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語族

蒙古語族
地理分布: 中亞
譜系學分類 阿爾泰語系(有爭議)
  • 蒙古語族
分支:
契丹語 (possibly a sister of Proto-Mongolic)
經典蒙古語
西蒙古語支
東蒙古語支
ISO 639-5: xgn
ISO 639-6: mgln
Linguistic map of the Mongolic languages.png

蒙古語族阿爾泰語系的語族之一。這是主張阿爾泰語系具有發生學性質的一派學者的意見。另一派學者認為蒙古語族是一個獨立的語族,在類型上與突厥語族、滿-通古斯語族十分相近。蒙古語族包括9種語言: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達斡爾語、莫戈勒語(阿富汗的埃馬克人與赫拉特少數蒙古人)、東部裕固語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歷史上,中國境內的衛拉特語和卡爾梅克語接近,巴爾虎-布里亞特話和俄羅斯布里亞特語接近。現在這兩種話和蒙古語的共同性不斷增加,所以在中國境內它們處於蒙古語方言的地位。蒙古語族各語言主要分布在中國、蒙古國、俄羅斯阿富汗等地。使用人口約500萬。

蒙古語分布在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和東北、西北各省、區,以及蒙古國。布里亞特語和卡爾梅克語分布在蘇聯,中國境內則有分別和這兩種語言相近的巴爾虎-布里亞特方言和衛拉特方言。這兩種方言再加上內蒙古方言就是中國蒙古語的三大方言。達斡爾語分布在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黑龍江省。其他 4種語言分布在中國甘肅、青海兩省。莫戈勒語分布在阿富汗。使用蒙古語族語言的人口共約500萬左右。

蒙古語族9種語言之間存在著基本上相近的語法體系和大量的同源詞。同時,各語言之間又互有差異,各有自己的不同於其他語言的特點。差異的大小是不同的。大體上說,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達斡爾語比較近,而前三者更近些;東部裕固語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比較近,而東部裕固語又和後三者稍遠些;莫戈勒語則和其他8種都不很近,但從基本特點看,稍近於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因此,可以斷定,蒙古語族各語言源於一種"共同蒙古語"。現代的 9種語言是經過長期演變幾次分化而形成的。可能是開始分為東西兩個方言。蒙古語布里亞特語、 卡爾梅克語、達斡爾語、莫戈勒語來自古東部方言,東部裕固語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來自古西部方言。到東西兩個方言發展為語言時,在東方的語言裡,達斡爾語、莫戈勒語各為一個方言,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還只是一個方言;在西方的語言裡,東部裕固語自為一個方言,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共為一個方言。到這5個方言都發展為語言時,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各形成為方言。最後一步才是這6個方言繼達斡爾語、莫戈勒語、東部裕固語之後,也形成語言。

蒙古語族語言都是粘著語,體詞和動詞都可以在詞幹後依一定次序接幾層語法粘附成分,表示幾層語法意義。大部分語法粘附成分既出現在古代文獻中,又出現在上述各種語言的口語中,也有一些語法粘附成分只出現在文獻記載和幾種口語中,其他口語不見。口語中個別的語法形式在文獻中找不到。

蒙古書面語和9種口語名詞後附加屬格:賓格、與-位格、離格的粘附成分,以表示各種語言既有共同性,又有差異性。

從歷史上看,蒙古語族語言都有元音和諧律。元音和諧律的基本性質是:在詞根內部、詞根和構詞成分之間、詞幹和語法成分之間,性質相同的元音表現為互相適應,即某些元音之後可以出現某些元音;性質相反的元音表現為互相排斥,即某些元音之後不能出現某些元音。一雙雙互相對立的元音,組成舌位較後較低或發音時器官較緊張的一組和舌位較前較高或發音時器官較鬆弛的另一組。同組元音互相和諧,異組則否。有的語言在此基礎上又增加元音的唇狀和諧,於是同一個語法成分,在語音面貌不同的詞幹之後,要求分別出現4種不同的語音形式。

元音和諧在9種語言中的發展變化是不平衡的。大體上說,蒙古語布里亞特語、卡爾梅克語保留得比較完整;達斡爾語、莫戈勒語、東部裕固語處於半保持半破壞狀態;土族語東鄉語保安語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破壞,詞的兩組語音形式的對立已很不明顯,但歷史上存在過元音和諧,仍然留有痕跡,可以推尋。蒙古語族語言還有輔音和諧現象。主要表現是:在有舌位較後較低的元音的詞里出現軟齶輔音時,部位偏後;在有舌位較前較高的元音的詞里出現軟齶輔音時,部位偏前。在詞首位置的這種軟齶輔音,在古代可能只有塞音而沒有擦音,現代的莫戈勒語和東鄉語還是如此(從喉擦音變為軟齶擦音的另當別論)。古代的清或清音帶送氣的軟齶塞音在現代蒙古語(衛拉特方言除外)和布里亞特語都變成了擦音。卡爾梅克語和蒙古語衛拉特方言、達斡爾語東部裕固語土族語保安語從塞音向擦音演變的範圍更窄一些。

語言分類

蒙古語族

古代語言:鮮卑語契丹語 (10至12世紀)、中古蒙古語 (13至14世紀)、經典蒙古語 (1500年前後)

參見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