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自珍

龔自珍

大清禮部主客司主事
籍貫 浙江省杭州府仁和縣(今杭州市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璱人,號定盦
出生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8月22日
浙江杭州城東馬坡巷小采園
逝世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9月26日(1841-09-26)(49歲)
江蘇丹陽雲陽書院
配偶 段美貞(表妹)
何吉雲(續娶)
親屬 (父)龔麗正
(子)龔橙
出身
  • 道光九年己丑科賜同進士出身(1829年)
經歷
  • 參與《徽州府志》重修工作(嘉慶十八年)
  • 內閣中書(道光九年-十五年)
  • 宗人府主事(道光十五年)
  • 禮部主事祠祭司行走(道光十五年-十七年)
  • 禮部主客司主事(道光十七年-十九年)
  • 辭官南歸(道光十九年)
著作
  • 《水仙花賦》(嘉慶十年)
  • 《湘月》(嘉慶十六年)
  • 《明良論》四篇(嘉慶十九年)
  • 己亥雜詩》(道光十九年)
  • 《春秋決事比》6卷
  • 《五経大義始終論》
  • 《答問九章》
  • 《西域行省議》
  • 《蒙古図志》
  • 輯有《龔自珍全集》

龔自珍[1](1792年8月22日-1841年9月26日),璱人[2]定盦[3]。曾爾玉 ,曾更名易簡伯定,再更名為鞏祚。浙江仁和(今杭州)人。清朝中後期著名思想家、文學家。

家庭背景

龔自珍生於乾隆五十七年七月初五,長於書香門第,從祖父一代開始做官,但也並非累世官宦之家。

其十一世祖龔潮於南宋南渡時來到杭州,世居於此數百年。高祖龔茂城、曾祖龔斌均布衣一生,曾經商,以品學皆優名聞鄉里,龔斌更有詩集《有不能草》傳世。祖父輩兄弟五人:龔敬身、龔澡身、龔褆身、龔理身、龔治身。前三人有文名,人稱「東城三龔」。龔自珍之父龔麗正其實是龔褆身之次子,因龔敬身無子,過繼為敬身長房長子。所以龔自珍名義上的祖父是龔敬身。龔敬身也是由「商籍」「撥入仁和縣學附生」,開始科舉之路的。他於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高中進士,歷任內閣中書、宗人府主事、吏部員外郎、禮部郎中等職,在京時曾參與《四庫全書》編纂,任繕書處分校官。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任雲南省楚雄知府四年多,頗有政績,得民之愛戴。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升迤南兵備道,以父丁憂去職,不再出仕,著有《桂隱山房遺稿》。逝於嘉慶六年(1801年),紀曉嵐曾為之撰挽聯。

本生祖龔褆身於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以舉人任內閣中書,並派軍機處。兩兄弟同時任京官,京中人曾有「二龔」之譽。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病故,著有《吟臞山房詩集》。

父親龔麗正於乾隆六十年(1795年)中舉,第二年中進士,歷任禮部主事、員外郎、郎中,並曾任軍機處章京。嘉慶十七年(1812年)出任徽州府知府,二十年(1815年)升蘇松太兵備道,署江蘇按察使道光七年(1827年)病辭。著作包括《國語補注》、《三禮圖考》、《兩漢書質疑》、《楚辭名物考》等。娶古文字學和漢學大師段玉裁之女段馴為妻,這就是龔自珍的母親。段馴亦工詩,有詩集《綠華詠榭詩草》。

生平

少年之幸

龔自珍1792年8月22日生於杭州城東馬坡巷小采園(今有紀念館於此[4]),是龔家的長房長孫。6歲隨父母租居北京繩匠胡同、潘家河、門樓胡同、手帕胡同和城外上斜街等處。祖父病逝後與家人回杭州守孝。兩年後返京,租住北京法源寺南。啟蒙教育由母親承擔,教讀吳偉業詩和桐城派方苞劉大櫆散文。後有家庭塾師宋璠,教學文史並重,經子兼顧,善誘導,打下了很好的基礎。12歲隨外祖父段玉裁說文解字。13歲秋,作《水仙花賦》。14歲考訂古今官制。16歲讀《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並由此搜羅善本古籍,致力目錄學。17歲收集石刻,攻金石文字。

科舉之艱

嘉慶十六年(1811年),19歲,秋,順天鄉試,中副榜第28名,未取得正式功名。只得以副榜貢生資格通過考試充任武英殿校錄。不久隨外放徽州知府的父親南下。同年訪時在蘇州的外祖父段玉裁,與外祖父孫女段美貞(表妹)結婚。攜新婚妻子回杭州,遊西湖,寫下龔詞代表作之一《湘月》:

壬申夏泛舟西湖,述懷有賦。時予別杭州蓋十年矣。

天風吹我,墮湖山一角,果然清麗。曾是東華生小客,回首蒼茫無際。屠狗功名,雕龍文卷,豈是平生意?鄉親蘇小,定應笑我非計。
才見一抹斜陽,半堤春草,頓惹清愁起。羅襪音塵何處覓?渺渺予懷孤寄。怨去吹蕭,狂來說劍,兩樣消魂味。兩般春夢,櫓聲蕩入雲水。

嘉慶十八年(1813年)四月,自珍前往京城參加順天鄉試。而和1816年兩次,均落第。正當他深感失意時,又接到家中來信,新婚僅一年的美貞,因病為庸醫誤診,已於當年七月間卒於徽州府署。雙重打擊,使自珍悲憤交集。他匆匆南還,見旅店牆壁上有"一騎南飛"的字樣,遂填寫詞一首,一瀉胸中鬱悶。1813年九月天理教農民起義。1814年著四篇《明良論》,提出改革主張。回徽州後參與父親主持的《徽州府志》重修工作。

1815年,續娶安慶知府何裕均侄孫女何吉雲。何氏也是大家閨秀,能詩善畫,尤其擅長書法。六月中,父親麗正升任蘇松太兵備道,全家共赴上海。

直到嘉慶二十三年戊寅(1818年),第四次應鄉試,即清嘉慶帝六旬萬壽恩科,他終於中試第四名舉人。那時不過是二十七歲。第四名舉人是所謂「五經魁」之一,這使龔自珍大受鼓舞,以為科名從此一帆風順,可望置身於卿相之列,實現改革政治的理想了。

道光九年(1829年),中進士[5],為內閣中書。道光十五年(1835年),遷宗人府主事,改為禮部主事祠祭司行走。十七年,補主客司主事。道光十九年(1839年),48歲,辭官南歸。二十一年(1841年),八月暴卒於江蘇丹陽雲陽書院(又名鳴鳳書院)[6],終年50歲。

子女

  • 兒子龔橙。迫於生活困窘經由他人介紹在上海英國人辦事處當任幕僚,晚年由於酒精梅毒的傷害,不久病發而死。
  • 後人朱敬一曾為中華民國國科會主任委員。

文學

《己亥雜詩》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道光十九年,1839年)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龔自珍學問淵博,涉及金石、目錄,泛及詩文、地理、經史百家。其為文縱橫,自成一格,有「龔派」之稱。晚年辭官南歸,後又北上接取家屬,於往返的途中,寫成了三百一十五首短詩,並總命名為《己亥雜詩》,是一生中思想的精華。其詩風瑰麗奇肆,今存800餘首,輯有《龔自珍全集》。另有散文「病梅館記」最為膾炙人口。

學術

龔自珍自幼受到外祖父段玉裁的指導,奠定厚實的樸學基礎;後又面對社會變遷日劇,西方勢力侵入,轉而致力經世之務。

面對嘉道年間經濟衰敗,社會危機日益深重,他棄絕考據訓詁之學,轉而講求經世之務,志存改革,追求「更法」,在許多方面產生了有益的影響。他的思想為後來康有為等人提倡變法圖強開了先聲。

思想

在哲學上,持「性無善與不善」之說,反對孟子性善論和荀子性惡論;認為「自古及今,法無不改,勢無不積,事例無不遷,風氣無不移易」[7],強調萬事萬物都處於變化之中。

收藏

龔自珍多年收藏不輟,涉及古書、銅彝、印鑑、碑拓、字畫等等,藏品極為豐富。其兒媳婦之弟陳元祿曾稱「不可勝記」。《龔自珍全集》中記載的藏品就有:秦天禽四首鏡、商尊、孝成廟鼎、召伯虎敦、姬大母鬲、有孔之大圭、赤蛟大硯、漢雙魚列泉洗、有丹砂翡翠色之古瓦、漢三十六字鏡,高句麗花瓶、碧玉版蒙古牌、佛紐六朝印、馬湘蘭「惜花弄月」印,還有宋拓歐陽詢皇甫誕碑、羅池廟碑、曹娥碑、漢敦煌太守裴岑紀功碑、宋拓洛神賦十三行、宋拓蘭亭定武本以及明拓石鼓文、唐人雙鉤衛夫人殘字卷、虞集隸書卷、管道山水卷、薛素素蘭花卷等等。

他關於收藏研究的文章《說宗彝》、《說刻石》、《說碑》、《說印》等,頗多新解,金石學家吳昌綬有評語「精博絕特」。

交遊

與林則徐

林則徐與龔自珍之父龔麗正是老朋友,曾於1822年同路進京、同日引見和召對,又同日南下,相處融洽,林則徐曾作詩為記,稱讚龔麗正:「一門華萼總聯芳」。而龔自珍本人和魏源都以漢學批宋學,主張改革而聞名,並稱「龔魏」。林則徐與魏源關係相當密切。林則徐赴廣東禁菸前,龔自珍贈文《送欽差大臣侯官林公序》,堅決要求剷除煙禍,並表示願意南遊參與其事。林則徐在途中回書作答。

與顧太清

相關圖書

  • 《龔自珍年譜考略》 ISBN 7-100-03752-2 [1]

注釋

  1. ^ 「龔」,拼音gōng注音ㄍㄨㄥ
  2. ^ 「璱」,拼音注音ㄙㄜˋ
  3. ^ 「盦」,拼音ān注音
  4. ^ 杭州市上城區馬坡巷16號
  5. ^ 《羽琌山民逸事》:「山民己丑四月二十八日應廷試,交卷最早,出場,人詢之,山民舉大略以對。友慶曰:『君定大魁。』山民以鼻嗤曰:『看伊家國運何如。』」
  6. ^ 孫靜庵《棲霞閣野乘》載:「定庵晚年所眷靈簫,實別有所私。定庵一日往靈簫處,適逢其人,因語靈簫與之絕。簫陽諾之,而蹤跡則愈密。半歲後,定庵一日又見其人從靈簫家中走出,因懷鴆以往,語靈簫其再至者,即以此藥鴆之……靈簫受藥,即置酒中以進,定庵飲之歸,即不快,數日遽卒。」
  7. ^ 《上大學士書》

外部連結