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曼征服英格蘭

諾曼人征服Norman conquest)或諾曼人征服英格蘭(法語:Conquête normande de l'Angleterre)指1066年法國諾曼第公爵威廉對英格蘭的入侵及征服。這次征服改變了英格蘭的走向,從此英格蘭受到歐洲大陸的影響加深,而受到斯堪的納維亞的影響逐漸衰退。諾曼人的征服整個改變了英格蘭的文化,甚至是其語言

起因

1066年,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逝世,由於膝下無子,引發王位繼承問題。諾曼第公爵威廉與哈羅德皆聲稱有王位繼承權。

威廉的繼承權來自於兩件事:

  1. 威廉聲稱在他訪問英國時英王懺悔者愛德華,曾親口答應他為未來王位繼承人。
  2. 1064年哈羅德二世因船觸暗礁被困在諾曼第公國時,被欺騙立下白骨誓約將英格蘭王位的繼承權讓給威廉。

1066年,懺悔者愛德華病重去世前舉薦了榻前的哈羅德為國王,當時有約克城兩位大主教見證哈羅德繼位的宣示。哈羅德二世即位的消息傳到諾曼第時,威廉接到消息大怒,立即招集大臣宣布出兵英國。[1]

入侵英格蘭

1066年9月28日,威廉傳檄全法蘭克各封建諸侯招募遠征軍;另一方面,上書羅馬教宗亞歷山大二世控告哈羅德違背白骨誓約,教宗亞歷山大二世隨後裁定威廉勝訴宣布英王哈羅德二世為教敵。威廉在軍事、外交布局完成後,率領六萬大軍乘坐一千多艘戰艦橫渡英吉利海峽,於9月27日在佩文西登陸。才剛率領英軍於斯坦福橋戰役中擊敗挪威國王哈拉爾三世的哈羅德二世,一接到威廉在英格蘭海岸登陸的消息,立刻急行軍南下防禦諾曼第大軍。10月14日雙方交戰於黑斯廷斯西北方6.1哩的森勒克山丘 (Senlac Hill)。但連日交戰行軍而疲憊不堪的兩萬英軍不敵諾曼第的六萬大軍,多位將領戰死;盎格魯-撒克遜王室末代國王哈羅德二世及其兩位弟弟也戰死沙場,史稱黑斯廷斯戰役。威廉稍事整頓之後,帶領大軍北上進入倫敦城,在1066年的聖誕節西敏寺加冕為王而為「征服者威廉一世」。[2]

意義

英國盎格魯-撒克遜時代結束,諾曼第王朝建立。古英語的發展進入低谷,古法語的北部方言取代前者成為統治階層的通用語,形成了流行於上層的盎格魯-諾曼語

政治制度

保留盎格魯-撒克遜人的習慣法,將原有的地方行政區劃分為三十六個郡(shires)。以諾曼人的政治機構王廷(curia regis),取代盎格魯-撒克遜人原有的賢人會(witenagemot,或稱witena gemot)。王廷由主教、修道院院長、大地主組成,每年召開三次會議,但國王能隨時召開。除此之外,國王另有由親信組成的內圈組織,稱為小會議(small council)。王廷則擴大成為後來的國會,小會議演變為政府。

英法關係

英國再次融入歐洲大陸,在政治上依附法國,經濟上雖然獨立,但與低地國家(今荷蘭、比利時)的貿易量逐年遞增——這是後來英國復興、覬覦法國領土,並引發英法百年戰爭的主要因素。

名義上諾曼底公爵是法蘭克人國王的封臣,由於身兼英格蘭國王,使得諾曼國王的實力大過法蘭克人的國王。而且,英格蘭既非法蘭克人國王的省,也不是諾曼底的省份。

正因為政治上依附法國英國才與法國一起參與了十字軍東征。之後,兼任阿基坦公爵的英格蘭國王一直問鼎法蘭西王位,這也成為英法百年戰爭的導火索之一。

英格蘭文化的發展

英語中開始夾雜大量法語詞彙,多為政治法律宗教、食品方面的詞語。以下是一些例子:

古法語借詞 現代英語 意義
cité city 城市
duc duke 大公
baron baron 男爵
juge judge 法官
armée army 軍隊
ennemi enemy 敵人
garde guard 門衛
prison prison 監獄
libertée liberty 自由
limon lemon 檸檬
beuf beef 牛肉
saumon salmon 鮭魚(三文魚)
herbe herb 草藥

參見

參考文獻

  1. [美] 湯普遜《中世紀經濟文化史》
  2. [美] 湯普遜《中世紀晚期歐洲經濟文化史》
  3. 馮作民<<西洋全史>>
  1. ^ 馮作民《西洋全史》(六)
  2. ^ 馮作民《西洋全史》(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