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憶詛咒

除憶詛咒拉丁語Damnatio memoriae),或稱為記錄抹煞之刑,是一個拉丁文詞語。按字面上的解釋是「記憶上的懲罰」,意指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消某一個人的存在。通常對於叛國者、或敗壞羅馬帝國名聲的上層人士死後,經由元老院通過決議,消除特定公眾人士的功蹟記錄。對被加上除憶詛咒的人來說,這是一種最嚴重的恥辱。

塞維魯王朝的家族壁畫。皇帝卡拉卡拉登基後,抹除畫中其兄弟蓋塔的臉

意義

該詞語最主要用於古羅馬時期,由元老院立法通過對於某些已故人士的懲罰,消除他們在世時的一切功蹟,彷彿他們不曾存在過一樣。這些遭到除憶之刑的人士,在其生前曾經出現過的銘文、雕像、貨幣、文字記錄等等,全都要被銷毀、抹去或改寫。

實行

在古羅馬時期,當一位羅馬精英階層的公民(特別是從事政治方面),或帝國時期的羅馬皇帝,在他們亡故之後,由元老院討論並決議是否對其施以這種懲罰。這是一種對於已故公民最嚴厲的懲罰。

但在實行上,除憶詛咒有時並不容易施行。所有政治人物都有其盟友與政敵,因此這種消除當事人一切存在證據事物的作法,在實際上不可能做得相當徹底。比如,羅馬元老院已決議對遇刺身亡的前任皇帝卡利古拉施以記錄抹煞,但繼任的皇帝克勞狄烏斯卻表明反對;尼祿敗亡之際也被元老院宣布為人民公敵,但其後的維特里烏斯卻公開地尊崇他;號稱五賢帝之一的哈德良在晚年趨於殘暴,元老院在其死後提議對其施以記錄抹煞,經安敦寧·畢尤的勸說才作罷。唯一一位受到官方施以該項抹煞之刑、並且未受後人恢復名聲的是帝國的皇帝康茂德

其他社會中的類似慣例

前 
後 
葉若夫(上圖右一)陪同史達林的照片,葉若夫失勢後,很快從照片上被抹去

古埃及新王朝中,哈特謝普蘇特以女性身份擔任法老;在她過世之後,後繼的法老圖特摩斯三世為消滅曾有女性當政的證據,下令刮除她在神廟中的銘刻。此外,信仰阿頓並實施宗教改革的法老阿肯納頓,在他死後也被後繼者斥為「異端」,並將他的紀念銘文上的「王名章(Cartouche)」加以塗抹,以此對後人表示「懲戒」。

近代照相術興起,許多政治人物在後來的生涯失勢之後,可能會在許多檔案照相片中被「修改」而消失,讓後人誤判他過去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史達林在擔任蘇聯領導人期間,對列夫·托洛茨基以及其他的蘇聯共產黨成員進行大清洗,著名例子有蘇聯政治家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羅伯特·海萊因在他雜誌中的一篇文章(後來在他的小說和隨筆集《擴張宇宙》中再次提及)「真理報代表真理」中稱,1960年5月15日,一個無名氏蘇聯太空人也遭受了類似的待遇,這類太空人被稱作「Lost Cosmonauts」或者是「Phantom Cosmonauts」(幽靈太空人),因為他們的確可能執行了進入外太空的任務,但是蘇聯和俄羅斯拒不承認他們的存在。根據世人[誰?]整理《真理報》中的記載[何時?],尤里·加加林可能並非是第一個進入外太空的人類;曾有多位蘇聯太空人試圖進入,然而命喪黃泉,加加林只是第一位成功存活下來的幽靈太空人。

油畫開國大典》亦曾被多次修改。

文革爆發後,作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被打倒,他便開始在各種照片中消失。

1976年第11期《人民畫報》,刊登了毛澤東逝世之後的治喪活動,而由於出刊日期在粉碎「四人幫」之後,「四人幫」成員在照片中被抹去,介紹文字中的「四人幫」成員姓名也被「×××」代替[1]

曾任北韓政府多項要職、已故北韓領導人金正日的妹夫,並在金正恩執政初期一度被視為是北韓實際上的「二號人物」的張成澤失勢並被處決後,北韓官方媒體刪除有關張成澤的所有報導[2],並修改了所有張成澤有入鏡的照片[3]

虛構作品中的類似慣例

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中,Unperson(非人)指的是一個人不僅被當局殺害,而且他在現實生活中的信息也被一同抹去。這樣的人會從書中、照片中和文章中完全抹去,以至於在歷史記載中不會留下一絲痕跡。這樣做是因為依照雙重思想的原則,這樣的人應該被完全地忘卻,即便是親人和朋友也不應該記得他的存在。

在電視劇後宮甄嬛傳中,烏拉那拉·宜修皇后被孝聖憲皇后處以不得在史書中出現隻字片語。

外部連結

參考資料

  1. ^ 人民畫報 (11). 1976. 
  2. ^ 朝鮮官媒刪除所有與張成澤有關文字. BBC中文網. 2013-12-18 [2013-12-19] (中文(繁體)‎). 
  3. ^ 金正恩照片 張成澤身影全被修. 中央社. 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