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語

蒙古語
Монгол хэл
Monggol kele.svg
發音 /mɔŋɢɔ̆ɮ xiɮ/(喀爾喀),/mɔŋkɔ̆l xɤl/察哈爾
母語國家和地區 中國、吉爾吉斯斯坦、蒙古國、俄羅斯
區域 全蒙古國,俄羅斯聯邦布里亞特共和國,吉爾吉斯斯坦伊塞克湖州,中國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省
母語使用人數 570萬(日期不詳)
語系
阿爾泰語系有爭議
  • 蒙古語族
    • 東蒙古語支
      • 烏里亞特-喀爾喀分支
        • 喀爾喀-布里亞特支系
          • 蒙古語
文字 蒙古字母西里爾字母八思巴文
官方地位
作為官方語言  蒙古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和其他中國蒙古族自治地方
語言代碼
ISO 639-1 mn
ISO 639-2 mon
ISO 639-3 分別為:
mon-蒙古語 (一般)
khk-喀爾喀蒙古語
mvf-周邊蒙古語

蒙古語蒙古民族說的語言,屬於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蒙古語有很多方言,主要分為中部方言、西部方言(衛拉特語)、北部方言(布里亞特語)和東部方言(科爾沁-喀喇沁)。蒙古語接近遼國的契丹語,但是由於契丹文尚未完全解讀,很難進行語言歷史比較[1]

現在中國內蒙古以傳統蒙古語字母書寫,而蒙古國在蒙古人民共和國時期由於蘇聯影響,廢除了傳統蒙文,主要使用西里爾字母,現已恢復使用傳統蒙文,使用量較少。

為了方便,這裡使用的是蒙古文的轉寫,這種寫法代表蒙古語在13世紀的發音,與現在的方言有明顯的區別。但是,從這種寫法可以推斷現在各種方言的讀音,而進行相反的轉換(從現在的發音推斷古蒙古語的發音)則很困難。

語言特色

蒙古語的特點:

  • 粘著語
  • 主賓謂語序
  • 元音和諧律
  • 沒有相當於漢語的「有」、英語的「have」的動詞
  • 單詞不能以流音(r、l)開始

但是,由於基礎詞彙之間的音韻對應規則還沒有確立,這幾點都還不能證明阿爾泰語系學說。

分布和方言

分布

現時單單是蒙古國就有語言人口三百萬人。另外,在俄羅斯布里亞特共和國卡爾梅克共和國、哈薩克斯坦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北部各省,自治區(內蒙古、遼寧、吉林、河北、青海、新疆及黑龍江省)等都有相當數量的人以蒙古語為母語。

官方地位

方言

蒙古語的範圍界定和方言劃分還存在很多爭論。Luvsanvandan於1959年提出的四分法涵蓋比較廣:

Sanžeev於1953年的劃分則只包括中部方言(喀爾喀、察哈爾、鄂爾多斯),而把西部方言(卡爾梅克-衛拉特語)和北部方言(布里亞特語)多作為獨立於蒙古語的語言。另外還有人認為鄂爾多斯土語也是獨立的語言。

中國語言地圖集》對中國境內蒙古語的劃分

  • 內蒙古方言(中部方言)
    • 察哈爾土語
    • 巴林土語
    • 科爾沁土語
    • 喀喇沁土語
    • 鄂爾多斯土語
    • 額濟納土語
  • 衛拉特方言(西部方言)
    • 土爾扈特土語
    • 青海土語
  • 巴爾虎布里亞特方言(東北部方言)
    • 新巴爾虎土語
    • 陳巴爾虎土語
    • 布里亞特土語

標準語

現時蒙古國與內蒙古的標準方言定義有所不同:

  • 蒙古國以位於首都烏蘭巴托的喀爾喀蒙古語方言最為正宗。
  • 內蒙古則以內蒙古自治區中部的正藍旗的察哈爾蒙古語為標準方言。

此外,蒙語尚有其他地區的方言。

音韻

輔音系統

突厥語滿語一樣,蒙古語中沒有詞首複輔音。今察哈爾方言的輔音音位表如下:

雙唇 齒齦 舌葉 硬齶 軟齶
非齶化 齶化 非齶化 齶化 齶化 非齶化
鼻音 m n ŋʲ ŋ
爆破音 送氣 pʲʰ tʲʰ () (kʲʰ)
清不送氣 p t k
塞擦音 送氣 tsʰ tʃʰ
清不送氣 ts
擦音 (f) s ʃ x
邊音 l
顫音 r
近音 () (w̜ʲ) j

而今喀爾喀方言的輔音音位可以概括如下:

雙唇 齒齦 舌葉 硬齶 軟齶 小舌
非齶化 齶化 非齶化 齶化 齶化 非齶化
鼻音 m n ŋ
爆破音 送氣 (pʲʰ) () tʲʰ (kʲʰ) ()
清不送氣 p t
濁音 ɡʲ ɡ ɢ
塞擦音 送氣 tsʰ tʃʰ
清不送氣 ts
擦音 中央擦音 (f) s ʃ x
邊擦音 ɮ ɮʲ
顫音 r
近音 w̜ʲ j

突厥語族一樣,蒙古文本土詞不能以/l/或/r/等音開頭。不過,/n/這個音可以出現在蒙古文本土詞開頭。

喀爾喀方言的塞音韻尾必須是濁塞音,也就是說,/t/、/k/、/q/等清塞音不能當韻尾。另外要注意的是,現代蒙古語的l在喀爾喀方言實際是濁齒齦邊擦音[ɮ],而不是齒齦邊音[l] /。以上兩條對察哈爾方言不適用。

元音系統

古蒙古語和現代方言一樣都有元音和諧,同一個詞中的元音必須是陽性或者陰性,包括各種語法後綴——因此,所有的後綴都有陰性和陽性兩種形式。

  1. 陽性元音:a ɔ ʊ
  2. 陰性元音:e o u

i是中性元音,可以出現在任何陽性和陰性的詞中。e在今察哈爾方言中是/ɤ/,喀爾喀則是/e/。

察哈爾方言中,古蒙文首音節的*i分化成了/i/和/ɪ/兩類,由於後續音節的元音弱化而有了對立。

現在的蒙古語方言元音和諧的基本原則不完全相同。

舌根/小舌輔音也受到元音屬性的影響:在陽性的詞中,出現的是小舌音的變體q與ɣ(濁擦音),而在陰性的詞中,出現的是舌根塞音k與g。因此*aka、*eqe之類的詞不符合蒙古語語音系統的規則,不可能存在。由此可見,舌根輔音(k g)和小舌輔音(q ɣ)處於互補分布,沒有分辨音位的價值:實際上,k-q 和 g-ɣ分別是同一個音位(只有清濁對立,沒有舌根-小舌的對立)。

以下是察哈爾方言的元音音位表。

察哈爾方言[3]
不圓唇 圓唇 不圓唇 圓唇
i y u
次閉 ɪ ʏ ʊ
半閉 e ø ɤ o
半開 ɛ œ ɔ
a

蒙古文字

在過去蒙古語還未有文字的年代,要記錄蒙古語就要採用漢字來標音或其他友好鄰國的語言文字。歷史上蒙古語曾採用以下四種文字:

以及

現時蒙古國使用的文字在1940年代用西里爾字母拼寫,除了原來的字母以外,還加入了Ө өҮ ү兩個符號來表示俄語中所沒有的元音。

西里爾字母 稱呼 IPA 轉寫 西里爾字母 稱呼 IPA 轉寫
Аа а a a Пп пэ ( ), (pʰʲ ) ( p )
Бб бэ p,, b b Рр эр r, r
Вв вэ w, v Сс эс s s
Гг гэ ɡ,ɡʲ,ɢ´, k g Тт тэ ,tʰʲ t
Дд дэ t, d Уу у ʊ u
Ее е jε~jɜ, e je Үү ү u ü
Ёё ё jo Фф фэ~фа~эф ( f ) ( f )
Жж жэ ž Хх хэ~ха x, h
Зз зэ ts z Цц цэ tsʰ ts
Ии и i i Чч чэ tʃʰ č
Йй хагас и i j Шш ша~эш ʃ š
Кк ка ( k ), ( ) ( k ) Щщ ща~эшчэ (stʃ ) ( šč )
Лл эл ɮ,ɮʲ l Ъ ъ хатуугийн тэмдэг "
Мм эм m, m Ыы эр үгийн ы i y
Нн эн n, n Ьь зөөлний тэмдэг ʲ '
Оо о ɔ o Ээ э e e
Өө ө o ö Юю ю , ju ju
Яя я ja, j ja

Үү 和 Өө 有時寫成 Vv 或 Її,和 Єє,多是因為俄語鍵盤欠缺那兩個字母。

而內蒙古使用的是傳統的蒙古文字。

語法

格範疇

根據元音屬性的不同和韻尾的有無,名詞的格的構造方式可以概括如下:

蒙古語名詞變格
房子(陰性-收韻尾) 手(陽性-收韻尾) 哥哥 (陽性-無韻尾) 母親(陰性-無韻尾)
主格 ger ɣar aqa eke modu
屬格 ger-ün ɣar-un aqa-yin eke-yin modu-n-u
賓格 ger-i ɣar-i aqa-yi eke-yi modu-n-i / modu-yi
與格 ger-e /ger-tür ɣar-a / ɣar-tur aqa-dur eke-dür modu-n-dur / modu-n-a
離格 ger-ece ɣar-aca aqa-aca eke-ece modu-n-aca
工具格 ger-iyer ɣar-iyar aqa-bar eke-ber modu-n-iyar / modu-bar

modu-n之類的名詞有「隱形」的-n,這個後綴不出現在主格中,但出現在其它格中。

人稱代詞有不規則的形態變化:

人稱代詞變格
我們 你們
主格 bi chi bid ta
屬格 minu chinu manu tanu
賓格 namayi chamayi mani tani
與格 nadur simadur mandur tandur
離格 nadaca simaca manaca tanaca
工具格 nadabar simabar maniyar taniyar

注釋

  1. ^ 巴爾虎—布里亞特部的蒙古族科爾沁化很嚴重,目前呼倫貝爾僅剩2萬人使用巴爾虎—布里亞特方言,其他巴爾虎—布里亞特人已轉用科爾沁方言。
  2. ^ 分布於海拉爾、陳巴爾虎旗新巴爾虎左旗新巴爾虎右旗等地。
  3. ^ 分布於索倫旗等地。
  4. ^ 通遼科爾沁區、科爾沁左翼中旗、科爾沁左翼後旗……
  5. ^ 1993不完全統計:超過50萬人
  6. ^ 分布於赤峰喀喇沁旗寧城縣,遼寧省建平縣建昌縣凌源縣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等地;40%以上改用漢語。
  7. ^ 分布於遼寧省朝陽市北票市阜新蒙古族自治縣彰武縣等地。
  8. ^ 分布於哲理木盟庫倫旗

參考文獻

  1. ^ 清格爾泰:《契丹小字研究》
  2. ^ 「又稱」和其他信息來源:曹道巴特爾. 《喀喇沁蒙古語研究》.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7-09: 5–15. ISBN 978-7-105-08520-0/H·626(漢169). 
  3. ^ The Phonology of Mongolian & 2005 144頁.

外部連結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