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廈·多吉次傑

龍廈·多吉次傑

龍廈·多吉次傑藏文ལུང༌ཤར༌རྡོ་རྡྟེ་མཚོ་རྒྱལ་威利lung shar rdo rje mtsho rgyal;1881年-1940年)藏族,後藏蘇龍(今謝通門縣達那地區)人,噶廈官員,西藏近代改良派代表人物之一。[1]

生平

遊歷歐洲

 
1912年至1913年間,龍廈(中坐者)和4位西藏留學生在赴英國前夕於錫金甘托克合影

龍廈·多吉次傑出生在後藏蘇龍(今謝通門縣達那地區)的一個貴族之家[1],是蘇窮·西繞札巴(古代西藏紅教三大活佛之一)的後裔[2]清朝末年,出任孜康扎巴。[1]

1914年,四品官龍廈奉十三世達賴之命作為領隊,率4名藏族貴族青年(門沖·欽繞貢桑、吉普·羅布旺堆、強俄巴·仁增多吉、郭卡爾瓦·索朗貢布)赴英國留學。這是西藏首次官派留學生赴歐美留學。[1][2]龍廈隨即攜妻赴英國,此後又先後到過法國義大利等國。在英國期間,他負責督促4位留學生學習,使他們分別成為勘探礦物、電機、報務、軍事等方面的人才。

改革人物

1917年回到西藏後,受到十三世達賴重用。1920年,升任孜本,此後人稱「孜本龍廈」。1921年,成為巴希列空(即軍糧局)主管(俗官),與其同任主管的是仲譯欽莫羅桑丹窮(僧官),改革征糧和稅收制度,通過沒收貴族和寺廟非法占有的土地並增加僧俗領主的租稅,從而擴大了西藏噶廈的財源,獲得十三世達賴器重,但因此遭貴族領主仇恨。[1]

1923年,升任藏軍司令部顧問兼孜本,權力達到頂峰。其間,他整編了藏軍,擴充為12 個代本。1931年,由於在處理尼泊爾同西藏的商務糾紛時發生失誤,被免去藏軍司令部顧問的職務,但仍任孜本。[1]英國人貝爾在《十三世逹賴喇嘛傳》中稱,「到了1925年,逹賴喇嘛日益堅定地撇開英國,轉向中國。同年,他任命了一位名叫龍廈的官員為藏軍總司令。龍廈明顯反英,我們的老朋友、前任總司令擦絨一貫親英,這時,他已丟失了大部分權力,繼而被貶職。」[2]

1930年,國民政府文官處書記官劉曼卿女士持蔣介石致十三世達賴和龍廈的親筆信赴西藏,會晤了達賴和龍廈等高層領袖。劉曼卿在拉薩期間,龍廈夫婦和劉曼卿關係特別友好。劉曼卿離開拉薩前向龍廈辭行,龍廈向她提出三條意見:一、「祈告中央,藏政府非不欲奉行三民主義,然以人之頑固,幸勿操急,徒致紛擾。以雲外交,藏人決以中原行動為行動,斷不致單獨有所表示。」二、「聞內地軍備遠不及列強,請加意準備,使內足以鎮變護邊,外足以禦侮持平為要。」三、希望劉曼卿「繼續為藏努力,對中原人士亦應鼓吹其注意邊事,望得間重來,吾將盡力保護。」[2]

1933年,十三世達賴圓寂後,他支持五世熱振活佛出任西藏攝政。[2]

龍廈事件

龍廈從歐洲回到西藏之後,組織了「吉求貢吞」(即「快樂聯盟」)。1933年十三世達賴圓寂後,該組織積極進行秘密活動,以未及時通報達賴的病情為由,逮捕了達賴晚年寵信的土登貢培,並予以放逐。他們還試圖將西方民主引入西藏,提出應當廢除噶倫實際上的終身制,改為每四年改選一次,候選人必須由民眾大會提名。他們主張政府的一切應當由全體官吏採用會議的方式進行,不應當由少數人支配。他們還主張賢能在位,賞罰分明,並禁止賣官鬻爵。[3][2]

他們經過數次策劃,最後將這些建議通過請願書上報噶廈呈攝政。該請願書的內容主要有:「一、請准予修建十三世逹賴喇嘛靈塔;二、儘快尋訪十三世逹賴喇嘛轉世靈童;三、為保全政教宏業萬古長青,指責赤門噶倫所做諸多不公道的事實。」[2]

1934年初,龍廈遭到「吉求貢吞」內部的噶雪舉發,其意圖「密謀殺害噶倫赤門」,赤門向攝政熱振報告陰謀計畫,隨後躲入哲蚌寺,熱振下令在布達拉宮誘捕噶雪、龍廈,後龍廈被投入監獄[4]。給他的罪名除了「謀害噶倫」外,還有「共產黨分子」、「親分子」、「想在西藏搞十月革命」、「要殺人、毀滅宗教」、「希望一個副攝政的地位,象頗羅鼐一樣的王位」等等。噶廈隨即組成審判團,其成員有:司倫朗敦·貢嘎欽繞旺曲、藏軍總司令郎嘎爾、旺秋塔欽、拉聶爾·魯康娃、次旺繞旦、僧官丹巴絳央。在審判中,雖然告密者也出庭作證,某些文件中也似乎透露龍廈企圖殺害赤門,但龍廈始終未承認「企圖謀殺噶倫」的罪名,只是說「我們主張噶倫人選須經過選舉產生,根本沒有謀害噶倫之意。」最後,審判團判處龍廈剜目之刑,並永久監禁;其子革去世襲,永不敘用;其妻流放;財產全部被噶廈沒收;龍廈改革的重要分子發配邊遠宗谿,但保留財產。後來,由於該案涉及面太廣,所以涉及此案的四十多位官員都被從輕處理。[2]

時任攝政的熱振活佛後來曾經對人談及,「逮捕龍廈這件事,我本想勸阻,可是噶倫赤門等人不聽召喚,想給龍廈捎個信也不方便,我自己又不能下去,所以無可奈何。」並說,「真正堅持要對龍廈·多吉次稱用刑的是地方政府的貴族。當那份對孜本龍廈處以挖眼球的判決書送到我面前,讓我簽字批示時,我以這是違反比丘戒律為理由,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在拉魯·次旺多吉是否是龍廈後裔這個問題上,也幫過他們忙。我考慮只要拉魯能保住官位,龍廈家族就會有好處,因為已規定龍廈家族的子孫都不許再做官。這樣拉魯的官位才沒有被撤銷。」由於熱振拒絕簽字,龍廈的判決書最終是由司倫朗敦·貢嘎旺曲簽字的。[2]

龍廈被挖了雙眼後不久,噶倫赤門自思政敵過多,希望尋找靠山。熱振遂派人向赤門獻計,建議其辭職,並稱當下噶廈無人可用,辭職後定然不會被批准,反能提高威信,而成「鐵石之背景」。赤門隨即提出辭呈,但熱振卻在噶廈呈上的三條意見中選了「准予辭職」一條,赤門就此下台。[2]

1934年南京國民政府赴西藏致祭十三世達賴圓寂的專員黃慕松在《黃慕松奉使入藏冊封並致祭達賴大師報告書》中稱龍廈乃「反漢最力之人」,龍廈改革是「親英派謀奪西藏地方政府」的活動。這是道聽途說的錯誤結論,然而此後中國內地一些文獻延續了這一錯誤,致使龍廈及其改革長期未能獲得中國內地官方及學者實事求是的評價。[2]

晚年生活

1939年,南京國民政府派吳忠信作為中央大員赴西藏。當時,早已因受刑而失去雙眼的龍廈得知吳忠信到來,便派人給吳忠信送去銅佛一尊,吳忠信乃派隨行官員朱少逸到龍廈家慰問。龍廈「稱謝不已」,並表示「自吳委員長蒞藏,全藏歡騰,龍以雙目失明,行動不便,未得趨前叩謁,一聆訓誨,實為終天恨事。日前,曾擬令三小兒至行轅叩見,復懼藏政府見疑,或將不利於孺子,欲行又止,然龍內心中,固無時不為吳委員長祝福也!」他對朱少逸說,「中央特派主管邊政長官來藏,復為西藏歷史上之第一次,尤甚望吳委員長能乘機有所決斷……中央愛護藏民,眾所周知,然龍仍願不揣冒昧,向吳委員長有所建議。」他提出,「今中央主管大員來藏,徹底解決藏事,實易如反掌耳!果中央尚以西藏為中國之領土,則解決藏事,不容再緩。」他還表示,若時間允許,他將全力效力。在得知吳忠信一行只在西藏停留十天左右時,龍廈有所失望。[2]

朱少逸對龍廈稱,[2]

吳委員長深知先生之為人,並深佩先生目光之遠大。故派鄙人來此,稍致慰問之意。吳委員長對一切藏人之思想純正,而且有愛國愛民之熱誠者,無不推重之,愛護之,初不因地位之高低而有軒輊,先生雖在西藏政治上失敗,然在吾人視之,此種失敗正極光榮,數十年後,藏人終將了解先生為改進藏政而犧牲之精神,此乃先生流芳百世之大事業也,幸勿以事之成敗及身為罪犯而自暴自棄。

1940年,龍廈·多吉次傑逝世。[2]

家庭

參考文獻

  1. ^ 1.0 1.1 1.2 1.3 1.4 1.5 郭卿友主編,民國藏事通鑑,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8年,第134頁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喜饒尼瑪,試析西藏地方近代史上的一樁冤案——龍廈其人其事辨,中國藏學1988(04)
  3. ^ 轉引夏格巴之言,孫子和,西藏史事與人物,台灣商務印書出版,1995年2月,243-245頁,ISBN 957-05-1082-X
  4. ^ 轉引夏格巴之言,發生於12月黃慕松專使受命入西藏以後,至24日班禪抵京之前。孫子和,西藏史事與人物,台灣商務印書出版,1995年2月,243-245頁,ISBN 957-05-1082-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