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麗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高句麗縣高麗王朝
高句麗
中文:高句麗
韓文:고구려
前37年-668年
高句麗位置圖
高句麗鼎盛時期的疆域
首都 卒本城(前37年–3年)
國內城丸都城(3年–427年)
平壤城(427年–586年)
長安城(586年–668年)
主要宗教 佛教道教薩滿教
政體 君主制
歷史
 - 建立 前37年
 - 終結 668年
今屬於  中華人民共和國
 北韓
 韓國
 俄羅斯
警告為"continent"指定的數值不合規格
高句麗
中文名稱
正體 高句麗
簡體 高句丽
注音符號 ㄍㄠ ㄍㄡ ㄌㄧˊ
漢語拼音 Gāogōulí
韓文名稱
諺文 고구려
韓文漢字 高句麗
文觀部式 Goguryeo
馬賴式 Koguryŏ

高句麗漢語拼音Gāogōulí、注音:ㄍㄠ ㄍㄡ ㄌㄧˊ、韓文:고구려)是於公元前37年發源於中國吉林省一帶的古老部族。鼎盛時期疆域一度覆蓋到今遼東半島、滿洲一帶和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一部分。七世紀被唐王朝新羅聯軍所滅。高句麗在公元5世紀到7世紀的中國東北地區和朝鮮半島歷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被中國史學家認為是中國東北歷史上的割據政權,亦被朝鮮半島史學家稱為朝鮮三國之一[1][2][3]

高句麗後又稱高麗;「高句驪」最早見於《漢書》,「句驪」是它的簡稱;「高句麗」最早見於《三國志》,「句麗」是它的簡稱;「高麗」最早見於《宋書》、《魏書》,是南北朝至唐朝的正式稱號;中原王朝開始以「句驪」作為「高句驪」的簡稱,後以「句麗」作為「高句麗」的簡稱,南北朝時期應高句麗統治者的請求,改以「高麗」作為「高句麗」的正式簡稱,高句麗的統治者也被冠以「高麗王」的稱號,並且逐漸以「高麗」作為正式國號,常被中原王朝封為「高麗王」,取代了「高句麗」的稱號。自此「高麗」長期作為歷史地理名稱,對朝鮮半島產生了重大影響;弓裔稱後高麗王,王建稱王國號高麗金日成提出「高麗民主聯邦共和國」設想,都是高麗概念的延續。

據《三國史記》和《三國遺事》引用記載(一些史籍推論是公元前37年),扶餘王子朱蒙建立高句麗。高句麗建國後,迅速擴張,逐步吞併了其周邊的扶餘沃沮東濊並吞併漢四郡。5世紀好太王長壽王統治期間,高句麗進入全盛時期,之後的1個世紀裡,保持了在朝鮮半島對新羅百濟的壓倒性優勢,控制了今朝鮮半島大部和今中國東北的南部地區。隋唐時期,高句麗不斷與隋唐王朝交戰,國力陷落,668年八月為唐朝新羅聯軍所滅。有三萬多戶高句麗人被唐遷移至唐朝[4],成為中國內地一股重要的武人集團,在唐末五代歷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5]。留在原地的高句麗遺民被渤海國新羅吸收[6][7][8]

高句麗立國700餘年,曾成功在與倭與隋戰爭中獲勝,在東亞歷史上扮演重要角色。高句麗獨特的歷史文化已經成為朝鮮半島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9][10][11]。1980年代起,高句麗爭議浮出水面,由於高句麗本源於中國境內[12],後擴展至朝鮮半島的特殊地理位置,國土橫跨今日的中國東北、朝鮮大部及韓國北部。三國都認為高句麗自始至終是自己本國的原始民族或地方政權。另外日本學者的騎馬民族征服王朝說也認為高句麗、夫餘可能為日本民族的起源[13][14]

歷史

 
高句麗王冠
朝鮮歷史 
韓國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舊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櫛文土器時代
青銅器時代
無文土器時代
神話時代
桓國倍達國
檀君朝鮮
古朝鮮 辰國 箕子朝鮮
衛滿朝鮮
前三國
時代
三韓




耽羅



三國
時代
伽倻
*
百濟

新羅

  林


統一新羅時代
(南北國)




長安國


後三國
時代
新羅


東丹國
後渤海
定安國
兀惹國
興遼國
大渤海
高麗王朝
   大為國
   武臣政權崔氏政權
   征東行省 雙城 東寧
   
朝鮮王朝
大韓帝國
日佔時期
朝鮮總督府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朝鮮人民共和國
盟軍託管時期
駐朝鮮美國陸軍
司令部軍政廳
蘇聯民政廳
北朝鮮
人民委員會
大韓民國
(南韓)
朝鮮
民主主義
人民共和國

(北韓)

君主 · 首都 · 文化
南韓國寶 · 北韓國寶

Korea Map.svg  

建國神話

據《三國史記》和《三國遺事》韓國史書,公元前37年,扶餘王子朱蒙因與其他王子不和,逃離夫餘國到鴨綠江沿岸的卒本扶餘,建立高句麗。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323宋元豐五年(1082)二月己巳條中記載:『蓋自朱蒙至藏,可考者一姓九百年,傳二十一君而失國。其後,復自為國,而名及世次興廢之本末,與夫王建之所始,皆不可考。」一些史籍推論高句麗建於公元前37年或公元1世紀中期。不過還沒有證據證明這些濊貊人自稱自己為高句麗。首次將高句麗和濊貊部落聯繫起來的是《漢書》對公元前14年高句麗起義擺脫玄菟郡的記載[15][16]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進而襲取了西漢玄菟郡的高句麗縣[17]。西元28年,東漢遼東郡太守發兵討伐高句麗。大武神王高無恤堅壁清野,退入國內城

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東漢接受高句麗的朝貢。

高句麗人在其成立的初期是由濊貊人和夫餘人組成的[18]。據《三國志》記載,濊的「言語法俗大抵與句麗同」[19]

據公元4世紀的好太王碑記載,高句麗的始建者朱蒙是扶餘國王(解慕漱)與河伯女兒柳花夫人的兒子,後被金蛙王收養。朱蒙遭到帶素的謀殺後,逃離東夫餘,來到卒本夫餘。朱蒙與卒本夫餘國王的女兒(召西奴)結婚,後又成為卒本夫餘國國王,創建高句麗國。建國第一年驅逐勿吉,公元前36年,高句麗滅沸流國;公元前33年,滅荇人國;公元前28年,滅北沃沮[20]大武神王時代殺東扶餘帶素。有觀點認為高句麗一名,來自沸流國的高夷。高句麗的王族是桂婁部。沸流國的高夷是高句麗基本族源,溶入一部分扶餘與貊人, 靺鞨族。高句麗一字有人以它字根桂婁解釋,說是城池,另一說法是貊人。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認為高朱蒙是在古朝鮮部落句麗的基礎上發展起來,於公元前27年建立朝鮮歷史上第一個封建主義國家。在主體史學中,高句麗為朝鮮的第二個國家主體。

高句麗的國名來源有較多說法,比較起來「建築於高山上的城堡」這一說法較為被各方接受。除此之外還有「搞離」說、「山高水麗」說、「高大黑馬」說、「介菜」說、「高台建屋」說、「雙足馳行於高山曲谷間」說、「銅」與「黃銅」說、「中京」或「中國」說、「首邑」或「上京」說等等[21]

高句麗的起源與成立

史書中多記載高句麗為夫餘別種。論語疏云:「東有九夷:一玄菟,二樂浪,三高驪,四滿飾,五鳧臾(扶餘),六索家,八人,九天鄙。」)。高句麗可能出自曾隸屬於夫餘人的別支。夫餘四出道中(東部)有馬加部,是個以馬為圖騰的氏族,高句麗可能是馬加人的後裔[22]。漢武帝元封年間(前110年),曾在高句麗分布地區置高句麗縣,隸玄菟郡。高句麗建國後,仍隸屬漢玄菟郡管轄。

中國史學界更多認為高句麗以夫餘等民族為中心建國,屬於中國東北的古代民族國家[23]高句麗人其實是在高句麗縣中發展的民族(主體是沸流國的高夷)融入貊人、濊人、一部分扶餘人,朱蒙未出現在卒本前,沸流部是高句麗族頭人(松讓在見朱蒙時指自己累世為王),後松讓與朱蒙鬥,不勝,讓位朱蒙,高句麗人在桂婁部之下建國[24]。高句麗源出扶餘是指朱蒙一族來自金蛙王高句麗有五部桂婁部(又稱黃部、內部)是高句麗王族,沸流部(又稱消奴部)是以前沸流國王松讓領那一部,椽那部(又稱絕奴部)由北扶餘遺民與曷思構成,桓那部(又稱順奴部)由濊系民族組成,貫奴部(又稱灌奴部)由蓋馬、句荼組成。卒本與沸流的土著才是高句麗人的主流,朱蒙只是帶了一部分扶餘人走了,《三國志·魏書·東夷傳》:「漢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鮮,殺滿孫右渠,分其地為四郡,以沃沮城為玄菟郡。」《三國志》提到玄菟郡後來「徙郡句麗西北,今所謂玄菟故府是也,沃沮還屬樂浪」,「昭帝始元五年(前82年),罷臨屯、真番,以並樂浪、玄菟」,真番郡併入玄菟郡之後,玄菟郡才包括真番人,沃沮人和句麗人。玄菟郡所轄句麗見於史書記載遠早於朱蒙所部南遷,句麗並不是指朱蒙所部,與後來的高句麗族也不是同一民族。《漢書·地理志》高句驪縣注引應劭,認為高句麗縣是「故句驪胡」,而高句麗由於在大武神王時代,高句麗為漢朝對夫餘作戰有功,在公元前37年(漢元帝建昭二年)被冊封為高句麗王。高句麗國名晚於句驪胡和高句麗縣出現。高句麗建國得名於玄菟郡的第二個郡治高句麗縣[25]並長期臣服於玄菟郡,但與玄菟郡時有衝突[26],404年,高句麗乘中原內戰之機,占領遼東全境,玄菟郡為其占領,設玄菟城管領。

漢晉郡縣和鮮卑政權的制約

 
西元三世紀的朝鮮半島

《三國史記》記載高句麗建國後,高句麗迅速向外擴張,先後吞併太白山東南人國和北沃沮[27],公元12年,王莽強行將高句麗人編入遼西郡進攻匈奴等民族[28][29][30]。由於高句麗士卒脫逃,王莽怪罪於高句麗王並改高句麗為「下句麗」又名樂鮮,仍屬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進而襲取了西漢玄菟郡的高句麗縣[31]。王莽部將嚴尤誘殺高句麗的君主閔中王邑朱,高句麗遂意圖脫離中國王朝新莽獨立。漢光武帝建武八年(32年),新成立的東漢接受高句麗的朝貢。建武八年(公元33年),高句驪遣使朝貢,漢光武帝復令下句麗復名高句麗,並復高句驪國王號。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鴨綠江南的樂浪郡發動進攻,一度占據[32]。七年後,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復了樂浪郡,阻止了高句麗的擴張[33]

後漢書/卷85中記載:「太守耿夔擊破之,斬其渠帥。安帝永初五年,宮遣使貢獻,求屬玄菟。」而12世紀《三國史記》記載新大王時期,「四年 漢玄菟郡太守耿臨來侵 殺我軍數百人 王自降乞屬玄菟」。四年後,高句麗國相明臨答夫坐原戰役中大勝東漢玄菟郡太守耿臨的軍隊[34]

公元197年,公孫康大破高句麗軍,攻陷高句麗都城舊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巖城為新都城丸都城。209年,新丸都建立完畢後山上王將都城遷移。

曹魏聯合高句麗滅了公孫淵[35],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馬懿滅公孫淵,設高句麗、高顯、遼陽、望平四縣於玄菟郡[36]。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儉破高句麗東川王,東川王敗走,毌丘儉又屠殺新丸都內官員數千人,之後退兵。不久又再次進攻,東川王逃到買溝,毌丘儉又派玄菟太守王頎追擊到沃沮。舊丸都城267年(公孫康破之70年後)又重建,美川王即位後還都國內-丸都地區。而此時遼東成為慕容鮮卑家族的勢力範圍。302年,美川王率三萬軍隊侵入玄菟郡,俘虜八千人,遷至國內城附近的襄平城。311年8月,襲取遼東郡西安平。313年10月,入侵樂浪郡,314年,入侵帶方郡。315年2月,攻克玄菟城。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麗,虜走了高句驪百姓五萬多口,最後一把火燒了高句驪王宮,並將新丸都城再次夷為平地。343年(東晉咸康八年),高句驪重建由於慕容皝東征而被毀壞的丸都城,並於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丸都城。4個月後,丸都山城就再次毀於戰火。391年「廣開土大王」即位後,高句麗再度從遼東復興,並一度成為地區性大國。

卒本城時期(公元前34-公元3年)

傳說中高朱蒙自東夫餘避禍南逃,大約於公元前37年在卒本川建國稱王。前34年,築紇升骨城作為王都。紇升骨城又稱卒本城,學術界大都認為高句驪在此定都歷時40年以上。有關早期高句麗國君之記載,主要見於1145年的《三國史記》。而《三國志·魏書》有關這段時期的記載與之差異頗大,故難以相合。三國志中多以太祖王之後的歷史為主,而後來的北朝魏書又追述了高句麗開國的神話。

三國史記的作者認為高句麗迅速向外擴張,先後吞併太白山東南人國和北沃沮[37],並擊敗鮮卑使其臣服(琉璃明王時代)。而三國史記的種種無依據的記載也深深影響了後世對於朝鮮半島歷史的研究[38]

國內-丸都城時期(公元3 -427年)

 
高句麗壁畫

公元3年,高句麗遷都國內城,並在國內附近建築丸都城和平壤城(非樂浪郡)作為衛城。公元12年,王莽強行將高句麗人編入遼西郡進攻匈奴等民族[28][39][30]。由於高句麗士卒脫逃,王莽怪罪於高句麗王並改高句麗為「下句麗」,又名樂鮮,仍屬幽州。公元14年,琉璃明王西伐居住在今太子河流域的梁貊,進而襲取了西漢玄菟郡的高句麗縣[40]

公元37年大武神王向鴨綠江南的樂浪郡發動進攻,一度占據[32]。七年後(44年)—,光武帝派兵渡海收復了樂浪,阻止了高句麗的擴張[41]

高句麗太祖王時期,高句麗得到進一步的擴張和加強。公元56年,太祖王吞併東沃沮,後又吞併東濊一部分領土[42]。高句麗在這時期也開始接受其周邊國家的朝貢[43][44],也「遣使如漢」[45]。與此同時,高句麗對樂浪郡玄菟郡和遼東多次發動攻勢,意圖完全擺脫漢朝的控制[46]。118年,高句麗聯合濊貊攻打玄菟郡華麗城[47]。121年,太祖王「攻玄菟、遼東二郡,焚其城郭,殺獲二千餘人」[48]。同年夏,太祖王合鮮卑共八千人攻遼東,太守蔡諷以下百餘人戰死;同年冬,太祖王合馬韓、濊貊共萬餘攻玄菟郡,但是由於夫餘對漢軍的援助,高句麗的攻擊沒能取得勝利。146年,太祖王襲擾樂浪郡,殺帶方縣令,掠樂浪太守妻子[49]。高句麗的擴張與集權化,導致了與漢朝玄菟、樂浪二郡的直接武力衝突。漢朝軍事壓力迫使高句麗遷都到丸都城

179年,新大王傳位給故國川王三國史記中敘述184年,故國川王親自領兵打退樂浪軍[50]。191年,故國川王採納精英政治制度,依照才能聘任大臣和官員。其中包括任用農民出身的晏留、乙巴素(被任命為高句麗國相),使高句麗出現了治世。

197年,故國川王去世,其三弟山上王繼位,遭到其兄反對,引發內亂。《三國志·魏書八·二公孫陶四張傳第八》和《資治通鑑·漢紀五十一》記載漢獻帝時控制遼東的公孫度攻打高句麗,『王遼東』,但後世三國史記記載公孫大敗[51]。據三國志等記載公孫度之子公孫康在公元197年大破高句麗軍,攻陷高句麗都城舊丸都城。使山上王改建尉那巖城為新都城新丸都城。209年,新丸都城建立完畢後山上王將都城遷移[36]

魏明帝景初二年(公元238年),曹魏太尉司馬懿滅公孫淵,設高句麗、高顯、遼陽、望平四縣於玄菟郡[36]。正始七年(246年),幽州刺吏毌丘儉破高句麗東川王,東川王敗走,毌丘儉又屠殺舊丸都內官員數千人,之後退兵。不久又再次進攻,東川王逃到買溝,毌丘儉又派玄菟太守王頎追擊到沃沮。魏軍進一步追擊。但高句麗王終於在部下的忠誠保衛下擊殺一小隊魏軍而得以隱匿。王頎軍主力則進一步向東北行,一直抵達北沃沮與肅慎的邊境地帶。而劉茂、弓遵也成功擊潰了濊(huò)貊(mò)各邑,逼迫不耐濊侯舉邑降。整個征剿行動至公元245年初基本結束,最終毌丘儉等刻石紀功並於245年5月回師凱旋[52][53]

曹魏的毌丘儉焚燒了丸都城後以為高句麗滅亡了,所以很快就撤離了。70年後(267年),高句麗重建了舊丸都城,並開始襲擊遼東、樂浪和玄菟。隨著高句麗對遼東半島的挺進,313年,高句麗美川王侵略原漢四郡的最後一郡——樂浪郡。高句麗在朝鮮半島北部處於強勢[54]

高句麗的對外擴張幾次招來險些亡國。342年,前燕慕容皝侵入高句麗,虜走了高句驪百姓五萬多口,最後一把火燒了高句驪王宮,並將新丸都城再次夷為平地。343年(東晉咸康八年),高句驪重修由於前燕慕容皝東征而被摧毀的新丸都城,並於同年秋天又一次移居新丸都城。4個月後,舊丸都山城就再次毀於戰火。371年,百濟近肖古王襲擊高句麗最大城市平壤(前樂浪郡治所),並在戰場上殺死了高句麗故國原王[55]

高句麗小獸林王繼位後,開始加強高句麗國內的穩定和統一,仿照中原公布「律令」(當於憲法刑法)。372年立佛教為高句麗國教,並建立國家教育機構「太學」[56]。小獸林王還對高句麗軍隊進行了改革。

鼎盛時期

 
百濟興起前期圖

從高句麗好太王繼位起,高句麗開始進入鼎盛時期。根據好太王的兒子長壽王為他所立的好太王碑記載,好太王在一次與扶餘的戰役中就攻克了扶餘64個城池,1,400個村莊。好太王與遼東地區的後燕也互有征戰;並降服了北部的扶餘國和靺鞨部落;大敗百濟;瓦解了伽倻;並在新羅與百濟、伽倻和倭的戰爭中將新羅變為高句麗的保護國(399年)。就這樣,在好太王時期,朝鮮半島形成了一個長達50年的鬆散統一局面[57]。好太王時期,高句麗在朝鮮半島的面積已達到半島面積的一半。北部包括今中國遼東半島大部分。

平壤城時期(公元427 -586年)

413年,高句麗長壽王登基。由於百濟和新羅的對抗,427年,長壽王遷都到平壤城以加強對百濟新羅的控制。長壽王延續了其父好太王的擴張政策。5世紀末,長壽王於475年攻破百濟首都漢山城,殺百濟蓋鹵王,併吞漢江流域,使國家在半島領土的面積增加成3/4,他又吞併了一些扶餘,靺鞨和契丹部落;與北魏交鋒。到長壽王末年時,高句麗人口增加到九萬戶,疆域也空前擴大,其南境自牙山灣經鳥嶺、竹嶺到平海與百濟、新羅相接,擴大到今朝鮮大同江、載寧江、臨津江、漢江沿岸,為高句麗全盛時期。據《魏書·高句麗列傳》載,其「民戶三倍於前魏時,其地東西二千裏,南北一千餘裏」。即東臨日本海,西濱黃海,南到漢江流域,北抵遼河為界,是東北亞地區最為強大的王國之一,此時的高句麗聲震中原,南北朝雙方朝廷都對高句麗王以「樂浪郡王」的冊封。

 
百濟鼎盛時期的版圖

491年長壽王死後,扶餘被勿吉國滅亡後夫餘人內附於高句麗,國力達到最大狀態。

而在朝鮮半島也形成了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國鼎立的態勢。

長安城時期(公元586 -668年)

高句麗在6世紀達到鼎盛後,開始走向平世。高句麗安藏王被刺殺後,其兄安原王繼位。在安原王時期,王室間的紛爭加劇。兩政治集團對王位繼承進行爭鬥,最後年僅8歲的陽原王登基。不過對權力的爭奪並沒有結束。反對派的幕僚們開始建設自己的軍隊,對自己的領地進行實際上的控制。內憂外患,6世紀50年代,高句麗北疆受到契丹的襲擊。但高句麗內部的幕僚爭奪依然繼續。551年,百濟和新羅聯合開始攻打高句麗。公元586年(隋文帝開皇六年),高句麗平原王將都城由平壤城遷至長安城(即今朝鮮平壤市區),直至高句麗滅亡。歷時83年。

註:唐軍攻陷高句麗長安城後,唐史學家認為高句麗長安城就是平壤城,而古籍中的平壤城更接近於國內城衛城,而非今天的朝鮮平壤市。

6世紀末和7世紀初的混亂

6世紀末和7世紀初,高句麗開始與頻頻交戰。高句麗與百濟新羅的關係在這一時期很複雜,一會兒是友,一會兒是敵。

丟失漢江流域

 
6世紀末時朝鮮三國時代的版圖

551年,百濟新羅聯手攻打高句麗。高句麗從此失去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朝鮮半島中部之肥沃的漢江流域。百濟新羅聯盟的主戰者百濟在對高句麗的戰爭幾乎精疲力盡。553年,新羅以幫百濟的名義出兵。但卻對百濟發動了攻勢,最後將整個漢江流域全部納入囊中。怒於新羅的背叛,百濟聖王第二年攻新羅西部以報復,但被新羅擒住,後被處死。

朝鮮半島中部的戰爭,對朝鮮半島的格局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新羅對百濟的攻擊使百濟成了朝鮮半島的最弱者。新羅由於竊取到了人口眾多,富饒的漢江流域,給其日後統一朝鮮半島奠定良好基礎。相反,高句麗卻因丟失漢江流域而國力大減。另外新羅獲得漢江流域後,疆域西界毗鄰黃海,使其可以和中原王朝直接貿易和建立外交。這樣新羅就不再依賴高句麗而是直接從中原王朝學到先進的文化與技術。新羅與中原王朝的直接溝通與聯盟最終使得在七世紀中期邀請唐軍赴朝鮮半島作戰,給高句麗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隋與高句麗的戰爭

隋文帝開皇九年(589年)四月,滅南陳後,開始要求周邊國家為其臣屬。高句麗與隋朝的關係逐漸進入戰爭狀態。開皇十年(590年),高句麗平原王「治兵積穀,為守拒之策」,隨時準備迎戰隋朝大軍。開皇十八年(598年),高句麗先發制人突襲遼西的營州,激怒隋文帝,引發高句麗與隋朝第一次戰爭。隋文帝遣三十萬兵分水陸兩路攻打高句麗。但隋軍因遭大雨,運糧困難,水軍遭遇風暴,與高句麗交戰損失慘重。

隋煬帝大業三年(607年),楊廣發現高句麗與隋朝的藩屬突厥汗國聯盟。導致大業八年(612年),隋煬帝親率三十萬軍隊兵分陸路和海路同時征伐高句麗,但遭到高句麗的強烈抵抗,隋軍潰敗。大業九年(613年)和大業十年(614年);隋煬帝再次率軍親征高句麗,但因楊玄感起兵反隋煬帝和高句麗投降並交還叛逃的隋將斛斯政使得隋對高句麗的這兩次戰役無功而返。大業十二年(615年)楊廣又打算進攻高句麗,但由於隋內亂加劇,攻高句麗的計劃沒實行。

隋對高句麗的戰爭使隋朝國力衰落,早在征伐高句麗之前的大業六年(610年)和七年(611年)就先後爆發了民變,但被迅速鎮壓,在這之後就爆發隋末民變[58]。619年,隋朝滅亡。不過隋與高句麗的戰爭也削弱了高句麗的國力。

唐與高句麗的戰爭和與新羅的聯盟

隋朝攻打高句麗失利後,國內發生民變而滅亡。高句麗對於繼起的唐朝仍然敵視。631年,高句麗開始在遼東千里長城以防止唐朝的進攻[59][60],並與突厥聯盟[61]。而唐朝第二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則以高句麗據有的「遼東」(當時的「遼東」的概念略同於漢朝四郡的範圍,即中國東北遼河以東地區以及朝鮮半島的北部)為「舊中國之有」,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決心將對高句麗的征伐作為中國九州統一戰爭的最後部分,但是唐對高句麗的進攻起初很不成功,在無數次的戰役中失守戰略要點[55]。在擊敗高句麗的盟友東突厥後,唐與新羅聯盟。642年高句麗將軍淵蓋蘇文刺殺榮留王後,淵蓋蘇文對唐的挑釁使唐與高句麗的關係緊張。

唐太宗貞觀十九年(645年),唐太宗再一次對高句麗發動進攻,但高句麗在淵蓋蘇文和安市城主(18世紀以後朝鮮的筆記小說稱其名為楊萬春)的帶領下擊退了唐的入侵。649年,直至唐太宗離世前也一直經營海軍意圖大舉拿下高句麗[62]。660年,唐和新羅的聯軍滅了高句麗西南的盟友百濟。又隨後的661年—662年,唐與新羅的聯軍持續進攻高句麗。雖然唐的攻擊給高句麗帶來損失,但在淵蓋蘇文在世期間,唐和新羅一直都沒能擊滅高句麗[63][64]

662年後,淵蓋蘇文離世後淵家族內部鬥爭間接導致了高句麗失去對遼東的影響力。

滅亡

666年,淵蓋蘇文去世後,淵蓋蘇文長子淵男生到前方視察軍情備戰。讓兩個弟弟淵男建和淵男產留守平壤。淵男建和淵男產趁大哥不在誣陷他叛逃到唐,並逼高句麗寶藏王通緝淵男生。淵男生走投無路,只好投靠唐朝並被唐重用。淵男生率領唐軍攻打高句麗,以期望能奪回大權。許多高句麗護城將領見到淵男生紛紛放棄抵抗。淵男生投靠唐朝成為唐與高句麗的戰爭的重要轉折點。由於淵男生為唐朝提供了可靠的高句麗軍事信息,唐朝於是大幅增加了攻打高句麗的兵力。十二月十八,以李世勣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兼安撫大使,以司列少常伯郝處俊副之,與契苾何力、龐同善率兵15萬併力以擊高句麗。詔獨孤卿雲由鴨淥道,郭待封由積利道,在百濟故地駐守的劉仁願由畢列道,新羅金仁問由海谷道,並為行軍總管,與運糧使竇義積,皆受李世勣節度,河北諸州租賦悉詣遼東給軍用。667年,李勣在推進途中遇到極其頑強的抵抗,推進受到限制,但仍然攻下高句麗新城(今遼寧撫順北高爾山城),由於新城有著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新城的失守對於高句麗西線戰線來講是毀滅性的打擊;後薛仁貴以策略拿下南蘇、木底、蒼岩三城,與領路的淵男生順利在鴨綠江附近集合;李勣等攻取夫餘城後,又攻下大行城(今遼寧丹東西南娘娘城)。經過了漫長的冬天,668年春夏,各路唐朝兵力在鴨綠江邊會師。高句麗發動最後的反擊,唐軍依然繼續推進到平壤城。高句麗經過了數個月的守城,淵男產被寶藏王委派投降,但淵男建拒絕投降。同年九月十二,高句麗僧人信誠打開平壤城門,唐軍有機會攻入平壤,淵男建被俘虜投降。

與此同時,在南線由於金庾信的攻勢,淵蓋蘇文的弟弟淵淨土新羅投降。就這樣高句麗由於內部紛爭,長年饑荒和唐與新羅南北聯合攻擊下最終滅亡。

高句麗被滅後,唐分其境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縣,並於平壤設安東都護府以統之,任命右威衛大將軍薛仁貴為檢校安東都護,領兵二萬鎮守其地,試圖控制朝鮮半島。但遭到了新羅的反擊。新羅擁立投降的淵淨土的兒子安勝為高句麗王(史稱報德王),賞賜金姓。並協助高句麗移民策動叛亂。經過數年的反唐戰爭,新羅最終控制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地區。大同江以北則由唐和後來崛起的渤海國占據。

後繼運動

 
高句麗滅亡後的渤海國和統一新羅

668年,高句麗滅亡後大批高句麗遺民展開了反對唐和新羅聯盟的運動。其中較為著名的有劍牟岑乞乞仲象大祚榮等。唐曾多次試圖在高句麗東部故地建立都督府控制此地區,但都失敗了。唐為管理原高句麗故地而設置的安東都護府,最初是由薛仁貴來管理的。後來唐朝任命高句麗寶藏王高藏為遼東州都督、朝鮮王。由於寶藏王支持反唐被流放。寶藏王的兒子高德武接管了安東都督府。日本學者日野開三郎在其著《小高句麗國の研究》中描述高句麗滅亡後,高句麗王族後代在遼東和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北建立了復興政權小高句麗。但是由於史料較少,所以不被學術界所公認。

高句麗滅亡後,高句麗大將劍牟岑最初在百濟故地漢城立寶藏王后裔安勝為王,試圖重建高句麗,並得到了新羅文武王金法敏的支持。但後來由於內部紛爭,劍牟岑被謀殺,安勝投靠到新羅。新羅給了安勝一片土地,讓他建立了報德國。683年,新羅神文王因擔心叛亂將報德國吞併。安勝被賜予新羅王室的「金」姓。

粟末靺鞨酋長乞乞仲象和他的兒子大祚榮原都是高句麗統治下的靺鞨人大將。668年八月,高句麗滅亡,三十年後,即698年,乞乞仲象和大祚榮在高句麗故地建立起震國並從唐朝手裡征服了原屬高句麗的部分國土。乞乞仲象去世後,713年,震國接受唐朝冊封的渤海郡王,與唐朝建立了藩屬關係。渤海國宣稱繼承高句麗而控制了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北和今中國東北的南部分地區。今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則隸屬於新羅

安史之亂期間,高句麗遺民李正己在營州加入唐朝平盧節度使軍隊,後隨唐軍南遷山東淄青,在成為淄青節度使後,成為今山東地區的割據藩鎮,名義上是唐朝的藩鎮[65]。這是在歸化唐朝的高句麗人中,少有的歷史名人[66]。781年李正己病死後,其藩鎮被其後裔李納李師古李師道繼承。李納在唐朝削藩時,曾公開反唐,自稱齊王,李氏政權直到819年滅亡。

905年,弓裔自稱後高麗王,後改國號為泰封。918年,王建稱王,國號高麗泰封高麗先後相繼,都自稱繼承高句麗。有些高句麗人到了日本。

政治體制

高句麗王位以世襲方式傳承,王以下有部落首領,稱大加、相加或古雛加,合稱為「諸加」,與扶餘國相同。王的臣僚包括沛者或對盧(即宰相)、主簿、優台、丞、使者、皂衣、先人,而諸加同樣有類似臣僚制度。諸加可支配下戶(百姓)、奴婢,數目達萬人。受支配的下戶、奴婢需向諸加供以穀物、魚鹽。

高句麗由諸加審理共論犯法案件,重罪者死,其妻沒為奴婢,竊盜罪賠償12倍[67]。諸加也評論國政,高句麗的王有時也受制肘。

關於高句麗的官職,在各史料中記載皆有不同。現將各史料中高句麗官職列於下表:

三國志·魏志·東夷傳 周書 隋書 通典 冊府元龜 新唐書
相加 大對盧 太大兄 相加 / 吐捽
大對盧
大對盧 大對盧
吐捽
對盧 太大兄 大兄 對盧 / 太大兄 太大兄 鬱折
沛者 大兄 小兄 沛者 / 鬱折 小兄 太大使者
古鄒加 小兄 對盧 古鄒大加 / 太大夫人使者 小兄 皁衣頭大兄
主簿 意候奢 意候奢 主簿 / 皁衣頭大兄 意候奢 大使者
優台 烏拙 烏拙 優台
于台 / 大使者
烏拙 大兄
太大使者 太大使者 使者 / 大兄 太大使者 上位使者
使者 大使者 大使者 皂衣 / 收位使者 (大使者) 諸兄
皂衣 小使者 小使者 先人 / 上位使者 小使者 小使者
先人 褥奢 褥奢 小兄 褥奢 過節
翳屬 翳屬 諸兄 翳屬 先人
仙人 仙人 過節 仙人 古鄒大加
褥薩 不過節 褥薩
先人

社會文化

 
高句麗壁畫

公元前4世紀左右,隨著中國文字、儒家思想和教育制度的傳入,學校教育開始在高句麗出現。據《三國史記》記載,小獸林王二年(372年),高句麗「立太學,教育子弟」。這是朝鮮半島最早的學校教育。太學以貴族子弟為教育對象,傳授中國的古典和儒學。高句麗在地方設有面向百姓的最早私學-扃堂,其教育內容主要是讀書和射箭[68]:146[69]:290[70]:37

高句麗人民以農業、漁獵為生,但農作物產量不多,使人民習慣節食[71]。每年10月舉行秋收祭典「東協」,祭祀國祖神、隧穴神(衪有農業神的性質,從洞穴中迎出,移到鴨綠江邊國內城的木製神象,象徵水神與日神交接,東協的高潮),陽光與水是作物生產基礎,有求豐收之意,其間人民飲酒歌舞慶祝。也有養馬,朱蒙的果下馬是高句麗的土種馬。高句麗與勿吉、鮮卑不同,不剪髮與辮髮,而是結髮為(與扶餘相同),這種東協祭不是只是在桂婁部進行,五部也進行,但整個過程中主祭是國王。

高句麗社會崇尚厚葬,以石為棺,加以金銀等貴重陪葬物,外層多次封墳,砌成石塚。高句麗有二座神廟,一是祭祀扶餘神(柳花夫人)由朱蒙立祀,一是祭祀登高神(朱蒙)由大武神王立。周書/卷49中記載:「一曰夫餘神,刻木作婦人之象;一曰登高神,雲是其始祖夫餘神之子。並置官司,遣人守護。蓋河伯女與朱蒙雲。」舊唐書卷199上記載後世的高句麗「頗有箕子之遺風」,「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72]

婚俗方面,高句麗行一夫一妻制,並允許男女以己意自由婚配,即所謂「有婚嫁,取男女相悅,即為之」。成婚後男方入住由女家準備的「婿屋」(在婿屋中受辱,通過外家考驗,可結婚,待兒女長大,男方才可攜妻兒返回男家),是母系社會產品。高句麗社會雖實行一夫一妻制,但「其俗尚淫」,並不認為男女之間有染可恥。在這種風俗之下,「男女多相奔誘」。可見未婚男女和已婚男女中,性關係隨便而不受約束,「兄死妻嫂」(如山上王續娶兄長故國川王之妻),寡婦改嫁,均屬常見。「多詐偽,言辭鄙穢,不簡親疏,乃至同川而浴,共室而寢。風俗好淫,不以為愧。有游女者,夫無常人。婚娶之禮,略無財幣,若受財者,謂之賣婢,俗甚恥之。」[73]

國王世代與絕奴部通婚,通過婚姻關係確保自己的政治地位[74]

高句麗語言

高句麗滅亡之後衰亡,作為一種語言已不存在。根據中國資料的記載,高句麗語與夫餘、沃沮、東濊、百濟(統治階層)的語言屬於同系,在中國東北部至朝鮮半島形成夫餘語系。此語言系列被認為與肅慎的語言有相當大的差異。由於朝鮮半島南部居民先於北方人民從大陸遷徙而來,高句麗語與三韓的語言在用字上也有所不同。有不少人嘗試把高句麗語、百濟語及古日本語聯繫在一起。美國印地安那大學的白桂思(Christopher I.Beckwith)嘗試透過約140個含有高句麗詞語的地方面來重新構建高句麗語的發音。他發現:高句麗語在文法構詞方面與日語相似,例如:genitive -no及attributive -si。他提出古代日本人和高句麗人的共同源地可能是在面向渤海的中國遼西地區;之後這個人群的一支向東越海到達日本,而過了幾百年後另一支則向東北遷徙,形成了高句麗人。只有這樣才可能解釋高句麗語和古代日本語的聯繫[75]白桂思教授的專著《高句麗語:日語在亞洲大陸的姐妹語言》認為高句麗語、古日語阿爾泰語系差別極大,對於學術界一貫將二者劃為阿爾泰語系的觀點予以否定。作者在書的最後還探討了高句麗語、古日語與朝鮮語(韓語)的聯繫[76]。不過,白桂思的這一的觀點,遭到了很多的質疑。一些學者認為白桂思對古高句麗語言的處理和分析方法等是錯誤的[77][78]。《三國史記》中記載的高句麗地名大多為高句麗佔領的原百濟與濊的領地,之後更變為新羅的版圖,故亦有看法認為重構的辭彙可能事實上屬於百濟語和濊語的範疇。此外,由於資料所限,重構辭彙中有相當部份僅有孤證或少數證據支持,故其精確度值得懷疑。有的研究者認為不甚可信,從而強調新羅、高句麗、百濟三者語言間的親緣關係(金東昭)。

中國史籍記載對高句麗與三韓及倭的語言相似相異與否沒有明確的表述。只是記載說高句麗、夫餘、沃沮、濊貉的語言相似,而沃沮與挹婁語言相異[79]。朝鮮語就是在新羅語基礎上發展而來[80]。三世紀後,高句麗、新羅都是用漢字作為官方文字。

文學

高句麗在三國時期已經進入相當的文明時期[81]:37-38高句麗在公元1世紀就已經編纂了大型的記事史書《留記》100卷。公元600年,高句麗太學博士李文真在《留記》的基礎上,修撰了《新集》五大卷。後世的文獻中還出現了大量朝鮮三國時期的史書名字[81]:88-89[82]:28。不過,這一歷史時期的文獻大多在歷次戰火中被焚毀,可供參考的留世典籍很少。據李德懋(1741-1793)之《青莊館全書·紀年兒覽序》,「唐李勣平高句麗,聚東方書籍於平壤,忌其文物不讓中國,舉以焚之。新羅之末,甄萱據完山,輸置三國遺書,盪為灰燼。此三千年來二大厄也。」[81]:37-38[83]:9

箜篌引》是首被翻譯成漢語而保留下來的高句麗歌謠,記載於東漢蔡邕的《琴操·九引》和西晉崔豹的《古今注·音樂》中。此歌全篇僅16字,但意尤深遠[81]:68-70[82]:20[83]:11-12。朝鮮古籍中還留有少數《玄鶴》、《來遠城》、《延陽》、《溟州》等高句麗鄉曲的名稱,但並沒有留下歌詞。這些鄉曲在朝鮮文學史上發揮了重要的影響[83]:36-37[81]:77

琉璃明王創作的四言詩《黃鳥歌》是朝鮮半島現存最早的漢詩[82]:31。曾到中國北周留學的高句麗僧人定法師在高句麗平原王在位期間創作有五言寫景律詩《詠孤石》,流傳至今[81]:84-85[82]:31-32。《遣于仲文詩》是高句麗大將乙支文德隋與高句麗的戰爭期間,寫給隋將于仲文的五言詩,勸他「知足」退兵。該詩用詞巧妙,不卑不亢,是首被歷代稱頌的作品[82]:32-33[81]:86-87

現存最早的朝鮮漢文散文是高句麗大武神王寫給漢遼東太守的一封書函。公元28年,漢遼東太守率兵攻打高句麗,高句麗閉城固守。漢軍原以為城內無水,久守城外期待高句麗不戰自降。猜測出漢軍意圖後,高句麗大武神王從池中釣了一條鯉魚,用水草包裹好,並附了封信和酒,派人一起送到漢營。信上寫道:「寡人愚昧,獲罪於上國,致令上將軍率百萬之軍,暴露敝境。無以將厚意,輒用薄物致供左右。」遼東軍見到鯉魚和水草後,認為城中有水,一時很難攻陷,逐退兵。[82]:28-29[81]:89-90

現存的高句麗的散文還包括一些碑誌和銘文。朝鮮平安南道龍岡地區發現的《龍岡秥蟬縣神祠碑》是現存最早的碑誌。該碑建於公元85年左右,碑面刻有200餘字的碑文,記述當時高句麗社會安定,百姓安居樂業的太平景象。現存於中國吉林省集安市的《好太王陵碑文》是高句麗長壽王於公元414年為其父廣開土大王而立。整篇碑文共1800餘字,由高句麗建國神話、廣開土大王南征北伐的豐功業績、守墓煙戶情況以及有關守墓的教諭和制令四部分組成,是朝鮮古代碑誌的代表作。[81]:92-93[82]:29-30

宗教信仰

 
高句麗古墓中的三足烏、龍、鳳壁畫

高句麗人信仰多神崇拜,是薩滿文化的反映[84]。《新唐書·高麗傳》載高句麗「俗多淫祀」,表明高句麗的多神文化。據《後漢書·東夷·高句麗傳》記載高句麗「以十月祭天大會,名曰『東協』」,可見高句麗有祭天的風俗,並在每年的10月份舉辦盛大的祭天儀式。高句麗壁畫墓多繪有日月神像,表明其有日月星辰崇拜。高句麗五盔墳四號墓「日月神繪於北角二層抹角石上,人首蛇身。日神居左,男相,披髮,雙手捧日輪於頭上,日中有三足鳥,月神居右,長發女相,雙手捧月輪於頭上,月中有蟾蜍。」[85]長川一號墓後室藻井頂部繪日神(三足鳥)、月神(塘蜍與免)和北斗七星圖[86]。高句麗古墓壁畫中也有位列中國史籍與傳說中的三皇五帝中的三皇[87]伏羲女媧和神農氏,箕子表明高句麗深受傳統中國文化影響。

高句麗人崇拜三足烏和鳳。高句麗的三足烏文化由中國中原地區傳入。三足烏又被稱為金烏,體現古代中國人對鳥和太陽的崇拜。高句麗人對三足烏的這種崇拜在高句麗古墓壁畫中有描述。

隨著佛教從中國傳入高句麗,佛教地位在高句麗不斷提高。故國壤王時期,佛教被定為高句麗國教[88]

高句麗舞蹈

高句麗是個喜歌擅舞的民族。《三國志》卷30《魏書·東夷傳·高句驪》記載:「其民喜歌舞,國中邑落,暮夜男女相聚,相就歌戲」。高句麗壁畫上也繪有各種的舞蹈,其中中國集安高句麗古墳壁畫繪有「長鼓舞」,朝鮮黃海道安岳第三號墳墓和八青里墳墓群的壁畫上繪有「刀舞」。這些舞蹈形式在朝鮮族的傳統舞蹈中傳承[89][90]。高句麗壁畫上的「西瓜遊戲」、「扇舞」也可以看到現代朝鮮族「西瓜舞」、「扇舞」的影子。

高句麗建築

高句麗建築富有濃厚的高句麗地域和文化特色。今存遺蹟多是山城和墓葬。

世界文化遺產

朝鮮從2000年開始申請世界遺產名錄,當初在2003年舉行的第27屆世界遺產委員會巴黎會議上準備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不過由於中國的反對,未能列入。中國從2003年開始了申請,在2004年舉行的第28屆世界遺產委員會蘇州會議上,朝鮮的「Complex of Koguryo Tombs」(高句麗墓葬群)和中國東北的「Capital Cities and Tombs of the Ancient Koguryo Kingdom」(高句麗王城、王陵及貴族墓葬)分別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兩項獨立的世界文化遺產。

中國的「高句麗王城、王陵及貴族墓葬」包括王城3座、王陵14處及貴族墓26座—王城:五女山城、國內城、丸都山城。

王陵:麻線0626號墓、千秋墓、西大墓、麻線2100號墓、麻線2378號墓、七星山0211號墓、七星山0871號墓、太王陵及好太王碑、臨江墓、禹山0992號墓、將軍墳及1號陪葬墓。

貴族墓:角牴墓、舞踴墓、馬槽墓、王字墓、環紋墓、冉牟墓、散蓮花墓、長川2號墓、長川4號墓、長川1號墓、禹山3319號墓、五盔墳1號墓、五盔墳2號墓、五盔墳3號墓、五盔墳4號墓、五盔墳5號墓、四神墓、禹山2112號墓、四盔墳1號墓、四盔墳2號墓、四盔墳3號墓、四盔墳4號墓、兄墓、弟墓、折天井墓、龜甲墓。

高句麗舊地

高句麗建立之初所在地區曾經是漢朝在朝鮮半島北部設的漢四郡之一的玄菟郡,唐朝在高句麗舊地設置了安東都護府,重新建立起中原王朝對遼東地區的統治,不久高句麗遺民和新羅聯合展開抗唐戰爭,最終是震國和新羅占據了遼東半島以外的原高句麗疆域。

926年,震國被遼朝(契丹)吞併後,自稱繼承高句麗的高麗王朝進行北伐政策,接著渤海遺民回復到鴨綠江以南的高句麗舊地。自《舊五代史》開始,歷代正史卻不再區分高氏高句麗與王氏高麗王朝,並承認兩者有繼承關係。關於中國史書不辨兩個高麗的原因,從《續資治通鑑長編》卷323宋元豐五年(1082)二月己巳條可以看出:「史館修撰曾鞏言:『竊考舊史,高句驪自朱蒙得紇升骨城居焉,號曰高句驪,因以高為氏,歷至唐,高宗時其王高藏失國內徙。聖歷中,藏子德武安東都督,其後稍自為國。元和之末嘗獻樂工,自此不復見於中國。五代同光天成之際(923年—930年),高麗王高氏復來貢而失其名。長興三年乃稱權知國事王建遣使奉貢,因以建為王。建子武,武子昭,昭子伷,伷弟治,治弟誦,誦弟詢,相繼而立。蓋自朱蒙至藏,可考者一姓九百年,傳二十一君而失國。其後,復自為國,而名及世次興廢之本末,與夫王建之所始,皆不可考。」高句麗21王的譜系清晰可考,但高句麗滅亡之後四百七十多年,怎麼會出現一個王建高麗來,史館坦承「皆不可考」。然而,王氏高麗向宋朝奉上了一個將王氏高麗和高句麗連接起來的「高麗世次」,公開繼承高句麗社稷。中國各政權從此不辨兩個高麗,承認高氏高句麗與王氏高麗王朝有繼承關係,但在近代隨著考據學的興盛則產生了很多爭議。

明朝以前,如遼朝金朝等仍控制今中國東北遼河以東地區和圖們江以南的部分地區,元朝亦一度統治著鴨綠江以南和圖們江以南的部分地區。蒙古對中國的統治結束後高麗王朝再次進行北伐政策、再次回復到鴨綠江以南土地。朝鮮王朝建國過程中,繼承高麗王朝的北伐政策,派兵占領圖們江以南的土地。後來朝鮮王朝建立者李成桂得到明太祖冊封,正式明確圖們江為朝鮮和女真的界河。

 
漢江流域高句麗遺址出土的屋瓦,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

高句麗遺民

高句麗遺民裡一部分變為新羅人渤海人[91]渤海國滅亡前後和復國運動過程中部分渤海人遷入到高麗王朝境內融入高麗人。復國運動過程中被契丹俘虜的一部分渤海人融入契丹。

多數高句麗王族和一部分百濟王族被拉到唐朝境內,在洛陽北邙山一帶發掘面世的高句麗王族泉男生泉男產泉獻誠、高慈、高震、泉毖,以及百濟王族扶餘隆的墓誌銘,清末民初著名金石學者羅振玉編成《唐代海東藩閥志存》一書[92]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楊保隆認為有1/3到一半的高句麗人曾被內遷至內地,並且成為中國內地一重要的武人集團,在唐末五代歷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93]

高句麗王族高麗若光率領高句麗遺民1799人亡命到日本,在日本武藏國[94]開拓高麗郡,並建立高麗神社[95]。甲斐國巨麻郡,河內國大県郡,河內國若江郡巨麻郷,山城國相楽郡大狛郷、下狛郷也有高句麗人

高句麗相關現代爭議

 
高句麗關係演化圖

對於高句麗的歷史歸屬,中國大陸朝鮮與韓國學者存在爭議。2004年8月22日,中韓兩國就高句麗歷史問題達成《五項諒解事項》[96]:337。此後,兩國領導人都在不同場合表示遵守《五項諒解事項》,學術與政治分開,現實與歷史分開,正確對待,妥善處理,不讓爭議影響兩國關係[97][98]

參考文獻

引用

  1. ^ 汪高鑫. 東亞三國古代關係史. 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 2006. ISBN 9787563917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23). 
  2. ^ 楊世新. 略論隋唐朝與朝鮮三國的文化交流. 《大家》. 2010, 7期 [2016-02-22]. 
  3. ^ 李岩. 朝鮮三國時期思想文化與佛教的本土化歷程考析. 當代韓國. 2008, 3. 
  4. ^ 《三國史記・高句麗紀十》記載「總章二年夏四月,高宗移三萬八千三百戶於江淮及山南、京西諸州空曠之地。」
  5. ^ 高句麗人哪兒去了. 華夏人文地理. 2006, 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6-03). 
  6. ^ 《新唐書·高麗傳》:「總章二年,己巳二月,王之庶子安勝,率四千餘戶,投新羅。」
  7. ^ 《通典》186載:「其後、餘眾不能自保,散投新羅,靺鞨。」
  8. ^ 《三國史記·新羅本紀六》載:「高句麗貴臣淵淨土(蓋蘇文弟)以城十二、戶736、口3543來投。」
  9. ^ 《三國史記》第三十二卷雜誌第一祭祀·樂「玄琴之作也,新羅古記云:"初,晉人以七絃琴,送高句麗。麗人雖知其爲樂器,而不知其聲音及鼓之之法,購國人能識其音而鼓之者,厚賞。時,第二相王山嶽,存其本樣,頗改易其法制而造之,兼製一百餘曲,以奏之。於時,玄鶴來舞,遂名玄鶴琴,後但云玄琴。」
  10. ^ 鄭欣; 劉兆偉. 論高句麗、渤海及朝鮮族傳統體育文化特點及價值. 遼寧體育科技. 2015, 01. 
  11. ^ Byington, Mark.「The Creation of an Ancient Minority Nationality: Koguryo in Chinese Historiography.」In Embracing the Other: The Interaction of Korean and Foreign Cultures: Proceedings of the 1st World Congress of Korean Studies, III. Songnam, Republic of Korea: The Academy of Korean Studies, 2002.
  12. ^ 《三國史記》記載:高句麗始居中國北地,則漸東遷於浿水之側
  13. ^ 江上波夫. 騎馬民族國家―日本古代史へのアプローチ. 中央公論新社. 1991. ISBN 978-4-12-180147-0 (日語). 
  14. ^ 吳廷璆. 日本史. 南開大學出版社. 1994. ISBN 9787310005222. 據研究,舊石器時代的日本人有可能是中國北部北京猿人的後裔,在漫長的歲月里逐步經由朝鮮來到日本……從語言學上看,日本語在語法結構、音韻組織方面具有蒙古語和朝鮮語的一些共同特點。再從地質學上看,洪積世的日本同亞洲大陸相連,西日本又同中國、朝鮮接近。 
  15. ^ 《後漢書》:「莽大說,更名高句驪王為下句驪侯,於是貊人寇邊愈甚。」
  16. ^ 'Mark E. Byington, "A History of the Puyo State, it's History and Legacy", p. 233'
  17. ^ 《三國史記》:「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無恤為太子 委以軍國之事 秋八月 王命烏伊・摩離 領兵二萬 西伐梁貊 滅其國 進兵襲取漢高句麗縣」
  18. ^ Rhee, Song nai (1992) Secondary State Formation: The Case of Koguryo State. In Pacific Northeast Asia in Prehistory: Hunter-fisher-gatherers, Farmers, and Sociopolitical Elites, edited by C. Melvin Aikens and Song Nai Rhee, pp. 191-196. WSU Press, Pullman ISBN 978-0-87422-092-6.
  19. ^ 三國志》記載:「濊... ...言語法俗大抵與句麗同」
  20. ^ 《三國史記》*卷13:「十年秋九月鸞集於王臺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滅之以其地爲城邑」
  21. ^ 高句麗名稱的由來
  22. ^ 三國志夫餘國有君王,皆以六畜名官,有馬加、牛加、豬加、狗加、大使、大使者、使者。
  23. ^ 1990年代的《中國東北史》(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等書否認渤海與高句麗及朝鮮民族有關連性
  24. ^ 高句麗族屬溯源
  25. ^ 高句麗族屬溯源
  26. ^ The War of Words Between South Korea and China Over An Ancient Kingdom: Why Both Sides Are Misguided "In exchange, the Koguryo leaders gained Han recognition of their status, along with various prestige items and access to Han trade. Koguryo leaders were otherwise free to exercise government over their people as they wished."
  27. ^ 《三國史記》:「六年秋八月神雀集宮庭冬十月王命烏伊扶芬奴伐太白山東南人國取其地為城邑。十年秋九月鸞集於王台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滅之以其地為城邑」
  28. ^ 28.0 28.1 王莽伐匈奴
  29. ^ 《三國史記》卷13「三十一年 漢王莽發我兵伐胡 吾人不欲行 強迫遣之」
  30. ^ 30.0 30.1 談金富軾對王莽朝記事的篡改
  31. ^ 《三國史記》:「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無恤為太子 委以軍國之事 秋八月 王命烏伊・摩離 領兵二萬 西伐梁貊(梁水一帶沒內附的高句麗族) 滅其國 進兵襲取漢高句麗縣」
  32. ^ 32.0 32.1 《三國史記》卷14:「二十年 王襲樂浪 滅之」
  33. ^ 《三國史記》卷14:「二十七年 秋九月 漢光武帝遣兵渡海 伐樂浪 取其地 為郡縣 薩水已南屬漢」
  34. ^ 《三國史記》記載:"八年 冬十一月 漢以大兵向我 王問群臣 戰守孰便 眾議曰 漢兵恃眾輕我 若不出戰 彼以我為怯 數來 且我國山險而路隘 此所謂 一夫當關 萬夫莫當者 也 漢兵雖眾 無如我何 請出師御之 答夫曰 不然 漢國大民眾 今以強兵遠斗 其鋒不可當也 而又兵眾者宜戰 兵少者宜守 兵家之常也 今漢人千里轉糧 不能持久 若我深溝高壘 淸野以待之 彼必不過旬月 飢困而歸 我以勁卒薄之 可以得志 王然之 嬰城固守 漢人攻之不克 士卒飢餓引還 答夫帥數千騎追之 戰於坐原 漢軍大敗 匹馬不反 王大悅 賜答夫坐原及質山 為食邑"
  35. ^ 《三國志/卷30》:景初二年(238年),太尉司馬王率眾討公孫淵,宮遣主簿大加將數千人助軍。
  36. ^ 36.0 36.1 36.2 韓國歷史與現代韓國By Jiang-zuo Jian
  37. ^ 《三國史記》:「六年秋八月神雀集宮庭冬十月王命烏伊扶芬奴伐太白山東南荇人國取其地為城邑。十年秋九月鸞集於王台冬十一月王命扶尉伐北沃沮滅之以其地為城邑」
  38. ^ 三國史記
  39. ^ 《三國史記》卷13「三十一年 漢王莽發我兵伐胡 吾人不欲行 強迫遣之」
  40. ^ 《三國史記》:「三十三年 春正月 立王子無恤為太子 委以軍國之事 秋八月 王命烏伊・摩離 領兵二萬 西伐梁貊(梁水一帶末歸屬的高句麗族) 滅其國 進兵襲取漢高句麗縣」
  41. ^ 《三國史記》卷14:「二十七年 秋九月 漢光武帝遣兵渡海 伐樂浪 取其地 為郡縣 薩水已南屬漢」
  42. ^ 《三國史記》卷14:「四年 秋七月 伐東沃沮 取其土地為城邑 拓境東至滄海 南至薩水」
  43. ^ 'Gina L. Barnes', "State Formation in Korea", 2001 Curzon Press, page 22'
  44. ^ 《三國史記》卷15:「二十五年 冬十月 夫餘使來 獻三角鹿・長尾兔 王以為瑞物 大赦...五十三年 春正月 夫餘使來獻虎 長丈二 毛色甚明而無尾...六十九年...肅愼使來 獻紫狐裘及白鷹・白馬 王宴勞以遣之"
  45. ^ 《三國史記》卷15:「太祖王五十七年遣使如漢 賀安帝加元服,後又遣使如漢 貢獻方物 求屬玄菟。」
  46.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24'
  47. ^ 《三國史記》卷15:「六十六年 夏六月 王與穢貊襲漢玄菟 攻華麗城
  48. ^ 《三國史記》卷15:「攻玄菟、遼東二郡,焚其城郭,殺獲二千餘人」
  49. ^ 《三國史記》卷15:「秋八月 王遣將 襲漢遼東西安平縣 殺帶方令 掠得樂浪太守妻子」
  50. ^ 《三國史記》卷16:「「六年 漢遼東太守興師伐我 王遣王子須拒之 不克 王親帥精騎往 與漢軍戰於坐原 敗之 斬首山積」
  51. ^ 《三國史記》卷16 「公孫度從之 延優遣弟須 將兵御之 漢兵大敗」
  52. ^ 毌丘儉東征攻克高句麗首都
  53. ^ 三國魏·毌丘儉紀功碑
  54.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20
  55. ^ 55.0 55.1 MyGoguryeo Unknown year
  56. ^ 'Ki-Baik Lee', "A New History of Korea", 1984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 38
  57. ^ De Bary, Theodore and Peter H. Lee, "Sources of Korean Tradition", p. 25-26
  58. ^ 東漢外戚宦官專政隋滅與唐興
  59. ^ 《舊唐書·高麗傳》:「建武懼伐其國,乃築長城,東北自夫餘城,西南至海,千有餘里。」
  60.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記八》:「榮留王十四年春二月,王動眾築長城,東北自夫餘城,西南至海千餘里,凡十六年畢功」
  61. ^ 《世界歷史百科全書》第一卷,朝鮮三國時代,Encylopedia of World History, Vol I, P465 Three Kingdoms, Korea
  62. ^ 舊唐書
  63. ^ 資治通鑑:卷198卷199卷200卷201
  64. ^ 三國史記:卷22[1]/三國史記卷22
  65. ^ 《新唐書》記載:「希逸初領淄青,甚著聲稱,理兵務農,遠近美之。」「正己用刑嚴峻,所在不敢偶語;然法令齊一,賦均而輕,擁兵十萬,雄據東方。」
  66. ^ 試論唐代營州的高句麗武人集團(刊於《江蘇社會科學》2007第2期)
  67. ^ 朱立熙(2003),《韓國史──悲劇的循環與宿命》,臺北:三民書局,頁13。
  68. ^ 田景等. 《韓國文化論》. 廣州: 中山大學出版社. 2010年5月. ISBN 9787306036575. 
  69. ^ (韓)林敬淳著; 尹敬愛 王妍譯. 《韓國文化的理解》. 大連: 大連出版社. 2012年1月. ISBN 978-7-5505-0190-4. 
  70. ^ 楊雨蕾等著. 《韓國的歷史與文化》. 廣州: 中山大學出版社. 2011年6月. ISBN 9787306038999. 
  71. ^ 高句麗人的衣食,鳳凰網,2006年9月15日
  72. ^ 其俗多淫祀,事靈星神、日神、可汗神、箕子神。
  73. ^ 周書/卷49周書中的高句麗民俗
  74. ^ 高句麗人的婚俗,鳳凰網,2006年9月15日
  75. ^ Christopher I. Beckwith, 2004. Koguryǒ: The Language of Japan's Continental Relative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ical-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Japanese-Koguryoic Languages, with a Preliminary Description of Archaic Northeastern Middle Chinese. Leiden: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ISBN 978-90-04-13949-7.
  76. ^ Review: Historical Linguistics: Beckwith (2007)
  77. ^ Journal of Inner and East Asian Studies, volume 2-2 (2005)
  78. ^ Review: Historical Linguistics: Beckwith (2007)
  79. ^ 高句麗語言
  80. ^ 韓語的概括和起源
  81. ^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李岩; 徐建順、池水涌、俞成雲. 《朝鮮文學通史》.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0年9月. ISBN 978-7-5097-1511-6. 
  82. ^ 82.0 82.1 82.2 82.3 82.4 82.5 82.6 韋旭昇著. 《韓國文學史》.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8年7月. ISBN 978-7-301-14042-0. 
  83. ^ 83.0 83.1 83.2 李家源(韓); 趙季劉暢譯. 《韓國漢文學史》. 南京: 鳳凰出版社. 2012年10月. ISBN 978-7-5506-1595-3. 
  84. ^ 高句麗原始宗教文化論略,黑龍江民族叢刊
  85. ^ 《高句麗歷史與文化研究》,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第288頁
  86. ^ 耿鐵華《高句麗壁畫中的宗教與祭祀》,《遼海文物學刊》1988年2期
  87. ^ 史記·三皇本紀》、《運斗樞》、《元命苞》
  88. ^ 據《三國史記》:「故國壤王九年(392)三月,下教,崇拜佛法,求福」,國王以政令形式要求國人信奉佛教,這標誌著佛教正式成為高句麗「國教」。
  89. ^ 中國朝鮮族舞蹈源流及其民族特點
  90. ^ 朝鮮族舞蹈的歷史淵源、表演形式和跳法特點
  91. ^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九》;《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九下》。
  92. ^ 高句麗遺民高足酉墓志銘考釋,搜文網,2006年4月29日。
  93. ^ http://www.trends.com.cn/travel/a/1-83541.htm
  94. ^ 大約在今日日本首都附近,具體位置是:埼玉縣全縣、東京都隅田川以東的陸地及神奈川縣東北部
  95. ^ 高麗神社網站,2007年3月28日驗證。
  96. ^ 宋成有 等. 《中韓關係史-現代卷》. 北京: 社會科學出版社. 2014年1月. ISBN 978-7-5097-5142-8. 
  97. ^ 溫家寶:中韓無領土問題 歷史研究要講兩分開原則. 中國新聞網. 2007-04-06. 
  98. ^ 《當代韓國》. 2007年3月, (春季號): 6. 

來源

  • 史記》記載,箕子朝鮮據說是商朝的遺臣箕子建立,典籍中最早出現「朝鮮」一詞的是《尚書大傳》中周武王封箕子於朝鮮之地。《《尚書大傳》中記載「西方者何也?鮮方也。」有謂「朝鮮」即「朝日鮮明」之意,「朝」讀如「朝日」的「朝」;但在《史記》卷一百一十五〈朝鮮列傳〉第五十五「集解」引張晏云:「朝鮮有濕水、洌水、汕水,三水合為洌水,疑樂浪朝鮮取名於此也。」索隱云:「朝音潮,直驕反,鮮音仙。以有汕水,故名也。汕一音訕。」《史記》卷三十八有周武王封箕子於朝鮮。中國古籍《山海經·海內經》曰:「東海之內,北海之隅,有國名朝鮮」。
  • 北齊書·高保寧傳》。
  • 北宋司馬光著《資治通鑑》陳宣帝太建九年。
  • 《北齊書·高保寧傳》,《周書·宇文神舉傳》,《資治通鑑》陳宣帝太建十年。
  • 北宋司馬光著《資治通鑑》陳宣帝太建十二、十三、十四、至德元年,《隋書·突厥傳》。
  • 北宋司馬光著《資治通鑑》陳宣帝太建十年五月條記作「詔停諸軍」。
  • 周書·高麗傳》載高麗在北朝東西對立時期,同時接受東西兩朝的冊封。其向西魏和北周朝貢,見於記載者有:1、「璉五世孫成,大統十二年,遣使獻其方物。」2、「建德六年,湯又遣使來貢,高祖拜湯為上開府儀同大將軍,遼東郡開國公、遼東王。」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七》平原王十九年條。此後至隋開皇元年,未見高麗入朝,或與其抗擊周師有關。
  • 《魏書·高句麗傳》馮弘奔高麗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六》馮弘奔高麗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五》載:「高麗攻取樂浪、玄菟及招納崔毖」;見於並參見
  • 魏書·匈奴宇文莫槐傳》匈奴宇文部奔高麗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五》美川王,「建國八年,晃伐逸豆歸,……逸豆歸遠遁漠北,遂奔高麗。」
  • 隋書》及《資治通鑑》將此事繫於開皇十七(597)年,但《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七》則繫於平原王三十二年(590),當是。
  • 《三國史記·高句麗本紀第八》;《隋書·高祖下》。
  • 《隋書·高祖上》
  • 《隋書·靺鞨傳》「煬帝初與高(句)麗戰,頻敗其眾,渠帥度地稽率其部來降。」
  • 北史·勿吉傳》載:「煬帝初,與高麗戰,……」《北史》的標點,意思比較清楚。但此句的主語不明,且大業初年未見隋與高麗交戰的記載,故《通典》卷186《勿吉》將此句省略為「煬帝初,其渠帥度地稽率其部來降。」《隋書》所載「與高麗戰」的主語尚不明確。
  • 《北史·勿吉傳》同上載:「然其國與隋懸隔,唯粟末、白山為近。」
  • 《資治通鑑》大業三年八月條記載,隋煬帝巡視突厥,於啟民帳內賦詩:「呼韓頓顙至,屠耆接踵來;何如漢天子,空上單于台!」
  • 陳書》載:高(句)麗向北齊朝貢的年代為:天保元年、二年、六年、河清三年、天統元年、武平四年。(《北齊書》帝紀)向陳朝朝貢的年代為:天嘉二年、三年(冊封)、七年、太建二年、三年、六年
  • 參見《南史·高句麗傳》。
  • 魏書·百濟傳》時人對此看的相對比較清楚,如《南齊書·高麗傳》就指出,高麗「亦使魏虜,然強盛不受制。」
  • 《魏書·百濟傳》在魏顯祖答百濟的詔書說:「每欲陵威東極,懸旌域表,拯荒黎於偏方,舒皇風於遠服。良由高麗即敘,未及卜征。……」體現了北朝對高麗的態度。
  • 《資治通鑑》大業三年七月條載:「(高)熲又以帝遇啟民過厚,謂太府卿何稠曰:『此虜頗知中國虛實,山川險易,恐為後患。』」隋兵部尚書段文振也同樣指出,突厥「異日必為國患」。(同上書大業八年二月)
  • 《資治通鑑》大業六年。
  • 《隋書·百濟傳》載:「百濟請伐高麗」
  • 《三國史記·新羅本紀第四》真平王三十年:「王患高句麗高句麗屢侵封疆,欲請隋兵以征高句麗,命圓光修乞師表。」
  • 《北史·高句麗傳》
  • 《魏書·高句麗傳》
  • 《南史·高句麗傳》
  • 《隋書·煬帝上》
  • 《三國史記·地理四》高句麗條載:「渤海人武藝曰:『昔高麗盛時,士三十萬。」
  • 《資治通鑑》大業八年。
  • 舊唐書·突厥下》。
  • 金善昱《隋唐時代中韓關係研究──以政治、軍事諸問題為中心》(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論文,1973年,未發表)作者觀點認為,是年突厥進攻高麗乃是因為爭奪契丹所引起的,此種觀念頗有見地。但金氏認為,開皇四年以前,隋無遑爭奪契丹。筆者以為,恰恰相反,開皇四年的契丹內附,正說明隋在此之前就已開始介入對契丹的控制。
  • 《東亞前近代史是如何形成的》,《歷史學研究》276,1963年。《近代以前的東亞世界》,281,1963年。《關於古代東亞國際關係的若干問題──史學會報告聽後感──》,286,1964年。《隋代東亞的國際關係》,唐代史研究會編《隋唐帝國與東亞世界》,汲古書院,1979年版。

外部連結

參見

朝鮮半島朝代
傳疑/神話時代:桓國 | 倍達國(神市國) | 檀君朝鮮 | 辰國
信史時代:箕子朝鮮 | 衛滿朝鮮 | 馬韓 | 辰韓 | 弁韓 | 漢四郡 | 高句麗 | 新羅 | 百濟
中世至近代:後百濟 | 泰封 | 高麗 | 李氏朝鮮 – 大韓帝國) | 朝鮮日佔時期 /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二戰後至今:朝鮮人民共和國 | 蘇聯民政廳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 美軍政廳 大韓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