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族

關於漢族的自稱,請見「漢族」。

華夏族,由中國上古史學者許倬雲在2009年提出的假說,意指曾生活在中原地區(或者說黃河中下游地區)的古代族群,為日後漢民族的主體。「夏」的字形,中國上古史學專家許倬雲認為是「長面的人形,有雙手環握,雙足交疊。」[1],為夏族部落人的自稱,不是夏的「他者」則是「」,字形像是背負大弓的人形。

族稱

來源

 
中原示意圖(大致範圍)

華夏族,又稱中原華夏,起源於中原嵩山一帶的部族,「鯀與禹則又別為一族,其居地殆起於河南嵩山山脈中。曰「有崇伯鯀」崇即嵩也。《山海經》「南望禪渚,禹父之所化」,禪渚在河南陸渾。禹都陽城,【世本】陽城在嵩山下。【又有言禹都陽翟者。陽城河南登封;陽翟,今禹縣,出入數百裡間。遊牧之民習於移徒,古人都邑,同時有兩三處不足異。】華夏連稱者,嵩山山脈亦得華名。《國語》「前華後河,左洛右濟」,華在洛東,即今嵩山。又《史記》魏有華陽,司馬彪曰:「華陽,亭名,在密縣。」周禮職方豫州「其山鎮華」。皆其證。即舜之故事,亦先起於與夏氏族相近之地。世本「舜居媯汭」,在漢中西城縣。舜二女為湘神,湘即襄水,乃今漢水也。四岳、三塗齊稱,亦皆在嵩山山脈。夏氏族自此北向移動,河南、陝西、山西三省相交環黃河西部之一隈,【謂「西部」者,對此下稱「東部」者而言。】有幾許天然之渡口,殆為古代虞、夏氏族活動之區。史記虞夏皆顓頊後,明其血統相近。【少康奔虞,虞思妻之以二姚。虞、夏或如姬,姜。】 」(見《國史大綱》錢穆)

歷史

漢族在先秦稱作「夏」或「華夏」,其形成的時間,有著多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華夏族是由周朝的夏人、商人和周人所融合形成。在黃帝部落的後裔建立夏朝後,夏部落形成為夏族,再經夏、、周三代一千六百多年的發展,與中原黃河流域的戎、狄、夷、蠻部落融合而形成華夏,其標誌是周禮華服[2];另一種觀點則以為華夏族早在傳說中的五帝時代就已形成,夏朝的建立便是其形成的標志,同時以其「冕服採章曰華」稱作華夏,而後由於夏族的分裂而稱作「諸夏」或「諸華」[3];此外還有一種觀點主張華夏族是形成於春秋戰國時期。通過春秋時期的民族融合過程出現了一個融合夏、商、周、楚、越和蠻夷戎狄的新生民族——華夏族[4]

起源

據古代典籍與現出土的銘文記載,其祖先為黃帝炎帝[5][6][7]。據現代考古材料和碳-14測定的結果,生活於五千年前的黃帝與仰韶文化下限一致。其活動範圍也相差無幾,皆以現河南西部、關中地區和山西南部為主要中心。仰韶文化後期的西安半坡等遺址中出土的器物也與史籍關於黃帝造物的故事相符。[8]

據《史記正義》引用《帝王世紀》認為炎帝之母任姒為有蟜氏女,後在華陽遊玩時感生炎帝,其形象為牛首人身。[9]《國語·晉語四》則記載黃帝與炎帝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因兩人分別生於姬水姜水,故而異德,所以其姓也不同,黃帝為姬姓,炎帝為姜姓。[10]而《繹史》所記載的又稍有不同,該書引用《新史》認為「炎黃二帝是同母異父的兄弟」[11],炎黃所處的時代正是母系社會末期,其時,母權已衰,新的父權將取而代之。[12][13]

由於當時社會生產水平的提升,炎帝氏族自原來的氏族分出後遷居於姜水。姜水位於現在的陝西,發源於岐山,是渭水的一條支流。渭水兩岸封地豐腴,有「八百里秦川」之稱,炎帝氏族便在此發展為一個強盛的部落。之後由於某種原因,有一部落成員向東遷徙到中原地區,與早已遷徙與此的黃帝部落結盟。黃帝氏族此時已是久居中原,並向四方擴展形成黃帝部落。其活動範圍東至山東泰山,西抵甘肅,南達湖南岳陽,北及河北懷來[14]。之後由於矛盾[15],兩個同母異父的兄弟部落間便發生了著名的「阪泉之戰」,黃帝部落最終取勝,自此鞏固了其在部落聯盟中的主要地位。[12]

炎黃聯盟的分化與重組

因當時社會的發展,黃帝部落的人口逐漸增多,便漸漸分化出新的氏族和部落[16]。夏后氏便是其中之一,這氏族雖已從黃帝部落中分出,卻仍然強調自己的祖先是黃帝,並祭祀黃帝[17]。周朝的始祖同樣是黃帝和炎帝部落的後裔,其母系為炎帝後裔[18][19],父系則是黃帝之後,周人為姬姓[20]

在傳說中的五帝時期,原本的氏族屬於血緣的集體,當社會的發展令其成員不得不依自身的經濟與生產要求而遷徙,並選擇性的重組成以地緣為基礎的部落聯盟。如堯時的共工、羲、和;舜時的皋陶、益等等,他們一方面是所在部落的首領,另一方面則又與堯或舜結為聯盟。隨著時間的推移,部落之間的共性漸增,便逐成為民族共同體。之後,禹承繼之前的成果而建立夏朝。[21]

華夏族的形成

夏朝的建立也令「夏」這一族稱出現,這一名稱究竟是自稱或是他稱現已不可考,而「華」則是因夏族的服飾和文化特徵而得名,後又演化為「夏」的同義詞,甚至是合稱為「華夏」。由於夏朝的強盛與較長的存在時間,令但凡與夏王畿的夏人有共同民族特點的諸侯國的人民都會接受「夏」的族稱,並自視為夏族的一部分。[22]就如,周人的先祖原是居於渭水一帶,與堯舜和大禹所居地區相近,都屬於自仰韶文化發展出的龍山文化。夏朝建立後,夏王為天下共主,居於邰的周便成為夏的一個方國。後因「夏政衰」,周人先祖不窋率眾遷於「戎狄之間」的豳,但仍然保持著定居的農業生活,而不是於其鄰居的遊牧畜牧業。後因北狄南下,周人被迫再遷至岐下的周原,也因如此,便從所居之地而稱為周人。[23]經濟上看,周人與夏人都從農業。在宗教方面則夏、商、周都實行祖先崇拜自然崇拜,都認為「天神」抑或「」是最高的神靈。在他們所崇拜的祖先中,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如「社稷五祀」中的「」,在夏朝是配以「烈山氏之子柱」,自商朝起便配為周人始祖「棄」。在周人的觀念中,稱自己所居之地為「西土」,而夏朝和商朝的王畿都是「中土」或「土中」,再往東便是「東土」。同時,周朝統治者也自稱夏,自認為諸夏的一部分[24][25][26][27][28]而周朝所分封的諸侯國,像等等,他們一方面以所在地域不同而稱為晉人、齊人、魯人、衛人、宋人、杞人、蔡人、邢人、鄭人和陳人;另一方面又都認同自己為夏或華夏的一部分[29][30],是而用「諸夏」或「諸華」概括以上地區或其人民[31][32]

當華夏的概念深入人心之時,其「文化共同體」意識便產生。同時與周邊的「夷、蠻、戎、狄」等族群間的地域界限也開始固定,是謂「內諸夏而外夷狄」。而在文化與風俗方面的差異也顯露出來,如在語言方面,華夏與其他族群的交流要用到翻譯[33];華夏束髮著冠或笄,北方的戎狄「被髮」,百越是「斷髮」、「劗髮」,西南的則是「盤髮」、「編髮」等等;在服飾方面,華夏民族為右衽,其他族群則是左衽[34]

華夏族的統一

華夏民族可以夏朝作為其形成的標誌與名稱的來源。但在政治方面卻較為分散。大禹會合諸侯時,號稱有一萬多國進貢[35]。商朝有三千多國[36]。武王克商時,尚有一千七百多國[37],後由於諸侯間的兼併,到春秋時仍存在一千二百個國家[38]

經過二百餘年相互戰鬥,諸夏國家到戰國便只剩下十餘國[39]。在戰國中後期,隨著經濟和技術的發展進步,原本分立的各個諸侯國開始建立聯系,發展出的廣泛貿易關係和交通網絡。由於鴻溝的開鑿完成,將流域與流域串聯起來,令列國間可以由水路暢通無阻[40]。就連本為山川所阻的巴蜀與漢中之間也開闢了「棧道千裡」。顯然,發達的交通令華夏民族之間建立起共同的經濟生活起到不小的作用。[41]到公元前256年,當強大的秦國將周天子也攻滅後,其餘諸侯的滅亡便只剩下時間問題。終於在公元前221年,即秦王政二十六年,山東六國中僅存的齊國被滅,華夏族便形成了政治上的統一[42]

華夏族的後裔

學術討論

學者王明珂認為,華夏族是由漢族建構的神話與「想像共同體」。

參見

參考文獻

  1. ^ 見p.30許倬雲. 我者與他者: 中國歷史上的內外分際.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9 [26 October 2012]. ISBN 978-962-996-415-3. 
  2. ^ 《中華文明起源和民族問題的論辯》第223頁
  3. ^ 《中華文明起源和民族問題的論辯》第224-226頁
  4. ^ 《中華文明起源和民族問題的論辯》第227頁
  5. ^ 《國語·周語》:「夫亡者豈繄無寵?皆黃、炎之後也。」
  6. ^ 《國語·魯語上》:「有虞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堯而宗舜;夏後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鯀而宗禹」
  7. ^ 《陳侯因敦》:高祖黃帝……
  8. ^ 《漢民族發展史》第28頁
  9. ^ 《史記正義》引《帝王世紀》曰:「神農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登為少典妃,遊華陽,有神龍首,感生炎帝。人身牛首」
  10. ^ 「《國語·晉語四》:昔少典娶於有蟜氏,生黃帝、炎帝。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異德,故黃帝為姬,炎帝為姜,二帝用師以相濟也,異德之故也。」
  11. ^ 《繹史·卷五》引《新書》:「炎帝者,黃帝同母異父兄弟也」
  12. ^ 12.0 12.1 《漢民族發展史》第29-31頁
  13. ^ 《雪球——漢民族的人類學分析》第20頁
  14. ^ 《史記·五帝本紀》:「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東至於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於空桐,登雞頭。南至於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於涿鹿之阿。」
  15. ^ 《呂氏春秋·蕩兵篇》:「兵所自來久矣,黃,炎故用水炎矣」
  16. ^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為十二姓。
  17. ^ 《禮記·祭法》「夏後氏亦諦黃帝……」
  18. ^ 《詩經·大雅·生民》:「厥初生民,時維姜嫄」
  19. ^ 《史記·周本紀》:「周後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
  20. ^ 《史記·周本紀》:封棄於邰,號曰後稷,別姓姬氏。
  21. ^ 《中國歷代民族史叢書·第一卷·先秦民族史》第185-186頁
  22. ^ 《中國歷代民族史叢書·第一卷·先秦民族史》第187-188頁
  23. ^ 《中國歷代民族史叢書·第一卷 先秦民族史》第280頁
  24. ^ 《尚書·武成》:「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勛,誔膺天命,以撫方夏」
  25. ^ 《尚書·康誥》:「文王……肇造我區夏」
  26. ^ 《尚書·君奭》:「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萬姓」
  27. ^ 《尚書·立政》:「「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萬姓」」
  28. ^ 《中國歷代民族史叢書·第一卷 先秦民族史》第281頁
  29. ^ 《左傳·襄公十三年》:大夫曰:「君有命矣。」子囊曰:「君命以共,若之何毀之?赫赫楚國,而君臨之,撫有蠻夷,奄征南海,以屬諸夏
  30. ^ 《左傳·閔公元年》:狄人伐邢。管敬仲言於齊侯曰:「戎狄豺狼,不可厭也。諸夏親暱,不可棄也。宴安鴆毒,不可懷也。《詩》云:『豈不懷歸,畏此簡書。』簡書,同惡相恤之謂也。請救邢以従簡書。」齊人救邢。
  31. ^ 《左傳·襄公十一年》:晉侯以樂之半賜魏絳,曰:「子教寡人和諸戎狄,以正諸華。
  32. ^ 《左傳·昭公三十年》:子西諫曰:「吳光新得國,而親其民,視民如子,辛苦同之,將用之也。若好吳邊疆,使柔服焉,猶懼其至。吾又疆其仇以重怒之,無乃不可乎!吳,周之胄裔也,而棄在海濱,不與姬通。今而始大,比於諸華。
  33. ^ 《淮南子·泰族訓》:「四海之內莫不仰上之德,象主之指,夷狄之國重譯而至,非戶辯而家説之也,推其誠心,施之天下而已矣。」
  34. ^ 《漢民族發展史》第186頁
  35. ^ 《左傳·哀公七年》:「禹合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
  36. ^ 《後漢書》:「逮湯受命,其能存者三千餘國」
  37. ^ 《後漢書》:「制五等之封,凡千七百七十三國」
  38. ^ 《後漢書》:「春秋時,尚有千二百國」
  39. ^ 《後漢書》:「至於戰國,存者十餘。」
  40. ^ 《史記·河渠書》:自是之後,滎陽下引河東南爲鴻溝,以通宋﹑鄭﹑陳﹑蔡﹑曹﹑韂,與濟﹑汝﹑淮﹑泗會。於楚,西方則通渠漢水﹑雲夢之野,東方則通鴻溝江淮之閑。於吳,則通渠三江﹑五湖。於齊,則通菑濟之閑。於蜀,蜀守冰鑿離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餘則用溉欍,百姓饗其利。
  41. ^ 《漢民族發展史》第191-192
  42. ^ 《中國歷代民族史叢書·第二卷·秦漢民族史》第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