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祜

羊祜
太傅
國家 中國
時代 西晉
叔子
籍貫 泰山郡南城縣
出生 221年
逝世 278年
親屬
父親 羊衜
母親 蔡氏
夏侯氏 (夏侯霸之女)
同胞兄弟 弟:羊承
同胞姊妹 姊:羊徽瑜
異母兄弟 兄:羊發

羊祜(221年-278年12月27日),字叔子泰山郡南城縣(今山東省新泰市羊流鎮境內[1])人。曹魏晚期與西晉早期軍事家政治家、文學家,一代名將。羊祜出身泰山名門望族羊氏家族,家族人才輩出,東漢名臣蔡邕為其外祖父,世代皆有人在朝為官。他的祖父羊續曾任南陽太守,父親羊衜曾任上黨太守;其胞姊羊徽瑜晉景帝司馬師的皇后。

生平

羊祜在曹魏時代歷任中書侍郎秘書監、相國從事中郎等官職。司馬炎稱帝後,羊祜深得司馬家信任,升任尚書左僕射[2]、車騎將軍,官至征南大將軍。去世後被追認為「太傅」。

《資治通鑑》記載曹爽曾招羊祜和王沈,王沈勸他加入曹爽,羊祜則說曹爽必將敗亡,後來如同其所說。[3]

在晉滅吳的過程中,最初羊祜任荊州都督(269年),掌握荊州晉佔區一帶軍政大權。在此期間羊祜不尚武力,以柔和手段管治,用詭計使駐守石城(今湖北鍾祥市)的兵力退卻,並在統轄地區屯田,加強軍事實力。

272年步闡西陵城降晉,當時駐守荊州吳占區的陸抗急襲西陵,前往救援的羊祜、徐胤以圍魏救趙計謀分散陸抗兵力,楊肇馳援西陵。然而楊肇在與陸抗的西陵爭奪戰中失利,未能攻下西陵城,獻城降晉的吳將步闡也被陸抗軍隊擒殺。羊祜也沒有攻下重鎮江陵,此乃西陵之戰。羊祜遭到彈劾:「祜所統八萬餘人,賊眾不過三萬。祜頓兵江陵,使賊備得設。乃遣楊肇偏軍入險,兵少糧懸,軍人挫衄。背違詔命,無大臣節。可免官,以侯就第」,羊祜左遷平南將軍。

羊祜經此一戰步步為營,以修築城寨的方式擴大晉的疆土,漢水與長江之間皆為晉所有;同時又對吳地軍民施以信義,不斷動搖吳軍將領的忠誠。他的做法在吳地發揮作用,多位吳軍將領降晉,吳地人民對羊祜心悅誠服,尊敬的稱其為「羊公」,而不稱其名。

吳軍統帥陸抗也稱讚羊祜的德行度量,「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二者對峙期間最有名的事件是陸抗重病,羊祜派人送去良藥,部下怕藥中下毒,勸陸抗不要吃,陸抗服之不疑,並說:「羊祜豈鴆人者。」在二者對抗期間,荊州戰線處於和平狀態。

晉咸寧四年十一月辛卯日(278年12月27日)羊祜病重臨死之前推舉杜預擔任鎮南將軍。杜預果真不負羊祜舉薦,奇襲西陵,三陳平吳,在其後的滅吳戰爭中擔任西線統率,計取江陵,招降交、廣。晉滅吳後,武帝流著淚說:「此羊太傅之功也。」

墮淚碑

羊祜病逝後,襄陽百姓為紀念羊祜,在羊祜生前游息之地峴山建廟立碑,原名為晉征南大將軍羊公祜之碑,簡稱羊公碑。此後每逢時節,周圍的百姓都會祭拜他,睹碑生情,莫不流淚,羊祜的繼任者、西晉名臣杜預因此把它稱作墮淚碑[4]。墮淚碑現位於湖北省襄陽市

評價

羊祜在朝中不興朋黨、謹言慎行,雖然受他推舉而為官者不在少數,但他事後焚燒推舉手稿,很多獲推舉人竟不知曉受何人推舉。有人批評羊祜過於縝密,羊祜以「是何言歟!夫入則造膝,出則詭辭,君臣不密之誡,吾惟懼其不及。不能舉賢取異,豈得不愧知人之難哉!且拜爵公朝,謝恩私門,吾所不取。」作為回答。[5]

文學

羊祜作為文學家,又喜愛山水,著述理應很多,而且他長期的政治、軍事生涯,也寫有大量的表、疏等文章。但由於他為人謹慎,很多手稿都被付之一炬,多是他人書籍中的片段,已知他的作品是《老子傳》二卷,文集《羊祜集》二卷。流傳至今的只有《雁賦》、《讓開府表》、《請伐吳表》、《再請伐吳表》等8篇,其中的《讓開府表》可與諸葛亮的《出師表》相提並論。《晉書·羊祜傳》說:「祜樂山水,每風景必造。峴山置酒言詠,終日不倦。」以「峴山置酒言詠」推論,羊祜應當留有為數不少的詩作,但現今竟無片言隻語留下。他有一句名言:「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6]

羊祜死後,荊州人為避祜之名,「戶」改為「門」。

家世

  • 祖父:羊續,曾任東漢南陽太守,為官清廉,有「懸魚拒賄」的事跡。
  • 外祖父:蔡邕,文學家。
  • 姨母:蔡文姬
  • 嬸嬸:辛憲英
  • 父:羊衜,曾任上黨太守,早逝。
  • 生母:濟陽縣君蔡氏,蔡文姬的姊妹。
  • 長兄:羊發,母為孔融之女,官至都督淮北護軍。
  • 次兄:羊承,羊祜同母兄,因病早亡。
  • 妻:夏侯氏(夏侯霸之女,由夏侯威主婚)。
  • 姊:羊徽瑜,晉景帝司馬師之妻。

羊祜無子,晉武帝命其兄羊發之子羊暨繼嗣,羊暨以父親已死為由抗命;晉武帝又命羊暨弟羊伊繼嗣,但羊伊以未得生父之命為由不為羊祜服喪,最終仍以本生父為父。[7]太康二年(281年),羊伊的弟弟羊篇獲封為鉅平侯,成為羊祜的繼嗣。

晉孝武帝太元年間,羊發玄孫之子鉅平侯羊法興坐桓玄黨伏誅,爵除。尚書祠部郎荀伯子上表求為羊祜立嗣,未果。

注釋

  1. ^ 羊祜籍貫今何處?. 漢江傳媒網,來源:臨沂日報(1994年7月9日第三版周末版3389期). 2006-07-14 [2012-06-22] (簡體中文). 
  2. ^ 《晉書·武帝紀》:泰始四年二月甲寅(268年3月17日),以東海劉儉有至行,拜為郎。以中軍將軍羊祜為尚書左僕射,東莞王伷為尚書右僕射。
  3. ^ 先是,爽辟王沈及太山羊祜,沈勸祜應命。祜曰:「委質事人,復何容易!」沈遂行。及爽敗,沈以故吏免,乃謂祜曰:「吾不忘卿前語。」祜曰:「此非始慮所及也!」
  4. ^ 晉書·羊祜傳》: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遊憩之所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預因名為墮淚碑
  5. ^   維基文庫中有關晉書卷34的文本
  6. ^ 《晉書·羊祜傳》:「會秦、涼屢敗,祜復表曰:『吳平,則胡自定,但當速濟大功耳。』而議者多不同。祜嘆曰:『天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故有當斷不斷。』」
  7. ^ 《隋書》列傳第三十六:又晉鎮南將軍羊祜無子,取弟子伊為子。祜薨,伊不服重,祜妻表聞,伊辭曰:「伯生存養己,伊不敢違。然無父命,故還本生。」尚書彭權議:「子之出養,必由父命,無命而出,是為叛子。」於是下詔從之。然則心服之制,不得緣恩而生也。


參考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