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新羅

朝鮮歷史
韓國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櫛文土器時代
青銅器時代
無文土器時代
神話時代
桓國倍達國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國 箕子朝鮮
衛滿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韓




耽羅



三國
時代
伽倻
*
百濟

新羅

  林


統一新羅時代
(南北國)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羅


東丹國
後渤海
定安國
兀惹國
興遼國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權崔氏政權
   征東行省 雙城 東寧
   
朝鮮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鮮總督府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鮮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鮮
人民委員會
大韓民國
(南韓)
朝鮮
民主主義
人民共和國

(北韓)

君主 · 首都 · 文化
南韓國寶 · 北韓國寶

Korea Map.svg 
新羅九州與五嶽

統一新羅時代(668年-901年)是朝鮮半島的一個朝代。公元668年,新羅聯合唐朝滅亡了百濟高句麗不久,羅唐戰爭爆發,新羅獲得了平壤以南的朝鮮半島,朝鮮半島進入了統一新羅時代。

892年後百濟建立,901年泰封國建立,統一新羅時代結束,朝鮮半島進入後三國時代。

統一新羅時代是1945年南北分治以後的術語,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現代政治的渴望,因為這個原因,一些歷史學家建議使用南北國時代,其中包括了渤海國。在北韓於50年代提出主體史學後,渤海國一度代替統一新羅成為朝鮮歷史主線。認為渤海國在北部且繼承高句麗,統一新羅由於長期臣服於唐朝而有悖於主體思想,統一新羅時代並不承認渤海國對於高句麗的繼承,認為新羅為三國的唯一繼承者。

統一新羅的九州

在唐羅戰爭後,新羅也模仿中原的九州制度,認為「始備九州」,統一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的全部領土。735年,唐朝承認了新羅對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領土的控制。統一新羅仿照唐朝,建立起自己的新羅九州和五嶽。但新羅兵制是一種鎮壓新得地區反叛的編制,即『九誓幢與十停』。九誓幢是新羅人(三誓幢)、高句麗人(三誓幢)、百濟人(二誓幢)、靺鞨人(一誓幢)的京畿混合軍團。九誓幢的任務是防禦首都金城,十停是地方軍團,分置於九州的樞紐地。在漢州漢水的南方則置兩個軍團以防禦北方,而其最大勢力範圍也無法完全控制大同江流域。

統一新羅的九州仍然為古代新羅王國首都金城,今大韓民國慶尚北道慶州市(朝鮮語:경주시),地處當時的尚州;古代百濟王國首都泗沘地處當時的熊州;而高句麗王國的首都平壤剛開始不在新羅九州之列。

統一新羅的九州為:良州、尚州、康州、熊州、全州、武州、漢州、朔州、溟州。

統一新羅的五嶽為:吐含山(土含山)為東嶽、雞龍山(界龍山)為西嶽、地理山(支離山)為南嶽、妙香山為北嶽(不在新羅國境以內)、八公山(父岳)為中嶽。

舊領 創設時點 九州完成時點(687年) 景德王
改稱(757年)
備考、異稱、移轉(州治)
州名 州治的現在地名 創設年 州名 州治的現在地名
新羅 上州 慶尚北道尚州市 525年 沙伐州 慶尚北道尚州市 尚州 甘文州(金泉市)、一善州(亀尾市)
下州 慶尚南道昌寧郡 555年 歃良州 慶尚南道梁山市 良州 比斯伐州、大耶州(陝川郡)、押督州(慶山市
居烈州[1] 慶尚南道居昌郡 685年 菁州 慶尚南道晉州市 康州 居昌郡早在信史前已有人居住,當時是三韓中的居陀國,後來成為了伽耶的一部份。685年、居烈州由菁州分割設置。
百濟 所夫里州 忠清南道扶餘郡 671年 熊川州 忠清南道公州市 熊州 西元538年,百濟聖王將都城自熊津(今公州市)遷移至泗沘,即今日的扶餘郡。扶餘做為百濟首都,至660年新羅唐朝聯軍滅百濟,統一新羅時期設扶餘縣。[2]
發羅州 全羅南道羅州市 671年?[3] 武珍州 光州廣域市 武州 古代百濟時代光州地區屬於武珍郡,686年,武珍郡升格為武珍州。[2]
完山州 全羅北道全州市 685年 完山州 全羅北道全州市 全州 全州的歷史始於百濟時期的完山。685年:新羅設置完山州。 757年, 改稱全州[4]
高句麗 悉直州 江原道三陟市 505年 河西州 江原道江陵市 溟州 何瑟羅州[5]
新州 京畿道廣州市 553年 漢山州 京畿道廣州市 漢州 南川州(利川市)
比列忽州 江原道安邊郡 556年 首若州[6] 江原道春川市 朔州 達忽州(高城郡)、牛首州

醫學

統一新羅於717年開設藥殿,指定專門的醫博士教授醫學,主要科目是其從唐引入的《本草》、《甲乙》、《素問》、《針經》、《脈經》、《明堂》、《難經》等醫學理論。三國時期留學印度的僧人回到統一新羅後,對統一新羅的佛教醫學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從印度歸來的僧人以及唐沿海新羅坊從事貿易的商人還將產於阿拉伯、東羅馬帝國等地的藥材引入朝鮮半島。三國時期曾出現的救療制度在統一新羅時期得到進一步的完善[7]:7-8

與此同時,從統一新羅傳人中國的醫方、藥物也明顯增多,比如高句麗的《老師方》被載入《外台秘要》,記載新羅僧人用威靈仙治癒足痹的《威靈仙傳》,來華新羅僧人帶來的《新羅法師方》等。其中,威靈仙的藥效很快被中國醫家認可並迅速推廣,並被載入《本草》。據《三國史記》記載,662-929年中國使節先後約9次來朝鮮輸入人參、牛黃、松子等藥材。唐本草學著作中記載有人參、藍騰根、大葉藻、昆布、白附子、土瓜、薄荷、荊芥、菊、海石榴、海紅花、茄子、石發、海松子、桃、榛子、海狗脊、威靈仙、羊脂等原產於新羅的藥材。[7]:8

統一新羅時期的醫書主要有《濟眾立效方》、《新羅法士方》、《新羅法士流觀秘密要術方》和《新羅法師秘密方》四部。不過這四部書都已失佚,只有《新羅法士方》二首,《新羅法士流觀秘密要術方》和《新羅法師秘密方》各一首保存在日本《醫心方》中[7]:8[8]。據《三國遺事》記載,新羅曾進行過屍體解剖:「其骷髏周三尺三寸,身骨長九尺七寸,齒凝如一,骨節皆連鎖,所謂天下無敵力士之骨。」[9]:56

文學

統一新羅繼承發展了原三國的文化傳統,古典文學出現空前的興盛。國語詩歌「鄉歌」在八九世紀達到了高峰。受唐朝漢文化的影響,統一新羅漢文文學也得到很大的發展,出現了強首薛聰金大問崔致遠等儒學大家。統一新羅時期的文學體裁形式也開始多樣化,在民間口頭傳說的基礎上發展出了史傳文學和傳奇文學,隨著對外關係的發展,出現了長篇紀行文《往五天竺國傳》。此外,還出現了寓言[10]:97-108

傳說

統一新羅時期的民間傳說主要被收錄在《三國遺事》、《新羅殊異傳》、《三國史記》等典籍中,其中《三國遺事》收錄的傳說最多。受佛教在統一新羅時期興起的影響,這一時期的朝鮮民間傳說大多帶有宗教色彩,出現了很多神、佛、鬼,以及輪迴,因果報應等思想[10]:109[11]:39

金現感虎》和《申屠澄娶虎》是有關虎女與人類結為夫妻的故事,反映出朝鮮古代對虎的圖騰。統一新羅時期的《調信之夢》、《孫順埋兒》、《兩聖成道》、《善律還生》等傳說是佛教色彩更為濃厚的故事。《無影塔》是個與中國《孟姜女》相類似的朝鮮傳說,暴露了統治階級為修釋迦塔大量強征苦役給人們帶來的痛苦。釋迦塔是為以「慈悲為懷」的菩薩所修,因此該故事更具諷刺性。[10]:109-111[11]:43-44

《驢耳王》是個有關新羅景文王的傳說。景文王原本是位花郎,新羅憲安王駙馬,後繼承了新羅王位。在他在位期間,新羅社會矛盾激化,農民起義席捲全國。《驢耳王》傳說反映出當時人們對王權的輕蔑、嘲諷[10]:114-115[11]:39-40。統一新羅的傳說還包括《處容郎》、《居佗知擅射救龍》等[10]:115-117[11]:40-42

國語詩歌

鄉歌」在統一新羅時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據《三國史記》記載,新羅真聖女王曾命角干魏弘和大矩和尚修撰鄉歌集《三代目》。該書雖已失傳,但可見當時鄉歌在朝鮮半島已經非常盛行。現存的統一新羅鄉歌只有《三國遺事》保存的11首。[10]:119-121[11]:54-55

統一新羅時期的鄉歌按體裁可以分為十句體、四句體和八句體。四句體的鄉歌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很單純。十句體鄉歌一般按「4*4*2」行分段,形式較為固定,也被稱為「十句體定型詩」。八句體鄉歌原本是十句體,後因感嘆詞「啊」後面的兩句在傳唱中消失了,而形成了八句體這種形式。[10]:122[11]:55

統一新羅的鄉歌按內容可以大致分為四類。第一類是以崇尚佛教為內容的鄉歌比如《原往生歌》、《千手觀音歌》;第二類是反映社會生活和階級矛盾的與政治有關的鄉歌,或多或少地也帶有宣揚佛教的色彩,比如《安民歌》、《怨樹歌》、《兜率歌》、《遇賊歌》;第三類是表達愛慕、思念、懷念、悼亡的抒情詩,比如《祭亡妹歌》、《慕竹旨郎歌》。第四類是有關民間傳說的鄉歌,比如《獻花歌》、《處容歌》。[10]:123-130[11]:56

漢文詩歌

新羅統一三國後,在選拔人才方面由原來的「只以弓箭選人」[a]的武選標準,改為以對漢文典籍通曉和漢文寫作能力的高低定官職的「讀書三品科」[b]制度。這極大地刺激了當時人們學習漢語的熱情。公元640年,新羅善德女王「遣弟子於唐,請入國學」[c]。之後,新羅每年都派大批留學生入唐留學。在唐朝科舉及第的異國舉子中,新羅人是最多的。[10]:133-134[11]:62

現存保留下來最早的統一新羅漢文詩是8世紀上半葉新羅僧人慧超往五天竺國傳》殘本中的五首。慧超的五首詩中有四首是五律,是當時盛唐前期詩壇最盛行的格律,與盛唐前沿保持著一致。另一首詠雪詩是五言古體詩,是使用仄韻寫的律詩。律詩一般是使用平聲韻的,但慧超覺得平聲韻不適合描寫當時天寒地凍、旅途吉凶未卜的心境,而變通採用了入聲韻,對剛剛成型的近體格律進行了突破。拗體詩始於杜甫,盛唐前仄韻極少,慧超此作在文學史上是有其地位的,有人把它看作是近體詩的一種。[10]:135-141

新羅王子金喬覺九華山修行,圓寂後被尊為「金地藏」。金喬覺自幼酷愛詩書,來中國前就已有很高的漢文文學造詣。在唐期間,他創作了許多詩歌。清周斌在《游金地藏塔》中說:「鹿苑今無寺,雞林獨有詩。」周山門在其作的《化成寺偶聯》中也寫道:「始信西方活佛,是東國詩仙」,不過金喬覺的詩歌大多都已散佚。其所作的《送童子下山》被收集在《全唐詩》中,是朝鮮現存最早的七言律詩。[10]:141-144[11]:63

統一新羅時期最傑出的文學家是在朝鮮學術界被譽為「東方儒學之宗」的崔致遠。現存崔致遠的詩歌包括《桂苑筆耕集》的60首、《東文選》的30首和分散在《全唐詩》以及歷史文獻和金石文物上的十餘首及一些殘句。崔致遠的詩體裁多樣包有七言、五言;有絕句律詩;有古體詩,但以七言律詩和絕句為最多。他的詩都以現實生活為基礎進行自然地抒發。他認為詩人不應該過於自由想像發揮。他曾在《謝高秘書示長歌書》中說李白「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州」的詩作是「唯夸散誕之詞」。[10]:156-167[11]:64-69

統一新羅時期的王巨仁因被人誣陷被新羅真聖女王處以死刑,他在獄中牆壁上寫下《怨憤詩》為自己鳴冤。據說當晚雷聲大作,天降冰雹,真聖女王以為是觸怒了上天,於是將他釋放。這首《怨憤詩》被記錄在《三國史記》和《全唐詩》中流傳下來,不過兩個版本的詩文字句略有差異。新羅左武衛將軍承沖之女薛瑤的《返俗詩》,是一首反抗宗教束縛的詩歌,被載於《全唐詩》七七九卷。[10]:145-149[11]:63-64

散文

統一新羅時期,散文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並出現了金大問強首薛聰、祿真、崔致遠等散文家。強首是統一新羅早期的文學大師,以文章促進三國統一大業,得到新羅太宗的賞識。他施展外交才能說服唐與新羅聯合先後滅掉百濟高句麗,後又化解唐朝的憤怒,使統一新羅政權得以鞏固。新羅文武王曾如是評價強首:「強首以文章自任,能以書翰致意於中國及麗濟二邦,故能結好成功。我先王主兵於唐,以平麗濟者,雖曰武功,亦由文章之助焉。」可惜的是強首的文章都沒有傳世,只是有推測認為真德女王送給唐太宗的《太平頌》是強首之作。[10]:176-178

號稱「新羅十賢」之一的薛聰完善了利用漢字音訓紀錄朝鮮語的「吏讀法」,推動了新羅文化的發展。他自幼熟讀儒家經典,寫過很多文章,不過只有《花王戒》一篇留世。《花王戒》是薛聰獻給新羅神文王的諷諫作品。作品以花王牡丹比喻國王,薔薇比喻宮中美女和一切奸佞之徒,白頭翁比喻忠直敢諫者,諷刺神文王的荒淫生活和腐敗的朝政。《花王戒》是篇典型的駢文,辭藻華麗,有很高的藝術成就,在朝鮮文學史上有開先河之功,對朝鮮後世寓言的創作影響深遠,並被視為朝鮮諷刺小說的嚆矢。[10]:178-182

在《三國史記·列傳第五·祿真傳》中從「十四年,國王無嗣子」到「此亦國家之美事也」隱藏著一篇完整的,作者應該是祿真,只是在寫進傳記時被做了些改動。該篇為主客問答體,情節與中國第一篇大賦枚乘的《七發》極其相似。《諫忠恭賦》像《花王戒》一樣大量使用了對偶的四六句,但對偶句又不拘泥於四六句。與《花王戒》相比,這篇賦更為寫實,而且氣勢不凡,文筆流暢是朝鮮文學史上又一篇重要的作品。[10]:184-189

新羅高僧慧超印度取經後留有一部重要的紀行之作《往五天竺國傳》。慧超西行時已經不是玄奘西行時的和平年代,一路上他親眼目睹了大食(波斯)東征、突厥擴張,印度吐蕃、唐相互較量的殘酷戰爭,忠實記錄了8世紀上半葉當時的情況,是印度和中亞史的重要史料。慧超在《往五天竺國傳》中除了記載佛教相關的內容外,還對45個國家的地理、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方方面面進行了記載,是研究8世紀中亞絲綢之路的珍貴文獻。[10]:184-189

崔致遠在唐的16年間創作了一萬多篇作品,其中詩歌只有300多首,其餘都是文大都是散文應用文。他的散文集《桂苑筆耕集》收錄的大多數是駢體四儷六的行政公文,但他的散文內容豐富,體裁多樣,具有很高的藝術成就。他所撰寫的《檄黃巢書》,條理清晰,措辭犀利。據《孤雲先生遺事》記載,黃巢在讀到「不惟天下之人皆思顯戮,抑亦地中之鬼已議陰誅」時,不覺從床上掉了下來。[10]:168-170

史傳文學

統一新羅時期還沒有完全引入中國史書傳統。這一時期的人物史作品大多保留著民間傳說的成分或是注入了作者濃厚的感情與想像,因此大部分屬史傳文學。與側重人物履歷的人物史不同,史傳文學更注重對人物性格的塑造和細節的刻畫[10]:208-210

金大問是統一新羅時期的史傳文學作家的代表,著有《高僧傳》、《花郎世記》、《樂本》、《漢山記》、《雞林雜傳》等。其中《漢山記》是金大問在聖德王三年(公元704年)擔任漢山州都督搜集漢山周邊民間傳說後,寫成的記載戰爭英雄的傳記作品。《花郎世記》是專門記載花郎事跡的書籍。《雞林雜傳》是有關新羅各方面歷史的故事集。《樂本》是有關新羅音樂史的。[10]:211-213

統一新羅時期史傳文學的代表作是《金庾信行錄》。據《三國史記》記載,此書由金庾信玄孫新羅執事郎金長清所作,共十卷,是對金庾信一生的記錄,其中有很多神異成分。金富軾從儒家思想的觀念對其作了刪減,整理成《三國史記》列傳中的《金庾信傳》。《金庾信傳》雖經金富軾的刪減,還是保留了10個神話傳說和30個故事[10]:216-224

傳奇文學

統一新羅時期,朝鮮文學在史傳文學的基礎上出現了追求神異、志怪色彩的傳奇文學。朝鮮民間神異故事集《新羅殊異傳》是統一新羅時期傳奇文學的代表作[10]:225-227。現存的《新羅殊異傳》故事共有12篇,散錄於《三國遺事》、《太平通載》、《大東韻府群玉》、《海東高僧傳》、《筆苑雜記》、《三國史節要》等典籍中。這12篇故事中,只有《金現感虎》、《崔致遠》、《寶開祈禱》是統一新羅時期的故事,其它均為三國時期的新羅故事。[10]:229[11]:48-52

崔致遠傳》是《新羅殊異傳》的代表作,講述的是新羅儒家大師崔致遠在唐朝任溧水縣尉期間與「雙女墳」中兩位少女的一段人鬼戀情。中朝文學典籍對此都有收錄[10]:235-239。《崔致遠傳》採用的是唐傳奇的文體。文章結尾有一篇長詩,一般被稱為《雙女墳》。唐傳奇的文體一般是一篇散文駢文,配以一首長詩。大部分的唐傳奇作品文末的長詩都已失傳。《崔致遠傳》是《長恨歌傳》外,又一篇完整的唐傳奇文體作品。《雙女墳》是典型長篇樂府歌行,既有樂府民歌一唱三嘆的魅力,也有近體詩的典雅氣質,是朝鮮文學史上的第一首長篇敘事詩 [10]:245-2500

注釋

  1. ^ 金富軾:《三國史記·新羅本紀·元聖王》
  2. ^ 金富軾:《三國史記》卷十一
  3. ^ 金富軾:《三國史記·新羅本紀五》

參考文獻

  1. ^ 菁州は神文王5年に既存の州から分割設置されたことについて、『三國史記』新羅本紀・神文王紀では「居烈州」からの分割とし、同・地理志・康州條には、「居陁州」からの分割とする。
  2. ^ 2.0 2.1 『三國史記』新羅本紀・神文王6年2月條
  3. ^ 百済故地に対する所夫里州の設置とほぼ同年のことと考えられている。(→井上1972)
  4. ^ 『三國史記』36・地理志・全州條は、完山州の設置を真興王16年(555年)とし、同26年(565年)にいったん廃止、神文王5年(685年)に再設置したとするが、対応する真興王本紀の記事には州治を比斯伐(慶尚南道昌寧郡)としていたり、6世紀中頃には全羅道は未だ百済の支配下にあるために、は下州の誤りであると考えられている。(→井上1980)
  5. ^ 『三國史記』35・地理志・溟州條には、溟州はもとは高句麗の河西良であり、分注には何瑟羅とある。新羅本紀や異斯夫伝の本文には何瑟羅州の名で現れる。
  6. ^ 元の比列忽州、後の朔州に相當する州の687年時點の名稱について、井上1972は牛首州とするが武田2000により首若州とする。なお、『三國史記』35・地理志・朔州條では朔州の由來を、本文は善徳女王6年(637年)に設置した牛首州とし、分注は文武王13年(673年)に設置した首若州とする。同書・新羅本紀では、善徳女王・文武王の本紀記事には州の改稱についての直接的な記事は見られず、景徳王の本紀における地名改稱記事(景徳王16年(757年)12月條)では、首若州を朔州としたとしている。
  7. ^ 7.0 7.1 7.2 車武. 《許浚與《東醫寶鑑》》. 北京: 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2012年1月. ISBN 978-7-5660-0134-4. 
  8. ^ 吳作. 韓國的傳統醫學. 《中國中醫藥報》. 2001-12-26. 
  9. ^ 楊昭全. 《韓國文化史》. 濟南: 山東大學出版社. 2009年6月. ISBN 978-7-5607-3874-1.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李岩; 徐建順、池水涌、俞成雲. 《朝鮮文學通史》.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0年9月. ISBN 978-7-5097-1511-6. 
  11. ^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韋旭昇著. 《韓國文學史》.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8年7月. ISBN 978-7-301-14042-0.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