靺鞨

靺鞨[1],活躍於是中國古代東北地區一個民族南北朝之前稱勿吉靺鞨的一個主體部落粟末靺鞨唐代建立了渤海國

舊唐書》卷一九九下《靺鞨傳》記載:「靺鞨,蓋肅愼之地,後魏謂之勿吉,在京師東北六千餘里。東至於海,西接突厥,南界高麗,北鄰室韋。其國凡為數十部,各有酋帥,或附於高麗,或臣於突厥。」《新唐書》的記載略同。

隋代靺鞨大體以吉林松花江流域為中心,分布在東至今俄羅斯東部濱海邊疆州,北至黑龍江烏蘇里江的廣大地區。

歷史上的靺鞨有數十個部落,主要的部落有七個——伯咄部、安車骨部、拂涅部、號室部、白山部黑水部粟末部,各部相距二三百里,史稱「靺鞨七部」。[2]

歷史

靺鞨在周代秦朝西漢時稱為肅慎東漢時稱為挹婁南北朝時稱勿吉,各部分布在今長白山以北,松花江黑龍江烏蘇里江的廣大地區,東臨日本海[2]

漢以來臣屬扶餘國(挹婁是在黃初中脫離扶餘),自北魏延興五年(475年)勿吉遣使到北魏朝貢後,與中原關係日益緊密,並逐漸興盛起來。包括扶餘高句麗百濟在內五十餘國遣史向北魏朝貢。478年,勿吉人曾朝貢北魏,要求准許其和百濟配合,南北夾攻高句麗。北魏朝廷以三方都是自己的藩屬,令彼等「宜共和順,勿相侵擾」。勿吉聽從北魏朝廷的諭令,停止對高句麗的進攻。

公元493年(北魏太和十七年),勿吉滅亡鄰近的扶餘,領土擴展到伊通河流域松遼平原的中心,為東北一支強大勢力。

高句麗滅亡後,唐統治了高句麗之前在東北控制的土地,部分粟末靺鞨人、白山靺鞨人和高句麗人被移居至營州(今遼寧省朝陽市)一帶。後唐代設營州上都督府與饒樂都督府,掌管東北邊疆民族事務。[2]

公元696年(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營州都督趙翽侵侮契丹部落,激起契丹、靺鞨各族不滿。契丹酋長大賀窟哥之孫松漠都督府都督李盡忠和內兄孫萬榮叛唐,殺營州都督趙翽,占據營州。徙居營州一帶的靺鞨人、高句麗人也參加了李盡忠的反唐起義。武則天為了分化反唐隊伍,封靺鞨酋長乞四比羽為許國公,封粟末靺鞨部落首領乞乞仲象為震國公,赦免其反唐行為。乞四比羽拒絕接受。後乞乞仲象與乞四比羽率領靺鞨人與高句麗人,趁唐王朝營州被攻占、無暇顧及,且靺鞨故地統治空虛的時機,率軍離開營州,東渡遼水(遼河),返回故地。武則天命令契丹降將李楷固率兵追擊,斬殺乞四比羽,途中乞乞仲象去世。[2]

乞乞仲象之子大祚榮,為人驍勇,善於用兵,他團結了契丹人與高句麗人,將李楷固戰勝於天門嶺,李楷固失敗而歸。[2]

公元698年(聖曆元年)突厥入侵唐王朝,占據了媯州檀州定州趙州,契丹叛唐,重新依附於突厥,由此唐帝國中原通往東北地區的道路被阻斷。大祚榮趁機率領靺鞨人與高句麗人向東進軍,回到了太白山(長白山)東北的坡奧婁河(牡丹江)上游一帶,這一帶原為挹婁故地。大祚榮在東牟山下築城為居,建立靺鞨人最初的都城「舊國」(今吉林省敦化市敖東城)。[2]

同年,大祚榮自立為「震國王」,仍稱「靺鞨」。[2]

公元713年,唐玄宗賜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大祚榮遂將國名「靺鞨」更改為「渤海」,以忽汗州(號「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市西南東京城)為上京,史稱「渤海國」。[2]

族情

靺鞨各部發展不平衡。南遷的白山粟末、伯咄、安車骨四部較留守肅慎故地的拂涅(來自沸流)、號室、黑水三部先進。同時兩大分支在風俗文化等方面已存在明顯差異。

粟末部在最南,較先進,居粟末水(今第二松花江)流域,常附屬高句麗隋煬帝即位初,首領突地稽率部千餘戶降,移居營州(今遼寧朝陽)。其後,由原高句麗貴族的粟末靺鞨人為主體、聯合高句麗族建立的渤海政權強盛,除了黑水部其餘靺鞨皆附屬於渤海。曾經有靺鞨到出羽國北海道

黑水部在最北,農業經濟發展較慢,分十六部,以勇健著稱,常與高句麗和渤海征戰。唐開元十年(722年),黑水部酋倪屬利稽入朝,唐玄宗任為勃利州(今俄國伯力)刺史。後在其境置黑水軍,又於其最大部落內置黑水都督府,仍以首領為都督。其餘各部隸都督府,設州,首領為州刺史,唐派長史監領之。十六年,唐賜其都督姓李,兼黑水經略使,隸幽州都督。後來黑水靺鞨改稱為「女真」。

靺鞨以農業經濟為主,多粟、麥、穄,善養豬,富者多至數百口,亦從事狩獵。各部首領稱「大莫弗瞞咄」(大酋長,莫弗即是滿州語的瑪法,長老的意義),不相統屬。其俗多穴居,婦女服布裙,男子衣豬皮。

役屬高句麗的是白山部與一部分粟末,明永樂年間奴兒干都司頭人阿哈出是胡里改人,挹婁後人。

軼事

法國學者伯希和一度認為此部落是東羅馬帝國史料中的木乞里部,包庇了大量柔然人。俄羅斯科學家說他們的面部非常扁平,接近東亞人種的極限,他們對烏爾奇人與那乃人形成影響最大。最近他們的是黃種人西伯利亞型:如尼夫赫人科里亞克族(特別是古亞細亞人種尤卡吉爾人)。勿吉與肅慎,挹婁是同種異族,婚喪習俗不同,而不是同一民族不同時代不同稱呼。

沃沮與勿吉

中國歷史學家、考古學家金毓黻先生主張「靺鞨,當亦為沃沮、勿吉之音轉」,即勿吉與靺鞨音同,是不同時期的不同漢字標音。金毓黻先生認為朝鮮半島北部的沃沮即勿吉,又分北沃沮(黑水等部)、東沃沮(白山等部),東女真當即古代東沃沮的後裔。此指東女真即曷懶甸女真,為唐以前沃沮的後裔。此觀點認為朝鮮半島北部的沃沮即勿吉,為女真人的族源之一。

真正的通古斯應是勿吉、靺鞨,該名稱被認為語今日之烏德蓋族(Udege)之族名同源,而該族又處於南北通古斯之交界,以"勿吉"一名的古音/mudged//vudged/及"靺鞨"/modged/(唐初本寫作靺羯/ㄐㄧㄝˊ/,後改作靺鞨。故本應讀作/ㄇㄛˋㄐㄧㄝˊ/,而非今日之官方讀音/ㄇㄛˋㄏㄜˊ/)來看,通古斯民族應於隋唐前遷徙至今日的黑龍江流域並且定居,並自此開始分化出南北通古斯(見胡增益著"鄂倫春語研究")。

在有關女真族起源的說法中,韓國學者李丙燾和日本學者三上次男主張渤海的強制移置說。三上次男以為黑水一帶諸部族是渤海武王(大武藝,719-737年在位)末期的被征服人民,以後黑水部被強制移民到渤海南京南海府(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清津市,一說在咸興)附近,隨著新羅後期國勢的衰微,逐漸往南遷移。如此,則在黑水部真移置於渤海南京附近以前,後來曷懶甸女真所據的原漢四郡地區,可說是一片無人地帶。後來高麗太祖的開拓地區也是女真尚未占據的原漢四郡地區。

相關條目

注釋

  1. ^ 「靺鞨」,拼音Mòhé (莫合) 或 Mòjié,音同“勿吉”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王承禮. 《渤海簡史》. 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