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罍,西周初年燕國所造,銘文記載周天子封燕召公於燕,其子克到燕地赴任,和克盉銘文相同。攝於首都博物館
皿方罍,商代晚期所造,迄今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現藏湖南省博物館

(讀作「雷」),中國商朝晚期至東周時期大型的酒器,雙耳細頸罐式,[1]有方形和圓形兩種形狀,其中方形見於商代晚期,圓形見於商朝和周朝初年。從商到周,罍的形式逐漸由瘦高轉為矮粗,繁縟的圖案漸少,變得素雅。

前1600至前1000年的二里崗文化時期,中原開始鑄造罍,並輸出到長江中游,當地其後亦鑄造罍。[2]在商代和西周陪葬的禮器組合中,罍較為少見。在商周疆域外圍,罍一類容器卻是最常見的青銅器種類,可能這是商周王朝送給友邦的禮物。[3]迄今考古發現最華麗的一組罍,來自四川彭州竹瓦街。[4]

現代仿製品

古代青銅罍由於當時工藝技術問題,底部和器物身體不能一次完成,所以底部是後加的,古代青銅罍底部很厚,達到2厘米至5厘米。而現代仿造的青銅罍底部與器物身體是一次成型,底部很薄。

此外,古代青銅罍由於在土裡埋藏3000年,經過熱脹冷縮變形,青銅罍內部也有與外部對應的花紋形狀的凹凸。這種凹凸在古代製造時候是沒有的,古代內范是平整的(內范沒有必要刻上與外部一樣的花紋),而是經過歲月演變發生的變化。現代仿品內部是平整的,沒有經過3000年外部條件變化。

註釋

  1.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5-327。
  2.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6。
  3.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5、327。
  4.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2。

參考書目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羅泰)著,張鍾雲譯;〈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載Lothar von Falkenhausen編:《奇異的凸目——西方學者看三星堆》(成都:巴蜀書社,2003),頁32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