗王高氏為唐所滅也,後以天之真宗豐祖父天皇二年大祚榮始建渤海國,和銅六年受唐冊立,其國延袤二千里,無州縣官驛,處處有村裡,皆靺鞨部落。其百姓者,靺鞨多,土人少,皆以土人為村長,大村曰都督,次曰刺史,其下百姓皆曰首領,土地極寒,不宜水田,俗頗知書。』」

中國史學家金毓黻在其歷史著作《渤海國志長編》「叢考」中認為:「大氏一族初附於高麗,繼國於粟末部故地,而中朝則始稱為粟末靺鞨,後乃定稱為渤海,其本末之序如此。」[6]

前身

隋唐時的靺鞨,從先秦西漢時期被稱為肅慎東漢時稱為挹婁魏晉時並見肅慎與挹婁的名稱,南北朝時期被稱為勿吉。目前學界普遍認為,肅慎、挹婁、勿吉、靺鞨一族系,是女真族的祖先。[1]

粟末靺鞨部本是公元7世紀東北地區古代部民靺鞨族最南方的部落集團,因生活於粟末江流域,因之得名粟末靺鞨。「靺鞨」二字是古代通假用法,本字應作「靺羯」,可能自漢魏史書所記載的「勿吉」一詞音轉而來。粟末(so mua)二字至遼宋金元時期轉寫為「宋瓦」到明清時期又轉寫為「松花」,粟末江就是今天的松花江。粟末靺鞨實際意思就是「松花江流域的山林部落」。

最早記載勿吉粟末部的史書是《魏書》卷100《勿吉傳》。當時的靺鞨剛從北方遷移至粟末江流域,與當時的南扶餘人的君主制國家—高句麗(前37—668年)因爭奪土地逐漸產生衝突,至晚在公元471年-476年以前,粟末部已與高句麗連年征戰。至隋朝初年,粟末靺鞨在與高句麗的戰爭中逐漸處於劣勢,因此粟末靺鞨人大多臣服於高句麗。不願臣服於高句麗的8個粟末部落,在首領突地稽的率領下逃往遼河以西,被當時的隋文帝安置於遼西柳城與幽州昌平一帶。在隋與高句麗的戰爭中粟末靺鞨人也參加了對高句麗的征戰,不過還是在唐與高句麗的戰爭最終導致高句麗滅亡,此後為了防止高句麗政權復辟,並有效控制高句麗遺民與臨近靺鞨、契丹、奚、等部民,唐朝又強行將「粟末靺鞨附高麗者」徙居遼西營州,而渤海高王大祚榮的父親乞乞仲象(當時即為部落酋長)就在這部分粟末靺鞨人當中。乞乞仲象一家自668年被遷到營州到公元698年大祚榮率部眾重新遷回「粟末故地」期間在營州生活了近30年,乞乞仲象之子大祚榮正是在這一時期出生並長大成人。

歷史

 
現藏於日本大原美術館的渤海國咸和四年銘佛龕

擺脫高句麗統治

公元666年,唐高宗乾封元年,唐高宗派李勣薛仁貴高句麗,臣屬於高句麗的白山靺鞨部粟末靺鞨部跟隨高句麗對唐軍進行了抵抗。

公元668年,唐高宗總章元年,高句麗滅亡。高句麗治下的一部分粟末靺鞨人、白山靺鞨人被與高句麗遺民一同移居安置在營州(今遼寧朝陽)一帶。

營州之亂

公元696年,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松漠都督府都督契丹人李盡忠以及其內兄孫萬榮起義,反抗唐的統治。白水靺鞨酋長乞四比羽、粟末靺鞨酋長乞乞仲象也參與了此次反叛。


 
韓國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櫛文土器時代
青銅器時代
無文土器時代
神話時代
桓國倍達國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國 箕子朝鮮
衛滿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韓




耽羅



三國
時代
伽倻
*
百濟

新羅

  林


統一新羅時代
(南北國)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羅


東丹國
後渤海
定安國
兀惹國
興遼國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權崔氏政權
   征東行省 雙城 東寧
   
朝鮮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鮮總督府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鮮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鮮
人民委員會
大韓民國
(南韓)
朝鮮
民主主義
人民共和國

(北韓)

君主 · 首都 · 文化
南韓國寶 · 北韓國寶

  

公元698年,武則天為安定東北邊疆局勢,在對契丹實行武力圍剿的同時,對參加反唐的粟末靺鞨採用招撫政策,封粟末靺鞨首領乞四比羽為許國公、乞乞仲象為震國公,赦免其反唐之罪。

但是乞四比羽拒絕受封,被唐軍追擊殺死;乞乞仲象率部向東逃亡中病故。

「震國」建立

公元698年(唐武后聖歷元年)[7],乞乞仲象之子大祚榮代父率所部繼續逃亡至東牟山,降唐的契丹大將李楷固追擊其至天門嶺,被大祚榮擊敗(具體內容請參閱維基百科「天門嶺之戰」),大祚榮藉此在粟末靺鞨與高句麗故地的忽汗州敖東城建國稱王,以唐朝廷封其父為震國公之「震國」作國號,自稱震國王(亦作「振」[8]),都舊國(今吉林省敦化市敖東城),史稱「震國」或「靺鞨國」。

更名「渤海國」

大祚榮多次遣使向長安稱臣,唐玄宗於713年賜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又以其所居之忽汗州,加封為「忽汗州都督」。大祚榮立刻將國名更改為「渤海」,以忽汗州(號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市西南東京城)為上京,史稱「渤海國」[9]

762年,君主開始獲唐朝冊封為「渤海國王」。

隨唐制

公元738年(開元二十六年,大興元年),渤海派遣使團入唐,前往長安,求寫《大唐開元禮》,得到唐玄宗的允許,從此漢制唐禮正式傳入渤海,此事件對渤海社會尤其是政治制度的影響巨大。在輸入《大唐開元禮》之後,渤海貴族以唐禮為準繩,進一步建立起了以封建貴族等級制度為基礎的社會秩序、以儒家思想為基礎的道德規範,以及依據唐制建立的國家政治體制。[1]

遷都

公元755年左右(天寶末年),文王大欽茂仿效唐的五京與都城制度,將渤海國都從「舊國」(今吉林省敦化市敖東城),遷徙到了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渤海鎮),三十餘年後,又將國都陸續遷至東京龍原府(今吉林省琿春八連城),其間曾以中京顯德府(今吉林省和龍西古城)作為國都。

渤海第五代成王大華璵,在公元794年至795年,將渤海國都從東京龍原府遷回上京龍泉府,直至渤海滅國。

擴張

大祚榮時期以粟末靺鞨白山靺鞨為核心,力圖團結伯咄、安車骨等各部靺鞨。

大武藝時期,渤海施行北進政策,尤其對黑水靺鞨的進攻,儘管一度受到挫折,但渤海的政權得到了鞏固,疆域擴大。

大欽茂時期,渤海終於實現了對拂涅靺鞨、鐵利靺鞨、越喜靺鞨、虞婁靺鞨的內部兼併。雖然沒有直接的文字記載,但史學界根據《冊府元龜》等記錄拂涅、鐵利、越喜、虞婁、黑水等靺鞨部落向唐王朝入貢的變化情況,做出了大致判斷。

滅亡

公元926年靺鞨國被遼朝(契丹)所滅後,其北部絕大部分領土被遼朝吞併,以其地為東丹國;一小部分南部領土則被高麗吞併。

渤海的滅亡是由於大契丹國的興起,對渤海發動進攻。926年契丹滅了渤海後,先是建立起了東丹國,契丹太子耶律倍任東丹國人皇王,不過以貴族為首的渤海人民大張旗鼓亡命高麗,928年十二月,耶律德光升東丹的東平郡為遼國南京(今遼寧遼陽北),強行自天福城徙東丹人民充實東平郡,天福城遂空。天顯五年(930年),耶律倍因受德光猜忌,逃奔後唐,東丹國名存實亡。東丹國滅亡以後,渤海人多次嘗試復興渤海國,但全部失敗,大部分渤海人被強制遷移到遼國境內其他州。

渤海滅亡後,許多渤海人民在渤海故地進行了復國運動,並建立起了後渤海定安國和興遼國等國家。但這些國家最終都被契丹所滅。

公元934年,渤海國末代王弟大某,聯合南海府烈氏追擊渤海國世子大光顯。大光顯率部民數萬逃亡高麗。936年東丹國被兼併,同年烈氏一族的烈萬華從南海府遷居鴨緑府。938年,烈萬華建立定安國

後渤海國滅亡後,一部分渤海人逃到高麗,留在高麗的渤海貴族後裔將姓改為「太」。

語言文字

語言

渤海使用的語言情況尚不明瞭,可能使用渤海語

文字

渤海國官方書面使用漢文,王公貴族與上層社會也使用漢字,渤海貞惠公主墓誌與渤海貞孝公主墓誌的出土,也證明了這一結論。[1]但渤海國民間究竟有無自己的文字,目前尚無定論[10]。學術界主要觀點有如下兩種:

  • 一是認為渤海國沒有自己的文字,渤海遺址中所見的奇詭難識字並非是渤海人所獨創的字,其中有些是漢字的變體。還有一些當為邊疆少數民族在學習中原先進文化過程中所造成的錯誤,並非有意而為之。而一小部分可能是類似物勒工名一樣工匠的特有符號[11]
  • 二是認為渤海國有自己本民族的語言,為了表達自己的國民想法以及一些固有的名詞,根據本民族語言的特有發音,創制了本民族的文字[12][13]

外交

與唐的關係

大祚榮接受了唐的冊封,成為了唐的一個羈縻州兼地方行政機構,同是又是地方的民族政權。和唐王朝即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又是藩屬關係。渤海王室大氏集團為了加強和穩固渤海貴族集團的統治,加強自身實力,積極向唐學習,與中原交流,並輸入了唐的儒家經典、政治制度、典章制度以及經濟制度,輸入漢字,推動了渤海社會的發展。

渤海與唐也發生過武裝衝突,但時間短暫,規模較小。

渤海國有向唐朝進貢的義務,史載渤海向唐朝進貢凡140餘次。

渤海國與中原可視為「車書本一家」。唐朝著名詩人溫庭筠再送渤海國王子回國時曾贈詩:《送渤海王子歸國》:「疆里雖重海,車書本一家。盛勛歸舊國,佳句在中華。」

大祚榮時期

公元705年,唐派遣侍御史張行岌前往舊國,招慰大祚榮,並考察震國國情。大祚榮對唐示好,並隨即派兒子大門藝隨張行岌入唐抵達長安,唐朝廷留大門藝為宿衛。

File:吉林敦化「渤海廣場」的崔忻塑像.jpg
唐鴻臚寺卿、宣勞靺鞨使崔忻持節雕像。

公元713年(唐先天二年,唐玄宗開元元年,高王十六年),唐玄宗譴使鴻臚寺卿崔忻,敕持節「宣勞靺鞨使」的名義,[2]從唐都長安出發到登州(今山東蓬萊)出海,由今旅順口登陸,溯鴨淥江北上,到達渤海國舊國(今吉林省敦化市敖東城),冊拜靺鞨首領大祚榮為「渤海郡王」(從一品)、「左驍衛員外大將軍」(正三品)、,並以大祚榮統轄地區為忽汗州,加授其為忽汗州都督(正三品),從此,去渤海國「靺鞨」之號,專稱「渤海」。[3]大祚榮亦再次派子前往長安,請求唐「就市交易」,「入寺禮拜」,得到了唐玄宗的允許。

File:鴻臚井.jpg
唐鴻臚井刻石原址遺蹟
 
現保存於日本東京的唐鴻臚井刻石黑白照

公元714年(唐玄宗開元二年),大祚榮再次「令生徒六人」,入唐學習。鴻臚寺卿、宣勞靺鞨使崔忻冊封使命完成後返回長安,路經遼東半島南端都里鎮(今中國遼寧旅順),為紀念冊封渤海之行,崔忻於黃金山下鑿井兩口(史稱「鴻臚井」),並刻石一塊並題詞。刻石文字共二十九字,分三行自上而下自右向左書寫:「敕持節宣勞靺鞨使鴻臚卿崔忻 井兩口 永為記驗 開元二年五月十八日。」史稱「唐鴻臚井刻石」。

大武藝時期

公元719年(唐玄宗七年三月,高王二十二年)大祚榮去世,唐玄宗於八月譴使冊封大武藝為「左驍衛大將軍」、「渤海郡王」、「忽汗州都督」。

渤海國第二任君主大武藝(在位時間:719-737年)雖然對內採用自己的年號,但與唐朝交往時仍然奉唐朝為宗主國。由於渤海國受到唐朝,新羅黑水靺鞨的包圍,大武藝採取遠交近攻的策略。

大門藝逃唐

公元726年(開元十四年,仁安七年),大武藝在突厥的支持下,派其弟大門藝以及任雅發兵攻打黑水靺鞨。曾在唐廷留侍宿衛的大門藝認為會惹怒唐朝廷,在陣前寫信表示反對,大武藝改派大壹夏代替大門藝出征,並準備召回大門藝並將之殺害,大門藝得知命令後便逃亡唐朝,唐玄宗授予大門藝左驍衛將軍。大武藝派遣馬文軌、蔥勿雅前往長安,向唐玄宗上表,表中歷數大門藝罪狀,請求唐玄宗誅殺大門藝,唐玄宗留下渤海使臣,派鴻臚少卿李道邃、李源復到渤海,告知唐不會殺大門藝,但已將其流亡嶺南。但大門藝並未被流放的消息泄露,大武藝派人至長安指責唐廷:「大國示人以信,豈有欺誑之理,今門藝不向嶺南,請仍誅之。」[1]

唐玄宗處分了不能督察僚屬以至於消息泄露的李道邃、李源復二人,又派崔尋挹至渤海,攜國書對大武藝進行訓諭[14]

渤海犯唐 新羅援唐

公元732年(仁安十三年)九月,大武藝派將軍張文休率領水軍跨渤海灣進攻唐朝登州(山東蓬萊),殺死登州刺史韋俊[15]。唐玄宗命令左領將軍葛福順發兵進討。

公元733年(開元二十一年)正月,唐玄宗派大武藝之弟大門藝前往幽州徵兵,從西路進兵討伐大門藝。又派新羅王之侍子金思蘭回國,動員新羅王金興光發兵進攻渤海南部。唐玄宗敕諭新羅王的國書記載:「渤海靺鞨,外稱藩翰,內懷狡獪。今欲出兵問罪,卿亦發兵,相為犄角。聞有舊將金庾信孫允中在,須差此人為將。」[16]

新羅王金興光遂命金允中、金允文等四位將軍進伐渤海南境,正巧天寒雪大,山路險滑,士卒死傷過半,只好退兵。同時,葛福順、大門藝所率的范陽兵進軍西線也無進展。

後大武藝率兵進至馬都山(山海關附近),唐平盧先鋒烏承玼率領本營兵馬,用石塊堵塞道路,綿亘四百里,黑水靺鞨與室韋靺鞨派來五千靺鞨兵歸其指揮,由此烏承玼擊退了大武藝的進攻,渤海與唐的戰爭宣告結束。

但大武藝戰後仍心懷怨恨,於同年派刺客在洛陽天津橋南行刺大門藝,大門藝與刺客搏鬥,得以不死,刺客被唐廷捕殺。[1]

與唐修好

公元733年,突厥苾伽可汗去世,突厥內亂,勢力迅速衰落,大武藝迫於形勢,改與唐朝修好,向唐廷譴使上表謝罪,唐玄宗賜書招撫:「失道未遠,迷復能徙,何其智也。……。既盡誠節,永固東藩,子孫百代,復何憂也。」

後突厥譴使渤海,約同攻打奚與契丹,大武藝為向唐示好,與突厥決裂,擒縛突厥使臣,並派大誠慶赴長安請命,唐玄宗不許,並回書對大武藝進行訓諭。

之後的大武藝在位時期,渤海王廷派遣朝唐使二十三次,史載其「常習華風」。

大欽茂時期

公元738年(唐開元二十六年,大興元年)渤海「譴使求寫《唐禮》(即《大唐開元禮》)及《三國志》、《晉書》、《三十六國春秋》(應為《三十國春秋》或《十六國春秋》,原文如此)」,得到了唐的允許,並譴使內侍段守簡前往舊國,冊封大欽茂為渤海郡王、左驍衛大將軍、忽汗州都督。《冊府元龜》中保存了唐玄宗冊封大欽茂的全文,要求其「長保忠信」。[17]

公元762年(唐寶應元年,大興二十五年),唐代宗冊封大欽茂為「渤海國王」,加授檢校太尉,後又加拜司空太尉。唐朝正式將渤海國由羈縻州府(忽汗州都督府,渤海郡王)升為屬國。

文王大欽茂在位五十六年中,形成了向唐學習的高潮,唐先後四次冊封大欽茂,大欽茂也派遣朝唐使四十九次。

其它時期

渤海的康王大嵩璘定王大元瑜宣王大仁秀都被唐皇帝封為渤海國王

與日本的關係

公元727年(日本神龜四年),渤海首次向日本派出使團,日本朝廷對渤海的記錄是「渤海郡王使首領高齊德等八人,來著出羽國」,「渤海郡者,舊高麗國也」。[18]「渤海郡王使」這個稱謂應是渤海使節對出羽的地方官的自我介紹。[19]

公元727年,渤海國為對抗唐朝和新羅,其第二任君主大武藝曾在728年派使團到日本,要求建立邦交關係。日本出於牽制新羅的戰略也希望與其和好,於是雙方正式使節往來不斷。

8世紀中期以後,渤海國與唐朝的關係好轉,因而渤海國對日關係開始轉向以貿易為主,其關係一直持續到926年渤海國被遼國所滅為止。[20]

公元771年(大興四十一年),文王大欽茂派遣都史蒙從南海府吐號浦出發經對馬島訪問日本。

靺鞨國一直與日本維持著很好的外交和商貿關係。靺鞨國曾34次派使團到日本。日本也曾13次派使團到靺鞨。[21]

與朝鮮半島的關係

新羅聖德王時期

公元732年(仁安十三年)九月,大武藝派張文休跨渤海海峽進攻唐朝登州(山東蓬萊),733年,唐玄宗命新羅王之侍子金思蘭返回新羅,動員新羅王金興光發兵進攻渤海南部。唐玄宗向金興光表示:「奇功若有所成,重賞更何所愛。」新羅王金興光遂命金允中、金允文等四將率兵進擊渤海南境,由於大雪,士卒死者過半,無功而還。

戰爭結束後,唐玄宗為了犒賞新羅出兵援唐伐渤海,將浿江(大同江)以南之地劃給了新羅,新羅從此積極向北推進。

公元748年(新羅景德王七年大興十一年)新羅設置大谷城等十四郡縣,與渤海南境接壤,構成了對渤海邊境的威脅。[22]此舉得到了唐的支持,在唐玄宗的《敕新羅都護金興光書》中,唐玄宗明確表明:「近又得(金)思蘭表,稱知卿欲於浿江置戍,既當渤海衝要,又與祿山相望,仍有遠圖,固是長策。……,警寇安邊,有何不可,處置訖,因使以聞。」[23]

其他時期

渤海國第三代君主大欽茂(在位時間737-793年)大大擴展了渤海的疆土北到松花江,西到遼東半島。在他在位期間,渤海與新羅建立起了穩固的貿易關係。755年,大欽茂定都位於牡丹江鏡泊湖附近的上京龍泉府,以加強對靺鞨國諸靺鞨人民的管理。大欽茂還仿效唐的國子監建立了胄子監。

渤海國第十代君主大仁秀(在位時間818-839年),在位期間,渤海國的領土已包括朝鮮半島北部,以及今天嫩江—松花江一線以南的中國東北部和俄羅斯濱海邊疆區南部。其間,新羅國勢衰微,靺鞨國的壯大迫使新羅在與渤海的邊境上開始修建「浿江長城」三百里,並增加駐兵防備渤海。[24]

與突厥的關係

公元699年(聖歷二年),大祚榮剛剛立足忽汗河(牡丹江)一帶,懾於西面東突厥勢力的強大,向與唐為敵的突厥譴使修好,建立了外交關係。

公元711年,東突厥默綴可汗請唐和親,向唐稱臣,受唐冊封,此時武則天已經去世,唐朝廷譴使招慰大祚榮。大祚榮一面與東突厥維持友好關係,一面接受唐的招慰。

與靺鞨其餘各部的關係

《新唐書》卷二一九《黑水靺鞨傳》記載,在渤海國興盛後,拂涅靺鞨、鐵利靺鞨、越喜靺鞨、黑水靺鞨等靺鞨其餘各部「皆役屬之」,不再向唐朝貢。對照《冊府元龜》《唐會要》等唐官方資料的記載:拂涅靺鞨、鐵利靺鞨、越喜靺鞨、黑水靺鞨從開元二年(公元714年,高王十七年)起曾多次,或獨立或聯合地,向唐王朝入貢,有時和渤海國使同年同月抵達長安。這些資料表明,在渤海國初期,拂涅、鐵利、越喜、黑水等靺鞨部落仍是獨立的部落力量,但某些方面可能受到渤海的控制,因此才會出現與渤海國同年同月入唐朝貢的情況。[25]

公元741年(開元二十九年)突厥回紇瓦解,渤海國向北擴張的障礙減小,大欽茂開始積極兼併靺鞨各部。

黑水靺鞨

公元726年(開元十四年)唐在黑水靺鞨部落地區設立黑水都督府,同年,大武藝在突厥的支持下進攻黑水靺鞨,兵進登州,抵馬都山,影響了靺鞨各部對唐的朝貢。[1]

其後黑水靺鞨一直處於渤海國的控制之下,直到公元912年(後梁乾化二年、諲譔六年)渤海勢力衰微,黑水靺鞨部才再度向中原王朝入貢。[26]

拂涅靺鞨

根據《冊府元龜》記載,拂涅靺鞨最後一次入唐朝貢時間為公元741年(開元二十九年)。自此後,史料中不再有拂涅靺鞨入唐朝貢的記載,說明公元741年之後大欽茂吞併了拂涅靺鞨。

渤海統一拂涅靺鞨後,在其部落地區設置東平府進行管轄。

鐵利靺鞨

根據《冊府元龜》記載,鐵利靺鞨最後一次入唐朝貢時間為開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自此後,史料中不再有鐵利靺鞨入唐朝貢的記載。

日本史料《續日本紀》卷十八記載:公元746年(天平八年,天寶五年,大興九年),「渤海人及鐵利,惣一千一百餘,慕化來朝,安置出羽國,給衣糧放還。」根據以上史料,可以判斷出公元746年時,鐵利靺鞨部已被渤海吞併,因此才會出現人數眾多的出走逃徙。

渤海統一鐵利靺鞨後,在其部落地區設置鐵利府進行管轄。

越喜靺鞨

越喜靺鞨最後兩次入唐朝貢時間分別為公元741年(開元二十九年)與公元802年(唐德宗貞元十八年,康王正歷八年),自此後,史料中不再有越喜靺鞨入唐朝貢的記載。根據以上史料分析,宣王大仁秀時期吞併了越喜靺鞨,于越喜靺鞨地設置懷遠府安邊府進行管轄。

虞婁靺鞨

約公元741年至公元745年之間,大欽茂吞併了虞婁靺鞨,將虞婁靺鞨地劃至定理府安遠府管轄。

政治制度

中央統治機構

渤海國政治體制仿唐而建,同唐一樣實行「一準乎禮」的方針,可毒夫(又稱聖王、基下)為國家元首,下設宣詔、中台、政堂三省以及忠、仁、義、智、禮、信六部[27]

三省

宣詔省

相當於唐的門下省,審議由中台省提出的政令。長官為正二品的左相,其下設左平章政事,屬官稱為侍中。

中台省

相當於唐的中書省,負責起草、修訂政令。長官為正二品的右相,其下設右平章政事,屬官稱為內史。

政堂省

相當於唐的尚書省,作為政府的首腦部門,負責執行政令。長官為大內相,品級在正二品之上。另外配置作為助手的左右司政,地位在左右平章事之下。屬官有左右二允,下設六部。

六部

忠部

相當於唐的吏部,負責文官的採用、考核、封賞等

仁部

相當於唐的戶部,負責土地、稅收等

義部

相當於唐的禮部,負責儀禮、祭祀、科舉等

智部

相當於唐的兵部,負責武官人事、地圖繪製、車馬武器的管理等

禮部

相當於唐的刑部,負責司法、刑獄、審復等

信部

相當於唐的工部,負責交通、水利、建築以及建築師的人事。


中正台

相當於唐的御史台,負責糾劾官員。長官稱大中正,相當於唐朝的御史大夫

殿中寺

相當於唐的殿中省,負責王室的衣食住行等生活管理。長官稱大令,相當於唐朝的殿中監,品級為從三品。

宗屬寺

相當於唐的宗正寺

文籍院

相當於唐的翰林院

太常寺
司賓寺

相當於唐的鴻臚寺

大農寺

相當於唐的司農寺

司蔵寺

相當於唐的太府寺

司膳寺

相當於唐的光祿寺

冑子監

相當於唐的國子監

地方統治機構

渤海國分為五京,15府,62州。渤海國在全國五個重要城市設立「五京」,他們分別是:

其它府名有:

姓氏

渤海國姓氏,除王族大氏而外,還有等右姓[28],以及幾與漢族姓氏相通的所謂庶姓。從渤海民族姓氏構成及其發展演變過程可以看出,渤海是一個多元性民族,渤海姓氏,是渤海接受中原文化,渤海民俗文化漢化後在姓氏文化上的反映。渤海姓氏文化同中原一樣在一定歷史時期內對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都曾產生過重要影響。

渤海望族大姓

渤海大氏

大氏集團位居國王與望族,是渤海的最高統治者。[28]大氏移居中原的印記,可以從山東省濰坊市壽光市內至今仍存在的大家窪鎮看出來。

渤海高氏

高氏是繼王室之後的第一大姓,其族人有不少在唐朝政府做官。[29]《渤海國志長編》記述了高仁、高齊德、高寶英、高模翰、高永昌等文官武將士庶遺裔五十六人。[1]有學者認為渤海右大姓高氏為高句麗王族[30]

渤海張氏

史載渤海張氏有大將張文休、文臣張仙壽、遺裔張浩等二十一人,可能出自高句麗。

渤海楊氏

《渤海國志長編》記載楊氏有楊承慶、楊朴等九人。《契丹國志》、《大金國志》皆指出楊朴為鐵州渤海人,鐵州為中京顯德府下轄州,史學界故推斷楊氏應是靺鞨人。

渤海賀氏

對渤海姓氏做出描述的《松漠紀聞》(南宋洪皓著)所記載的渤海竇氏未見其他記載,史學界認為有可能是將賀姓誤記為竇氏

賀氏見於文獻記載的有賀福延、賀守謙等。

渤海烏氏

見於記載的有烏借芝蒙、烏炤度、烏玄明烏昭慶等十一人,為渤海國的靺鞨望族,烏玄明在宋遼時期曾建定安國

渤海李氏

《渤海國志長編》記載了李姓者十六人,有李盡彥、李居正、李承英、李英德等。

其他姓氏

除了右姓望族,渤海還有一般貴族,見於記載的有四十九個姓氏:「王、任、馬、馮、呂、裴、崔、邱、慕、郭、木、史、辛、解、趙、劉、朱、衛、吳、洪、林、申、夏、梁、羅、文、安、朴、胥、茹、卯、門、隱、周、列、公、多、聿、受、智、壹、蔥、古、阿、達、冒、謁。」

這些姓氏包括渤海國內各個部族與民族,而非靺鞨一族。王氏可能出自漢族朴氏崔氏可能出自新羅,也有部分出自高句麗,多數是靺鞨姓氏,如茹、聿、智、多、已、慕、蔥、公、古、阿、冒、謁等。

名字

除姓氏之外,又有諸多常用名,如舍那婁、味勃計、德周、菸夫須計、薩五德等。

靺鞨名字尾字中「德」「蒙」二字頻繁出現,如高齊德、謁德、胥要德、辛文德、慕盛德,如木智蒙、已珍蒙、烏借芝蒙、史都蒙 等。

經濟

渤海的社會經濟發展是不平衡的,發達地區已是封建經濟,但在邊遠地區,仍處於原始社會末期或向奴隸社會過度的階段。

渤海國的中部為農業和漁獵區。大體包括上京、中京、東京、南京一帶,畜牧業也比較發達。西部與南部主要為農業區。東部的核心地帶為農業與漁獵畜牧相結合的地區。北部居民主要從事漁獵與畜牧業,農業在部分地區有一定的發展。

大祚榮建國,到大欽茂執政,由於鐵器的普遍應用,社會生產力開始提高,加之政治生態穩定,對外交流加強,所以渤海國的社會經濟在這段期間內得到了迅速的恢復與發展,出現了經濟繁榮景象,並在九世紀達到了最高峰。

種植業

渤海國的農業主要分布在西部松嫩平原、松花江流域的扶餘府鄚頡府長嶺府涑州,西南部的鴨淥府和上京、中京、東京以及率賓府,南部的南海府

渤海的農作物見於記載的有、穄、等,豆類作物在渤海的農業中,占據相當位置,柵城(琿春)以大豆(豆的釀造物),遠近馳名。渤海國水源充足、土地肥沃的平原與山間谷地會被種植水稻,盧城(和龍一帶)是當時主要的水稻產區,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此外,葵菜的種植、丸都(集安)的以及樂游的也都有史籍記載。

紡織業

渤海國因為氣候寒冷,地產、毛和柞蠶絲,因此主要生產麻織品以及柞蠶絲織品。

渤海國種植苧麻,用以織布。苧麻的種植與紡織在靺鞨人、高麗人社會有著悠久的傳統,渤海人在此基礎上又有了發展,使麻布有了粗麻與細麻之分。渤海國曾派裴璆貢細布於後唐,亦以細白布與契丹交易。

制陶業

隨著大規模修築京、府、州、縣城池,以及人口增長伴隨著的建房的需求,在原有的基礎上,在吸收了唐的陶瓷生產技術後,渤海國的制陶業日益擴大,技術提高,產品質量發展很快。

礦冶業

渤海國的礦冶生產,據目前所知有鐵、銅、金、銀等。

在渤海國境內的遺址與墓葬中出土了相當數量的鐵器。渤海國的產鐵地點文獻記載並不多,已知的有中京顯德府鐵州轄屬的位城(今朝鮮咸鏡北道茂山一帶)。鐵利府也以產鐵聞名。史載滅渤海後,渤海國的冶鐵匠人,被大量遷往契丹境內,宋王曾目睹渤海人在柳河館冶鐵:「柳河館,河在館旁,西北有冶鐵,多渤海人所居,就河漉沙石,煉得成鐵。」

造船業

渤海人的祖先挹婁人善於航海,渤海人繼承了這個傳統。

渤海在立國的二百二十九年中,先後向後梁後唐入貢143次,每次使者數十人,最多時120人。從朝貢道,出鴨綠江口,揚帆出海,渡過渤海海峽,取道登州,前往洛陽、長安。渤海曾聘問日本34次,主要從鹽州(今俄羅斯克拉斯基諾)出發,乘船渡過日本海,在日本越前能登加賀等地登陸,每次使團100人以上,有時達359人,最多時多達一千餘人。這樣大規模的遠航,反映了渤海國具有發達的造船實力。

畜牧業

渤海大量飼養豬、馬、牛、羊。其中豬生產於渤海全國,以扶餘故地鄚頡府的產豬最為盛名。馬在渤海飼養的家畜中,地位最為重要,遍及渤海全國。武力擴張與經濟發展也推動了養馬業的興盛,出現了率賓府這樣的著名養馬區。《渤海國志長編》中《食貨考》記載,公元730年(開元十八年,仁安十一年),渤海入唐朝貢馬匹三十匹,後再獻馬三十匹。

交通

渤海的主要交通幹線有五條:鴨淥~朝貢道、長嶺~營州道、扶餘~契丹道、龍原~日本道、南海~新羅道。[31]

鴨淥~朝貢道

是從渤海舊國(吉林敦化)、上京龍泉府(吉林寧安渤海鎮)、中京顯德府、東京龍原府經鴨淥江,渡海抵登州,前往唐都長安的朝貢道。

這是一條前段陸路、後段以水路為主、聯結渤海與唐的主要交通幹線。

陸路

路線一:上京龍泉府——舊國——大蒲柴河——撫松——西京鴨淥府神州(臨江鎮)——乘船;

路線二:上京龍泉府——汪清嘎呀河——延吉——龍井——中京顯德府——安圖——大蒲柴河——西京鴨淥府神州——乘船;

路線三:東京龍原府——沿圖們江——翻南崗山脈——沿布爾哈通河——延吉——龍井——中京顯德府——安圖——大蒲柴河——撫松——西京鴨淥府神州——乘船;

水路

西京鴨淥府神州——桓州——泊汋口——東行過烏骨江(今鴨綠江支流愛河)——石人汪——杏花浦——桃花浦——青泥浦——都里鎮——橫渡烏湖海(渤海海峽)——烏湖島——末島——歆島——龜島——大謝島(今山東廟島列島諸島)——登州(山東蓬萊)登岸前往長安。

唐攝鴻臚卿、宣勞靺鞨使崔忻冊封大祚榮後於開元二年(公元714年)從舊國返回長安途中,經過遼東半島南端的旅順黃金山麓,鑿井兩口題記留念,成為了這條朝貢道的歷史物證。

長嶺~營州道

營州(今遼寧朝陽),唐平盧節度使駐地,代表唐朝廷管理渤海。渤海使者,由上京龍泉府(寧安渤海鎮),經舊國(敦化),取道長嶺府,經過現在的樺甸輝南、海龍、抵達蓋牟、新城(今遼寧撫順),然後經過現在的瀋陽——黑山——北鎮——義縣(燕郡城),到達營州,再由營州越過古北口前往唐都長安。這是一條直通唐都長安的陸路交通幹道,但在契丹、突厥以及安史之亂的多次遮斷時,渤海與唐的使臣只好轉而選擇「鴨淥——朝貢道」了。

扶餘~契丹道

由渤海出發前往西面的契丹,必須經過渤海西部的扶餘府。扶餘府治為今天的農安。渤海的契丹道,大體從上京龍泉府出發,西越張廣才嶺至扶餘府,再經現在的長嶺、通遼開魯、天山,抵達契丹的都城臨潢

龍原~日本道

這是渤海赴日本的交通路,可分為陸路、海路兩段。

陸路有可分為前後兩期:

前期(公元698年~公元755年):從渤海舊國(敖東城)出發,經和龍延吉到達琿春,然後出海。

後期(公元755年~公元926年):大欽茂於公元755年遷都上京,公元785年起又開始逐步遷都東京;公元794年大華璵遷回上京。於是該道是從上京龍泉府出發,經過現在的汪清圖們,進入琿春,抵達東京龍原府。龍原府是渤海使者出訪日本的基地。從龍原府出發,向東南傳過長嶺子山口,到達波謝特灣的毛口崴(也稱摩闊崴,古屬鹽州,今俄羅斯克拉斯基諾),由此出海。

海路

海路一:由鹽州出港,向東南橫渡日本海,到達日本本州越前能登、加賀(今福井石川

海路二:由鹽州出港,沿朝鮮半島東南海岸南行,抵達日本九州筑紫一帶。

南海~新羅道

此線系《新唐書·渤海傳》所載「南海,新羅道也」,即由渤海王城忽汗城(黑龍江省寧安市渤海鎮「上京龍泉府遺址」),南行經由東京龍原府(八連城)、南京南海府(朝鮮咸鏡南道北青郡「青海土城遺址」),再由海路南下,通向朝鮮半島新羅國的交通道路。

文化

儒學

渤海國積極地學習唐的封建文化,其中盛行於唐的儒學,成了渤海學習、輸入唐文化的中心內容。

公元738年大欽茂派遣使臣入唐求寫唐禮、漢書晉書十六國春秋等經典。大批使臣與留學生在唐學習唐文化與制度,並帶回渤海諸多唐文化典籍,稱為儒家思想的積極傳播者。

渤海國掌管行政最高機關政堂省的六部,均以「忠、仁、義、禮、智、信」命名。

渤海國設胄子監,「胄子」一詞即出自《尚書》,胄子監相當於唐的國子監,掌管儒學、訓導之事,接受王公貴族子弟入學,進行儒學教育。

清代張賁《白雲集》記載,上京掘地得一塊石碑,碑上刻「下瞰台城,儒生盛於東觀,十字,皆漢文,字畫莊楷,蓋國學碑也。想像當時建國荒漠,重學崇儒如是。」

宗教

佛教

渤海國境內高句麗故地鴨淥府一帶的佛教於公元372年由前秦傳入,並得到迅速發展。大祚榮建國後於公元714年(開元二年)派遣渤海王子入長安,請求入寺禮拜。第三代渤海網大欽茂的尊號也是效仿武則天崇佛尊號的「孝感金輪聖法大王」。

渤海為了弘揚佛法,興建諸多寺院,在上京地區可以確定的佛寺有十處。除了佛寺,渤海也興建佛塔,直至今日,渤海塔仍然屹立在目前的吉林省長白縣,黑龍江寧安渤海鎮南大廟也保存有完好的渤海石燈幢

渤海雖然沒有留下佛教的典籍,但在上京龍泉府遺址、琿春八連城遺址和龍等地均出土了相當數量的佛教文物。

薩滿教

在渤海國較邊遠的廣大地區,渤海人民之中流行著薩滿教。渤海人通過薩滿祈求神靈的保護,祛病祈福,驅災辟邪。

文學

渤海受唐文化影響較深,但存世作品數目不多。渤海國與日本來往頻繁,留下諸多文字記錄。

書表狀牒

渤海貴族文人撰寫的書表狀牒,一般都是唐初流行的駢體文,體式符合要求,對仗比較工整,敘事層次清楚,狀物傳神,文筆流暢,雖然是應用文章,但和唐王朝同期同類文章相比,還是相差無幾的。

《日本逸使》、《日本後紀》、《續日本紀》、《三代實錄》等文獻中,記載有諸多渤海日本兩國之間的國書。如:《武王致日本聖武天皇書》、《文王致日本聖武天皇書》、《文王致日本淳仁天皇書》、《康王致日本桓武天皇告國喪書》、《康王致日本恆武天皇書(正歷四年)》、《定王致日本嵯峨天皇書》、《王彝震致日本仁明天皇書》、《王玄錫致日本清和天皇書》、《王玄錫致日本陽成天皇書》等。

南宋洪皓的《松漠紀聞》中記載有渤海國的賀正表。

牒箋

目前有記載的有歷年的《中台省致日本牒》、《中台省致日本太政官牒》等;

詩歌

在日本的《經國集》、《文華秀麗集》、《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保存有渤海人漢詩九首。

分別是:楊泰詩的《夜聽擣衣詩》、《奉和紀朝臣公詠雪詩》,王孝廉的《奉敕陪內宴》、《春日對雨得晴字》、《在邊亭賦得山花戲寄兩領客使並滋三》、《和坂領客對月思鄉之作》、《出雲州書情寄兩敕使》,以及釋貞素在唐題詩一首《哭日本國內供奉大德靈仙和尚詩並序》。

舞蹈

宋代王曾,曾在《王沂公行程錄》中描述了在柳河館附近看到渤海人集體跳「踏鎚舞」的情景:「渤海俗,每歲時聚會作樂,先命善歌善舞者,數輩前行,士兵相隨,更相唱和,迴旋婉轉,號曰『踏鎚』。」

建築

渤海國的建築形式多為唐制,規模是龐大宏敞的,建築技術也具有比較高的水平。[1]

公元755年,大欽茂移都上京,仿效唐朝建立了五京與京府州縣制度。政令之下興修土木,大批的城邑拔地而起。這些城邑的建設,尤其是上京、中京的城市構造,仿效了唐長安城,建築的風格與工藝也是唐的標準。其中,上京城分為外郭城、皇城(又稱內城,在當地目前百姓中,又稱為「八連城」或「半拉城」)與宮城,城周37里,就規模而論,可以說是當時亞洲第二大城市。[1]而中京顯德府遺址,與龍西古城、東京龍原府遺址(琿春八連城),在規劃布局上都與上京基本相似,分為外郭城、皇城與宮城。[1]

社會習俗

婚姻

渤海施行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度,男方不納妾。《松漠紀聞》記載:「(渤海)婦人皆悍妒。大氏與他姓相結為十姊妹,迭幾查其夫,不容側室。及他游,聞則必謀置毒,死其所愛。一夫有所犯,而妻不知覺,九人則群聚而垢之,爭以忌妒相夸。故契丹、女真諸國皆有女娼,而其良人皆有小婦、侍婢,唯渤海無之。」

喪葬

從目前的考古發掘來看,渤海墓葬大體上包含五種形制,分別是

  • 土坑封土墓
  • 石壙封土墓
  • 石棺封土墓
  • 石室封土墓
  • 磚室石頂封土墓:埋葬方式包括木棺葬、火葬、合葬、二次葬。

渤海史主要年表

  • 671年:唐、新羅戰爭開始。
  • 697年:由於契丹反唐之亂,粟末靺鞨族東遷至高句麗故地並與其移民雜處。
  • 698年:大祚榮建立震國。
  • 713年:震國改名渤海(大祚榮接受唐朝的冊封,獲「渤海郡王」的封號,並領忽汗州都督)。
  • 719年:大祚榮去世,大武藝即位,開始私下在渤海使用自己的年號
  • 726年:大武藝之弟大門藝流亡唐朝。
  • 727年:派遣高仁義出使至日本(參見渤海遣日使)。
  • 728年:日本向渤海遣使答謝(參見遣渤海使)。
  • 732年:張文休率領水軍攻佔唐朝登州府(山東蓬萊),殺害刺史韋俊。右領軍將軍葛福順唐玄宗聖旨率兵征討。
  • 733年:新羅奉唐之命而試攻擊渤海,由於大雪沒能成功。
  • 738年:大武藝去世,大欽茂即位。
  • 759年:日本聯絡渤海,準備合力征伐新羅(參見遣新羅使遣渤海使)。
  • 762年:大欽茂獲得唐朝「渤海國王」的封號。
  • 812年:新羅向渤海派遣使臣。
  • 926年:被契丹人滅亡。

歷代君主

  1. 高王 大祚榮(698年 - 719年)─由於在他開始獲封郡王,所以朝鮮史學界普遍認為他才是渤海國的始祖。
  2. 武王 大武藝(719年 - 737年)
  3. 文王 大欽茂(737年 - 793年)
  4. 大元義(793年 - 794年)
  5. 成王 大華璵(794年)
  6. 康王 大嵩璘(794年 - 808年)
  7. 定王 大元瑜(808年 - 812年)
  8. 僖王 大言義(812年 - 817年?)
  9. 簡王 大明忠(817年? - 818年?)
  10. 宣王 大仁秀(818年? - 830年)
  11. 大彝震(830年 - 857年)
  12. 大虔晃(857年 - 871年)
  13. 大玄錫(871年 - 895年)
  14. 大瑋瑎(895年 - 907年?)
  15. 大諲譔(907年? - 926年)

後繼政權

  • 稱帝的政權
  • 稱王的政權
    • 定安國 938年-1003年
    • 兀惹(烏舍城渤海) 981年-996年之後
    • 日本學者日野開三郎在其著述《定安國考》中描述的後渤海
  • 其他渤海國遺民所建立政權

渤海國名考

渤海國初名「振」(震),為大祚榮襲其父的大唐封爵「震國公」[9]。而關於「震」的含義說法不一,比較通行的看法是認為取自周易震卦卦名[9][32],有人分析粟末靺鞨自隋朝就受到儒家文化影響很深,大祚榮更是熟知漢文經史,因此以地處東方而以震為國號[33][34]。朝鮮學者朴時亨所著渤海史則認為「震」是威震四方之意[35],但武則天封「震國公」用威震四方之意幾乎不可能[9]。也有學者指出應該與乞四比羽被唐朝封為許國公一起考慮,並認為從音韻學上來說,「許」「震」可能為「靺鞨」的別稱「肅慎」的諧音[36]。「渤海國」名則來自於唐朝的「渤海郡王」封號。渤海國的疆域並未濱臨渤海,以「渤海」為封號,有人認為「渤海」是「靺鞨」的音近變音[37]

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東北工程對高句麗史和渤海國史的歷史定位

 
渤海國關係演化圖

正史二十四史」為根據,高句麗史和渤海國史同時是朝鮮半島歷史和中國東北史的一部分。

多數歷史學者認為渤海國是一個靺鞨民族為主體組成的國家,中國學者認為渤海國王室雖然沒有漢化,但是受到中原及中亞深厚的影響。由於該國絕大部份領地都在當時及現今的中國境內,且粟末靺鞨也為起源並生活在中國東北地區的民族,因此渤海國歷史屬於中國古代歷史的一部份;韓國朝鮮歷史學家認為渤海國歷史屬於朝鮮古代歷史的一部份。

統一新羅時代的學者崔致遠在對於朝鮮半島地位和歷史主線中,認為統一新羅為朝鮮半島社稷的繼承,而不承認渤海人宣稱的高句麗繼承國的地位。 897年在新羅與渤海爭長的事件中,崔致遠所作的《謝不許北國居上表》中,就是把渤海人稱為「靺鞨」,稱為「粟末小蕃」,『句驪遺燼,勿吉雜流』用詞極具貶低的意味。日本史書記載,1019年(寬仁3年)3月刀伊人大舉來襲。「刀伊」,是朝鮮語「外蕃」的意思。現在學術界一般認為刀伊人指散布在中國東北地方和朝鮮半島東北部當時渤海國境內的一支靺鞨部落,可見,朝鮮、日本都是把渤海國居民看成「外蕃」的。

朝韓的歷史學者根據史書認為渤海國與高句麗存在繼承關係,日本一些學者也持這種觀點。中國學者認為渤海國與高句麗沒有法理繼承關係。對於究竟有多少渤海人亡命並不同文的新羅國的爭議,有觀點根據今天韓國的姓氏中很少渤海姓氏認為融入者。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九下》上說大祚榮是粟末靺鞨的酋長,粟末靺鞨是從高句麗分離出來的。《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九》上說粟末靺鞨的大祚榮,出生於高句麗。無論是哪種情況,渤海國與高句麗存在某種承接關係,原高句麗的大部被大祚榮占領下來建立了渤海國,926年渤海國被契丹遼國征服,被征服前後大量渤海王族貴族和人民逃命到稱繼承高句麗的高麗王朝,高麗進行恢復高句麗舊地的北伐政策,收回到鴨緑江南岸。《金史·本紀第一世紀》載「金之始祖諱函普,初從高麗來,年已六十餘矣。」,記載金始祖的函普有可能是高句麗人,或在高句麗生活過。《金史·太祖本紀》載:1114年十月完顏阿骨打「招諭渤海人曰:「女真、渤海本同一家」」。1114年到1117年間據《金史》載黑水靺鞨(即女真)佔鴨緑江以北的渤海舊地。阿骨打建國時最重要的軍師楊朴。女真金國登用被遼國俘虜的原渤海貴族,地位在契丹人和漢人之上。《金史》中姓「大」這個渤海國國姓的人有不少:海陵王完顏亮的母親姓「大」、大、大懷貞和大興國。這都是被拉到中原的原渤海貴族(即白山靺鞨),後又併入女真金國的直接證據[38]。渤海國及其繼承的高句麗不是漢族史,「祚榮驍勇善用兵,靺鞨之衆及高麗餘燼,稍稍歸之。聖曆中,自立爲振國王,遣使通於突厥。其地在營州之東二千里,南與新羅相接。越熹靺鞨東北至黑水靺鞨,地方二千里,編戶十餘萬,勝兵數萬人。風俗瑟高麗及契丹同,頗有文字及書記。」[39]

參看

注釋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王承禮. 《渤海簡史》.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81. 
  2. ^ 《新唐書》卷二一九「渤海傳」. : 「初,其王數遣諸生詣京師太學,習識古今制度,至是遂爲海東盛國,地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 
  3. ^ 靺鞨諸部與渤海建國集團
  4. ^ 劉昀 等撰. 《舊唐書·渤海傳》. 北京: 中華書局. 1975年. 
  5. ^ 歐陽修, 宋祁 編纂. 《新唐書·渤海傳》. 北京: 中華書局. 1975年. 
  6. ^ 金毓黻 編著, 張中澍 王承禮 點校. 《渤海國志長編》. 天津: 天津古籍出版社. 1992年. 
  7. ^ 《類聚國史》(日)卷一九三. : 「又傳奉在唐學問僧永忠所附書:渤海國者高麗之故地也,天命開別天皇七年高麗王高氏為唐所滅也,後以天之真宗豐祖父天皇二年大祚榮始建渤海國,和銅六年受唐冊立,其國延袤二千里,無州縣官驛,處處有村裡,皆靺鞨部落。其百姓者,靺鞨多,土人少,皆以土人為村長,大村曰都督,次曰刺史,其下百姓皆曰首領,土地極寒,不宜水田,俗頗知書。」. 
  8. ^ 《舊唐書·渤海傳》
  9. ^ 9.0 9.1 9.2 9.3 徐俊. 中國古代王朝和政權名號探源. 湖北武昌: 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 202–210. ISBN 7-5622-2277-0. 
  10. ^ 論渤海文字
  11. ^ 1982年吉林省延邊博物館的李強通過對渤海「文字瓦」一手材料的掌握與收集,主要包括渤海三京,即上京龍泉府(現黑龍江省甯安縣渤海鎮)、東京龍原府(現吉林省琿春市八連城)、中京顯德府(現吉林省和龍市西古城)。以及渤海三京周圍的一些寺廟遺址、建築遺址中發現的文字瓦。對渤海文字進行了較為詳盡的收集整理。除上述遺址外,還包括日本1937年編著的《間島省古跡調查報告》、1939年編著的《東京城——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發掘調查》和我國金毓黻先生編著的《渤海國志長編》收錄的文字瓦。通過匯總,共有250多個文字、符號。李強先生將其分為三類,即正楷類、殊異字類和符號類。他認為渤海沒有創制本民族的文字,其中所謂的殊異字大部分可以說是漢字的變體字或者是由於工匠文化程度有限所造成的錯別字。祛除了大部分的這類殊異字,其他的殊異字也不能說成是渤海人自創的文字,其中可能是由於工匠自己所做的標識、戳印形制不規範等原因造成的。
  12. ^ 韓國學者金在善主張,渤海國是有自己的文字的,以表特有之音。是與高句麗、契丹、女真等民族一樣借鑒漢字寫法,通過音訓表記法來表達自己民族的感情、情趣之文學、固有名詞、地名等。並提出這種做法在朝鮮三國時就已經普遍流行。其中他提到《日本紀略》前篇14載:「渤海首領高多佛脫身留越前國安置越中國即令史生羽票馬長及諸生就習渤海語。蓋渤海即通習漢字,而其語言中心有漢字所不能賅之音,故別制新字以表明之,此奇異難識之所由來也」來說明渤海國是有其本民族自己的語言的。並且金在善還在另一篇文章《李太白與渤海文字中》引《李太白全書.王塵叢談》雲:「渤海國有書於唐,舉朝無解之者,李太白能解而答之」。指出目前在渤海國遺址上所發現的「文字瓦」中,相當數量都屬於無法解讀音義之字。此亦可能為渤海人創制本民族之字,依漢文開發適合於本民族語音的字而用之。
  13. ^ 徐學毅. 渤海國文字瓦與李白醉草嚇蠻書. 《中華讀書報》. 2016-11-23: 15 版 [2017-02-05] (中文(簡體)‎). 
  14. ^ 張九齡. 《張曲江集》卷之五《敕渤海王大武藝書》. 《文苑英華》本. 
  15. ^ 資治通鑑·卷213
  16. ^ 《三國史記》卷四十三《列傳》. 
  17. ^ 《冊府元龜》. 「是年 渤海桂婁郡王大武藝病死 其子大欽茂嗣立 帝降書冊 且吊之曰 念卿亡父 素勵誠 節與善無徵 奄至殂謝 興言求往 軫念良深 卿是長嫡 當襲父位 宜全忠孝 以繼前蹤 今故遣使持節冊命兼申弔祭冊曰 皇帝若曰 於戲 王者宅中 守在海外 必立藩長 以寧遐荒 咨爾故渤海郡王嫡子大欽茂 代承緒業 早聞才幹 昔在爾考 忠於國家 爰逮爾躬 當茲負荷 豈惟立嫡 亦乃擇賢 休問可嘉 寵章宜及 是用命爾為渤海郡王 爾往欽哉!永為藩屏 長保忠信 效節本朝 作范殊俗 可不美歟。」 
  18. ^ 《續日本紀》卷一〇聖武天皇神龜四年九月、十二月記事. 
  19. ^ 古代日本對靺鞨認識. [2016-10-04]. 
  20. ^ 《日本簡史》
  21. ^ 9 Balhae and Japan Northeast Asian History Foundation
  22. ^ 金富軾. 《三國史記》. : 景德王七年八月條:「譴阿飡貞節等,檢查北邊,始置大谷城等十四郡縣。」. 
  23. ^ 張九齡. 《張曲江集》卷之五. 唐. 
  24. ^ 《三國史記》憲德王秋七月條. : 「令牛嶺太守白永,征漢山北諸州郡人一萬,築浿江長城三百里。」. 
  25. ^ 《唐會要》卷九十六《靺鞨》. : 「其拂涅、鐵利等諸部落,自國初至天寶末,亦朝朝貢,或隨渤海使而來,唯郡利、莫曳皆三兩部未至,及渤海浸強,黑水亦為其所屬。」. 
  26. ^ 「渤海國家の史的展開と國籍關係」——《朝鮮史研究會論文集(十六)》. 龍溪書舍. 1979年. 
  27. ^ 源與流:中國古代民族法制蠡測 張冠梓
  28. ^ 28.0 28.1 洪皓. 《松漠紀聞》. 南宋: 「其王舊以大為姓,右姓曰高、張、楊、竇、烏、李不過數種,部曲奴婢無姓者皆從其主。」. 
  29. ^ 唐代渤海國高氏與中原望族的關係新證
  30. ^ 持該觀點的學者主要有金毓黻(見《渤海國志長編·族俗考》)、孫進己(見《東北民族源流》第五章第四節《高句麗民族源流》)。
  31. ^ 《新唐書·渤海傳》. : 「龍原,東南瀕海,日本道也。南海,新羅道也。鴨淥,朝貢道也。長岺,營州道也。扶餘,契丹道也。」. 
  32. ^ 稻葉君山. 滿洲發達史. 東北叢刊. 民國19年, (6). 
  33. ^ 孫秀仁; 於志耿. 論渤海族的形成與歸向. 學習與探索. 1982, (4). 
  34. ^ 朱國忱. 關於唐代渤海國的文學藝術. 求是學刊. 1980, (3). 
  35. ^ 《朝鮮全史·渤海史》
  36. ^ 劉振華. 渤海史識微. 學習與探索. 1982, (6). 
  37. ^ 金毓黻. 渤海國號考. 東北通史. 
  38. ^ 金史·太祖本紀》:「(太祖為都勃極烈二年)十月朔,...。召渤海梁福、斡答剌使之偽亡去,招諭其鄉人曰:「女直、渤海本同一家,我興師伐罪,不濫及無辜也。」使完顏婁室招諭系遼籍女直。」「(收國)二年正月戊子,詔曰:「自破遼兵,四方來降者衆,宜加優恤。自今契丹、奚、漢、渤海、系遼籍女直、室韋、達魯古、兀惹、鐵驪諸部官民,己降或爲軍所俘獲,逃遁而還者,勿以爲罪。其酋長仍官之,且使從宜居處。」」
  39. ^ 新唐書·渤海傳》:「渤海,本粟末靺鞨附高麗者,姓大氏。高麗滅,率衆保挹婁之東牟山,地直營州東二千里,南比新羅,以泥河爲境,東窮海,西契丹。築城郭以居,高麗逋殘稍歸之。」

參考文獻

  1. 遼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東京道[1]
  2. 《建國與盛衰》(건국과 성쇠)
  3. 舊唐書》卷199下《渤海靺鞨傳》
  4. 《新唐書》卷219《渤海傳》
  5. 金毓黻渤海國志長編》 卷20 1934年
  6. 《論渤海文字》 李強 學習與探索 1982年5期
  7. 《淺談渤海國的語言文字》金在善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 1996年6期
  8. 《李太白與渤海文字》 金在善 成都大學學報社科版 1997年1期

主要研究書目

  • 津田左右吉著,陳清泉譯:《渤海史考》(台北:商務印書館,1964)。
  • 《渤海簡史》,王承禮 著,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
  • 《渤海國志》四卷,唐晏 著;
  • 《渤海疆域考》二卷,徐相雨(朝鮮)輯;
  • 《渤海國記》三篇,黃維翰 纂輯;
  • 《柳邊紀略》,(清)楊賓 撰;
  • 《龍沙紀略》,(清)方式濟 撰;
  • 《寧古塔紀略》,(清)吳桭臣 撰;
  • 《平定羅剎方略》三卷,(清)高宗敕 修官書;
  • 《東遊紀程》,(清)聶士成撰;
  • 《布特哈志略》,孟定恭 編;
  • 以上九種著作,亦被收錄入《渤海國志長編(外九種)》黑水叢書系列中,李興盛、呂觀仁主編,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
  • 《渤海國及其俄羅斯遠東部落》, [俄]З·В·沙弗庫諾夫 ,宋玉彬 譯,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年;

外部連結


引用錯誤:頁面中存在<ref group="註">標籤,但沒有找到相應的<references group="註"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