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孝公

齊孝公
前642年—前633年
政權 齊國
君主 齊孝公
歷時 10年
齊孝公在位年在《春秋》經時代的位置

齊孝公(?-前633年),姓,名中國春秋時期齊國國君,齊桓公之子、母親為鄭姬。前642年至前633年在位。

早年齊桓公和管仲立其為太子,並囑託宋襄公予以照應。前643年,桓公卒,另外五子爭奪君位,原桓公寵臣易牙與豎刁擁立公子無虧為君,公子昭逃奔宋國。前642年春,宋襄公聯合曹國、衞國、邾國領兵攻齊,以助公子昭歸國爭位。三月,迫於諸侯軍隊的壓力,齊眾大夫在國氏高氏兩家的率領下誘殺豎刁、無虧,迎立太子昭。但其餘四公子的追隨者興兵攻打已入齊境的太子昭,迫使其逃回宋國。五月,宋襄公再度發兵,擊敗齊眾公子於甗(今山東濟南附近),太子昭遂得以入齊都臨淄(今山東淄博臨淄)即位。此次動亂之後,齊國國力衰落,齊桓公霸業告終。

成語「有恃無恐」的典故

魯僖公二十六年(前634年)夏,魯國大饑,齊孝公趁機攻魯。魯大夫展喜先向展禽(柳下惠)請教應對之策後,日夜兼程,在齊魯邊界上遭遇孝公,以牛羊、酒食犒勞齊國軍隊。

以下展喜說的話就是展禽教的。

展喜說:「敝國國君聽說貴國君親自舉起了尊貴的雙腳,將親自造訪敝國,所以使下臣以牛羊、酒食犒勞貴國各位執政。」齊孝公問:「魯國人聽說我要來,會感到害怕嗎?」展喜說:「小人(無知無識的平民)可能感到害怕,但君子(執政及知識份子)則不感到害怕。」孝公問:「屋內什麼都沒有,像是中空而懸掛著的磬(一種敲擊樂器),田野間連青草都沒了,你們是憑著什麼而不怕我呢?」展喜說:「憑著先王的遺命啊!以前我國先祖周公跟貴國先祖太公輔助王室,為成王的左右手,成王獎勵周公、太公的功勞,封其後代於齊、魯,使其相鄰而結盟,盟辭說:『世世的子孫都不得彼此危害。』盟辭藏在盟府,由太公管理著。貴國先君桓公因此糾合諸侯,而攻擊對王室不恭者;彌補各國的缺失而匡救各國的災難,便是昭顯太公所管理的盟約之神聖。所以齊侯您一即位,諸侯都引領期盼著,相互傳言著:『齊侯必能繼承、發揚桓公的功業!』所以敝國不敢發展武力、設置邊防,認為:『難道齊侯繼位才九年,就把先王的遺命、太公的舊職都給廢棄不管了?這樣要如何面對先君桓公?您一定不至於如此的。』所以敝國才能不感到害怕。」齊孝公於是退兵。[1]

參考資料

  1. ^ 左傳‧僖公二十六年》:「夏,齊孝公伐我北鄙,衛人伐齊,洮之盟故也。公使展喜犒師,使受命於展禽。齊侯未入竟,展喜從之,曰:『寡君聞君親舉玉趾,將辱於敝邑,使下臣犒執事。』齊侯曰:『魯人恐乎﹖』對曰:『小人恐矣,君子則否。』齊侯曰:『室如縣罄,野無青草,何恃而不恐﹖』對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大公股肱周室,夾輔成王。成王勞之,而賜之盟,曰:「世世子孫無相害也!」載在盟府,大師職之。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其不協,彌縫其闕而匡救其災,昭舊職也。及君即位,諸侯之望曰:「其率桓之功!」我敝邑用不敢保聚,曰:「豈其嗣世九年,而棄命廢職﹖其若先君何﹖君必不然。」恃此以不恐。』齊侯乃還。」

參見

前任:
弟齊君無詭
齊國君主
前642年—前633年
繼任:
齊昭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