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語

福州話 / 福州語
Hók-ciŭ-uâ / Hók-ciŭ-ngṳ̄
發音 關於這個音頻文件 /huʔ˨˩ tsiu˥˧ uɑ˨˦˨/
/huʔ˨˩ tsiu˥˧ ŋy˧˧/
母語國家和地區  中國大陸福州市
 中華民國連江縣(馬祖)
香港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泰國日本美國 (紐約) 等地以福州人為主的社區
區域 福州十邑馬祖列島、世界各地福州民系社區
母語使用人數 少於一千萬(日期不詳)
語系
文字 漢字
福州話拼音方案(中國大陸使用)
福州語注音(馬祖使用)
福州土腔羅馬字(平話字,廢止)
福州話假名(廢止)
官方地位
作為官方語言 無,但為 中華民國連江縣法定的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之一[1]
管理機構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 fzho
Fuzhou language map.jpg
福州話在福建省的通行範圍,深藍色為主要流通範圍。
1:福州市區,2:閩侯,3:福清,4:連江,5:屏南
6:羅源,7:古田,8:閩清,9:長樂,10:永泰,11:平潭
12:福鼎部份地區,13:霞浦部份地區,14:寧德部份地區
15:南平部份地區,16:尤溪部份地區

福州話閩東語福州話平話字Hók-ciŭ-uâ實際讀音/huʔ˨˩ tsiu˥˧ uɑ˨˦˨/),又稱福州語閩東語福州語平話字Hók-ciŭ-ngṳ̄實際讀音/huʔ˨˩ tsiu˥˧ ŋy˧˧/),[1][2]漢語族閩語支閩東語的代表方言,屬閩東語侯官片,為福州民系以及福州蜑民的母語。福州民系把這門語言稱作平話閩東語平話平話字Bàng-uâ實際讀音/paŋ˨˩ ŋuɑ˨˦˨/),意思是「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語言」。

福州話這一詞有廣義和狹義兩種概念。廣義的福州話指閩東語的侯官片,主要通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東南部福建省的閩江流域中下游(包括其支流大樟溪和古田溪流域)至入海口一帶,涵蓋11個縣市,分別是福州市區、閩侯、永泰、閩清、長樂、羅源、連江、福清、平潭、屏南和古田,這些地區都屬於昔日的福州十邑。狹義的福州話指福州市區通行的侯官片方言。中華民國轄下的馬祖列島使用的馬祖話,也屬於廣義福州話中的一種方言,與大陸福州話在腔調和用詞上存在一定差別,馬祖當地的語言,大部分接近長樂話,當地人稱之為「平話」或「馬祖話」。

隨著福州人向海外移民,福州話也傳播到了東南亞、日本和美國等地的華人社區中,成為在海外影響力頗大的漢語族語言之一。海外福州華僑組織有稱福州十邑同鄉會。

福州話被中國大陸官方定義為一種漢語方言,歸在「閩方言」的「閩東方言」之下。[3][4]臺灣,有學者認為它是一種語言,也有學者認為它是一種方言。不過,從語言學的定義來看,福州話同標準漢語差別迥異,甚至無法被說閩語其他分支的人所理解。從這個意義上說,福州話算是一種語言而不是方言。

歷史上,漢語學界曾經將閩語簡單分為「閩北語」、「閩南語」兩種方言,後來又被拆分為閩東、閩北、閩中、閩南、莆仙五種語言。因此在臺灣,福州語曾一度被稱作「閩北語」,與「閩南語」一詞相對。今日已改用「閩東語」一詞來稱呼以福州話為代表的眾多可互通的方言,閩北語一般指南平市一帶通行的一種閩語。

歷史與現狀

福建地區最早是百越七閩地。戰國末期,越國楚國所滅,其王族率部眾遷來福建,與當地原住民融合,形成閩越族,建立閩越國。[5]這些閩越人所操的語言是閩越語。現代語言學家通過語言比較發現,古代閩越語與現代壯侗語系存在一定血緣關係。今日各閩語都存在大量「有音無字」的詞彙,不少是從壯侗語系語言中保留下來的詞彙底層。[6]

歷史上,閩越國曾一度是中原政權東南方最強大的一支勢力,當時這個國家的統治中心東冶,正位於今日的福州市區之內。前110年,西漢派兵滅亡閩越國,將閩越人舉國遷徙到流域一帶。在遷徙路途中,不少閩越人成群結隊的逃匿於山間深處,形成後來的山越民族。[7]此時的福州境域已經人走城空,只有漢朝駐軍駐守於此。這些漢人多為江東吳人和江西的楚人,他們將自己的母語——古吳語古楚語(古湘語)帶入了福建。在與山越人接觸中,他們的語言融入了閩越語元素,最後形成了原始閩語[6]

此後,在西晉末年發生永嘉之亂,大量中原的漢人逃入福建避難,其中以林、陳、黃、鄭、詹、丘、何、胡八姓人口居多,史稱八姓入閩唐朝末年,河南固始人王審潮、王審知兄弟率農民軍攻入福建,後來以福州為中心建立閩國並割據數十年。這兩次事件為福州話的形成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使福州話中融入了大量上古漢語中古漢語的音韻,不少音韻至今仍保留在福州話中。

原始閩語分化成各閩語的時間不詳,語言學者李如龍認為大致形成於末至五代時期。通過對《集韻》中語音的分析可以發現,閩語分化的時間在宋朝初年以前,當時建州(閩北)、福州(閩東)、泉州(閩南)三地的方言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差異。[6]

近代,福州話也吸納了大量國語新詞以及西洋詞彙,特別是1842年福州被開放為通商口岸之後,福州與國外交往密切,福州話引入了不少英語、日語等外國詞彙。[8]清末以來,黃乃裳等福州人大量移民到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等國,形成移民社群,使得福州話傳播到了境外,在華人社群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9]

清朝末年以前,福州地區基本屬於單語社會,福州話是福州十邑的共通語,在當地居於絕對優勢的地位。遷居到福州但不會說福州話的外地人被稱為「兩個聲」,會像蜑民一樣受到福州民系的歧視和孤立。而福州長期以來作為福建的行政中心,使得福州話對周邊地區語言的影響甚大。雖然閩東語的南北兩個方言片區相差較大難以互通,但在閩東語通行範圍之內各縣、市的人,很多都能聽、會說福州話。[4]浙江省泰順平陽蒼南三縣也存在通行福州話的部分鄉鎮。閩北地區尤溪建甌沙縣順昌將樂等縣市,也有以福州話為第二語言的人士。[10]此外,福州話對其他語言也產生了一定影響。莆仙語在形成過程之中,就吸收了不少福州話的語音和詞彙成分。[11]而由於福州與琉球國(今屬日本沖繩縣)的特殊歷史淵源,在沖繩語中也保留有不少來自福州話的借詞,如「ソーミン」(福州話:「索麵/só̤h-miêng」,意為「綫麵」),「マジャー」(福州話:「貓囝/mà-giāng」,意為「貓」)、「シンマ」(福州話:「神媽/sìng-mā」,意為「巫婆」)、「ジン」(錢/cièng),「イン」(犬/kēng)、「ルー」(櫓/)、「フヰー」(火/huōi),「ドーフ」(豆腐/dâu-hô)等等。[12]

然而,自20世紀以來,國民政府中共都在福州大力推行標準語(即國語普通話),政府不鼓勵甚至禁止市民在公共場合、媒體,尤其是校園中使用福州話。

幾十年來國語運動事實上是建立在這樣一個理念之上,即政府認為,地方語和標準語是不可以和諧共存的。而激進的語言政策導致福州話正在加速地步入瀕危語言的行列。尤其在福州市區,不少學校長期使用普通話教學,甚至使用體罰的方式禁止學生在學校說福州話;而不少家長也認為說福州話對孩子成長有負面影響,加之外來人口湧入,越來越多的福州年輕人無法使用母語交流。2004年,東南快報記者對福州市區的20名學生進行隨機調查,發現其中9人不會說福州話,佔將近半數;受訪者的學生中,沒有一人會哼唱福州話童謠。[13]近年來,政府和民間人士逐漸開始致力保護福州話。2008年3月16日,福州電視台生活頻道開設福州話節目《攀講》欄目,[14]此後數年,該欄目獲得眾多福州市民的喜愛。[15]2013年7月29日,福州市在153路公交車上首次試行普通話、福州話雙語報站。[16][17]2016年,福州地鐵試運行,使用普通話、福州話和英語三語報站。[18]

中華民國治下的馬祖,福州語同樣式微。1956年,國軍出於防共需要,大量進駐馬祖和金門。為了「保鄉衛島」,國軍在當地大力掃盲、推行國語,以達成「軍民協同、聯手作戰」的目標。最終導致了全縣通行國語,福州語的地位被嚴重弱化。出於保護鄉土語言的需要,中華民國於2000年頒布《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規定連江縣的大眾交通工具上必須加播福州語的播音,以保護福州話在公共場合的使用。[1]同時,在馬祖校園裏實施當地本土語言教育。[19]

音韻體系

福州話的聲母共有十五個。其中,在語流中發生音變,還會產生另外2個濁聲母(/β//ʑ/)。它們分別是:

唇組聲母(4) p, pʰ, m, β
齒組聲母(8) t, tʰ, ts, tsʰ, s, l, n, ʑ(ʔ)
喉組聲母(4) k, kʰ, h, ŋ
福州話的基礎韻母有九個。它們分別是:a, ɑ, e, æ, o, ɔ, ø, œ, u, y, i

福州話的韻尾雖然僅存塞喉的韻尾/ʔ/,但是在音韻變化以及語流中依然可以感受到另外一個韻尾/k/的存在。

福州話在字詞連讀的時候,會產生較為複雜的連音變化。這些變化被統稱為連讀變聲

聲母

福州話有十七個聲母

雙唇音
齒齦音
齦後音
舌根音
聲門音
塞音
[] (波), [p] (邊)
[] (他), [t] (低)
[] (氣), [k] (求)
[ʔ] (鶯)
擦音
[β]
[s] (時)
[ʒ]
[h] (喜)
塞擦音
[tsʰ] (出), [ts] (曾)
鼻音
[m] (蒙)
[n] (日)
[ŋ] (語)
邊音
[l] (柳)

上表的例字也同樣來自於《戚林八音》。

一些中青年的使用者無法區別[n]聲母和[l]聲母。例如「老」和「閙」都可以讀作[nau242],也可以讀作[lau242]。多數人是將[l]併入[n],也有人二者皆可。

作為一門古老的語言,福州話不存在諸如[f]或[v]這樣的唇齒音

[β]和[ʒ]被添加斜體,因為它們只存在於連音中。(參見下文聲母類化一節)

韻母

下表是福州話的元音音素,其中的四個圓唇元音被添加了黑體。

前元音 後元音
閉元音 /i/ [i~ɛi], /y/ [y~œy] /u/ [u~ɔu]
中元音 /e/ [e~a], /ø/ [ø~ɔ] /o/ [o~ɔ]
開元音 /a/

上表的元音音素連同鼻音韻尾和入聲韻尾,組合成福州話的韻母系統。福州話的韻母表如下。每格中,左邊為緊韻,右邊為鬆韻(關於緊韻和鬆韻,下文會詳細介紹)。[20]

開韻尾 鼻音韻尾[-ŋ] 入聲韻尾[-ʔ]
[a](蝦/罷) [aŋ](三/汗) [aʔ](盒/鴨)
[e/a](街/細) [eʔ](漬)
[ø/ɔ](驢/告) [øʔ](扔)
[o/ɔ](哥/抱) [oʔ/ɔʔ](樂/閣)
[i/ɛi](喜/氣) [iŋ/ɛiŋ](人/任) [iʔ/ɛiʔ](力/乙)
[u/ɔu](苦/怒) [uŋ/ɔuŋ](春/鳳) [uʔ/ɔuʔ](勿/福)
[y/œy](豬/箸) [yŋ/œyŋ](銀/頌) [yʔ/œyʔ](肉/竹)
[ia](寫/夜) [iaŋ](驚/命) [iaʔ](擲/察)
[ie](雞/毅) [ieŋ](天/見) [ieʔ](熱/鐵)
[ua](花/話) [uaŋ](歡/換) [uaʔ](活/法)
[uo](科/課) [uoŋ](王/象) [uoʔ](月/郭)
[yo](橋/銳) [yoŋ](鄉/樣) [yoʔ](藥/弱)
[ai](紙/再)
[au](郊/校)
[eu, au](溝/構)
[eiŋ/aiŋ](恆/硬) [eiʔ/aiʔ](賊/黑)
[ouŋ/ɔuŋ](湯/寸) [ouʔ/ɔuʔ](學/骨)
[øy/ɔy](催/罪) [øyŋ/ɔyŋ](桶/洞) [øyʔ/ɔyʔ](讀/角)
[iu](秋/笑)
[ui](杯/歲)
[uai](我/怪)

聲調

福州話共有七個初始聲調,基本保留了古漢語的聲調系統。

名稱 陰平 上聲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去 陽入
調值 55 ˥˥ 33 ˧˧ 213 ˨˩˧ 24 ˨˦ 53 ˥˧ 242 ˨˦˨ 5 ˥
例字

上表的例字摘自成書於清朝的福州話韻書《戚林八音》。

《戚林八音》把福州話描述成八個聲調,此書也由此得名「八音」。但事實上福州話中的上聲無法區分陰陽。因此福州話只有七個聲調。

陰入字和陽入字(即入聲字)以[-k̚][-ʔ]結尾。福州話理論上存在兩套入聲韻尾[-k][-ʔ]。但對於大多數使用者而言,這兩套韻尾只有在連讀變調和聲母類化中才可以區分開。因此,大多數語言學者認為[-k]韻尾已經從福州話中消失。

除了這七個初始聲調,在連讀變調中還產生兩個新的調值:「21」(˨˩,半陰去)和「35」(˧˥,半陽去)。參見連讀變調

聲調與鬆緊韻的關係

在福州話中,鬆緊韻和聲調聯係緊密。陰平、上聲、陽平和陽入字為緊韻字,而陰去、陰入和陽去字為鬆韻字。一個音節究竟應該讀緊韻還是鬆韻,由該字的聲調決定。

以下以平話字「」的發音為例介紹鬆緊韻。「」的緊韻為[ɛ]、鬆韻為[ɑ],那麼,「」的所有聲調發音如下表:

聲調 陰平 上聲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去 陽入
調值 55 ˥˥ 33 ˧˧ 213 ˨˩˧ 24 ˨˦ 53 ˥˧ 242 ˨˦˨ 5 ˥
鬆緊韻
平話字 ă̤ ā̤ á̤ á̤h à̤ â̤ ă̤h
國際音標 ɛ˥˥ ɛ˧˧ ɑ˨˩˧ ɑʔ˨˦ ɛ˥˧ ɑ˨˦˨ ɛʔ˥
※註:「陰去」(213 ˨˩˧)在口語中一般被讀成「半陰去」(21 ˨˩)。

上表中,緊韻聲調的「ă̤」應讀作[ɛ˥˥]而不是[ɑ˥˥];同理,鬆韻聲調的「â̤」則應讀作[ɑ˨˦˨]而不是[ɛ˨˦˨],以此類推。

輕聲

閩南語一樣,福州話也存在讀輕聲的字。「iòng-kó̤」(yoŋ˥˧ ŋɔ,熔去,意為「熔化」)、「gàng-kó̤」(kaŋ˥˧ ŋɔ,寒去,意為「著涼」)、「găng-huō-cĕ̤ng-kó̤」(kaŋ˥˧ ŋuo˥˥ tsøyŋ˥˥ ŋɔ,肝火棕去,意為「大為光火」)中,「kó̤」這個音都是讀作輕聲。在平話字中不表記輕聲,所有讀輕聲的字,仍按該字的原始讀音來書寫。表示屬格的「」(其,意為「的」)也讀作輕聲。

輕聲字不會導致前字連讀變調。但輕聲字有可能受前字的影響而發生聲母類化

連讀變聲

與其他閩東語方言一樣,福州話的聲母、韻母和聲調,都可能因為連讀而發生變化。連讀變聲分為連讀變調、鬆緊變韻和聲母類化三種。

聲母類化

聲母類化是閩東語各方言非常典型的性質之一。當雙字或雙字以上組合成詞時,首字聲母從不變化,而其他字的聲母往往會發生濁化或鼻音化以匹配前一個字的韻尾

前字的韻尾 後字的聲母
元音韻尾或[-ʔ]
  • [p][pʰ]變化為[β]
  • [t][tʰ][s]變化為[l]
  • [k][kʰ][h]變化為零聲母(無[ʔ]);
  • [ts][tsʰ]變化為[ʒ]
  • [m][n][ŋ]不變化。
[-ŋ]
  • [p][pʰ]變化為[m]
  • [t][tʰ][s][l]變化為[n]
  • [k][kʰ][h]和零聲母變化為[ŋ]
  • [ts][tsʰ]變化為[ʒ]
  • [m][n][ŋ]不變化。
[-k̚] 所有聲母都不變化。

連讀變調

同閩東語各方言一樣,福州話的連讀變調規則比較複雜。當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字組成詞語時,最後一個字永遠不變調,而其他字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要變調。譬如,「獨」、「立」、「日」這三個字都是陽入字,調值都為「5」,分別讀作[duʔ˥][liʔ˥][niʔ˥]。當它們組合成詞語「獨立日」後,「獨」變調為「21」,「立」變調為「33」,因此整個詞讀作[duʔ˨˩ liʔ˧˧ niʔ˥]

福州話雙字連讀變調規則為:

  • 前字為陰平、陰去、陽去或陰入乙([-ʔ]),在與為陰平、陽平、陽入三個聲調連讀的時候,變調為陰平;在與為上聲、陰去、陽去、陰入連讀的時候,變調為陽平。
  • 前字為陽平或陽入,在與陰平連讀的時候,變調為陰平;與陽平、陽入、上聲連讀時,變調為上聲;與陰去、陽去、陰入連讀時,變調為半陰去(21)。
  • 前字為上聲或陰入甲([-k̚]),在與陰平、陽平、陽入連讀時,變調為半陰去(21);在與上聲連讀時,變調為一個新的調值35;在與陰去、陽去、陰入連讀時,變調為陰平。

根據上述規律,可以總結出下面的福州話連讀變化規律表(綠色代表前字,藍色代表後字):

陰平, 55 陽平, 53 陽入, 5 上聲, 33 陰去, 213 陽去, 242 陰入, 24
陰平, 55
55(陰平)
53(陽平)
陰去, 213
55(陰平)
53(陽平)
陽去, 242
55(陰平)
53(陽平)
陰入乙, 24
55(陰平)
53(陽平)
陽平, 53 55(陰平)
33(上聲)
21(半陰去)
陽入, 5 55(陰平)
33(上聲)
21(半陰去)
上聲, 33
21(半陰去)
35
55(陰平)
陰入甲, 24
21(半陰去)
35
55(陰平)

陰入甲是以[-k̚]結尾的陰入字,陰入乙是以[-ʔ]結尾的陰入字。

鬆緊變韻

在字詞的連讀時,鬆韻字會伴隨著變調而把它們的鬆韻轉變為其相對應的緊韻。這種現象被稱作鬆緊變韻。

例如,「福」是個陰入字,讀作[houʔ24];「州」是個陰平字,讀作[tsiu55]。當兩個字組合成詞語「福州」時發生了連讀變調現象,「福」的調值從鬆韻的「陰入」(24)變為緊韻的「21」(半陰去),因此它的韻母也隨之從鬆韻[-ouʔ]轉變為緊韻[-uʔ]。所以這個詞讀作[huʔ21 tsiu55]

而在「中國」一詞中,「中」是陰平字,讀作[tyŋ55];「國」是陰入字,讀作[kuɔʔ24]。連讀時,發生了連讀變調現象,「中」字從緊韻的「陰平」(55)變為緊韻的「陽平」(53),因此不發生變韻。又因為聲母kŋ連讀後被類化ŋ,因此「中國」一詞實際應讀作「[tyŋ53ŋuɔʔ24]」。

注意,福州話中的鬆緊變韻只是韻母元音音值上的變化,並非鬆喉元音與緊喉元音的交替。在正常語言環境中,福州話中所有的元音都是鬆喉元音。

鬆緊變韻是閩東語各方言獨特的現象。這個性質使得福州話古奧難懂,使得非福州話母語的人難以學習和互相交流。

例外

在福州話口語中,有時候會為了強調特定的字詞,而特意不對它進行連讀變聲。例如,「會使」(â̤ sāi,意思是「可以」)一詞,口語中一般讀作「ɛ˥˧ lai˥˥」。有時候為了強調「會」(â̤)這個字,特意將它獨立出來不做連讀變聲處理,把它讀作「ɑ˨˦˨ sai˥˥」。

詞彙

文白異讀

文白異讀的現象很經常在福州話中出現。福州話中的不少字詞分「文讀」和「白讀」兩種讀音,其中文讀是福州話從古代官話中引入的讀音,白讀則是福州話的固有讀音。一般將文讀音稱為「讀書語」,白讀音稱為「講白話」。[8]

福州話的文白異讀現象可以分為七種類型:

  • 聲母異讀:富,白讀:/pou˨˩/,文讀:/hou˨˩/
  • 韻母異讀:清,白讀:/tsʰiaŋ˥˥/,文讀:/tsʰiŋ˥˥/
  • 聲調異讀
  • 聲母和韻母異讀:評,白讀:/piŋ˥˧/,文讀:/pʰaŋ˥˧/
  • 聲母和聲調異讀:遠,白讀:/huɔŋ˨˦˨/,文讀:/uoŋ˧˧/
  • 韻母和聲調異讀:兩,白讀:/laŋ˨˦˨/,文讀:/luoŋ˧˧/
  • 聲韻調均異讀:網,白讀:/maŋ˥˥/,文讀:/uoŋ˧˧/

來自英語的借詞

在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之後,英國脅迫清政府簽訂南京條約,福州作為五個通商口岸之一的城市向西方的商人傳教士開放。隨後以英國人和美國人為主的西方人在福州開辦了大量的教堂和西式學校,大量的英語詞彙也隨之被引入福州話,比較常見的有如下詞彙:

  • [kʰouʔ˥]名詞,大衣,來自於「coat」;
  • [nɛʔ˥],名詞,球網,來自於「net」;
  • [pʰeiŋ˥˧],名詞,油漆,來自於「paint」;
  • [pʰeiŋ˥˧ ŋiaŋ˧˧],名詞,一小筆錢,來自於「penny」;
  • [tʰɛʔ˥],名詞,錢,來自於「take」;
  • [kɛ˥˧ lo˧˧],名詞,「女孩」的幽默説法,來自於「girl」;
  • [so˥˧]動詞,投籃,來自於「shoot」;
  • [a˥˥ ki˥˧],動詞,暫停,來自於「again」。
  • [ma˨˩ laʔ˥ ka˥],地名,指南洋的新加坡馬來西亞,來自於「Malacca」(馬六甲);
  • [la˥˧ ko˥]名詞,潤滑油,來自於「lubricant」,由英語發音的首個音節加中文「膏」字組成。

同親緣語言的比較

閩語群都同源,不管是詞彙還是語法上,比如說「人」字,所有閩語的白讀都是訓讀為「儂」,等等。

中原移民在西晉末年遷入閩南的過程中,第一站是現在的南京和鎮江(他們在南京定都),另一部分人經過浙江來到了福建,落腳點在福州和泉州(然後泉州那一支還有繼續南遷到粵東的),所以福州的閩民系的先祖當然也是來自古河洛地區。

閩南語和閩東語的分化應該是在唐代,閩南語的文讀主要來自七世紀唐音,而閩東語主要來自十世紀唐音,所以像撮口呼字,兩者就很容易看出區別來。而且,閩東地近吳越,語音上受到南吳語影響比閩南大一些,所以後來韻尾逐漸減少,而閩南語把唐音的六大韻尾都保留了下來。並且,由於福州是省城,又受官話影響較深,所以聲母里濁塞音和濁擦音都消失了,但閩南語保存了一些。

可以看出,福州話口語中的許多常用詞彙都與古代漢語息息相關,許多可以追溯到先秦時期。上面所分析的福州話特有的詞彙表明其與《詩經》的關聯性遠超過其與《楚辭》的關聯性,顯示福州人的祖先來自河洛地域,而不是江湘地域,儘管後者在地理上更接近福州。

在《詩經》各篇中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與《詩經·邶風》和《詩經·鄘風》的出現。眾所周知,歷史上從中原向福建的第一次大規模移民發生在西晉末期的308 AD,即所謂「衣冠南渡」,或稱「八姓入閩」。所謂「八姓」系林、黃、陳、鄭、詹、邱、何、胡,其中的林、陳、鄭與唐朝末期892 AD 入閩的王氏共同構成二十世紀初福州的四大姓氏。當時有「林陳一大半,王鄭滿街擺」之說 (「王鄭」在福州話中與當地的一種叫「黃彈」的水果同音)。福州話的形成相信就發生在「八姓入閩」的前後。據傳,林為比干之後,周武王在克商之後賜此姓氏,源於河南牧野;黃源於黃國,在河南潢川一帶,亡國後以國為氏;陳為舜之後,源於陳國,周武王所封,都河南淮陽,亡國後以國為氏;鄭為周王室的一支,在河南新鄭,鄭亡國後以國為氏。這三大家族均來自於河南,而邶和鄘也就在豫北的湯陰一帶,與「八姓」之首的林氏發源地咫尺之遙。由此可見,福州話受到河南特別是豫北一帶的古方言影響是合乎邏輯的。

書寫系統

福州話有多套表記系統,包括漢字(方言字)、福州話拼音方案、馬祖採用的福州語注音,以及歷史上曾經存在過的福州土腔羅馬字(平話字)和福州話假名。

漢字

大部分的福州話詞彙都來自於古漢語,因此都可以用漢字寫出。許多用福州話撰寫的作品也都是用漢字書寫的,譬如《閩都別記》以及清朝末年西方傳教士在福州發行的漢字版本的《聖經》。但是漢字作為福州話的書寫系統,有許多缺點。

同其他閩語一樣,福州話保留了許多來自壯侗語系語言的獨特詞彙。這些詞彙是無法用常用漢字寫出的,即便能夠寫出,也從來沒有過統一的寫法。譬如否定詞「mâ̤」,就沒有一個通用的寫法,其用法及發音相當於閩南語的「bē/bōe」(通常寫作袂、𣍐),可能是用源字。有的人把它寫作同音字「賣」,但是「賣」的意思和它卻毫無關聯。有人以「袂」借音書寫,也有人創造由「勿」和「會」組成的「𣍐」,但是「𣍐」卻沒有被大多數字體所收錄。

在中國大陸,由於缺乏鄉土教育,幾乎所有福州話的使用者都處於福州話文盲的狀態。他們認為福州話無法用漢字寫出,而只有普通話才能用漢字寫出。因此當他們書寫福州話時,往往通過普通話的近似發音來錯用漢字。比如,「講脬」(gōng-pă,意思是講大話、講空話)一詞常常被寫作「拱趴」,「會使」(â̤ sāi,意思是「可以」)一詞常常被寫作「阿塞」。

平話字

平話字,即福州土腔羅馬字,是19世紀美國在福州的傳教士根據福州話的音韻設計出的一種羅馬化文字,被中國學者歸為「教會羅馬字」的一類。平話字克服了使用漢字書寫福州話時一字多音等等在內的一些弊端,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曾在部分基督教徒中通行。平話字忠實地表記了福州話中每個字在清末時期的發音,其缺點是無法體現連讀變調和聲母類化。此外,今日的福州話與清末時期的福州話不少字詞的發音已經悄然發生變化。

平話字自始至終未曾走出教會圈子,現今的使用已基本絕跡,甚至大部分福州人根本不知道平話字的存在。

其他書寫系統

福州話拼音方案是中國大陸學者在1994年出版的《福州方言詞典》中,為福州話設計的一種拼音方案。該方案是參照大陸通行的漢語拼音設計的,採用的也大致是漢語拼音字母,部份字母在拼音基礎上附加符號。只設計聲母和韻母,不設計聲調符號,聲調用數字表示。福州話拼音方案旨在忠實地反應福州話的實際讀音,因此只在連讀變調中才產生的[ʒ][β]都被設計了表記方式。此外,在中國大陸,用國際音標來表記福州話的方式很常見。

而在馬祖,學者們參照國語的注音符號,設計了福州語注音。與大陸的拼音方案相似地,不設計聲調符號,用數字表示。不過,由於福州話與國語的差異甚大,有些讀音如[β][ʒ][œ][ø]無法使用注音來表記,便用國際音標代替;部份無法用國語注音表記的鼻音韻尾「[-ŋ]」,用注音「ㄫ」表記;入聲韻尾則用「ㄎ」表記。在今日馬祖的國小鄉土語言教材中,同時使用漢字、國際音標和福州語注音來表記福州語。[21]

此外,歷史上還存在過福州話假名。1940年(日本昭和十五年),陳茂壬、北原癸己男、松田福信編寫的《日華對譯福州語》中,採用的就是福州話假名來表記福州話讀音。他們所著的《福州語音研究》中,使用的也是福州話假名。

書寫範本

以下是用福州話漢字、平話字,以及福州話拼音方案和馬祖的福州語注音書寫的《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其中,福州話拼音方案和福州語注音版本全部使用句子連讀之後的實際讀音。

漢字版
平話字版
福州話拼音版
福州語注音版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 Lièng-hăk-guók sié-gái ìng-guòng sŏng-ngiòng Lieng21 hak53 guok24 sie53 gai213 ing55 guong53 song55 ngüong53 ㄌㄧㄝㄫ21 ㄏㄚ53 ㄍㄨㄛ24 ㄙㄧㄝ53 ㄍㄞ213 ㄧㄥ55 ㄍㄨㄫ53 ㄙㄡㄫ55 ㄫㄩㄛㄫ53
第一條 Dâ̤-ék dèu De213 ik21 deu53 ㄉㄝ21321 ㄉㄝㄨ53
儂家生下來就是自由其, Nē̤ng-gă sĕng giâ lì cêu sê cê̤ṳ-iù gì, Nang55 nga55 seng55 ngia242 li53 zeu21 li2155 iu53 i, ㄋㄤ55 ㄫㄚ55 ㄙㄟㄫ55 ㄫㄧㄚ242 ㄌㄧ53 ㄗㄝㄨ21 ㄌㄧ21 ㄗㄩ55 ㄧㄡ53 ㄧ,
著尊嚴共權利上一律平等。 Diŏh cŏng-ngièng gâe̤ng guòng-lĭk siông ék-lŭk bìng-dēng. Duok55 zoung55 ngieng53 goüng213 huak21 luk5 suong242 ik21 luk5 bing55 deng55. ㄉㄨㄛ55 ㄗㄛㄨㄥ55 ㄫㄧㄝㄫ53 ㄍㄛㄩㄫ213 ㄏㄨㄚ21 ㄌㄨ5 ㄙㄨㄛㄫ24221 ㄌㄨ5 ㄅㄧㄥ55 ㄉㄟㄫ55.
儂家有理性共良心, Nē̤ng-gă ô lī-séng gâe̤ng liòng-sĭng, Nang55 nga55 u21 li55 seng213 gëüng55 luong55 sing55, ㄋㄤ55 ㄫㄚ5521 ㄌㄧ55 ㄙㄟㄫ213 ㄍøㄩㄫ55 ㄌㄨㄛㄫ55 ㄙㄧㄥ55,
並且應該以兄弟關係其精神來互相對待。 bêng-chiă éng-gāi ī hiăng-diê guăng-hiê gì cĭng-sìng lì hô-siŏng dó̤i-dái. Bing53 jia33 ing55 ngai55 i33 hiang53 nie242 guang53 hie242 i zing55 sing53 li53 hu55 suong55 dëü53 lai213. ㄅㄧㄥ53 ʒㄧㄚ33 ㄧㄥ55 ㄫㄞ5533 ㄏㄧㄤ53 ㄋㄧㄝ242 ㄍㄨㄤ53 ㄏㄧㄝ242 ㄧ ㄗㄧㄥ55 ㄙㄧㄥ53 ㄌㄧ53 ㄏㄨ55 ㄙㄨㄛㄫ55 ㄉøㄩ53 ㄌㄞ213.

文學與藝術形式

相關條目

腳註

  1. ^ 1.0 1.1 1.2 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民國89年(2000年)3月31日立法
  2. ^ (繁體中文)連江縣本土教育資源網
  3. ^ 《福建省志·方言志》概述 福建方言的形成
  4. ^ 4.0 4.1 《福建省志·方言志》第一章 閩東方言 第一節 形成與分布
  5. ^ 福建省情綜述 - 歷史文化
  6. ^ 6.0 6.1 6.2 侯精一主編,《現代漢語方言概論》,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08~209頁
  7. ^ 徐曉望,福建通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
  8. ^ 8.0 8.1 (繁體中文)北竿鄉志·住民篇·第二章:語言
  9. ^ 福州市志(第八冊). 方志出版社. 2000年12月. ISBN 7-80122-605-4. 
  10. ^ 《福州市志(第8冊)》第六篇 方 言
  11. ^ 《福建省志·方言志》第三章 莆仙方言 第一節 形成與分布
  12. ^ 《福建省志·方言志》概述 三、福建方言的流播和變異
  13. ^ (簡體中文)請你評說校園禁講福州話,東南快報
  14. ^ (簡體中文)《攀講》欄目
  15. ^ (繁體中文)淺析《攀講》節目緣何能夠成功,人民網
  16. ^ (簡體中文)福州公交首次使用雙語報站 公交公司考慮全面推廣
  17. ^ (簡體中文)福州153路公交試行普通話福州話雙語報站
  18. ^ 福州地鐵三語報站迎客 3萬人有序出行靠「大腦」
  19. ^ (繁體中文)提升國民中小學暨幼兒園本土語言教學成效實施計畫(草案),連江縣本土教育資源網
  20. ^ Peng, Gongguan. A phonetic study of Fuzhou Chinese (Thesis).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1. 
  21. ^ (繁體中文)福州語教師手冊

參考書目

  1. 晉安,〈戚林八音〉,清代乾隆十四年(1749年)。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