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振活佛

五世熱振活佛 ,攝於1938-1939年間
五世熱振活佛 ,攝於1938-1939年間

熱振活佛藏文རྭ་སྒྲེང,藏語拼音:Razheng威利rwa-sgreng清朝先封為諾門罕,稱廣衍黃法阿齊圖諾門罕,後封為呼圖克圖,稱哷徵阿齊圖呼圖克圖(簡稱「哷徵呼圖克圖」),此後又曾一度被剝奪呼圖克圖職銜,為清朝有資格任攝政的活佛之一;中華民國時期續封呼圖克圖,稱熱振呼圖克圖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稱為熱振活佛;駐錫拉薩喜德寺林周縣熱振寺

沿革

熱振寺藏傳佛教噶當派的祖寺。位於拉薩林周縣北部,建於1057年(藏曆陰火雞年)。至今已有近千年的歷史,比拉薩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早350年以上。[1][2]

熱振寺的創建者是噶當派始祖仲敦巴藏曆火空海」紀元381年即公元1004年,仲敦巴生於吐蕃堆龍地方(今堆龍德慶縣羊八井一帶),先後師從賽尊(藏文སེ་བཙུན་)、班智達彌底學習佛經和梵文、因明學。1045年,他拜北上西藏的孟加拉高僧、當時印度最著名的佛教學者阿底峽為師。阿底峽圓寂後,仲敦巴率徒眾修建了熱振寺和供奉阿底峽法體的銀塔。自此,仲敦巴繼承和弘傳阿底峽的經教,逐漸形成了噶當派,即為格魯派(黃教)的前身。[3]

1751年,阿旺曲丹請求七世達賴將熱振寺賜給自己,獲得達賴批准。阿旺曲丹是生於青海的藏傳佛教格魯派高僧,曾任七世達賴的經師,並且曾任甘丹赤巴。1734年(雍正十二年),獲雍正帝賜「廣衍黃法阿齊圖諾門罕」銜名,並賜印信。[4][5]阿旺曲丹開始轉世,形成了熱振活佛系統。

後來,下一世的洛桑益西丹巴繞傑也於1770年(乾隆三十五年),獲清朝乾隆帝賜予「諾門罕」職銜,並給印信。[4]其後一世的阿旺益西楚臣堅贊在拉薩擴建寺院,並請得道光帝御賜寺名為「凝禧寺」(該寺即喜德寺)。他曾兩次出任西藏攝政,於1853年獲咸豐帝諭旨:「著加恩銷去諾門罕,作為哷徵阿齊圖呼圖克圖,並著准其轉世。」這就將熱振活佛的銜職地位從諾門罕提高到了呼圖克圖。1856年,因為「辨理察木多夷案出力」,咸豐帝還賞加其「慧靈」名號,並賜用黃韁。[6]

但是,1862年,由於阿旺益西楚臣堅贊為革退哲蚌寺堪布一事而同哲蚌寺發生嚴重衝突,哲蚌寺僧眾聯絡甘丹寺僧眾攻打其攝政府,使喜德寺遭到嚴重破壞。他攜帶攝政印信赴北京向清廷呈訴,但未果。[6]駐藏大臣滿慶向同治帝上奏,請求革除阿旺益西楚臣堅贊的「呼圖克圖」銜名,註銷其敕印,由夏扎·旺曲傑布取代其出任西藏攝政。滿慶的上奏獲同治帝批准。此後,阿旺益西楚臣堅贊的「呼圖克圖」銜名被革除。[6][7]

1877年(光緒三年) ,光緒帝諭旨:「茲據松溎奏,現在眾喇嘛等,稟訴已故哷徵呼圖克圖從前勞績及被屈情形,據情代奏等語。著照所請,准其查訪已故哷徵呼圖克圖轉世之幼子,仍掌該寺事務,並將名號賞還。」[8]自此,熱振活佛系統又恢復了「呼圖克圖」地位。

1933年,十三世達賴圓寂後,根據其遺訓,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主持了十四世達賴轉世靈童尋訪工作。[9]1933年,國民政府冊封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為「輔國普化禪師」。國民政府令稱:「熱振呼圖克圖闡揚道化,世著令名,自達賴圓寂,綜攝全藏政教,翊贊中央,扶綏地方,丕績懋昭,深感嘉尚,著給予輔國普化禪師名號,用示優隆。此令。」[10]

此後,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自1934年至1941年擔任西藏攝政。1941年他辭職,由達扎·阿旺松饒擔任攝政,約定達扎·阿旺松饒只任攝政兩三年。但其後達扎·阿旺松饒拒絕交出權力,並於1947年逮捕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熱振於同年5月死在布達拉宮的監獄中。[11][12]達扎還革除了熱振活佛的「呼圖克圖」名號,僅僅准其以普通活佛轉世。1947年6月7日,熱振派到中國內地的代表鄧珠朗傑上書提醒國民政府應當對熱振事件採取強硬立場,並擬出了善後處理辦法三項,其中有「一、查熱振呼圖克圖乃中央冊封,此次事變後被達扎政府革去呼圖克圖名號,僅准以普通活佛轉世,系藐視中央,玩忽典令。今後熱振呼圖克圖轉世,應請中央明令使其保有原有地位及封號。」[13]同年6月17日,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回復稱,第一項「自可令飭依照舊例辦理。」[14]

達扎革去熱振活佛的「呼圖克圖」名號後,熱振活佛的轉世工作一直未能開展。直到達扎於1950年被迫辭去攝政職務,由達賴親政後,熱振活佛的轉世靈童才於1951年被認定,並於1955年坐床,正式繼任熱振活佛,接受西藏方面所給「熱振阿齊圖諾門罕」稱號(注意其並未獲得呼圖克圖名號),這就是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15]但是,熱振活佛的轉世工作並非全無爭議。一位目前住在印度,自稱「六世熱振呼圖克圖」(The Sixth Reting Hutukthu)者,在給達賴的公開信里,指責西藏噶廈在五世熱振活佛圓寂後繼續壓制熱振系,不合法地確認單增晉美為六世熱振活佛。[16]

1997年,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活佛圓寂後,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及拉薩市人民政府組成了轉世靈童尋訪領導班子以及有高僧參加的尋訪顧問班子,開展了熱振活佛轉世靈童的尋訪工作。經過一年多的尋訪,確認索朗平措為轉世靈童。此後,通過報請國家宗教事務局同意,經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批准,索朗平措繼任為第七世熱振活佛,於2000年1月16日(藏曆土兔年十二月十日)在拉薩大昭寺釋迦牟尼像前舉行了傳承、剃度儀式,於2000年7月14日在熱振寺舉行坐床典禮。[17]索朗平措成為了現任熱振活佛熱振·洛追嘉措赤烈倫珠。在印度的達賴的發言人則表示,由於未經達賴批准,第七世熱振活佛不具有任何合法性。當時達賴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方面正因為噶瑪巴出走而相互指責,關係陷於低潮。[18][19]

歷世熱振活佛

熱振活佛的世數在漢文藏文文獻中有許多不同種說法,其中主要有兩種說法。一說到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為六世,一說到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為二十二世。其中,六世說在藏族人民中獲得較為普遍的承認。[20]以下暫按六世說列出歷世熱振活佛:

世數 生年 坐床年份 卒年 漢文姓名 藏文姓名
第一世 1677年 —— 1751年 阿旺曲丹 ཀཅན་ཚ་ངག་དབང་མཆོག་ལྡན
第二世 1759年 1761年 1815年 熱振·洛桑益西丹巴繞傑 བློ་བཟང་ཡེ་ཤེས་བསྟན་པ་རབ་རྒྱས
第三世 1816年 (不詳) 1863年 熱振·阿旺益西楚臣堅贊 ངག་དབང་ཡེ་ཤེས་ཚུལ་ཁྲིམས་རྒྱལ་མཚན
第四世 (不詳) (不詳) (不詳) 熱振·阿旺洛桑益西丹巴堅贊 ངཀ་དབང་བློ་བཟང་ཡེ་ཤེས་བསྟན་པའི་རྒྱལ་མཚན
第五世 1912年 1930年 1947年 熱振·圖旦絳白益西丹巴堅贊 ཐུབ་བསྟན་འཇམ་དཔལ་ཡེ་ཤེས་རྒྱལ་མཚན་
第六世 1948年 1955年 1997年 熱振·單增晉美土多旺秋 བསྟན་འཛིན་འཇིགས་མེད་ཐུབ་བསྟན་དབང་ཕྱུག་
第七世 1997年 2000年 在世 熱振·洛追嘉措赤烈倫珠

參考文獻

  1. ^ 唐景福. 中國藏傳佛教名僧錄. 甘肅民族出版社. 
  2. ^ 王堯、陳慶英 (編). 西藏歷史文化辭典. 西藏人民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8. 
  3. ^ 仲敦巴·甲瓦迥乃,中國藏族教育網,2011-11-07
  4. ^ 4.0 4.1 歷史的見證,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2001年,第188頁
  5. ^ 章嘉·若必多吉,熱振大座主傳
  6. ^ 6.0 6.1 6.2 錫德林——哷徵阿齊圖呼圖克圖的住錫寺,載 楊輝麟,西藏佛教寺廟,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
  7. ^ 蘇發祥,歷輩逹賴喇嘛,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91頁
  8. ^ 元以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係檔案史料彙編: 淸代,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4年,第1044頁
  9. ^ 劉國銘等編,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下),北京:團結出版社,2005年
  10. ^ 西藏·歷史,僑報網,2008年4月30日
  11. ^ 曹自強、毛翔、喜饒尼瑪,西藏的寺廟和僧侶,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5年,第138頁
  12. ^ 陳謙平,「熱振事件」與戰後國民政府的西藏政策,民國檔案2006年1期
  13. ^ 鄧珠朗傑等為熱振被害圓寂有關善後請求三項致蒙藏委員會呈(1947年6月7日),載 元以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係檔案史料彙編(第七冊),第2880頁
  14. ^ 蒙藏委員會為熱振圓寂善後事項復鄧珠朗傑代電(1947年6月17日),載 元以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係檔案史料彙編(第七冊),第2881頁
  15. ^ 熱振寺,人民網西藏頻道,於2012-7-29查閱
  16. ^ Open Letter to the 14th Dalai Lama, by the 6th Reting Hutuku, Reting.org.[1]
  17. ^ 第六世熱振活佛轉世靈童批准繼位、剃度、取法名儀式在拉薩舉行,法音2000年第2期(總第186期),第33頁
  18. ^ 達賴不承認第七世熱振活佛,BBC中文網,2000年1月17日
  19. ^ World Tibet Network News (January 11, 2000) Beijing Discovers Another "Living Buddha" (AFP)
  20. ^ 藏學研究論叢8,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69頁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