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同

本文介紹的是春秋時代晉國趙盾的弟弟。關於漢文帝的寵臣,請見「趙談」。
趙同
別稱 原同、原叔
國家 晉國
官位 晉國下軍大夫
晉國下軍佐
逝世日期 前583年

趙同(?-前583年),氏,名,因被封在原,以邑為氏,別為氏,又被稱為原同原叔,是趙衰與趙姬的兒子,趙盾的弟弟,趙括趙嬰齊的哥哥。[1]晉景公時,趙同為下軍佐。[2]

庶嫡轉換

趙同是趙衰與趙姬所生的長子。趙盾被接回晉國後,趙姬認為趙盾有才,請求讓趙盾作為嫡子,而自己所生的三個兒子都居於趙盾之下。[1]

問兄

前611年,宋國人殺了宋昭公趙盾請求晉靈公出兵討伐宋國,晉靈公認為這並不是晉國的當務之急。趙盾回答道,君臣之間的關係僅次於天地之間的關係,宋國人殺了自己的國君,是違反天地人倫的事情,一定要遭受天的懲罰。晉國作為盟主,而不執行天的懲罰,恐怕禍患就要到來了。晉靈公答應他的請求。趙盾便在太廟裡發布號令,召集軍吏並且告戒樂官,命令三軍的鐘鼓必須齊備。趙同問道:「國家有重大行動,不去鎮定安撫人民卻準備鐘鼓,這是為什麼?」趙盾回答說:「大罪討伐它,小罪威嚇它,偷襲、入侵這類事,是欺凌他人。所以討伐要有鐘鼓,以便聲討它的罪行。打仗要用錞於和丁寧兩種樂器,是為了警告他的人民。偷襲和入侵要秘而不宣,是為了讓對方暫時沒有防備。現在宋國人殺了他們的國君,沒有比這更大的罪過了。明白聲討,還怕他們聽不到呢。我備齊鐘鼓,是為了尊重君道的緣故啊。」於是趙盾派人到各處去通告諸侯,整頓軍隊,振飭軍容,一路上鳴鐘擊鼓,攻打宋國。[3]

邲之戰

前597年,楚莊王率軍圍困鄭國,晉軍救鄭,趙同擔任下軍大夫。[4]到達黃河後,傳來了鄭國已與楚國講和的消息,中軍將荀林父打算回去,上軍將士會支持他的意見,中軍佐先縠執意出戰,帶領自己所屬的軍隊渡過黃河,晉軍不得不全軍渡河。[5]

晉軍過河後,內部意見依然不一,先縠堅持一戰,下軍佐欒書據理力陳不可出戰。趙括、趙同說:「領兵而來,就是為了尋找敵人,戰勝敵人,得到屬國,還在等待什麼呢?一定要聽從先縠的話。」下軍大夫荀首認為趙同和趙括的主意是自取禍亂之道。[6]

六月,晉軍和楚軍在作戰,晉軍大敗。[7]

獻俘

前594年,晉景公派遣趙同到成周進獻俘虜的狄人,趙同表現得不恭敬。劉康公預言趙同十年內一定會有大災難,上天已經奪走了他的魂魄了。[8]

逐弟

前586年,因為趙嬰齊與侄媳趙莊姬私通[9],趙同、趙括將他放逐到齊國。趙嬰齊說:「有我在,所以欒氏不敢作亂。我逃亡,兩位兄長恐怕就有憂患了。人們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赦免我又有什麼壞處?」趙同、趙括不聽。[10]

結盟

前586年,鄭悼公許靈公楚國爭訟,最終失敗,鄭卿皇戍和公子發被楚國抓去,鄭悼公回國後就向晉國要求講和。八月,鄭悼公和趙同在垂棘結盟。[11]

救鄭

前585年,因為鄭國的背叛,楚國令尹子重率兵討伐,晉國的中軍將欒書救援鄭國,與楚軍在繞角相遇。楚軍退回國內,晉軍就侵襲蔡國。楚國的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兩地的軍隊救援蔡國,在桑隧抵禦晉軍。趙同和趙括想要出戰,就向欒書請戰,欒書打算答應,荀首、士燮、韓厥三人反對出戰,欒書採納了他們的意見,班師回軍。[12]

被殺

前583年,趙莊姬因為趙嬰齊逃亡的緣故,向晉景公誣陷說:「趙同、趙括將要作亂。欒氏郤氏可以作證。」六月,晉國討伐趙氏,引發下宮之難,趙同,趙括被殺。[13][14][15][16]

其他

據《史記·趙世家》的記載,趙同死於前597年屠岸賈發動的下宮之難。[17]但《史記》的相關記載歷代多被詰疑,現代楊秋梅《趙氏孤兒本事考》及郝良真、孫繼民的《趙氏孤兒考辯》均認為《史記》記載純屬虛構。

參考資料

  1. ^ 1.0 1.1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文公妻趙衰,生原同、屏括、樓嬰。趙姬請逆盾與其母,子余辭。姬曰:「得寵而忘舊,何以使人?必逆之!」固請,許之,來,以盾為才,固請於公以為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為內子而己下之。
  2. ^ 《春秋左傳正義·成公六年》:服虔云:「是時欒書將中軍,荀首佐之。荀庚將上軍,士燮佐之。郤錡將下軍,趙同佐之。
  3. ^ 《國語·晉語五》:宋人弒昭公,趙宣子請師於靈公以伐宋,公曰:「非晉國之急也。」對曰:「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所以為明訓也。今宋人弒其君,是反天地而逆民則也,天必誅焉。晉為盟主,而不修天罰,將懼及焉。」公許之。乃發令於太廟,召軍吏而戒樂正,令三軍之鍾鼓必備。趙同曰:「國有大役,不鎮撫民而備鍾鼓,何也?」宣子曰:「大罪伐之,小罪憚之。襲侵之事,陵也。是故伐備鍾鼓,聲其罪也;戰以錞於、丁寧,儆其民也。襲侵密聲,為蹔事也。今宋人弒其君,罪莫大焉!明聲之,猶恐其不聞也。吾備鍾鼓,為君故也。」乃使旁告於諸侯,治兵振旅,鳴鍾鼓,以至於宋。
  4. ^ 《左傳·宣公十二年》:荀首、趙同為下軍大夫。
  5. ^ 《左傳·宣公十二年》:及河,聞鄭既及楚平,桓子欲還,曰:「無及於鄭而剿民,焉用之?楚歸而動,不後。」隨武子曰:「善……彘子曰:「不可……以中軍佐濟。
  6. ^ 《左傳·宣公十二年》:趙括、趙同曰:「率師以來,唯敵是求。克敵得屬,又何矣?必從彘子。」知季曰:「原、屏,咎之徒也。」
  7. ^ 《左傳·宣公十二年》:及昏,楚師軍於邲,晉之餘師不能軍,宵濟,亦終夜有聲。
  8. ^ 《左傳·宣公十五年》:晉侯使趙同獻狄俘於周,不敬。劉康公曰:「不及十年,原叔必有大咎,天奪之魄矣。」
  9. ^ 《左傳·成公四年》:晉趙嬰通於趙莊姬。
  10. ^ 《左傳·成公五年》:五年春,原、屏放諸齊。嬰曰:「我在,故欒氏不作。我亡,吾二昆其憂哉!且人各有能有不能,舍我何害?」弗聽。
  11. ^ 《左傳·成公五年》:許靈公愬鄭伯於楚。六月,鄭悼公如楚訟,不勝。楚人執皇戍及子國。故鄭伯歸,使公子偃請成於晉。秋,八月,鄭伯及晉趙同盟於垂棘。
  12. ^ 《左傳·成公六年》:楚子重伐鄭,鄭從晉故也……晉欒書救鄭,與楚師遇於繞角。楚師還,晉師遂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師救蔡,御諸桑隧。趙同、趙括欲戰,請於武子,武子將許之。知莊子、範文子、韓獻子諫曰:「不可。吾來救鄭,楚師去我,吾遂至於此,是遷戮也。戮而不已,又怒楚師,戰必不克。雖克,不令。成師以出,而敗楚之二縣,何榮之有焉?若不能敗,為辱已甚,不如還也。」乃遂還。
  13. ^ 《春秋·成公八年》: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14. ^ 《左傳·成公八年》:晉趙莊姬為趙嬰之亡故,譖之於晉侯,曰:「原、屏將為亂。」欒、郤為征。六月,晉討趙同、趙括。
  15. ^ 《公羊傳·成公八年》: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16. ^ 《穀梁傳·成公八年》: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17. ^ 《史記·趙世家》:晉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賈欲誅趙氏。……賈不請而擅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


前任:
不明
晉國下軍大夫
前597年—?
繼任:
不明
前任:
不明,或是欒書
晉國下軍佐
?—前583年
繼任:
荀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