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
Bundesarchiv Bild 135-S-12-20-36, Tibetexpedition, Regent von Tibet.jpg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攝於1938年
熱振活佛
前世 ← 第五世 → 後世
封號 輔國普化禪師
出生 1910年
藏曆第十五繞迥之水鼠年
西藏加查縣
坐床 1930年
熱振寺
圓寂 1947年5月7日
西藏布達拉宮
寺院 熱振寺

法名 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
藏文 ཐུབ་བསྟན་འཇམ་དཔལ་ཡེ་ཤེས་རྒྱལ་མཚན་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藏文ཐུབ་བསྟན་འཇམ་དཔལ་ཡེ་ཤེས་རྒྱལ་མཚན་威利thub bstan 'jam dpal ye shes rgyal mtshan;1910年-1947年5月7日)藏族,西藏加查縣若美村人,藏傳佛教格魯派的第五世熱振呼圖克圖(即熱振活佛,世數的說明見熱振活佛)。1934年至1941年期間曾擔任西藏的攝政

生平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攝於1938年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於1912年出生在西藏加查縣若美村,其父母是世代以縫紉、修鞋及租種少許耕地餬口為生的農奴。他出生之時有種種不平常的現象發生。被確立為四世熱振活佛轉世靈童之後,他在色拉寺剃度並學習佛法。因精通佛法而且體恤百姓,故受到十三世達賴讚賞。1930年,被送入熱振寺,正式坐床成為熱振活佛,並獲法名「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1931年,在拉薩傳昭法會上考取拉然巴格西學位(藏傳佛教格魯派一等佛學博士)。[1][2]

1933年,十三世達賴圓寂後,根據其遺訓,熱振主持了其轉世靈童的尋訪工作。1934年成為西藏攝政。1935年被南京國民政府授予「輔國普化禪師」的稱號。[1]

熱振在內政上致力於西藏經濟的發展,並同南京國民政府緩和了關係。在任期間,他削弱西藏貴族中的親英國勢力,准許國民政府的蒙藏委員會在拉薩設立駐藏辦事處,邀請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於1940年來拉薩參加十四世逹賴坐床典禮,並允許九世班禪額爾德尼的靈柩返回扎什倫布寺。後來在親英國勢力的壓力下,熱振不得不於1941年1月宣布由其經師、親英派的達扎·阿旺松饒活佛代理攝政職務二至三年。熱振本人則退隱到熱振寺[3]1943年,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1]

後來,代理攝政達扎違背約定拒不交權,並忌憚在西藏擁有崇高威望的熱振奪回權力。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政府曾制定了支持熱振活佛復任西藏攝政的政策,並採取措施在西藏壯大親漢力量。而熱振也試圖向國民政府尋求軍事及政治援助,從達扎手中奪回權力。但在英屬印度政府的支持下,達扎著力打壓熱振及其他親漢力量,令熱振處境困難。而且國民政府內部在是否支持熱振的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造成對熱振支持不力。[3]

1947年,西藏境內流傳著國民政府即將出兵支持熱振奪位的傳聞,達扎遂派兵攻破熱振寺,逮捕熱振,囚禁於拉薩的布達拉宮。因熱振寺是色拉寺的下屬寺院,色拉寺僧眾起兵欲奪回熱振,但遭噶廈軍隊的阻擊,寡不敵眾,被迫撤離。隨後,熱振於1947年5月7日在布達拉宮內突然死亡,傳聞系遭毒殺。其支持者隨後遭達扎清算。這就是所謂「熱振事件」。[4][5][2]

五世熱振死後,達扎活佛廢除了熱振活佛的稱號,禁止其轉世,並且破壞了熱振寺。直到中共入駐西藏之後,1955年才認定了第六世熱振活佛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2]

家庭

  • 父:平錯汪堆[2]

參考文獻

  1. ^ 1.0 1.1 1.2 劉國銘等編,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下),北京:團結出版社,2005年
  2. ^ 2.0 2.1 2.2 2.3 曹自強、毛翔、喜饒尼瑪,西藏的寺廟和僧侶,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5年,第138頁
  3. ^ 3.0 3.1 陳謙平,「熱振事件」與戰後國民政府的西藏政策,民國檔案2006年1期
  4. ^ Goldstein M., op.cit., Ch.14 - The Reting Conspiracy - Reting's Death, pp. 510-516.
  5. ^ Barraux, Roland (1995) Die Geschichte der Dalai Lamas - Göttliches Mitleid und irdische Politik, Komet/Patmos, Frechen/Düsseldorf, ISBN 3-933366-62-3, p.p. 275-282 (German)
佛教頭銜
前任:
熱振·阿旺洛桑益西丹巴堅贊
熱振活佛
1930年-1947年
繼任:
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
官銜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阿旺羅桑丹貝堅贊
西藏攝政
1934年-1941年
繼任:
達扎·阿旺松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